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社会浪子到村人皆赞的好人

大陆大法弟子:德新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我是中国大陆南方某偏僻山村的农民,今年四十三岁。自一九九六年有缘有幸得遇法轮功后,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蹲过大牢的恶人、浪子归正为家人、村民都称赞的好人。

我曾经是个是非、善恶、好坏不分的社会浪子。年轻时,整天跟随着不好的人在村庄里闲混。父亲因为出身“富农”,在文革时被批斗,加上常年的劳作与生活的重担,使他日渐变得身体病弱、脾气暴躁,经常打骂我们兄妹几个。我不仅不替他老人家分忧、解愁,还处处与他作对,整日里没有好脸色对他,更没有半句好话,甚至当着许多乡邻的面大声咆哮,当时真是大逆不道。

一九九五年,我到属于村集体所有的山上、其他村民私有的山上盗伐林木多次(当时,村子里盗伐林木的人很多)。经村干部举报,被县森林公安分局刑事拘留二十多天,经济罚款加上托人找关系的费用总计一万多元。以前和他人合伙做生意时,又被朋友黑吃黑,吞掉了自己的一些钱款。这些经济上、名誉上的双重损失,加上九五年父亲的去世,自己生活没有了着落,都使我非常消沉、迷茫、烦躁及愤愤不平,想着要采取极端的方式报复村干部等。此外,我还烟瘾很大,整日里粗话、脏话不离口。村人都将我视为一个恶人、一个浪子!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在浙江省某市打工时,有缘开始学炼法轮功。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一书中,用最浅白的现代语言由浅入深的阐述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第一讲〉);炼功人与他人发生矛盾时,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与他人相处时,要无私无我,先他后我。李老师书中的法理归正了我的人心,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学会了理解、宽容和善待他人。

从炼功的第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抽过烟。从那以后,几乎听不到我再说脏话、粗话、下流话,偶尔说漏了半句,也会满脸通红,马上改正。

在家中,我孝敬老母,尊敬、爱护兄妹。真正从内心认识到了自己盗伐林木的错误,消除了自己以恶制恶的报复念头。我曾向村人借债几千元,在我历经七年冤狱的折磨(我因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相而被诬判七年)回到村里后,村人都一致认为我不会偿还那些债款。当我用自己辛勤打工挣来的钱逐家登门还款时,村人都出乎意料的激动的说:“哎呀,你真变好啦!这些钱,我们都不曾指望你会还的。”

当地区政法委派人到我村庄里来调查我时,村人都纷纷说道:这个某某现在真是变好了,他骑三轮车载客时,客人忘在车上的新买的皮鞋都想办法主动送回去。年底,村治保主任悄悄对我母亲说:“千万叫你们家的某某别回来,上头正到处在找他。”

法轮功使我从一个浪子变成一个按真、善、忍原则为人处世,善待他人的好人。为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我曾先后被邪党非法劳教三年、判刑七年,受尽了各种各样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但我始终不悔,庆幸自己有缘、有福修炼法轮功,不然,今天的我不知是啥样呢。我发自肺腑、坚定的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能使人弃恶向善的高德大法!

