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只当半个人用”到“一个顶仨”

大陆大法弟子 木莲花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一个普通的城市白领,今年五十一岁。自一九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至今已十六年了。我一向认为佛法修炼高不可攀。得法后,我常常不敢相信,我这样一个平凡之人,居然得到了旷世难遇的法轮佛法,被主佛救度,这是怎样珍贵的机缘和幸运啊。自修炼至今,惊喜一个接一个:身体康复了,心灵升华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个字能表达我心中说不尽的敬仰与感动,那就是:佛恩浩荡。

一个顶仨

一九九三年夏天,刚刚三十二岁的我,被可怕的癌击中,我被查出乳腺癌,中期,当时我的孩子刚刚四岁。我整个人都吓懵了,就觉得我也没伤天害理呀,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绝望、痛哭都没有用,赶紧托人住上院,紧接着就是手术、化疗、吃中药。

医生说,年轻人得这个病,比老年人凶险,化疗要格外加强。所以,刚承受了大手术的我,又在漫长的要命的化疗中痛苦挣扎。

化疗彻底击垮了我的身体,断断续续快两年了,我才勉强撑着正式上班。后来单位各部门人员调整,一位部主任觉得我人品还不错,就让我去他部门。他对别人说:就把她当“半个人”用吧。
几个月后的一九九六年年初,我喜得法轮大法。得了绝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谁能改变我的命运?当我捧读《转法轮》时,惊喜的发现书里说要改变命运有两条路,一条是不断的做坏事,最后形神全灭。另一条路就是修炼。我想我一定得修炼,这是我生的希望。

当时法轮大法传遍全国,我这个城市,马路边、公园里、小区内,到处都是炼功点。我看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也学会了动作。很快,我的身体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一是身体壮了。从家骑自行车上班,以前少气无力,老人孩子都超我。现在速度大增,能超别人了。

二是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以前化疗导致我脸色发绿,没人样。本来就爱上火,那时又吃一种蝎子、壁虎等毒虫配制的中药,导致便秘,一周都不大便,肛裂流血,痛苦不堪。当时还有口臭、咽喉炎。修炼没多久,有一天忽然肚子里咕咕响,立刻就想去厕所,结果多少年的便秘,那天就像被一把抓走了,十几年从未再犯。

咽喉炎还是上初中时得的,经常发作,非常顽固。炼功后,经过几次严重反复消业,现已无影无踪。咽喉炎不是大病,但常人鲜有痊愈者。我从小脸黑,化疗后又发绿,自己照镜子看着都害怕。修炼后,脸色很快变得白里透红,周围人惊叹不已。

修炼了,就像脱胎换骨一样。单位经常会做大项目,人手紧时,主任不知不觉得把我当两个人用,一人干两人的活,并不觉得累。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年龄增长了,但体力更强,有时节假日人手不够,领导有时会把我当三个人用,一人干仨人的活,还保质保量。

回想当年风一吹就能倒得我,领导和同事有时会非常感慨,他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死亡的恐惧离我而去

普通的人,很难体会癌症病人的痛苦。手术、化疗,几乎就是生命承受的极限。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是心灵的痛苦,那就是恐惧、绝望。在手术、化疗的过程中,恐惧让我惶惶不安,真是没有一天好日子过。癌症,不复发,医生就说你好了;一复发,那几乎就完了。我出院后,认识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乳腺癌患者,大概术后两年复发了,几个月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六岁的孩子。我经常问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我还能活多长时间?我担心自己不能把孩子养大。面对我心灵深处的惶恐,医生也无可奈何。

