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2)

大陆警察大法弟子纯心

法轮大法好,明真相得福报。(图:明慧网)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接前文《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1)》)

五、坚持讲真话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全国妖风邪雾压下来,一亿大法弟子一夜之间受到迫害,很多辅导员半夜被抓,亲人担惊受怕。

我也是炼功点的辅导员,当时我在休假,通知我回来开会,还有两个人来找我,说是要开会,我问他们什么会,他们说不知道。一到地方就叫我在一间办公室等着,一会儿纪委书记、党办主任就来了,一脸严肃的打开询问笔录,书记说:“我代表党委组织找你谈话,你要如实交代自己的问题。”我莫名其妙的说:“你是否搞错了,我交代什么问题?我奉公守法,有官不做,不贪钱,年年先进,立功受奖,优秀党员,优秀警员,不是我向你们要来的,是大家群众评的,大家选的,我能交代什么!”那个书记是和我一天参加警察工作的,见面热情,无事也通过电话热情问候,今天一反常态,在桌子上一拍吼道:“你严肃点,要认清形势,不准说过去的事,如实的交代参加了什么反动组织?”我一下发火了说:“你无稽之谈,血口喷人,信口开河。”他又一拍桌子站起来说:“你对组织什么态度?你老实交代,如果态度不好我可以把你铐起来弄到另一个地方交代(关押)。”我手一伸说:“你铐上看看,我这样的好人,你铐上就不好取下来,我这样的人弄进监狱,你们干那些事依法来说通通都早该进监狱了,你这一套我见多了,对我毫无用处。”

这时处长听到了吵闹声过来说:“老革命,你先冷静,我给你先讲一下,现在全党、全国从昨晚开始就抓法轮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况,每一个炼法轮功的都要说清楚怎么回事,党委紧急会议决定,纪委书记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凭一个警察的直觉,我反应过来了,全国开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说:“完了,完了,共产党完了,好坏都不分了,我忠于邪党几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苍天有眼,好人有好报。”纪委书记打电话请示书记说我态度顽固,拒不交代,书记说:“把他押回来,市公安局的还要找他。”

党办主任说:“老革命啊,我知道你很能干,对你这样问话我都不敢开口,没有办法,例行公事了。”我心平气和的讲:“可以!”我就把我生病无法治愈的经历,研究佛学道教的经历,想从这些古老的哲学中找到一个活命的办法,到最后决心修炼法轮功的经历以及几个月的修炼使我不药而愈讲给他听,并且我主动辅导要炼功的人,无任何组织形式,愿来愿走自便,不收取钱物,不记人名,不记单位,只认李功友张功友等,家庭私事都不提,只一心学法炼功,有时交流体会,只要求自己行为做到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有利于别人的人。真、善、忍的法理我是永远坚持的,从内心做到,我给他说这就是我的情况。

后来他们和我一起回去,市公安局的领导也问了我,我还是重复了上述的实际情况,他们非要去家里看看,我说可以。到家后,他们要收我的书和师父的讲法光盘,我说:“这是我的私人物品,是我用钱买的,不能拿走。”他们说:“组织决定法轮功的东西要暂时封存,你是党员应该服从这个决定。”我说:“那你们必须给我开扣押清单。”他们也只好按我说的办。

不几天单位开会批判我要我向机关的警察和党员讲清楚。我在会上讲了以上的炼功情况,我又讲了法轮功要求做到说真话,童叟无欺,对任何生命都要讲善良,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要做到为别人好,不伤害别人,对生命平等并要完全善解伤害过自己的一切生命,要做到在个人利益面前看淡,别人骂、别人打或者公开侵占你的利益伤害你,都应该以大忍之心对待,不产生怨恨心和仇恨恩怨,这和我做人的原则产生了共鸣,我才决心修法轮功的。我还讲了严格要求自己,不贪钱不报假的床脚费,不做吃喝嫖赌的事,行善积德于子女,做一个真正修炼的高尚的人。我流着泪说:“没有想到这个社会自觉地做一个好人如此的难!我的工作我的成绩你们领导是有目共睹的,常常表扬我,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优秀警员等称号是你们评的,不是我要来的,没有炼功之前我身体不好,炼功以后身体好了我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你们是看到了的。”

