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2)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8月30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 646-519-2879 ,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

MP4下载收看

刚才我们具体看了一下有关河南省农妇吴春霞上访胜诉的案例,同时刚才两位嘉宾也提到其他方面,还有其他很多因为中共的“被精神病”被关在精神病院里面的案例,那案件本身我想里边还有很多的疑点和有趣的部分,我们一会儿继续观察。同时我们想把这个问题拓展一下,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有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关进精神病院遭受了迫害,今天我们邀请到了“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代表汪志远先生,我们连线一下,“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经做个这样一个调查报告,请他介绍一下这个调查报告的一些情况。汪志远先生您好。

汪志远:你好。

主持人:您好。“追查国际”曾经调查法轮功学员在精神病院遭受迫害的情况,您能否介绍一下这个报告的情况,和报告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吗?

汪志远:可以。“追查国际”于2004年4月前后,对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情况进行了调查,我们在2004年4月30日就发表了一份报告,就是对法轮功学员精神迫害的调查报告。从我们调查情况看,截至2003年,据不完全统计,在迫害5年的过程中,中国大陆利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遍及到了全中国各地,至少有1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关进了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行注射或灌输了多种迫害中枢神经的药物,被施以电刑或长期的捆绑、灌食等虐待。有许多人被长期监禁甚至达2年以上,他们有的因此而双目失明,耳朵失聪;有的造成了全身瘫痪或局部瘫痪;有的造成了全部的记忆丧失;有的神智不清,精神错乱;有的皮肤长期溃烂,甚至导致内脏的严重损伤。到2003年为止,至少有15人死于这种精神病迫害。

在我们“追查国际”调查过程中,我们在对15个省的一百多家精神病院进行调查,结果令人震惊,为什么呢?这一百多个精神病院,它们公然明确地承认它们参与了迫害,用精神病院这个条件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说它们公然承认它们收治了法轮功学员,而这个收治只是为了洗脑和转化为目的。这样的有多少呢,有80%的医院是公开承认的,那剩下的,有百分之十几的医院否认它们用精神病院迫害,可是我们通过调查,发现它们都是在撒谎。

你比如说其中有一个河北的邯郸市精神病院,它一口否认说它们没有收治法轮功学员,可是其中有一个国内外都已经知道的杨宝春这个法轮功学员,在邯郸市精神病院就被关押了两年多,而且造成了这个人健康严重的损害。这个事情国内外已经有报导。

所以从这件事例看,中共在中国大陆范围内,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采用了精神病院的迫害,这个迫害是相当普遍的,而且非常严重的。它们所谓治疗的目的及效果、检测,都是以放弃法轮功的信仰为标准。那我们调查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有个报告在网上。

主持人:非常感谢汪志远先生给我们介绍这个报告的具体内容。从刚才汪志远先生分析的数字,我们知道一百所医院里面的80%都承认它们进行了精神的迫害。那么我们今天所拿出的这个案例就是河南省精神病院,其实它也并不否定它的所作所为,只是它认为它是替罪羊,这背后有什么玄机,我们一会儿再请嘉宾进行一下分析,这也是我们今天的核心所在。我们先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听听大家是怎么样的一个看法。北京的倪先生您好。

北京倪先生:我们刚才讨论的这个个案,应该放在大背景上来看。就说胡温上台执政的这十年是黑暗的十年、残酷的十年,这十年啊,它拆迁死人,凡是有拆迁的地方就有死人。也就是说拆迁死的人,信仰团体死的人,所有上访“家破人亡”死的人,这些统计数字如果总结到一块儿,我认为它死亡的人数已经超过了文革。

过去是因为意识形态来迫害,比如说文革是群众斗群众,群众专政,但是这回它不是因为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变弱,而是利益促使,现在的政法委已经完全党卫军化、黑手党化,赤裸裸的抢劫,赤裸裸的对人民财富进行掠夺,它们今天的这种迫害已经远远超过了文革,在将来历史上会记胡温这十年是黑暗十年、残酷十年。

