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3)

【大纪元2012年08月31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请陈志飞教授继续为我们分析。

MP4下载收看

陈志飞:因为刚才观众提到了英美对这个精神病院还有精神治疗方面的一些问题,因为这不说清楚很容易给大家造成误解。在西方,精神治疗的确是很普遍的,但是精神治疗往往是从患者的角度对他进行人文关怀。

那么刚才我们提一个好莱坞的电影叫《肖申克的救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其中的主人公并没有被送进精神病院,而是在一个正常的监狱生活,最后他利用智谋逃了出来。

在中国的话,如果你被送进精神病院,你会被注射各种药物,像吴春霞她这个情况,她今天因为离婚打官司却被送进精神病院,她现在丧失了生育的能力,有各种各样的高血压还有病灶出现。在美国电影版本里头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第二点,如果大家能够回想一下,在美国比较著名的几个枪击的案例,这个肇事者往往都是利用“精神病”为理由得到了法律的保护。最有名的是1981年,当时里根总统被刺,这个肇事者是欣克利的年青人,因为他爱上了影星朱迪•福斯特,所以他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事情。那么最后由于他家属的原因,因为他比较有钱,就算他即便打了美国的总统,他也可以以“精神病”为由获得释放。

那么第三点,我们可以看到在好莱坞电影《雨人》当中,其实精神病在社会是获得广泛的关注和照顾。而在中国,有西方学者在2007年的文章当中指出,有西方学者估计在中国12亿人当中有1亿人患有各种不同程度的精神病,因为这种比例是远远大于西方世界,他是精神受压抑造成的结果,是受到各种不公道,社会不公平的待遇造成的结果。

而中国的心理精神病医生,就像美国同样行业的精神病医生,全国在当时2007年只有1万6千名,是发达国家的1/10。就是说用“精神病”对人进行迫害,中国是无出其右的,但利用精神治疗对遭受社会各种不公道的待遇的民众进行帮助,中国连发达国家1/10都不到。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精神病完全是中共手中的一个打人的棒子,行使权力践踏民众,赋予公众权力的一个工具,而没有任何人文关怀的这种含义在里面。

主持人:说起这个西方社会由于精神病而就医的程序,我们再特别看一下这个案件,这个精神病院在接收吴春霞的时候,它的一个说法就是“手续全”,所以马上就接收了。这个“手续全”里面其中就包括劳教的证明。这怎么去解读“劳教”作为一个条件这样一件事情?

横河:关于精神病精神卫生的法律到现在都没有制定,从85年就想制定了,一直到现在都制定不了。就是说这种事情它一个是人文关怀,另外一个它可以作为迫害人权的工具。只要一牵涉到这两个方面的任何一方面,它都很难立法,更不要说牵涉到两个方面,它就立不了法;当然它也有很快立法的。

所以在这里,刑事法里面只有一条,有一句话,就是说怎么样去鉴定精神病人,然后怎么样去送医,一般来说应该是直系亲属,如果实在没有办法,它讲了一系列的原因,最后才有一句话:“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就精神卫生这方面去送医院的这么复杂的一个问题,中国整个法律体系里面就一句话,而它们依据的就这一句话:“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刚才陈教授讲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中国很多人提出来这个问题,就是该接受治疗的人接受不到治疗;不该接受治疗的人它们就乱治疗。一边去用它做工具,一边不去真正的治疗精神病人,用的就是这个。

刚才汪先生也谈到这个事情,只要是警察局送来的,中国的精神病院就认可,它就不能开诊断释放你;就是医院没有权力释放,必须得到公安局的同意才能释放。所以它就变成了公安局的一个收容所,而这个收容所还是要用电击、精神病药物治疗的一个收容所,它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东西。本来医生可以诊断他已经好了、可以出去了,但是不行!就像吴春霞的案子,你必须公安局来说:你好了。

所以河南精神病院就是公安局迫害人权的一个工具。在这里它自己也承认,它本来是维稳的一边的,现在变成维稳的替罪羊了。当然你要想到当你去参加维稳的一个部分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你要承担法律责任。当然一般的情况下,中共在统治期间,你是当工具用,很多情况不会承担责任。但是这个案子可以看出来,将来真的要追究法律责任的话,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推托不了的,就像你现在推托说:这是公安局送来的;公安局不承认,说:我没有送!文件呢?没有!所以“谁做的事情谁负责”,这是这个案子给我们的提示。

汪志远:刚才我们谈到法律方面的问题,我也是非常有感触,其实这个问题在中国司法界一直有很大的争论。因为从精神病治疗和政府的责任来看,西方的理论是基于所谓心理学的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五大需求)原则,人有5个档次的生理需要;人最基本档次的生理需要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就是免于恐惧。

