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1)

标签:

【大纪元2012年08月30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MP4下载收看

河南农妇吴春霞因上访而被强制关入精神病院,在“被精神病”132天释放之后开始了法律起诉,肇事单位河南省精神病院终审败诉而被罚15万5千元,这也是该院开业61年历史上“被精神病”者胜诉的首例。如何看待这次胜诉的案件?精神病院院方称从本来是协助“维稳”变成了“维稳的牺牲品”,是“替罪羊”, 您怎么看?如此公然破坏人权的行为为何能堂而皇之的存在?围绕着这一系列的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段背景短片。

总部设在香港的维权网,22日发表了中国精神病鉴定状况的报告,披露中共当局经常将一些异议人士以及认为制造麻烦的人,关进精神病院,强迫服药甚至电击虐待。安徽民主人士钱进就5次被关精神病院,最长一次3个多月。

安徽民主人士钱进:“当局迫害人就是这样嘛,民运人士或者维权人士、上访户啊、法轮功,它(官方)不都是这样迫害吗?它没有实际的理由判你刑,然后它又对你进行的一些维权啊、上访啊,它又感到很害怕,那么它就把你往精神病院送。”

武汉拆迁户马秀云因为上访,2010年3月遭武汉警方强行送到精神病院,还好她在网上即时发出求救讯息,在日本记者关注下,10天之后她被营救了出来。

武汉市上访者马秀云:“网络起了很大作用,日本记者也起了很大作用,在我的亲朋好友不放弃,所以我才有这个机会出来,如果没人管的话可能啊,我现在还在里边,也许已经被它折磨死了。”

浙江访民钟亚芳就没这么幸运了,她在精神病院关了500多天,身心受到严重打击。

浙江访民钟亚芳:“那肯定是身心遭到了非常严重的摧残,名誉人格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害,突然间我戴上了一个精神病帽子,我的父母就天天在家里以泪洗脸,这些都是包括对自己本人及家人的伤害,那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维权网同时呼吁中共官方消除“被不精神病”现象:例如贵州杀警案,家属递交了何胜凯可能患有精神病的证据,公检法全然拒绝采纳,仅凭证人说词坚决判何胜凯死刑。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的ID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

新唐人电视台四大频道:国际频道、中国频道、亚太频道和纽约频道,通过各地的卫星和有线电视向全世界播出;同时我们的节目可以通过网络即时收看,收看的网址是:www.ntdtv.com;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通过爱博电视即时收看,而无须翻墙软件,爱博电视的下载方式是,一种可以通过动态网或者无界网等翻墙软件登录到www.ippotv.com下载软件;另外一种方式您可以用海外电子邮箱往ippotv2011@gmail.com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该邮件的标题是“1234”,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的爱博电视。

同时我们的节目可以通过拨打北美的电话即时收听24小时的节目,该电话号码是:832-551-5015;如果您有iPhone、iPad、Android手机或者平板电脑的话,您可以下载iNTD即时收看我们的节目。

我们今天节目现场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时事评论员陈志飞教授,另一位是资深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刚刚我们从影片中看到“被精神病”已经成中共整肃异己的一个手段,今天我们所要探讨的一个案例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一个农妇告赢了精神病院,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起因经过究竟是怎样,请两位再给观众介绍一下。

横河:我想很简单的介绍一下河南周口市地区有个农妇吴春霞因为村里一些小的纠纷,她觉得解决的很不满意,不满意就开始上访,上访次数多了以后当地官员就觉得很头痛,怎么办呢?2008年就判她一年劳教,判了一年劳教以后,当时就没有给她送劳教所,就直接凭着劳教的通知书,去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了,送到河南省精神病院。那么河南省精神病院当时接收她的时候就问,是不是劳教的,对方说是劳教的,这是派出所的人说的,那手续全不全,说手续全了,那就送过来吧,就送过去了。

送过去以后,就关了132天,这132天,后来绝食,后来自杀,最后没有办法放出来了。中间用药用各种方式把她弄得身体很不好,放出来以后,她就开始寻求法律正义,她就开始打官司,就不断再上访,被拒绝了很多次,被拒绝立案,但是她不停的上访。最后她所在的沈丘县的法院接收了这个案子,在上面批以后,接收了这个案子。

它先是把她的劳教案给翻过来,就说承认劳教错了,因此很自然它就说精神病送医院也错了。那么当时给她下的诊断是偏执性精神病,理由是什么呢?理由是她不承认是精神病,不承认精神病就是偏执性精神病,就这样下诊断书的。结果这个农妇后来就开始打官司,最后沈丘县法院就判她胜诉,就说这个精神病院要赔偿损失,因为它在接收的过程当中,程序不合法,所以要它赔偿损失。那么同时被告也是输了官司,是送她去的这个小桥办事处,是一个街道办事处。那么在中国街道办事处是一个政权在城市里面的最低一级,再下去就没有了,就没有行政机构了,行政机构就是办事处;所以也一起被判了。