警察们低头不语,没有人批判我,书记说:“你要认清形势,组织不准练,你也不能练,个人服从组织,全党服从中央,你起码要做到好汉不吃眼前亏,看来你认识不好,算一般骨干分子。”立即散会。后来也不安排我出差和工作。我思考原因后得出结论:这是他们在监控我。我就偷着学法,把《转法轮》放在抽屉里看,有人来我就关上,在家炼功,从不看电视、报纸,那时全是批判声和假话。有同事给我讲:“你太不会来事了,你在会上怎么不按他们的意思来嘛?表面应付他们,心中做什么别人也不知道。”我回答:“师父要求我们炼功人,任何时候都得讲真话,说出来的必须是真话,否则就不讲,这是做人的起码要求,师父把我的身体净化了,我过去的病好了,我不能违背良心说假话出卖师父。”后来他们偷偷给我取了个外号叫“方脑壳”(做人不圆滑,不会见风使舵)。

这个黑暗时期我妻子和子女、父母和兄弟思想上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和冲击,个个都打电话问情况,劝我再也不能炼了。儿子给了我极大压力,一天他给我说:“爸爸,法轮功和我,你只选其一,你决定。”我说:“你对我很好,师父对我有恩,大法改变了我,我全要。”儿子说:“没有别的,必须选其一。”我说:“你逼我做选择,我选大法,一人炼功,会对你们带来福报。”儿子说:“我都想骂你们师父!”我说:“你敢!”他说:“我什么都敢。”我怕他骂大法骂师父犯罪,为了阻止他的魔性,我违心的打了他一巴掌。这时我心中的委屈,泪水流个不停,我说:“你不准我炼功就等于剥夺了我的生命,你看着办!”后来我们就因此产生了分歧和矛盾。我决定以后一定要把矛盾化解好,但是我还是做得不好,才导致了他们对大法的不理解。

到后来,我看到邪党的恶毒,对我们大法弟子使用的方法都是假、恶、暴的手段。他们也知道大法弟子的善良,找不出做任何坏事的理由,他们就采用罚款,只要你拿得出,几百几千甚至几万的任意罚款,根本没有法律依据的乱罚,得到钱后他们就发奖金,吃喝嫖赌,花天酒地,为他们的思想蜕化、灭亡加快了速度。他们用完了钱又去抓,骗大法弟子的亲属,拿钱放人,放了不久又抓又罚钱,恶性循环。对说真话的人罚款、判刑、迫害,手段残忍至极。

以后他们由明的迫害转向暗的迫害,装监控电话,周围布控线人,暗中偷安摄像头,所谓的放长线钓大鱼。当时大法弟子纯正的心,想到对别人要善,我们没有反对任何人任何组织,自己做的是最正的,不怕查,经得起查,因此很多大法弟子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完全掌握了我们的行为,又罚款,他们尝到了很大的甜头,但永远满足不了他们的贪婪的欲望,可是给我们大法弟子造成了极大痛苦,也给家人带来了贫穷和痛苦。

后来我还是被他们调出机关,到了另一个城市。在那里受欺负,在最苦的地方,最偏僻的地方工作,但是只要有人我就给别人讲真、善、忍做人的标准,有很多福报的例子,都受到了人们的尊重。后来他们还不放心又把我调回离机关近的单位。一年来,我没有书学法,只有在心中背《论语》和记得住的师父讲法的片段,《洪吟》等,行为上按真、善、忍标准做到位。在我调回的第三天,过去的同修来找我,我们一见面就谈了一年多各自遭受迫害的经过,他也给我带来了师父的新经文。我说:“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讲,你能给我找到师父的《转法轮》吗?我的书被他们扣了。”他说能找到,三天以后就给我送来了《转法轮》和一些真相资料。

