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雨灾被“看奥运”转移 官方改称死亡77人

人气 5

【大纪元2012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7月21日,北京遭受罕见暴雨袭击。中共官方报“7.21”死亡人数攀昇至77人,但是公众对此普遍质疑。

面对社会舆论压力,中共九常委集体“失声”,同时中共宣传部下令对媒体进行严控。北京暴雨被“辗转腾挪”后,似乎在公众视线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场万里之外的奥运比赛。

《北京日报》继续造假、吹嘘

“7.21”北京雨灾过后,中国大陆媒体人透露来自中宣部的禁令要求说“对北京水灾报导要减少数量,要坚持正面报导,不要搞反思性报导和评论。”同时多位媒体人证实收到了上述命令。

《北京日报》近日以“大暴雨检验了什么”为题发表评论文章称:“大暴雨检验了北京人的精神面貌”,“在61年来最大强降雨的突袭下,基础设施总体上经受住了考验”。

北京每年投资的数百亿资金进行“城市基本建设”,却在暴雨中不堪一击。中国民众要求北京市当政者辞职谢罪。北京7.21雨灾遇难者头七,官方没举行任何形式的对其统计的77条人命的悼念活动。而民间自发悼念遇难者亦遭压制,官方如临大敌。

对此,旅居德国的核物理学家、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认为,北京“7.21”雨灾,全市范围被淹,城市排水系统漩入瘫痪,官方又一次将灾难转嫁到天灾,避开人祸的实质问题。08年中共倾国力举办奥运会,向世界展示其实力,然而这次雨灾重重的扇了中共一记耳光,让人们看清了它所吹嘘的经济腾飞下面有多少害人的豆腐渣工程。

费良勇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共建政后,发动了‘破四旧’和文革等运动,导致北京这座千年古城中很多文化遗产被破坏。如今房地产无度开发又将北京几百年前留下的城市排水系统破坏殆尽。我在清华读书时,一位建筑系老教授跟我们提到一个报告,谈到49年以前北京老城区的城市规划是很完善的,特别是当时的排水系统在现在看来都是非常先进的。”

北京雨灾被中共用“看奥运”转移

上世纪90年代以前,北京的地下室皆处于废置状态。此后,为了消除安全隐患,北京市鼓励社会开发利用地下空间。

据北京市住建委2009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另有1.7万套普通地下室中,居住着近80万人。这意味着,北京的地下空间大约住了100万人,其中绝大多数为外来务工人员。在北京市发布的“7.21”暴雨77人遇难名单里,在地下室身亡的有两人。

面对如此庞大的“北漂”一族,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发生过后,公众对官方遗忘的众多外地打工者不断关注,并对官方提供的死亡人数表示质疑。

费良勇认为,中共以往遇到灾难都会凸显官方在救援中所发挥的作用,用以掩盖责任及涉及到的贪腐等实质问题。这次北京雨灾被当局转移。雨灾初期,中共官方媒体对自己门口的灾难置若罔闻,却不断关心美国丹佛市的枪击案。当社会舆论愤怒时,它又以“丧事办喜事”的手法进行灾区宣传。当民众对官方报导的死亡人数普遍质疑时,中宣部开始不断钳制网络声音,同时又将舆论焦点转移到外围河北灾区,甚至在对伦敦奥运会的不断报导中,将社会舆论又引向了奥运。

他说,如今中国民众对当局在灾害中不作为甚至是反向作为表示愤怒,虽然中共钳制了舆论声音,但人们会反思,是谁导致关系民生安危的排水系统全面瘫痪,是谁让北京历任执政者在市政建设上贪污腐败,导致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

他说,也许中共当局会抛出一两个替罪羊,甚至会将灾难的责任“击鼓传花”后推给政敌,以平息民愤。但是人们在众多灾难后的反思中会看到,中共体制才是人祸的始作俑者。

据中国媒体报导,北京7.21雨灾,公众质疑当局灾害预警机制。北京市气象局将矛头转向三大电信运营商,并声称:“联通曾经帮气象部门做过测试,一条短信出去之后,一秒钟最快能发出去400条。按照这个速度,全市市民都收到短信要很长时间,如果接收到短信的时候灾害天气已经结束了,预警也就没有意义了。”而北京联通、北京电信的总体用户500万,也可在25分钟之内发完。否定了之前“全市市民都收到短信要很长时间,接收到短信时灾害天气已经结束”的说法。

据一位技术工程师介绍,以最低的1万条/秒来计算,拥有2000万人口的北京市,北京移动只需要在33分钟以内就能够给每一位市民发送完预警短信。但是,北京的气象部门并没有通过三大运营商提供天气短信服务,运营商如果没有得到授权,私自发送与公共信息相关的短信属于违法行为。

对此,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表示:“北京雨灾造成的死亡人数,官方报77人一直受到民间质疑。中共的宣传一直秉承苏共的舆论监控手段,如果谎言在封闭环境中也许会成为‘真理’,一旦封闭破除,谎言就会不攻自破。中共隐瞒真相有着60年以上的传统,03年非典就是有力的佐证,其封闭信息的最终目的只是维稳,维护它的集权专政。”

按照行政问责制 北京市“一把手”必须下台

如今正值中国大陆雨灾不断,官民对此关注程度如同冰火两重天。据外界报导,伦敦奥运会记者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大陆。在伦敦媒体中心注册的7000多名记者,近三分之一来自中国,如此庞大的奥运记者团包括官方记者在内的记者总数有2000多人。

彭小明说,北京7.21雨灾发生不久,伦敦奥运会接踵而来,虽然它派出大批记者进行直播报导,试图转移热点来掩盖雨灾及问责,但是网络的发达和普及,已经彻底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封锁。如果在德国,媒体会将人们关心的热点进行平行报导,不会用一个热点来掩盖另一个热点,这在西方看来是非常不人道和非常卑鄙的做法,是违背媒体人基本的道德准则的。

他说,德国媒体对政府及政治家的舆论监督非常严格,德国前总统伍尔夫由于被媒体曝光“房贷门”丑闻,他给媒体打过电话试图澄清,但媒体还是不惧政治压力,后伍尔夫被迫辞职。这些事例发生在曾经是纳粹集权统治和东德共产极权体制之后的民主国家——德国政坛。除很少的几家德国官方媒体外,其他都是私人性质的媒体,不过国营媒体也不是受哪一个执政党的控制,它都是独立的进行报导。

费良勇认为,民主国家的舆论监督机制很完善,在德国不要说出现这样大的灾难后果,相比一个小的政策失误都会导致主政的官员受到舆论问责甚至下台。在德国,有些沿河道的古城也会发生一些灾害,但它的城市排水系统、灾害预警系统、政府救援措施都很完善,所以能够将伤亡损失降到很小。

他说,北京7.21雨灾造成这样大的人员伤亡和损失,如按行政问责制,作为北京市“一把手”的市委书记必须下台。

(责任编辑:徐亦扬)

相关新闻
京港澳夺命高速黑幕:部队背景老板占泄洪道
纽时:过滤信息挡不住中国人“上街去抗议”
中共亡党预演 攻陷政府扒光书记 “党”成泄愤靶子
【周晓辉】:胡锦涛背不起的黑锅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川普总统的疫情应对和科学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拍案惊奇】川普胜负看十指标 拜登选前隐身
【新唐人晚间新闻】川普促司法部查拜登家丑闻
【远见快评】习近平两因素决定攻台时间表?
【西岸观察】传极左组织大选之夜策划暴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