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浪子到村人皆赞的好人

大陆大法弟子:德新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中国大陆南方某偏僻山村的农民,今年四十三岁。自一九九六年有缘有幸得遇法轮功后,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蹲过大牢的恶人、浪子归正为家人、村民都称赞的好人。

我曾经是个是非、善恶、好坏不分的社会浪子。年轻时,整天跟随着不好的人在村庄里闲混。父亲因为出身“富农”,在文革时被批斗,加上常年的劳作与生活的重担,使他日渐变得身体病弱、脾气暴躁,经常打骂我们兄妹几个。我不仅不替他老人家分忧、解愁,还处处与他作对,整日里没有好脸色对他,更没有半句好话,甚至当着许多乡邻的面大声咆哮,当时真是大逆不道。

一九九五年,我到属于村集体所有的山上、其他村民私有的山上盗伐林木多次(当时,村子里盗伐林木的人很多)。经村干部举报,被县森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二十多天,经济罚款加上托人找关系的费用总计一万多元。以前和他人合伙做生意时,又被朋友黑吃黑,吞掉了自己的一些钱款。这些经济上、名誉上的双重损失,加上九五年父亲的去世,自己生活没有了着落,都使我非常消沉、迷茫、烦躁及愤愤不平,想着要采取极端的方式报复村干部等。此外,我还烟瘾很大,整日里粗话、脏话不离口。村人都将我视为一个恶人、一个浪子!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在浙江省某市打工时,有缘开始学炼法轮功。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一书中,用最浅白的现代语言由浅入深的阐述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第一讲〉);炼功人与他人发生矛盾时,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他人相处时,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李老师书中的法理归正了我的人心,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学会了理解、宽容和善待他人。

从炼功的第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抽过烟。从那以后,几乎听不到我再说脏话、粗话、下流话,偶尔说漏了半句,也会满脸通红,马上改正。

在家中,我孝敬老母,尊敬、爱护兄妹。真正从内心认识到了自己盗伐林木的错误,消除了自己以恶制恶的报复念头。我曾向村人借债几千元,在我历经七年冤狱的折磨(我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相而被诬判七年)回到村里后,村人都一致认为我不会偿还那些债款。当我用自己辛勤打工挣来的钱逐家登门还款时,村人都出乎意料的激动的说:“哎呀,你真变好啦!这些钱,我们都不曾指望你会还的。”

当地区政法委派人到我村庄里来调查我时,村人都纷纷说道:这个某某现在真是变好了,他骑三轮车载客时,客人忘在车上的新买的皮鞋都想办法主动送回去。年底,村治保主任悄悄对我母亲说:“千万叫你们家的某某别回来,上头正到处在找他。”

法轮功使我从一个浪子变成一个按真、善、忍原则为人处世,善待他人的好人。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我曾先后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判刑七年,受尽了各种各样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但我始终不悔,庆幸自己有缘、有福修炼法轮功,不然,今天的我不知是啥样呢。我发自肺腑、坚定的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能使人弃恶向善的高德大法!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在国家机关工作,在单位担任主要领导。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法轮功被邪党诬陷,上级领导打电话到单位问我,你们单位谁炼法轮功?我坚决果断的告诉他:我炼!当时,我真有一种在向神佛表态的心态。那领导二话没说撂下了电话。说来也怪,他们再也没打电话问我什么或让我写什么所谓的保证书。1999年“七二零”开始了,乌云压顶。放假在家,一天,我打开电视一看,全是诬陷大法的节目。我看了两眼,觉得不在理,一派胡言。我学了四年《转法轮》,这本书的内容就是让人做好人,岂有电视里讲的那些?我关掉电视,双盘于床上,自言自语道:我就炼!那一刻,我的全身心溶入了法中,感觉无比殊胜。
  • (shown)一九五七年出生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嘉娜•席勒(Jana Shearer),如今居住在西澳西南边陲的丹麦小镇(Town of Denmark)。她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年,亲身经历了修炼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
  • 我把自己家里亲人在恩师的呵护下,受益于法轮大法的几个奇迹般的故事与大家分享。
  • 今年是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周年,普天同庆。我想借此时机把我们全家人在法轮大法中如何受益的和大家说说,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危难中大法能救命。一九九九年三月,有人介绍母亲炼法轮功,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有奇效,于是母亲就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谁也没有想到,母亲只看了三天《转法轮》,全身的病就一扫而光!就这么快,你说神不神!
  • (shown)自己在绝望地准备好遗书下,无意中得到一本《转法轮》…,从开始的只修心性不炼功,到后来认识到,师尊传的是性命双修功法,性命双修的功法既要修也要炼,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法轮大法弟子。这样就真正开始了自己的修炼路程。在中共邪恶谎言中,现在还有不少人不了解法轮功,从而有意无意起到迫害和伤害法轮功的作用。我想说,通过法轮功的修炼不仅仅是使我的身体痊愈恢复了健康,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对人生的看法和追求,身心得到净化升华,知道了我们人活着的真正目的。
  • 我是一名纺织单位的女职工,现已经退休。修炼大法之前,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经常弄虚作假,把产量计量表取下来,人为的拨到超额产量的数字,关掉机器,到处玩、睡觉。修炼法轮大法十多年,大法不仅净化了我自私自利的心灵,还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
  • 化疗彻底击垮了我的身体,快两年了我才勉强撑着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觉得我人品还不错,就让我去他部门。他对别人说:就把她当“半个人”用吧。几个月后,我喜得法轮大法。得了绝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谁能改变我的命运?当我捧读《转法轮》时,惊喜的发现书里说要改变命运有两条路,一条是不断的做坏事,最后形神全灭。另一条路就是修炼。我想我一定得修炼,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炼至今,惊喜一个接一个:身体康复了,心灵升华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个字能表达我心中说不尽的敬仰与感动,那就是:佛恩浩荡。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国际美展在位于伦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迈画廊(La Galleria Pall Mall)开幕。开幕当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众,其中包括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伦敦奥运会观众络绎不绝地前来欣赏。当天傍晚举行的开幕仪式聚集了几十位地方政要、艺术家、企业家和学者等各界受邀嘉宾,其中包括五位来自大伦敦不同行政区的市长。与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国际美展观众一样,看到画作的人无不感到强烈的心灵震撼。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岁。炼功前我的体质很差,人倦怠无力,消瘦得厉害,胃溃疡和胃下垂,去过几家医院诊治,化验单子合起来有百张之多,还在市医院住了几次医院,但一直治愈不了。那时的我常常头晕眼花,走起路颤颤巍巍,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说在阳间的日子屈指可数了,而我自己也觉得走到了生命尽头。在我走投无路时,有人介绍我修炼大法,并捎来一本《转法轮》。记得接开宝书的霎那,我的身体猛然颤动了两下,眼前呈现一片金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