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讹诈碰壁 啬夫正义

默安

大纪元图片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一、腹黄享大义,执法杀亲子

战国时代,墨家学派中,有一位学者,名叫腹黄享。他在秦国居住时,很受秦惠王的尊重和信任。有一次,他的儿子杀了人,按照法律,应该判处死罪。秦惠王对他说:

“先生年纪很大了,又没有别的孩子,所以我已指示掌管司法的官员,对你法外留情,不杀你的儿子。请你在此事上,尊重我的意见。”

腹黄享说:“墨家认为,杀人者必须抵命,伤人者一定要处罚,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禁止凶杀和伤害。禁止杀人及伤害,是天下的大义。大王虽然对我特别照顾,命令官员不处死我的儿子,但我不能违背墨家的主张。”

腹黄享谢绝了秦王的宽宥,坚决要求依法办事。最后,他的儿子终于被判处了死刑。(出自《墨子闲诂‧墨子后语》

二、讹诈碰壁,啬夫正义!

东汉光武帝时,甘肃省居延县,有一个驻军首领甲渠彰侯(官职名)粟发(人名),贪婪横暴,亦官亦商。建武二年十二月的一天,他强迫下属军官华商、周育二人,替他到外地去卖鱼。华、周二人,既不愿去,又不敢得罪上司,便拿出一头黑牛、一头黄牛及四十石谷物,送给粟发,求他另外雇人。

粟发见钱眼开,接受下来之后,仅用一头牛和二十七石榖的低价,雇用了一个名叫寇恩的农民,到禄得县(今甘肃省张掖县西北),去替他出卖五千条鱼,要求卖到四十万钱。

这个农民寇恩,年近古稀,为了得到一头牛和二十七石谷物的报酬,以维持生计,便在数九寒冬,长途跋涉到了禄得县,结果销路不好,只得将鱼降价出售,远远不足四十万钱。不得已又将作为工钱的一头牛卖掉,勉强凑到三十二万钱,交给粟发的妻子,并给粟家代买了二万多钱的东西,还把自己的不少东西如车具、工具等,放在粟家,作为尚欠鱼价的抵押。以后,寇恩又让自己的儿子寇钦,去给粟发家,做了三个多月短工,算起来,这样不但能偿清欠款,而且还有富余。如此做了以后,他才鼓起勇气,到粟发家去,想取回自己抵押在粟发家里的物品。

不料,粟发仗势欺人,瞪起双眼,大声怒骂说:“你欠了我的钱,还想拿走东西吗? ”吓得这个老实农民,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只得空手而回。

粟发见寇恩软弱可欺,便又心生恶念,企图再敲竹杠。他依仗自己武官的身份,竟然到居延县控告寇恩:诬告他私自卖了自己(粟发)的一头牛,并欠他二十石榖,让居延县替他追索。居延县令委托都乡(即城关)掌管司法的啬夫(官职名)审理。

啬夫叫来农民寇恩,仔细盘问,寇恩把来龙去脉一一陈述清楚。啬夫见他说得有根有据,合情合理,便如实向上级呈报。粟发见这场官司将要打输了,便又再次编造谎言,向居延县控告。居延县令又命啬夫复查,啬夫坚持原审意见。

粟发大发脾气,干脆跑到张掖太守那里,企图通过上级官吏的干预,使这场官司转输为赢。张掖太守不买粟发的账,只是批示:再验问、核实一遍。

正直无私的啬夫,见粟发如此蛮横,一面又做了查证,补充了材料;一面严正的向上级提出:粟发诬告寇恩,应当按律治罪。

最后,居延县和张掖府,接受了啬夫的建议,申报上司,以“诬告平民,讹诈钱财”的罪名,依法将粟发革职查办!为社会维护了正义,为百姓平反了冤屈。

(此事载于居延汉简(居延县的地方志)《粟君所责寇恩事》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县里的贫苦百姓死后,有的无钱埋葬。何易于总是掏出自己的俸钱,帮助料理后事。对于来交纳税收的白发老人,何易于经常给予饭食,虚心征求他们对县衙官吏的看法和意见,以便改进自己的工作,把全县的政事办得更好些。
  • 李藩说:“情况很紧迫啊!过了今天,就阻挡不住(王锷这个佞臣升兼宰相)了。天色又晚,哪里有时间另外写奏章?”经李藩这一反驳,王锷兼宰相一事,从此便压下,无人再提了。
  • 皇太极喜欢读史书,从文献和工作实践中,逐渐认识到“安民”、“恤民”的重要。
  • 杨忠是戴献可的仆人,戴献可家中非常富有,他命杨忠替他负责经营一个农庄。杨忠经营得很努力,所获得的利润也很多。
  • 有人安慰劝勉韦仁约,他回答说:“我性格狂妄浅薄,如果大权在手,遇事就会发作起来。但是我想:大丈夫本来应当端庄严肃,一定要无所畏避。不能为了保全妻子,而放弃正义,碌碌平庸的苟安一生。”
  • 唐太宗对官员的选用,是十分重视的,他强调官员不在多而务贤。为此,房玄龄等将文武官员总数减省为640人。
  • 唐高宗对侍臣们说:“我一直在思考怎样养民的办法,没有得到要点,你们帮助我考虑考虑。”
  • 几年后,万彦斋先生偶然与戴姓、朱姓两位朋友登城晚眺。万彦斋先生的家就在城下,忽然看见一个人挥扇急行,直入先生家。
  • 道士又打通关节,重霸庙中住持,不法如故。一天早晨某道士起床后,忽然卷铺盖要溜之大吉,神色非常仓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