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寒梅傲雪 为谁飘香

人们常说:梅开五福。梅的五个花瓣象征五福:快乐、幸运、康寿、顺利、和平。这五福里没有钱财和权力。当我们回忆人生中那些铭刻在心的往事时,发现它们都远远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留下的是那至纯至真的感动。(摄影:曹景哲/大纪元)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9月11日讯】人们常说:梅开五福。梅的五个花瓣象征五福:快乐、幸运、康寿、顺利、和平。这五福里没有钱财和权力。当我们回忆人生中那些铭刻在心的往事时,发现它们都远远超越了世俗的名利,留下的是那至纯至真的感动。

* 幸福曾经离我万里之遥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在一家国企做质量检查工作。那时企业经常搞突击纪律检查,只要发现有职工伏在桌子上或躺在椅子上休息,都要记录通报,或罚款处理。疾病缠身的我每天早上从家来到单位后,已经浑身无力,必须先在凳子上躺一会,白天也时常要躺在凳子上歇一会。好几次,检查人员来了,我从三张并在一起的椅子上起来时,检查人员都对我说:“你躺你的、你躺你的。”那时,我是单位有名的大病号。

我的病痛由来已久。听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太小了,无法称重量,直到出生十二天时,奶奶将我和包我的小包被等一起称,才三斤八两。之后,各种疾病伴随着我成长,我从小就头疼,只要稍稍一晃就疼,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头不疼;“百日咳”咳得我鼻口是血;到十八、九岁时,我又成了“无名热”患者,体温常在三十七度六到三十八度之间游走;我还有严重的失眠神经衰弱,全靠各种安神丸、汤药和安眠药维持。爸爸妈妈领我走遍了省、市级医院及国家级医院,最后仍没有好的治疗措施,因为一切检查结果都显示正常。我在无望和病苦中度日,唯一的盼望是将来科学发展了,能有药治我的病。

结婚后,听人们说生男孩祛病,可我生男孩却雪上加霜。我生孩子的时候,正赶上婆婆也住院手术,丈夫去给我妈妈送信,来去匆忙,只说了一句“抱外孙子了”就急匆匆地回医院了。这让妈妈多心了。因为和我要好的一个女同学也是体弱多病,生孩子后就死了。妈妈以为我也出事了,穿外衣的时候人就倒下了。这下婆婆、妈妈都病倒了,我和丈夫都不会带孩子,面对这个难拿难抱的小生命,我只有泪水洗面。就这样,月子里,我又落了个眼睛疼的病,犯起病来又疼又痒又红肿,不能看书、写字、看电视,不能织毛活,更不能流眼泪。从那以后,我的眼睛就不能正常睁开了,只能眯着。我的胃肠也病了,吃生冷的东西就疼得死去活来,眼前发黑。坐月子期间发高烧,去了三次医院。

以后,我的病情越来越重,常常昏倒。吃饭拿筷子的劲都没有。丈夫说吃不动就休息一下,也不能喂你呀。所以我吃饭中间都得休息一会。

到一九九六年,我的病历已经是厚厚的一摞,最新的病历上写着:发烧(低烧)二十一年,眼睛疼十三年。

一九九八年我小产,病入膏肓。小产以后,我身体更虚弱了,我彻底失眠了。汤药、丸药、安眠药,什么药都不管用。

有一天晚上,我吃了三片安眠药,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我又吃了四片安眠药,我整个人像木头一样,僵硬不能动弹,可心却还是明明白白的。我心里害怕了,我想这下我可没救了,我想到我面临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想到了妈妈、丈夫、孩子……我开始拿笔、纸,写下我的感受和我心中的挂念,就算是遗书吧,我写了两份:一份写给妈妈,一份写给丈夫,因为我长期失眠,拿笔的手是颤抖的,一次只能写几句话。

我把两份遗书,放到了一个笔记本里,告诉了孩子。我不敢告诉丈夫,怕他挺不住。孩子比较内向。我嘱咐孩子:“妈妈要是走了,你千万不要想妈妈,你要是想妈妈,妈妈会更痛苦的。妈妈这些年就是因为有了你、为了你,才与病魔抗争,活到了今天。如果没有你,可能妈妈早就没有勇气、没有信心活到今天了。”

孩子流着泪说:“妈妈我不想你,我就想妈妈去了一个最最美好的地方了……”我开始不说话了,开始“闭目养神”,想把这最后微薄的时间和力气留住,多看孩子一眼。

* 重获新生

一天,一位朋友来看我,她拿来了一本书——《转法轮》,还有一套法轮功讲法录音带。她给我讲了几个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例子,并坐在我身边,给我读那本书。她读《转法轮》的时候,我听着听着感觉我和床好像被风吹着似的慢慢地转动,再过一会,好像整个房子也在慢慢地转动,飘飘的,有一种舒服感。我流泪了,我求生的愿望,使我感觉到这个功能救我的命,我有希望了。

