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港澳夺命高速黑幕:部队背景老板占泄洪道

人气 8

【大纪元2012年07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曾经鲜活的生命在一场暴雨中逝去,官方最近公布的7.21暴雨遇难者名单中有3人在京港澳高速溺亡。京港澳南岗洼路段7.21汹涌的夺命之水来源小清河流向已被人为改道,排洪道被改道建成农场和厂房。有部队背景的老板称,没有任何规划建设许可,但“没人敢来拆”,“也不可能有人拆”。民众质问:什么人如此大胆占用泄洪行道?这就是所谓的高速发展!日前,北京约80名车主围攻首发集团,要求给予赔偿,尚未有结果。

古时泄洪道被占 河道人为改道

北京官方最近公布的7.21暴雨遇难者名单中,郑冬洁、熊慧玲、王迎春3人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溺亡。

大陆媒体此前报导,21日晚21点左右,京港澳高速路西侧的高坡突然被水冲出了一个四到五米的大口子,粗大的水流灌向地势较低的路面。7月21日的雨夜里,京港澳高速出京方向17.5公里处积水最深时达6米。水下的能见度为“零”。包括多辆公交车在内的一百余辆汽车被淹没。

7月22日,央视《新闻直播间》节目“北京警用直升机空中查看暴雨灾情”介绍,俯瞰京港澳高速赵辛店桥到长阳桥之间的路段,看到的是一条河流,这一段被水淹没的路段有1公里左右长,大巴车都已经被没顶了,几十辆小轿车是横七竖八在水里泡着……

直到7月24日,该路段排水作业才全部完成。《中国经营报》报导,7月26日,京港澳高速的沟渠里还满是被水冲进去的垃圾和茂密的植被。

7.21北京暴雨后,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现场一片狼藉。(网络图片)
7.21北京暴雨后,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现场一片狼藉。(网络图片)

该报一线调查显示,无论是遭遇山洪的房山,还是被大水淹没的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均存在占用排洪道,人为改变河道的情况。

京港澳高速南岗洼桥向南不到200米,高速路东侧一米外,一座明朝时期建成的古桥与高速路几乎平行而立。这是一座经过发掘复建而来的古桥,明代之时这座木桥已经被泥沙掩埋于地下。这里,便是永定河支流小清河流经之所,从明代之时,这里便是永定河的泄洪通道。

7.21北京暴雨,永定河支流小清河开始溢水,之后涌入京港澳高速沟渠,最终越过护坡,涌入低于周边地势5米的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

《中国经营报》调查发现,南岗洼路段当时的夺命之水来源小清河流向已被人为改道,原有的河道被新建的厂房占用,而改道之后的小清河,比原来河道的位置更接近京港澳高速,且河道更窄,水流更为湍急。

附近村民说,小清河原本沿着其北侧的某农场向东南流去,但农场在2011年开始建大量仓库和厂房。

这片厂区的老板祝新东,自称是部队人员,租下这块部队农场的地15年,建成的厂房出租。祝新东和另一名老板王金水均称,没有任何规划建设许可,但“没人敢来拆,也不可能有人拆”。

小清河还流经房山区等市区。房山市民林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小清河的改道是造成这次京港澳高速“杀人”的主要原因。在京港澳高速上被冲走的汽车上百辆不止,房山区到处都是水泡车,就是从京港澳冲过来的,因为京港澳高速北京段多半都在房山区,所以说不可能仅3人溺死在京港澳!小清河在房山区可以说看不到河道了。共产党的官只要能赚钱就行,哪管老百姓死活。

人民政协报两岸经合周刊主编、台湾问题专家阳光高杨曾在微博爆料:【刚才家住房山出租车司机曝京港澳高速杜家坎水灾不是天灾,是人祸!请北京市政府回答真实性!】这个师傅说,出事路段虽然地势低,但是原来那有两个自然排水通道,一个是排到青龙湖的,一个是排到附近一个大洼地的。可房山区把青龙湖开发为娱乐区,截断了排水。大洼地搞了高尔夫球场,而且很有背景。

7月26日,人民政协报两岸经合周刊记者孙金诚通过微博表示,主编阳光高杨因发布有关北京水灾内容,微博从今日起遭禁言。

21日漆黑的雨夜里,被困在京港澳高速南岗洼桥下的约170多人被附近的农民工自发救出,北京市政府的所谓救援一整夜都不见人影。被救的人对救命恩人感激不尽。民众对这些救人民工给予高度赞誉,并指问当局,救人的是农民工,害人的是谁?天灾吗?人祸也!

7.21北京暴雨后,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现场一片狼藉。(网络图片)
7.21北京暴雨后,京港澳高速南岗洼路段现场一片狼藉。(网络图片)

80车主首发集团讨说法 暴雨继续收费酿人祸

7月27日上午,约80位数日前搁浅在京港澳南岗洼段的车主和驾驶员在北京首都公路发展集团(首发集团)聚集,提出索赔。这80位受灾车主上周两次前往首发集团讨说法。

首发集团相关工作人员28日对《经济之声》表示,方案已经上报,具体如何解决可能由北京市防汛办统一安排。

大巴司机罗师傅说,被淹的不乏好车,其中一辆价值百万的宝马只跑了一个月。吕先生价值20万的现代汽车在水里泡了3天,打捞出来,已经报废。他很气愤地说,当天首发除了正常收费外,毫无作为。

吕先生说:“如果当时首发集团能够及时赶到,或者中间打开缺口,让车辆可以双方向掉头,损失会很小的。我们感觉首发很冷漠,前四个小时我敢保证,没有看到他们的人。”

北京道衡律师事务所郭海跃律师说,根据《合同法》,车辆通过收费站,交费领卡,双方已经形成合同关系,车主购买了服务合同,首发集团要保障车辆和人身安全。

郭海跃认为,当天气象部门已经发布了预警,积水也不是一下子涨到6米,而是从1厘米、2厘米,到10厘米到1米,期间首发集团在干什么?他们没做到合理的通知、疏导,还在那里收费,没有及时阻止其他车辆进来。

速途传媒机构创始人兼速途网CEO范锋表示,7.21是天灾,更是人祸。对于这种僵化、黑心赚钱的机构和利益集团,就应该要较真、要索赔,让他们不敢再漠视生命,让他们稍微懂点人性!

京港澳高速公路原京珠高速公路,是一条首都放射型国家高速,编号G4。连接北京和广州、珠海、香港、澳门等南部重要城市的高速公路。

(责任编辑:姜斌)

相关新闻
中国首例汽车落水逃生试验 很多方法误传
水淹京港澳高速路 官报死亡3人 民众质疑
北京雨灾引官场“37”秘密 网曝遇难者超千人
“让孩子先走!”北京暴雨夜农民工救170人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川普同意交接 以退为进?
【财商天下】内循环陷死循环 习急喊加入CPTPP
【有冇搞错】民主党意图窜改美国体制
【新闻大家谈】拜登过渡 川普胜算几何?
【重播】川普和夫人举行感恩节火鸡赦免仪式
【欺世大观】“奇袭白虎团”翻转 陈尸10万主演打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