基于这一点,2005年6月,当时担任司法部研究室副研究员、《中国司法》杂志副主编的刘武俊就提到,在中国生活的中国公民有免于恐惧的公民权利。为什么呢?他是针对中国司法当中的一个漏洞,就是可以用行政手段强行要司法部门让警察私自进入民宅。

现在吴春霞这件事情不就是这样吗?她在法庭上跟她的丈夫进行离婚的辩论,一伙不明身份的人闯入法庭将她强行带走,对她来说是莫名的恐惧。而且很多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在夜间被强行带走。

刘武俊可以说是中国司法内部一个领军的人物、或者一个智囊人物,他评议的对象是“警察不得夜搜民宅”。他当时的呼吁是有望进入修订后的刑事诉讼法,但是他这个愿望一直就没有实现。这在中国司法界都认为是一个最基本的公民权利,让公民免于受到当地干部非法骚扰的权利,中国都没有给中国的公民免于恐惧、免于被骚扰的权利。

实际上我觉得这反映了中共当局一方面说维稳,但它实际真正是制造不稳定因素的最大肇事者、最大的祸源。它这种维稳一方面是对自己手中权力的栈恋,一直想通过这种维稳的方式让自己的统治永远持续下去;另一方面也是它心里虚弱的表现,它知道这种维稳的方式是不可取的、对老百姓是不公平的,所以它就采取一种偷偷摸摸,通过司法手段强行介入的方式来进行这种维稳。它一方面费用很大,另一方面对民众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我们接听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加州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加州李先生:你好。对于精神病的问题我说几句。我知道全国各地的精神病很多都是中共造成的,因为你只要对政府提出一点意见,它就会说你反动言论、颠覆政府;你不服就会被逮进去劳教,给你药吃,你吃完了以后,正常人也变成了不正常。最邪恶的就是共产党,拿老百姓的生命不当回事,为了巩固政权,它什么邪恶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想补充一点,在西方国家,你如果要去看心理医生的话,由医生决定你要不要去看,你也可以自己决定想不想看,或者用其它的方法。没有一个地方是警察送去的,这好像不太合理。要维稳的话,所有中共的官员自己要先进精神病院吧!

主持人:谢谢包女士。刚才观众朋友也提到中共这个系统,其实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各地的公安厅、公安部门在开自己的精神病院,比如说安康医院。为什么会出现公安部门开设精神病院的现象?二位如何看待这样的事情?

横河:我觉得它就是觉得把它需要迫害的人直接送到地方精神病院的话,一个,消息不容易封锁住;另外一个,也不方便,所以它自己开精神病院觉得特别方便。2010年,在湖北武汉开了一个全国安康医院院长会议,公安部要求全国所有公安厅必须至少开一家安康医院,就是每个省的公安厅都要开一家安康医院。

这就是说当它把这个工具用的太顺手的时候,它就要扩展,然后把它形成制度。所以这是非常荒唐的,全世界都找不到由警察局去开精神病院的,它还要求每个都要开。那一次会议上有两个惊人举动,一个是,每个省都要开一家安康医院;第二个惊人举动是,不经过公安部门批准,非精神病人不得收置到精神病院去。反过来说,在这以前,所有经过公安局批准送到精神病院的都不是精神病人。

主持人:这一次可以说是一个胜诉的案件,作为“被精神病”者的胜诉,可以说是对维权人士、上访人士巨大的鼓舞。这里面分析的原因就是说在精神病院史上、或者在全国的历史上,这是迄今我们看到的唯一一个胜诉的案例。这个问题说起来比较令人心酸,像这样违反人权的案例,在世界的民主国家应该是绳之以法,不会存在的;但是在中国要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她能够胜诉?为什么这么多被迫害的案例只有这一个胜诉?