朋友临走时,把录音带放到了我家的小录音机里,录音机放在了我的枕头旁。她告诉我:静心听,不管白天晚上都听,你会好的。

求生的心使我一秒钟也不敢停地听。听着听着,我觉得睡过去一下,我能感觉出来,绝对不是休克,是那一瞬间,我睡着了,是睡着了。这一瞬间,像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我真的有救了!就这样,我天天听。

我每天白天都能睡几阵,而且一天比一天时间长,下半夜也能睡一会。等到十天以后,我几乎下半夜就能睡一个小时左右了。一个月后,我下半夜就能睡觉了,并且早晨能跟那位朋友到炼功点去炼功了。

等到两个月以后,我的睡眠竟达到了有生以来最佳状态,而且神奇的是,二十多年的无名热消失了,体温正常了。十多年的月子病:眼睛疼也好了,眼睛睁开了,胃肠病也好了,有生以来真正地体验到了没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真像是走进了神话里,难以用语言表达。

我一直苦苦期盼科学的发展,有一天能治我的病,今天终于在法轮大法中得到了!我到一家书店请了一本《转法轮》,里面的开篇就写着:““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我豁然开朗:真是万分幸运,我遇到了真正超常的科学,赶上了万古难遇的法轮大法弘传时代!

* 从好人做起 处处为别人着想

看了《转法轮》,我明白了,要想成为一个真正健康的人,就要从好人做起,做事先考虑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先他后我。

我先从家里做起。丈夫是一个企业的销售厂长,可是这些年,家里的活儿他也全包了,真是苦了丈夫。我刚开始做家务时,我做饭,他做菜。因为我以前厨房都很少进,没做过菜。后来我都学会了。丈夫对我的病一下子全好了,一时反应不过来,我干活时,他总是在我身后跟着,问:“你不累呀?你真的不累呀?”我在家炼功的时候,他静静的在一边看,喜上眉梢地说:“这多好!这我也爱看哪!”

在单位,我负责一个车间的成品出厂质量,我们生产各种民用灯,工人们都往家拿。我每天要做两批产品测试,有时同事或领导向我要,我顺手就送给他们了,我自己家也常用,还送给过亲朋好友。对照“真、善、忍”,这些占便宜、随波逐流的事,都不应该做了。我计算了一下私用和送出的产品数量,然后去车间代班主任那里开了两批产品,我交了款,没有提货。单位有一种产品的包装盒很实用美观,大伙都拿,我也拿过。修炼法轮功后,我把拿回家的盒子又都送回了厂。

我们单位的进厂材料由四个人负责,都是领导家属,客户反映她们对客户卡、要、刁难,她们互相之间也矛盾重重,厂长一气之下,将她们全部撤掉待命,人们都在盯着这个岗位,因为这个岗位很“肥”。没想到,不久我接到通知,让我接任这项工作。不了解情况的人问我:“你是厂长的‘铁子’呀?怎么选中你了?”了解我的人说:“厂长这次用人很英明。”

我上岗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各客户厂家随着送货送来的各种礼物、旅游邀请等等,我耐心地一一谢绝,并请他们放心:“我会按照质量要求正常检收产品,我会在把好进厂质量关的同时对各客户厂家负责,不会以任何理由难为大家。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按‘真、善、忍’做事,是绝对杜绝社会上的一切不正之风的。”

客户的表情由惊呆到惊喜,一个客户厂长感动地说:“别人也送了我一本《转法轮》,在家放着一直没看,今天我回家就好好看看!”

* 善良的人们伴我走过黑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夜之间,我们这些按“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都成了共产党打压的对象。丈夫也被这突变的形势吓得像变了一个人,因为他父亲就冤死在文革的“死班”中。当时十四岁的他也受到株连,以“反革命份子儿子”的罪名游街,最后被押到刑场,当枪决死刑犯的枪声响起的时候,他也应声倒地,吓得昏死过去。因为家里被打成“反革命”,没人敢给他看病,他被妈妈接回家,三天三夜才醒来。

丈夫亲身经历了中共政治运动的邪恶和残酷,他苦苦地劝我:“不要炼了,再炼就会被共产党毁了,也会毁了这个家。”我不答应,继续看大法书,丈夫冲上来就抢;我炼功,他就要跳楼,气急了他就打我,还猛抽他自己的脸,一连十几天都这样,我的眼泪几乎哭干了。

一天我去上班,处长看我眼睛肿了,问我:“是不是又犯病啦?”我就把丈夫不让我看书、炼功的事说了。处长当时就抓起电话,苦口婆心地劝丈夫:“你得让她炼啊!她这么多病,医院治不好,炼法轮功全好了。共产党就那么回事儿,一阵风一阵雨的,就是她今天不炼了,病情复发有了意外,共产党也会诬赖是炼法轮功炼的,到时你更说不清了!”从那以后,丈夫不再阻拦我了。