结果这个小桥办事处账号上没钱,所以这笔钱就直接在执行的时候,法院把15万5千块钱直接从精神病院的账单上就给划走了,所以精神病院就觉得很吃亏,就说第一不是它一个人。现在问题是什么呢?送去的警察不承认,警察说我们没有去过,那个办事处也不承认,说我们也没有去过,而且它拿不出证据来,拿不出证据是公安局送来的,所以这个亏就白吃,现在它还在上诉。但是实际上周口市的法院已经是终审判决了,就说终审判15万5千块钱叫它赔。这个是一个简单的经过。

那么确实一般的民众被送到精神病院以后,告精神病院胜诉,不仅河南省精神病院是第一例,我想在全国也是非常少见,至少我还没听到过。

陈志飞:我稍微补充一下,刚才横河先生谈到吴春霞打官司是因为民事纠纷,我看到这个2011年10月18日,《大纪元》报纸对吴春霞有一个个人采访,她提到民事纠纷实际上再正常不过的一个居民的纠纷,是什么呢?就是离婚,她跟她丈夫离婚出现纠纷。据她个人所说,她告诉《大纪元》记者,2008年7月16日,离婚案在沙北法庭突然一辆汽车开进法庭内,从车上跳来几名便衣人员,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把她带到了当地的周口市公安局蔬菜派出所,然后被拘留10天,最后又把她强行送到精神病院。

这一切来得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蹊跷,我觉得对任何人来说,就像《天方夜谭》一样,因为离婚现在对中国社会来说,已并不像原来那样稀奇古怪了,怎么会跟维稳连在一起,我觉得这真的是中国社会的一个怪现象。那么这也是让我想到就是说,在西方可能很多观众在国内也看过,一个好莱坞大片叫《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其中有一些著名的好莱坞演员,他们演出那个剧目,实际上也是描述美国的一个银行家受到诬陷,被两次判终身监禁,最后逃出的故事。那个故事也是令人可歌可泣,而且很多人觉得是美国历史上一个名片之一,但它反映的事实我觉得也比不上吴春霞的这个离奇。因为你就是一个正常居民,居家过日子发生纠纷,怎么会被莫名其妙关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这点我觉得是反映中国现在的社会现实。而好莱坞那部电影它描述的是在美国40年代末时期的一种状况,现在在美国看来,我觉得对精神病整个的控制,实际上是完全不一样了。

主持人:由于她的这个民事纠纷,我知道她本身也是一个上访者,由于上访的原因,我们看到她被关入了精神病院,当然在关进去之后是不允许探视的,当然医院不允许家属来看她,她要求出院时得到的答复就是说要去跟公安局联系,同时她这个病历上显示,就是病情摘要的下面有几个字叫做“反复告状三年”,那么从这个显示来说,她好像是因为这个原因,就是“反复告状三年”才被拘禁的,是吗?

横河:这就是中国精神病院现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当然它也可能为了推卸责任,它就把这些放上去,做为病历的一个部分,但是能把它写上去就很荒唐了。所以它这里头两个诊断都是很荒唐的,第一个就是反复上访是做为她偏执的一个理由,就说你三年都一直在上访,所以偏执嘛,然后你还不承认,就是偏执性精神病的典型表现。你知道他们这个诊断,你看很多诊断都是这样子,就是只要把你送进来了,那就是一定有理由的,然后你坚决不承认呢,就是偏执性精神病;就是以“不承认”做为诊断标准的。那你说街上随便抓一个人,谁会承认自已是精神病?!

陈志飞:我觉得我的理解,可能还稍微点不一样,因为实际上就是连续告状,在中国来说,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在我们看来这是公民的正常的权利,你可以行使,在美国根本是不足为奇了。在中国就像在农村墙上贴的标语一样,“不许违法上访”,“违法”的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那个当地的机关,当地的土皇帝,它就可以说你上访是违法上访,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合法上访?根本这个东西就是它混淆视听,我觉得给她冠上“连续告状”这个名目,实际上是想给她施加迫害的。

因为对当地来说,这是一个很重的罪名,那么她是不是只是因为不小心,我的猜测,跟丈夫离婚,而使当地的干部觉得蒙羞,觉得造成对稳定的破坏,这么一件非常小的事情,就荡起这么多涟漪,然后逼得当局被迫动用一个,可以出于非常严厉惩罚的这么一个罪名,就是“连续告状”。现在我们从网上没有看到她有任何的冤情,也没有看到她有任何告状历史,所以我觉得“连续告状”这点,在病人病历上留下这个事实啊,可能是捏造的。

