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纵容 就没有遗憾

阿德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午休钟声响起,小谕的爸爸提着养猪的厨余,一跛一跛地走出校门口。看着他缓慢移动的身影,我心中有些遗憾。

小时候,小谕的爸爸阿堂是我们的邻居,阿堂从小受到父母的溺爱,母亲对他更是有求必应。70年代台湾兴起了一股飙车的歪风,飙车在年轻人中被误认为是拉风的象征。当这股歪风传到村子里,阿堂的母亲竟然答应买一台机车给当时国中才刚毕业,未满18岁的阿堂。有了机车后,阿堂开始尽情的狂飙。在一次失速撞伤路人后,阿堂母亲花了一大笔钱把事情解决,没多久,阿堂又在清晨被发现昏迷在撞弯的电线杆下,机车已残破不堪。母亲赶到医院,医生诊断阿堂脑部严重受损必须立即开刀。数个月后,阿堂领了残障手册出院,开始他完全不同的人生。

长大后,他和母亲一起生活并娶了外籍配偶。但因太太受不了辛苦的生活回国谋生,留下他守着孩子,养猪、种菜并靠政府补助简单地过日子。有时,我会在街头遇到阿堂的母亲,看着她忧凄的眼神与憔悴的身影,我总是没有勇气提起阿堂。

因为从她的眼神中,我已知她领悟到的道理,那就是“没有纵容就没有遗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原以为压力只是成年人生活圈中的一个名词,可如今的青少年每天面对的压力却日趋严重。以下要与大家分享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 日本在逆境中还能保持令人敬佩的理性表现,原因在幼时的教育及社会形塑的氛围,默默地导正每个人从小到大的行事风格,让忍的精神成为社会道德习惯的准则,也成为“民族性”的表征。
  • 凌晨,我突然从恶梦中惊醒过来,好像是参加高考时,我的卷子被搞错了,所以有一门学科没有成绩了。
  • 小真的儿子都上六年级了,个子仍然长不高,让小真非常担心;再加上功课不好,经常不写作业被老师处罚,更让她伤透了脑筋!她处处向人打听长高偏方,或是有什么好方法可以让孩子把心思放在功课上。
  • 只要说到妈妈,小南就开始掉眼泪;只要妈妈出现,小南就变回乖顺的儿子。妈妈只要接到电话,就会千里迢迢赶来学校,虽然心急如焚失去往日笑容,却依旧轻言细语地劝告着儿子。然而,她从不落泪,在电话里听到她绝望的声音,却听不到哭泣。
  • 前一段时间,台大校长李嗣涔给即将成为社会新鲜人的毕业同学14点建议,第一点是“保持热情,别太在乎薪水与升迁”,意外引发愤怒反应。网路上同学一片挞伐之声,认为校长“不知民间疾苦,沦为业界黑心老板的帮凶。”以往前辈老生常谈的谆谆训诲,今日却遭到猛烈抨击,令人感慨良多。
  • 走到捷运出口,只见倾盆大雨恰似一道瀑布墙绵延不断而下。看来没带伞的我,势必得在出口玄关这儿停留好一段时间。在捷运出口可以看到忙碌来往的人群穿梭其间,有笑脸迎人散发宣传单的志工,也有打电话报平安的老人家。在这纷闹过往的人车交流中,一对年轻母子的影像引起我的注意。
  • 幼儿时期不重视孩子的教养,将会铸成无法补救的损失......
  • 一个小误会,一句冰冷的语言,就象冰山一样隔在人之间。要如何才能不伤人伤己呢?
  • 大多数人以为自由就是能随心所欲地做自己喜欢的任何事情。这不是自由,是放纵。你可能认识一些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他们喜欢在外面待多久就待多久,要穿什么就穿什么。他们随时可以跟朋友出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也许他们的父母太忙了,没时间留意子女在做什么,或是根本管不动他们,甚至放任不管。但这样真的好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