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泥石流调查 删1条短信 堵死40人逃生路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7月09日讯】6月28日早晨6时许,四川省宁南县白鹤滩镇矮子沟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此前10多个小时,有关方面称已经发出预警,矮子沟沿岸村民全部撤离,无一人死亡。但住在沟内一处职工宿舍的三峡工程施工人员目前已确定14人遇难,26人失踪。人们不禁疑惑地问,难道这些人没收到预警吗?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在事故发生前的近一个月中降雨不断,事发前一天,山里有几个地方发生了小型塌方,引起了人们的警觉。

6月27日下午5点05分,宁南县国土资源局就给各乡镇发出一条预警短信:“据县气象局预报,我县未来24小时有中雨天气,局部地区有暴雨、强雷暴、冰雹,地质灾害为‘可能性大的’4级。”

沿岸村民得到预警 安全撤离

白鹤滩镇干部随即转短信、打电话,向各村干部、监测员提出预警,由村通知到组,由组通知村民。

28日清晨5点多,雨突然变大,电闪雷鸣。矮子沟沿线的和平村村民纷纷奔出家门,紧急撤离。

6点刚过,伴随着山摇地动的巨大轰鸣,泥石流来了,浪头足有5层楼高,和平村2组陈必学养的十几只鸽子都没来得及展翅逃生。一辆挖掘机被卷走了,滑行速度竟然比岸上人跑得还快。所幸,有所准备的117户557名村民,全部按照一个月前演练的路线安全撤离。

按下删除键 掐断40人逃生路

但住在沟内一处职工宿舍的三峡公司白鹤滩水电站前期工程施工人员及家属却未能幸免于难。

灾难发生后,作为幸存者之一,李立高带着满身伤痕,坐在医院病床上对媒体表示,事先没有接到任何人通知说会有什么灾害。跟他同住一屋的13个工友中,11个再没有见到。

而另一个施工人员集体宿舍晏子酒家仅有5名生还者,陆媒记者采访到了其中4人,他们表达了同样的信息:没有接到预警。

据调查,其实,27日下午6点半,白鹤滩镇镇长江浓华就以镇政府名义,将那条预警短信转发给了白鹤滩工程建设筹备组的胡念初,这个工程区共2870名施工人员中唯一负责与白鹤滩镇政府接洽的人。

但胡念初接到预警短信后是怎么处理的?他删掉了。

事后,面对媒体的追问,他提出两点理由:第一,那只是一条一般的公用气象短信,太笼统,没多大意义。第二,他与镇政府的工作联系仅限于征地,防汛不是他的职责,他没有义务去转发。

胡念初随意按下手机删除键,施工人员的一条逃生渠道就此掐断了。

面对如此严重灾害的威胁,把数千员工的生死存亡仅仅托付给一条短信,这表明防灾意识实在太薄弱了。同时,几位幸存者都反映,公司、包工头从来没有对这些工人进行过防灾教育,没有组织过避灾演练。

安全体系形同虚设

事实上,这并非唯一的预警渠道,白鹤滩工程业主方三峡公司也有一套安全体系。

“我们的安全体系是很健全的。”三峡集团白鹤滩工程建设筹备组官员王世平说。

王世平说,27日晚至28日,金沙江水文气象中心曾8次发出预警短信。

《南方都市报》记者数了一下,在泥石流之前发出的有4次,最早一条是凌晨3点多,都提到了“未来有大雨”。发送范围是69个各方面工程负责人,其中就有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的3个副局长,他们理应通知包括晏子酒家那些工人在内的下属施工队。

实际情况如何呢?第一负责人、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常务副局长龙章鸿当时正在云南昆明出差,他看到短信是在早上睡醒之后,惨剧已经发生。

在白鹤滩值班的另外两个副局长又是怎样反应的呢?接受采访时,龙章鸿提出了一个令人瞠目的答案:“那两个副局长根本没有收到短信。”

收到预警的不在家,在家的都没收到预警,竟有这样的巧合?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与龙章鸿同时接受记者采访的王世平也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们肯定是发了的。”“他们的确没有收到。”龙章鸿坚称。

至此,施工队的另一条预警渠道也被掐断。

《南方都市报》报导称,管理混乱,是白鹤滩工程方灾害预警失效的深层原因之一。什么时候企业才能不再片面追求经济利益,把员工的安危放在首位?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2-07-09 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