实际上可能原本是非常小的民事纠纷,但当地干部觉得丢了名了,就是说维护了所谓的治安,维护了所谓的稳定,所以就要给她点颜色看看。给她颜色看看当然不能说违法离婚,违法离婚就够离奇了,在他们来说也不可接受,那么它就用一个与“违法上访”相似的一个“连续告状”,这样在当地的百姓看来,可能在洗脑之后他们还是可以接受的,这样子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了。我的推理逻辑是这样的。

主持人:那么现在呈现出的事实,根据刚才两位分析的和提供的信息,看到一个精神上比较正常的人,因为上访或者说是因为离婚,或者因为什么原因,这些原因就可以做为送入精神病的理由吗?两位对此怎么看?

横河:这个它不是从今天开始的,我们要往前推一点的话,在2009年的时候北大教授孙东东,中国精神病鉴定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他谈到就是说,他认为反复上访的上访户,不说100%的话,99%是有偏执性精神障碍的。这句话当时出来以后就轰动了,所以他是把这整个精神病的治疗、诊断,和整个维稳系统是连在一起的,所以你只要是长期上访的话,那你就对这个政府造成了不便,对党的领导造成了不便,所以你就是偏执性的精神诊断。这是中国的精神病方面的权威,北大教授,是权威而且他是一大串头衔,什么主任之类的。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它已经不是一个个案了,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还有一个案子,就是在2011年的时候,人们把它叫做“飞越疯人院”的,实际上是用美国电影的名字,就是武汉的徐武,他原来是“武钢”(武汉钢铁集团)的职工,后来被关精神病院多少年,然后他从精神病院逃出来以后到了广州,见了媒体把自己故事讲了,刚刚讲完,武汉的警察就追到广州把他又抓回去,又送回精神病院;也不知道现在这个人情况怎么样?当时也是轰动全国的。

所以就这几年我们看来的话,用“精神病”这个名称,用这个罪名来把上访的民众或者是不听话的人关到精神病院去,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还有杨佳的母亲,当杨佳的案子闹到全国纷纷争争的时候,他母亲不见了,谁也找不到他,最后才发现是被北京的公安送到北京市的精神病院去了。

陈志飞:不光是杨佳的母亲,你这么一说让我想起来邓玉娇案子的时候,追踪案件发展的情况,其实当时有个说法,有人讲说法医鉴定邓玉娇也患有精神病,有这个历史。这样的话,实际上就会对它迫害造成了很多的方便。

所以我们看到这个事件反映出中国社会的几个方面,第一就是有所谓的“强强联手”,强强联手就是当地的公安司法部门联合精神病院部门,两个打着“维稳”的口号,可以滥杀无辜,可以滥加捕杀当地的百姓。这样的话从工作方面来说,给它造成很大方便,打着维稳的旗号,可以为虎作伥,为所欲为,这是一个明显的特点。

这样来看徐武这个事情,刚才跟横河先生讨论以后我去“维基”上查了一下,现在徐武生死未卜,而“徐武事件”的起因跟农妇的起因非常相似。而农妇的事件,刚才我跟你谈到了,我感觉这个是非常没有理由的,(因为)就只是一个正常的民事纠纷;徐武那个事情严重一点,怎么说呢?他得罪他的上司,得罪他的“武钢”的班组,他就是人比较倔嘛,大家知道湖北人脾气比较大,他可能就是稍微说了触动领导的几句话,领导就通过当地的公安局、派出所,因为“武钢”很大,钢城派出所,通过领导这个机关的第一把手,党委书记也好,厂长也好,他手下有保卫科,有保卫干事,通过保卫干事就可以给你定罪。

实际上确实是土皇帝一样,可以为所欲为的就把他抓进了精神病院,然后他父母也知道他儿子根本就没有病,那么徐武又演出了一出类似我刚才讲的,美国银行家一样的这么一个传奇经历,那个美国银行家是经过长期摸索狱头的心理,最后挖了一个地洞逃走的;他是到现在还搞不清楚怎么样飞越疯人院,也是一个谜,但是的确生死未卜,这也是事实。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上)

视频:【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下)

相关新闻
河南吴春霞打离婚官司 被精神病132天
大陆“被精神病”频发  正常人被害成病人
【投书】青岛林秀丽揭露 被精神病293天
武汉“被精神病”者徐武在京被抓失踪
最热视频
【重播】美大选 川普拜登首场辩论十大话题
【新闻看点】蓬佩奥王毅轮流转 欧亚须选择
【重播】美众院:对抗中共 必须果断行动
【十字路口】美次卿向习喊话 党媒呼“一起加速”
【珍言真语】美禁中共党员入境 律师:赶紧退党
【拍案惊奇】拜登辩论两败笔 红二代对习四不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