我又白天黑夜的学法,同时思考着现在我心中有很大的恐惧,怕听警车叫,怕被找去谈话,怕被跟踪,被监控。我为什么怕呢,我没有做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我怕什么呢?不就是怕被关起来吃苦,怕失去工作,怕没有钱花,怕失去常人的安逸生活吗?我悟到我该有的师父会保护,不该有的怕失去终究也会失去,我一定要修炼除去恐惧的魔心。

我不用通讯工具,走大道无形的路,要去找回昔日的同修。我利用早晚拜访他们,当然也有他们家人的不理解、不欢迎的语言甚至白眼,对于这点我很理解,他们被共产党的运动整怕了。一次,两次多次登门真诚的交流,都认为我们走得正,怕什么,我说:“就算你保证了不修,他们仍会暗中监控你,这是共产党的本质决定的。”这样,有的同修从新走入了修炼,开始讲真相和贴不干胶。

我开始发真相和贴不干胶时心跳得快,腿软,抽筋,经过学法与交流,我慢慢的克服了恐惧。为了减轻同修的辛苦做资料,我面对面的给别人讲真相,后来公开讲,在几十个工人的休息时间我破译天安门自焚事件,让他们明白中共造谣天安门自焚事件来让大家仇恨法轮功。我给他们讲明白真相,支持法轮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和同修也不定期的组织交流,我们在旅游点、在山上、在农家乐交流学法,讲真相,看来是在游山玩水,实则做着神圣的救人的事。

我们几个协调人常常研究安全做得好的和做得不好的,不崇拜别的地方轰轰烈烈的事。发现做得不好的就当面说出来,讨论利弊,没有所谓的面子,只对法对同修负责。有时同修赞扬我崇拜我,我都非常警惕,向内找,向他们讲出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例如第二次迫害,我们单位的同修被举报关押,领导怕丢官,不放心我们,又搞了一次人人过关,他们找我讲,某某交代了很多,还讲出了资料的来源,交代了很多事情。我一下紧张了,怕资料点被破坏,想到同修还不知道,我一定要把这个情况及时告诉他们,做好安全防范的转移。我急忙交了不炼的假保证,我想要为资料点和同修负责,个人修不成也算了(多么不正的念头呀)。当我出去到同修家说明了情况,他笑说你上当了,我们很安全,只有少数几人知道。那时我的眼泪一下流出来了,我恨自己当时的糊涂,没有智慧,被邪恶钻了空子,我立即写了保证不炼作废的声明。我不能趴下,错了就改,一定要修去它。因此我向同修说:“我修得并不好,你们都不要赞扬我,反而害我。”有的同修走回来了都很精进,但是有的走入了其他宗教的修炼,有的根本不炼了,不接触同修。我多次登门要求他们走回来,他们执意不肯,我就说:“修不修炼也不强求,毕竟你修炼也在法中受益了,以后不能骂师父骂大法,要从内心做到这一保证,我也就不再劝你也不再找你了”。他们表示能做到,我也为他们失去大法救度的机缘感到难过。

我要退休了,到另一城市生活,想到我走后没有协调人,这一片同修以后得不到师父的经文和资料,我又在同修中讲人人都能做协调人,这才是真修弟子。我带他们熟悉联系我们的做资料的同修,让他们形成一个整体。我退休离开后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未完,待续)