陈志飞:刚才我们提到好莱坞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当时那个人也没有被送到疯人院,只是被非法拘捕,这个故事的结尾是大坏蛋监狱长被迫自杀,其实他的罪行比现在迫害吴春霞的精神病院肇事者,我觉得要轻得多,因为他并没有进行各种非人道的精神治疗方法来对待犯人,他只是要犯人给他当会计,告诉他怎么投资,对犯人还挺好。西方国家有这样的电影。如果拍一部西方版的能反映中国这种情况的话,我觉得西方观众是会惊骇万分,根本无法理解的。

刚才我们也提到,实际上它是利用这种方式,让各个地方的司法部门介入精神病院领域,其实真正的精神病人它不去治;它要用精神病这种方式来抓、来迫害它想迫害的人。所以这一点其实是它维稳和司法部门实质的一个表现。

这一次事件爆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你刚才讲的,这是不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是不是一个令人振奋的事情在获得解决、获得改善的前兆?我觉得恰恰相反。你看一下这位农妇吴春霞的经历,你就知道她这回能免受更进一步的迫害,就是因为她这个事件太过于平淡,她没有任何的政治背景,她对政治没有任何诉求,而且对当局没有造成任何危险。

所以我也就从中可以反推出,它最早说的证据是她反复告状,我觉得那个事情可能是子虚乌有;她只是因为民事纠纷,可能是一个小小的摩擦,或者是一个事故造成这种情况。那么当局鉴于她根本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诉求,所以才给她所谓“比较宽大”的处理,还逼得精神病院做出赔偿。

如果咱们试想一下这个吴春霞真正的是反复告状,那我们可以从刚才我们说的武钢那个职工的事情上就可以知道,他只要跟他的工头发生摩擦,他就会被送到精神病院,而现在生死未卜;那么再试想一下法轮功学员,如果你跟这整个的国家机器造成了某种方面的对抗,即便并不是你的个人意愿所造成的,是它对你人权的迫害,那么你也会被认为是国家的异类,遭受精神病和各种方式的治疗,或者种种折磨,就像刚才讲到风华正茂的工程师苏刚,被注射精神病这种药物而致死。

所以说最关键的原因,从吴春霞的案例来看,说明了中共利用精神病的这种方式根本就不是对人民的一种关怀,而完全是针对它所认为的是它的国家敌人,是对它任何各种方面造成麻烦的人,甚至是小小麻烦。从武钢那个职工来说,他只是从报酬方面对单位的领导有所不满,就造成这么大的迫害。

这种情况来说,我觉得是因为精神病这种方式的迫害实际上比其它的方式,肉体灭绝方式,恐怖性更强,因为它是对人性的根本的摧残,我刚刚提到了嘛,从心理学上来说,人的根本的生理的需求是安全,它对你的安全造成威胁,它造成的恐怖性也是非常强的。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说,因为它说了自己是替罪羊,那么精神病院已经被法院宣判败诉,进行赔偿;另外,这个吴春霞正在上告现在公安部门,当时送她去的这个派出所的部门判她劳教,同时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这些现在目前还在上诉的过程之中。但是我想问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参与迫害这个人的这些人能不能脱掉这个干系?那么目前我们也知道薄谷开来案正在受审,有什么样的一个启示?

横河:我觉得很明显的一个启示就是说,这还不是在最后审判,就是清理这些案子,我们相信不用很久,当中共一旦解体,不在中国存在的时候,中国会建立一个法治社会,会把这些旧案都要去清理一下。那么清理一下的过程当中呢,我们从这个案子里可以看到,第一,你是参与迫害了,因此你不是替罪羊,你是迫害者在被清算的一步,这是很明显的。

第二,在这个迫害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是非法的,因此并没有很合适的法律文件,有的只是电话、红头文件,或者就是打个招呼,那么谁在招呼的下端执行了,你就要付全部责任,因为到时候人家不一定会承认的,所以你就要负全部责任。

因此来说的话,河南精神病院,补充一句刚才汪先生讲的,“追查国际”调查的医院里面,就包括有河南精神病院。所以河南省精神病院不是干一次了,它一直是维稳的工具,因此它要承担它的责任,所以它不是替罪羊。

主持人:好的,那么设在美国华盛顿的中国海外的人权组织在上周三的时候说,每年大批的中国人,包括政治异见人士在违背自己的意愿情况下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它们做了一个详细报导。同时它呈现了报告给联合国,下个月将审查中国是否遵守《残疾人权利公约》,这个公约是禁止拘禁残疾人公约,在2008年得到批准。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将为您继续关注。非常感谢现场两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上)

视频:【热点互动】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吗?(下)

相关新闻
河南吴春霞打离婚官司 被精神病132天
中国律师发起要求废除劳教制度签名
陆律师联名呼吁修改劳教制度
中国大陆全民反迫害大联盟 : 废除劳教制度深得民心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向欲推翻社会主义古巴的老兵致辞
【重播】蓬佩奥威斯康星演讲:中共渗透美国
【薇羽看世间】金斯伯格去世 “游戏”反转
【有冇搞错】中共治港四大失败
【珍言真语】卢俊宇:汇丰涉洗钱丑闻 两面受压
【拍案惊奇】联大北京自卑 老任坐牢18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