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门关前的过客——玉珠的故事

郑语嫣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09月01日讯】二零一一年,正是玉珠处于最低潮的时候。

那天,医生告诉她:“经过化验,发现你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叫做‘腹膜假性黏液瘤’。这种病发生率极低,一百万个人才只有二、三个人得这种肿瘤,这种肿瘤细胞会分泌出一种像果冻似的黏液,将肠子黏住,使其无法蠕动,导致患者无法进食从而失去生命。由于只长在血液很少的腹膜中,无法用一般化疗方式杀死它,医师都束手无策。”

玉珠被医生的话完全砸懵了,半天才反映过来。她看着医生手中的化验单,欲哭无泪,那就是自己的死亡判决书吗?医生劝她想开点,因为烦恼也没用。

玉珠的家人又陪她去台北请教了几位名医,答案都一样,确实无药可治。经朋友推荐一位知名的外科医师,这位医生建议她接受一种新的疗法叫“温热疗法”,而且要尽速动手术。就是用四十三摄氏度的热水和化疗药物浸泡腹腔,可以杀死大部分癌细胞,如此可延缓发作时间,延长生命,这种手术需要较长的时间,而且高温的热水容易烫伤腹腔内器官,所以风险相当高。但是医师说:“这是目前唯一用来治疗这种肿瘤的方法,而且要争取时间尽快动手术,避免肿瘤细胞的扩大。”

玉珠内心颤抖着,她的家人也很难过,很无奈地认为不能放弃这唯一得救的机会,主张她接受手术。玉珠只好同意了医院的安排,尽快办理住院。

就在此时,玉珠台北的朋友,一对修炼法轮功的夫妇,介绍她看《转法轮》这本书。当玉珠拿到《转法轮》这本书的时候,就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亲切的感觉,书中简单易懂的文字却包含着无比高深的内涵,她恨不得一口气读完。

玉珠年轻时曾经上过教堂、佛堂,读过圣经、佛经,但都触动不了她的心,而这本《转法轮》为她解开了生命中的疑惑, “这正是我要找的啊。”玉珠激动极了,她拜托朋友帮她把所有法轮大法的书买齐了,她如饥似渴地赶紧读,认为能读多少算多少吧,反正来日不多了,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不要遗留丝毫遗憾离开人世。朋友看她很积极,就邀她隔天早上随他们去炼功点炼功。那时玉珠体力很差,在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时,双腿几乎站不住,不停颤抖,满头大汗,心脏也快承受不住,但没想到炼完功后,她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

紧接着奇迹发生了,才炼功没几天,玉珠清楚地感觉到法轮在她身上转动。晚上睡觉时感觉头顶上有一大风扇一直转圈圈,还发出声音,隔天问了其他法轮功学员才知道是法轮在调整她的身体。渐渐地,玉珠能吃能睡了,体力迅速恢复。

通过不断地读书学法,玉珠体悟到:生病是业力造成的,只有通过修炼才能改变人的命运,动手术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于是她主动联络医院取消了手术。开始一心一意地修炼法轮功。

随着睡眠品质的显着改善,整天耳鸣、头昏脑胀的症状消失了,玉珠感到原本抑郁不堪的心情开朗了许多,那些曾经压得她透不过气的种种烦恼,变得很轻很淡了。

一天夜里,玉珠在睡梦中感觉一位已经过世的以前同事来找她。这样的梦,玉珠以前经常会做,梦见的不是死去的亲人就是去世的朋友,而且身体动弹不得。这位去世的同事要拉玉珠的手,她不要但没闪过,被这个已死的同事抱住,玉珠顿时觉得全身冰凉。突然她想到了师父,于是玉珠使尽力气喊:“李洪志师父救救我!”瞬间,身上冰凉的、被绳子捆绑的感觉解开了。

从那天晚上之后,玉珠再也没做过这种梦了。

现在的玉珠面色红润,神清气爽,谁知道一年前她曾是鬼门关前的过客?玉珠庆幸自己在最脆弱、最需要心灵支柱的时候,得到了宝书《转法轮》,使她拥有了崭新的生命。

(责任编辑:简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二零一一年,正是玉珠处于最低潮的时候。那天,医生告诉她得的是一种罕见的疾病,医师都束手无策。
  • 我曾是一个癌症病人,身患乳腺癌和多种疾病,做过多次手术,满身都是刀疤,最后医生给我判了死刑,说我最多还能活3-5个月,只能回家等死。无奈之下我抱着一线希望给中央电视台写了一封信咨询,很快就收到回信并建议我:炼法轮功。
  • 我是从中越战场上下来的一名一等残废军人,这几年,由于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引起了不少人对我的议论。面对这些议论,我感慨万千。
  • “真善忍”这个信仰改变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炼前截然不同。我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知道,我们痛苦、抑郁、有暴力倾向、心胸狭窄和狂热都是因为我们对宇宙法理的因果关系知道得越来越少,相反的由于无知和无神论使我们不断地背离宇宙法理。把对“真善忍”坚定的信念作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础,我天天努力做到对己对人真诚、宽容、恭敬有礼、有责任心、不自私。
  • 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六十岁。一九九七年腊月,我得了肾病,浑身浮肿,经过省各大医院的权威专家会诊,确诊为尿毒症,医院说是治不了了,告诉家属准备后事。当时我四肢肿胀…已经连续八天不吃不喝了,家里人把寿衣都给我准备好了,我躺在炕上等死。
  • 我是山东省农村一名普通的村民。你们可能想像不到,我曾是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然而,就在我躺在炕上等死的时候,我却经历了死而复生的神奇过程。
  • 我用了整整九个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实践调查。在这九个月里,我对法轮功的态度也从排斥变成了尊敬。我当时已认识到:《转法轮》是神书;法轮功是神功;修炼法轮功,只要真学真修,就必然出神迹。终于,我拿定了主意,学法轮功,返本归真。
  • 从台湾移民美国近四十年的柯瑞娜(Corinna)热爱生活,喜欢唱歌、跳舞和运动,平时认真工作,闲暇时与家人出去渡假旅游,她喜欢享受高品质的生活。然而,一九九七年的一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 我是一名公安警察,由于不明真相,曾直接参与迫害一位法轮功学员,勒索了钱财。近几年来,看到法轮功真相资料,我明白了真相,自己非常懊悔,以赎罪的想法接触了法轮功,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二零一零年二月份,我也走入了法轮功修炼。
  • 亚伯拉罕•汤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师。他从小生长在一个美国天主教家庭中,没有成为虔诚的天主教徒,但是对于生命的目的存在着许多疑问,也对佛家、道家和东方宗教的内容很感兴趣,他看过一些佛教的书,却没有产生共鸣。此外,他还常常看到,在两眉的中心有一种很大的眼睛看着他,这令他非常惊奇不解,这只大眼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断地追寻,探索……直到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他才获得了解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