可是,自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死亡的恐惧渐渐离我而去,现在已无影无踪。通过学法,我知道人的元神是不灭的,众生都是天上来,修好了回天上去。我得了法轮大法,修炼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有时也会发烧、流鼻涕,但我活动自如,不影响上班,所以用不着上医院。我手术刀口反复感染化脓,前后拖了两三年。没得法时,怕得不行,怕是癌症复发了,老去医院看,老不好。炼功后,有一次出现症状,发烧,刀口红肿破溃流出大量脓血,三个月才封口,可我上班一天没耽误。我想:流出这么多脏东西,身体就净化了。因为一点不疼,就没去医院。后来又发作一次,大概一个多月又好了,从此没再犯。我怕家人害怕,不告诉他们。但我让儿子看了伤口,想让他为大法净化修炼人的身体做个见证。我有时会拉肚子,水样便,说是大便,听声音像小便,拉的全是又黑又黄的水。我想这些脏东西,留在肚子里能好吗?排出去是好事,肚子也不疼,也不浑身乏力,也不用吃药,很快就好了。

炼功十几年了,我从未因身体不适请假,能动,就去上班,从不耽误工作。炼功人是有点儿和别人不一样。时间长了,我甚至想不起病了,十几年没报销过医药费,彻底从死亡的恐惧中解脱出来了。修炼人的幸福,不修的人体会不到。

不爱生气

修大法后,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我生不起气来了。从小,我就是个脾气很爆的人,得理不让人。在中学和大学,都有同学因一点小过失,被我数落得哭鼻子。我从小县城来到大城市工作,举目无亲,于是狡猾地隐藏起自己的脾气,以保护自己。结果很多人说我脾气好,我知道那是假的,真惹着我,恨不得闹翻天。修大法后,真、善、忍提升了我的道德心性,我觉得自己性情变了,当然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

开始,我是强忍。多年前,有一次不讲理的弟妹来电话指责我,嫌我不去看望、感谢她的娘家姐姐,因为她娘家姐姐在一些事情上有恩于她。我想她帮你,你自己去感谢呗,我去干嘛?话不投机,在电话中就吵起来了。我被气得浑身哆嗦,对我妈说:我要不是修大法,马上过去,搧她两个耳光!现在想来真羞愧,那时修得很差劲。后来还是买了东西拿了钱,去了她姐姐家,心想自己是炼功人,让着她吧,真是强忍。她对婆婆(我妈)很不好,经常恶语指责她,捕风捉影中伤她,想方设法让有脑溢血后遗症的婆婆帮她做事,经济上占便宜。为此,以前我心中恨她。现在我不恨她了,觉得她很可怜。通过学法我知道,也许我妈前世欠她的,应该还。如果不欠她,那她会失德,现在她就一身病。前不久,我告诉弟弟要善待她,我心中对她恨不起来了。

没修炼时,经常为一些小事和丈夫吵架,必须争个你高我低,有时气得好几周不和他说话。前几天,为一件小事,他固执己见,瞪着眼睛和我吵,我刚吵了两句,心里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忽然忍不住笑起来,心中没有气恨,吵不起来。

有好几次别人对我出言不逊,当时也觉得很生气,可没几分钟,我的气就像大气球被针扎了一样,跑得无影无踪。不记不报,很自然的做到了。

现在要问我恨谁,我真找不到对象。不生气,心情好,身体好,人际关系也好,逍遥洒脱,无忧无愁。我常想:修炼真是非常玄妙的事情啊。

利益他人

我修大法受益了,我想让别人也受益。刚开始我非常激动,见人就讲。谈到自己的改变和书中奇妙的法理,忍不住兴奋,那是因为我太高兴了。周围的人有点不理解,说我三句话不离法轮功。后来我明白了,要符合常人状态,别让人觉得你另类。