主持人:好的,谢谢倪先生,我们明白您的意思。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纽约王先生:主持人好,贵宾好。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奇怪的,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国家有两个武器,一个就是下放劳改,第二个就是精神病院。这个精神病院的始祖是谁?就是苏联,就是现在的俄国,以前的苏联。对付不喜欢共产党的人、发牢骚的人,就这两个武器,动不动就弄到精神病院去,美国都拍过电影嘛,很多人都晓得。

那么比这个还惨的那就是柬埔寨,我希望你们派一个队到柬埔寨去拍那些博物馆,那整个博物馆都是人头啊,都是共产党杀的人头。我们在那边的华侨全部杀光,如果有哪一个华侨是共产党没有杀的人,那都是冒充我是柬埔寨人,我是农人,我是工人,那就免于一死,否则的话华侨都杀光,杀得光光的。那么像这件事情共产党不但不讲话,还说杀得好,你们看看,这就是共产党!所以这件事情我希望你们拍成电影到处去宣传,共产党就是怕宣传,就怕真的事情拿出来,真的事件拿出来,它就晓得共产党就会完蛋。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主播好,陈志飞教授好,还有横河主播好,还有另外一位嘉宾好。在英美西方国家,心理不健康的人,想不开的人可以去看心理医生,每个月都可以去看,就算精神病再严重也不会有人笑你,只会有人帮助你。在中国的旧社会,有精神病看脑科,看精神科,那么旧社会不但不帮你反而还笑你,指指点点的瞧不起你,甚至于想把你害死。现在的中国就演变成你们几位刚刚所说的那样。我认为这河南的精神病院绝对不是替罪羊,国民党叫代罪羔羊,绝对不是代罪羔羊,他们应该就算是帮凶吧。我就讲到这,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请现场的两位嘉宾针对观众朋友所提出的来回应一下,同时我们回到刚才那个问题上去。我们知道这个精神病院被判败诉之后,它自己感到很委屈,它自己说的话也非常耐人寻味,它说原来是要协助维稳,现在变成了维稳的牺牲品,它觉得它很冤枉。那究竟它冤枉不冤枉,它是牺牲品,它是谁的牺牲品?这里透露什么样的信息?

陈志飞:其实这就跟刚才北京倪先生说的胡温统治下的这十年,尤其和人权上恶化有关系。这十年的人权恶化实际上是大家看不到的,它最具体就是法轮功的迫害。我刚才谈到了,精神病院对当地民众进行迫害,是所谓强强联手的结果,比如说在吴春霞这种情况下,当地的周口市的领导或村干部觉得你离婚丢人了,他结合精神病院进行迫害。那么刚才横河先生说的徐武“飞越疯人院”,他在“武钢”跟领导发生争执了,领导对他进行迫害,就是跟当地领导造成这么大的摩擦,他就用这方法来修理和治你。

那么法轮功的这个案子就更要高好几层了,因为这个强强联手是国家级的,是国家在江泽民的策划下,整个血债帮通过这种方式开动整个国家机器,纠集政、法各种机关,然后通过人大来把你定罪,定成邪教。它这种强强联手造成的结果,那就是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受各种折磨。

所以说从吴春霞这个案例或者徐武这个案例来说,在状态上我们看到的只是民间的一个反应,那么从国家意志和中共独裁这种表现最明显的那就是对法轮功学员。这种强强联手最可怕的,虽然刚才王先生讲的,他的起源是来自于苏俄,但是集大成者,发扬光大者还在于中共。

横河:我想说一下刚才纽约王先生谈的一个问题,就是说社会主义国家,其实这都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特色。苏联是这样的,赫鲁晓夫曾经说过一句话,说:苏联境内没有不赞同苏联共产党的人,没有不赞同苏联共产主义制度的人,只有精神病;就是说你只要不赞同社会主义制度,你就是精神病。这是赫鲁晓夫很典型的一句话。