--转自明慧网(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明慧法会–警官-从人路走向神路-2–249454.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法轮佛法在人间洪传二十周年了,创造了无数的人间神话。下面是我亲身经历的一段神话故事,讲给所有的人听。
  • 在十几年的修炼中,我时时、事事用法衡量,用法对照自己,不求名、利,只希望别人比自己过得好,只希望做一个有益于别人的人。认识我的人说:“老头,又在修桥补路啊!”“这老头又做好事了……”不知情的行人问:“老头,大冬天的脱了棉衣干,多少钱包下来的?”也有的人说:“是哪个照顾的?数目一定很可观,给钱少了谁干呀?”我笑眯眯的说:“没人叫我干,也没人给我钱,只要大家走个好路,我就放心。”在我们当地有很多人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很多人都说:真想不通,炼法轮功的人这么好,别人给钱也不干的事,法轮功不要钱、主动干,一心为别人,共产党的干部谁做得到啊?法轮功这么好,怎么共产党还要打压呢?这共产党真是神经病,莫名其妙!
  • 愫幸长年吃素,并在宗教中担任义工,感觉在寻找些什么,可又说不上来要寻找的是什么,只知道眼前这些都不是自己所要的。寻寻觅觅的十六年后,机缘巧合的,一位闺中密友修炼法轮功数月,感觉非常好而将大法介绍给愫幸。一九九九年九月,年已五十多岁的张愫幸,用她非常有限的认字第一次接触《转法轮》,虽然看懂的少之又少,可字字敲进心坎儿里,内心受到很大触动,非常肯定这就是自己在寻找的、所要的东西。
  • 九六年八月的一天,我们从省城回到老家,一个好朋友向我推荐了法轮功,我不经意的把《转法轮》递给了丈夫,就忙着跟朋友到公园里学炼功,接着我又一个人赶回省城上班。三天后,我在办公室一连接了两个老家来的电话,一个是朋友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的腰杆直起来了,能一口气上完菜市场的台阶啦!(丈夫的类风湿和严重的腰椎骨质增生,使他平时上菜市场的几十道台阶都要休息两三次)”另一个电话是大嫂打来的:“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丈夫会笑了,会跟我们说话了!”我一下子泪流满面,禁不住大声的说:“感谢李老师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感谢李老师挽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 在度过迷茫的两年后,我想来想去,觉得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去做事没有错,对人对己都是有益无害的,我觉得还是应该堂堂正正的心态,利用我的技术,多帮助别人,不考虑他们对我的不公,我就尽心尽职的完成我的工作。
  • 出于好奇和兴趣,从下午三点一直看到第二天早晨,把整本《转法轮》和后面的小传一口气读完,这从前闻所未闻的宇宙大法的法理如雷贯耳,唤醒了我迷失的心智。知道了只有完全同化“真、善、忍”才能解决生命的终极问题──返本归真,深知这是一本天书,原来人间真有天书啊!我怎么才看到,真是相见恨晚!
  • 学生看到我身心如此巨变,惊奇的问我怎么会变化如此之大?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学生们说也想炼,于是我利用午休时间给学生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全班学生静静的听着,当时就有四个学生打开了天目,晚上就有十四个学生净化了身体。学生利用业余时间学法炼功,按“真、善、忍”标准做人,在大法的指导下,学生发生了全方位的变化。
  • 当学完第九讲学炼动作时,他竟然自己站起来了,他说:我好了,哪儿也不疼了,太神了!太神了!我也十分激动,只有九天,他就丢了拐杖站起来了,一切恢复正常了。他连连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让我重生,让我又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也谢谢你,我的战友,给我送来这么好的功法,要不是你主动来看我,我怎么能接上这个缘呢?”
  • 我是一个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辖区内发现几起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资料的所谓“案件”,当时由我直接主办,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拘留和劳教,说是非法,因为所有办理的所谓法轮功案件可以说都不是依法依程序,严格的讲,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更经不起历史的检验,说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实而已。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许多的闪光点,他们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诚、谦和忍让、品德高尚…
  • 我天目刚开不久,有一次我单位一个同事入邪党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举手宣誓的那一瞬间,另外空间一个红色恶龙形像的生命体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党旗上那个斧头镰刀的标记,后变成红色的恶龙形像),后来我找到这个同事谈心,劝他赶快退党保平安…学炼半年多后,我就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放下生死,加入到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