我跟我生活中碰到的有缘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让他们“三退”,抹掉兽印保平安。那些只有一面之缘的,我无法核实他们受益的具体情况,我的亲朋好友,可以说都得福报了。有病危得到康复的,有手术出奇顺利的,有不易怀孕顺利生了儿子的。特别是那些孩子们,有好几个已出国留学,有的拿到全额奖学金。有一个找到好工作,月薪两万多,全家生活因此得到改善。有好几个高考分数大幅提高,少的几十分,多的一百多分呢。这些事情就发生在我身边,这些有缘人打电话向我报喜时,我有时都觉得出乎意料,我觉得大法真是太好了,师父真是太慈悲了。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8/从“只当半个人用”到“一个顶仨”-261210.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台湾法轮功学员钟鼎邦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事件,已引发中外媒体的高度关注。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数个台湾民间社团及三千名台湾法轮功学员,带着近日全台超过十万民众的联署签名,在台湾总统府前声援释放钟鼎邦的集会活动吸引包括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英国广播公司、美联社及台湾的自由时报、苹果日报、民视、公视等中外媒体的报导。
  • (shown)这时处长听到了吵闹声过来说:“老革命,你先冷静,我给你先讲一下,现在全党、全国从昨晚开始就抓法轮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况,每一个炼法轮功的都要说清楚怎么回事,党委紧急会议决定,纪委书记代表组织找你谈话。”凭一个警察的直觉,我反应过来了:全国开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说:“完了,完了,共产党完了,好坏都不分了,我忠于邪党几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苍天有眼,好人有好报。”纪委书记打电话请示书记说我态度顽固,书记说:“把他押回来,市公安局的还要找他。” ──本文作者
  • (shown)我说:“不就是共产党不准炼法轮功吗?那我退出共产党!”说完我顺手抓了一张纸写上了退党申请:“因炼法轮功多次被整,我严正申明退出共产党。”这时我心中什么也不想,没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惧,什么劳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气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钢硬。我写好交给他们就离开了,他们追出来拉着我说:“老革命,你这样做不行,你退党我们领导全完蛋,……”我说:“不行,写出如山重!”他们把我拉进办公室说:“算了,我们相信你,以后不再打扰你了,调动是党委决定了的,你还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还是在家里住。”当时我明白了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的法理。
  • 古人云: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朋友您看了我这位老同学三退保平安的真实经历,您有何感想?您三退了吗?
  • 本月二十一日,在美国民主自由的发祥地费城,法轮功学员在自由钟广场前举行了反迫害集会,告诉世人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以及整整十三年来法轮功反迫害的历程。这次集会也引起了当地西方媒体的关注,并报导了此次活动。
  • 谈到自己如何从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共党徒走进法轮大法修炼,陈女士感到这真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从善与恶的对比中,她选择了自己正确的人生道路。她说,中国大陆的迫害还在继续,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两个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须到国际舞台发出声音,让全世界知道,共同来阻止迫害,也是让全世界的人,在邪恶横行时,有一个选择良知正义的机会。
  • 就在我修炼大法整十年的时候,万没想到十年前被我斩断十二截的大蛇竟然找到几千里之外的东北来报仇。我打坐入定,在心里请求师父帮我“善解”这段仇怨…,前后只用了十分钟。十年的仇恨终于妥善解决了,我心里特感动。几天后又传来好消息:母亲突然发觉自己能正常吃饭了,而且不胃痛不吐血了。家人赶忙带去医院复查。看过X光片子,医生惊讶的喊着:“完全好了!怎么好的呢?”…
  • (shown)就在我修炼大法整十年的时候,万没想到十年前被我斩断十二截的大蛇竟然找到几千里之外的东北来报仇。我打坐入定,在心里请求师父帮我“善解”这段仇怨…,前后只用了十分钟。十年的仇恨终于妥善解决了,我心里特感动。几天后又传来好消息:母亲突然发觉自己能正常吃饭了,而且不胃痛不吐血了。家人赶忙带去医院复查。看过X光片子,医生惊讶的喊着:“完全好了!怎么好的呢?”…
  • 回首十余年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用尽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尽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开阔,放下了难解的恩怨情仇,从一个满身业力常年卧病在床的废人成为笑口常开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众多亲朋好友、有缘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荡、恩泽四方。
  • 还没等我弄懂大法法理时,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而我竟被抽调到“六一零办公室”,还是主要负责人之一。开始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很快就利用这个职务,及时向大法弟子传送信息……讲真相。然而由于自己(shown)放松了学法,修炼出现了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开始跟踪我的行动,窃听我的电话(当时并不知道),并设下陷阱对我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一家服务企业请我做公司总经理,我便把我被迫害的经过告诉了老板,我说:“你如果不怕受牵连我就来。”他说:“只要你能把我的企业搞好,我什么都不怕。”就这样我又一次走上了领导岗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