中国有个很大的不同,事实上在2000年4月份的时候,中、美有一个联合的精神科医生会议,在北京召开,美国有一个精神科医生就提出来,现在国际上有很多关于中共使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轮功的报导,他做了一个演讲,题目叫做“拒绝治疗的自由”,就是人不仅应该有接受治疗的自由,也应该有拒绝治疗的自由。

在这个演讲以后,中国就有一位教授出来为中共整个系统做辩护,辩护里面他讲了这么一段话非常有意思,他说中国的精神病院还没有这个“福气”成为迫害人权的工具。他这么说的。为什么呢?他说在这以前根本就不要这么麻烦,那确实是,毛泽东时代杀了就杀了,不杀的话,群众专政你反正就是……就像刚才北京倪先生讲的一样,意识型态是敌人就完了,它根本不要用精神病的方法来弄你,这倒是真的。但是它避开了当时的实际情况,确实用精神病院迫害一般的人,在以前个例总是有的,像现在在德国的王万星,当时就是开启“平反六四”的旗帜被关15年,在精神病院。他逃到德国去了。但是这种都是个案,作为精神病的整个系统用来迫害人权的话,真的是起源于法轮功。

2004年这个人讲以前用得着是对的,但是现在开始用得着。它有两个特点,一个是法律外的系统,就是它把人判到监狱去它要找很多很多东西,当然现在它也照样判,但是要大批的送就很困难,同时送几百个、几千个就很困难,这时候法律外的系统就很有用,所以劳教制度对它们很有用。就像刚才这位吴春霞,她也是送劳教没送成。

另外一个就是精神病系统。精神病系统比劳教还方便,送你走就走了,你看一个派出所所长打个电话就能把她送进去,非常简单,不需要任何法律程序。另外一个,还能够把你妖魔化,就是说当你一套上“精神病”帽子以后,如果一个政治犯去劳改或劳教,别人还觉得挺光荣的,你不过就是政治观点不一样,把你关进去;但把你打上一个“精神病”帽子的话,你就变成一个社会的另类了,还不仅仅是政治观点的另类,这样的话就使得中共以后持续迫害你特别方便,而且你家人都没有办法为你去说话,所以这个系统的迫害确实很严重。

我举几个例子,一个就是江苏一个电脑工程师叫苏刚,这是第一个被西方媒体报导出来的,使用精神病药物致死的。另外,河北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姓曹,一个女的,被关到精神病院第二天就死了。另外,再有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柳志梅,非常有名的,她就是在十几年关押期间,一直被用药,到临出院、监狱放出来的前三天,给她注射了大量不知名的精神病药物,出院以后药性发作了,到现在她都不认得人。这个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事实上正是因为迫害法轮功积累了很多经验,用得非常顺手了,所以才把它扩展开来,用于广泛的人权侵犯,造成中国今天这样的情况。这个情况我们要回顾的话,那确实在1999年之前并没有形成一个制度性的东西。

陈志飞:苏刚那个事件,其实我刚才也想到苏刚是胜利油田的软件工程师,可能是苏北这个地区,他如果活在今天的话,可能跟我岁数也基本相仿。我当时看了《华尔街日报》报导,的确是报导出来的第一例,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迫害的案例。那么我们今天又提到的迫害吴春霞和徐武的飞越疯人院,实际上能造成对他们用精神病院这种方式的迫害,我觉得主要也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因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造成了地方政府还有公安联合起来,可以随意把公民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

他们经常所用的罪名,就是刚才说的“连续告状”,这“连续告状”实际上是法轮功学员连续上访,要追回公道的具体表现,在很长时间的表现。所以在1999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之前很少看到这样的案例,这样的案例没有看到,但是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过去这3年,徐武还有吴春霞这种事情,我觉得就是借助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而使得地方官员把这种迫害的方式延伸到普通公民、非法轮功学员,给造成了便利,造成了可能。这个我觉得是一个最主的原因。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上)

视频:【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下)

评论
2012-08-30 10: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