--转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真善忍”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
  • 亚伯拉罕•汤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师。他从小生长在一个美国天主教家庭中,没有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对于生命的目的存在着许多疑问,也对佛家、道家和东方宗教的内容很感兴趣,他看过一些佛教的书,却没有产生共鸣。此外,他还常常看到,在两眉的中心有一种很大的眼睛看着他,这令他非常惊奇不解,这只大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断地追寻,探索……直到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才获得了解答。
  • 我今年61岁,是2010年春季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学员,虽然我得法晚,很多的法理还悟不到,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法轮大法的美好与超常在我身上不断展现。现在写出我的亲身经历,目地是揭露中共媒体制造的谎言,让人们正面了解、认识法轮功,摆脱疾病的折磨,从中受益,真正得到大法的救度。正如我周围的一位老年同修所说:“咱们做事不能昧着良心,受益了就得敢说!”
  • 二零零一年春,我全身浮肿,脖子、手腕子、脚脖子,凡是身上能转轴的地方都红肿,脚脖子肿的看不清踝骨,手腕子肿得看不见腕骨,膝盖肿的像葫芦头一样,脖梗子硬得像木桩子一样,看东西大转身,右半身肌肉萎缩,心慌,气短,出冷汗,手脚冰凉,医生说这是“不死人的绝症”,只能吃药维持,在医疗界也没有医疗好的病例。…零七年春,我扔掉了拐杖,右半身都长出了新肉,现在各种农活都能干了,不但没有衰老,反而还年轻了许多。我的康复震撼了街坊、邻居和我的亲人们,他们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 (shown)(续上) “因为真、善、忍实在真的很好!”因此,学业、事业、爱情都得意的年轻董事长庄嘉元于三十岁出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和女友到日本旅游,游山玩水中自己就拍摄到很多法轮,而且感觉越照越多,“哇!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转念不停:“如果《转法轮》里面讲的这些都是真的话,如果我错过这个修炼的机缘,那真的会遗憾终身。”…他在大陆的工作让他发现那里环境非常恶劣,“道德非常沦丧,如果没去经历这一遭,长期以来对中国大陆经济等方方面面的诱惑,产生的憧憬与梦想是不容易清醒的。”离开后,他接上了缘在台北参加了“法轮大法九天学习班”,如愿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内心强烈的震撼与触动无与伦比,“我能不能搭上这班车?错过这班车可能就失去千万年难逢的机缘了。”而且秉持“先他后我”精神开创事业另一片天…
  • 学业、事业、爱情都得意的年轻董事长庄嘉元于三十岁出头开始修炼法轮功。为什么会修炼法轮功?他答道:“因为真、善、忍实在真的很好!”…有次回台湾与朋友再碰面,朋友拿了几张做室内装潢的工地照片给嘉元看,照片中有许多法轮,嘉元感到非常神奇。二零零六年底,嘉元和女友到日本旅游,游山玩水中免不了拍照留念,嘉元亲自拍摄到很多法轮,而且感觉越照越多,“哇!这是真的!”嘉元非常震撼,转念不停:“如果《转法轮》里面讲的这些都是真的话,如果我错过这个修炼的机缘,那真的会遗憾终身。”
  • 我全身病痛…拄着拐杖给学生上课,离退休还有五年就没法工作了。当时的感觉死神随时在伴随着我,生命随时都有结束的可能。学法炼功不到半年时间,这些疾病陆陆续续都没有了,全身感到无病一身轻,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轻松幸福的感觉。是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看到我的变化,我老伴也在我得法半年后也走进来修炼,修炼不长时间也是无病一身轻。我俩比学比修,共同精进。
  • 我是1998年得法的,今年六十五岁。炼功前我的体质很差,人倦怠无力,消瘦得厉害,胃溃疡和胃下垂,去过几家医院诊治,化验单子合起来有百张之多,还在市医院住了几次医院,但一直治愈不了。那时的我常常头晕眼花,走起路颤颤巍巍,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人悄悄地上普陀山替我算了一卦,说在阳间的日子屈指可数了,而我自己也觉得走到了生命尽头。在我走投无路时,有人介绍我修炼大法,并捎来一本《转法轮》。记得接开宝书的霎那,我的身体猛然颤动了两下,眼前呈现一片金光。…
  • 化疗彻底击垮了我的身体,快两年了我才勉强撑着正式上班。…一位部主任觉得我人品还不错,就让我去他部门。他对别人说:就把她当“半个人”用吧。几个月后,我喜得法轮大法。得了绝症,我知道自己命不好,可是,谁能改变我的命运?当我捧读《转法轮》时,惊喜的发现书里说要改变命运有两条路,一条是不断的做坏事,最后形神全灭。另一条路就是修炼。我想我一定得修炼,这是我生的希望。自修炼至今,惊喜一个接一个:身体康复了,心灵升华了,家庭和睦了,智慧提升了。有四个字能表达我心中说不尽的敬仰与感动,那就是:佛恩浩荡。
  •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真善忍国际美展在位于伦敦市中心的著名的波迈画廊(La Galleria Pall Mall)开幕。开幕当天,得到美展信息的民众,其中包括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伦敦奥运会观众络绎不绝地前来欣赏。当天傍晚举行的开幕仪式聚集了几十位地方政要、艺术家、企业家和学者等各界受邀嘉宾,其中包括五位来自大伦敦不同行政区的市长。与遍布世界各地的真善忍国际美展观众一样,看到画作的人无不感到强烈的心灵震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