那些天,单位办公室的灯具全要换新的。我的办公室很大,得换二、三天的时间。一位负责库房的同事交给我一把钥匙,说:“这两天没事,那个库房清净,你去看法轮功的书吧。”

我很感动领导和同事如此正义,他们的良知善念,伴随我走过了中共迫害的黑暗时期。

* 小君的故事

单位统一调了办公室,新的办公室算我三个人,一个是女同事三十多岁,我叫她小君;一个是男同事,不到三十岁,我叫他小波。

有一天,小君跟一位和她比较要好的女同事说,她星期日带儿子去婆婆家,婆婆的表现很令她费解。她和孩子就两周没有去婆婆家,婆婆见到孙子搂着就哭。她觉得婆婆太过了,她问婆婆什么意思?言来语去地吵了起来,她认为婆婆的表现是在伤害她,好像她对孩子不好似的。她心里很不痛快,没有吃饭领着孩子就回来了。

那位女同事说:“你就不该领孩子上你老婆婆家去。我从来都不让咱家老婆婆看到孩子,想看孩子,门儿都没有!我告诉你:以后你就别让老婆婆看到孩子的影儿,省得她装腔作势的。”

女同事走以后,我对小君说:“奶奶想孙子、疼爱孙子是人之常情,隔辈要比母子情更深一层,你想你婆婆就一个儿子,又不在身边(小君丈夫在国外做买卖),孙子是老人唯一的安慰,老人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你想她多孤独、多寂寞、多可怜呀!她看到孙子落泪,是对孙子思念、疼爱的表现,老人那颗孤独的心是需要安慰的,过去也讲年岁大了享天伦之乐。另外,你丈夫在国外做买卖,就是为了家里生活幸福,他远在异国多惦念你和孩子,多惦念自己的老妈妈呀!如果你对婆婆好点,他会加倍爱护你和孩子,你会生活得更美满,更踏实!家和万事兴,过年的对联上还讲阁家欢乐,有合才有乐呀!另外你对婆婆好,将来你也会有福报呀!”

到了中午,小君没有吃午饭,就离开了单位。下午上班时小君回来了,她告诉我,中午她骑车看婆婆去了,婆婆一见到她,吃惊得后退了好几步。她拿出路上买的糕点对婆婆说:“我来看您来了。”婆婆当时就哭了,双手拉着她的手说:“孩子,你来看我来了,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找我算账来了呢!”

小君告诉婆婆:“我身边有个炼法轮功的大姐,她讲的道理可好了,我被感动了,心里放不下,就过来看您来了。”她还告诉婆婆,以后周末就领孩子在婆婆家过。她说婆婆一直在流泪,告诉小君:“代我谢谢你那位法轮功大姐。”说到这儿,小君的眼里也含满了泪水。

* 他再也不说“炼那个干啥”了

单位有一个处长,一次值夜班时,氢气瓶被人盗走二十多瓶,处长被免职到库里做保管员,他的办公室在我的对面,他对我说:“妹妹这么聪明,怎么能练‘那个’,有时间我可得找你好好谈谈。”我只是微微一笑。

单位上马了一项新产品,半成品来源于一个新厂家,他们也是第一次制作这种半成品,第一批产品由厂长亲自送来,经检验发现,质量大部分不合格。厂长很着急,我拿着图纸详细地告诉那位厂长,哪部分是必须按照图纸的数据要求做的,哪部分是可以有正负差的。

几天之后,这个厂的第二批半成品送来了,几乎全都合格。那位厂长把我叫到走廊,从包里拿出一个很精致的项链盒,说:“非常感谢你对我们质量技术的指点和帮助,请收下我的一点点心意。”我说我不要。他说:“没有别的意思,我很感激你,在第一次见面时,你在质量问题上不但不难为我们,还无私地耐心讲解工艺流程、质量要求、重点部位,这是没有谁能做得到的。我遇到的人多了,换了别人,别说我们的产品不合格,就是产品全合格,还要挑毛病难为人呢。”

他一再表示非常感激,要我收下他的心意,我告诉他:“你的心意我领了。可是这是我的工作,是我的责任范围应该做的。”他一定要我收下礼物,我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非要感谢,那你就感谢我们李洪志师父吧!”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份资料送到他手中说:“如果你能认真看看这份资料,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理解大法弟子的一片真心,我就非常满足了。”

他接过资料,打开皮包,将资料和项链盒放到皮包里,边放边说:“我就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好的人……”他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激动地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我回到办公室刚坐下,门开了,一个声音说:“你让我太感动了!”回头一看,是对面办公室总想和我谈的那位“处长”,话音一落,门又关上了。原来,刚才走廊里的对话正好在他门口,他都听到了。从那以后,他再也不说“炼那个干啥”了。有一天,他感慨地说:“厂子里有你,我总也当不上劳模啦!”

* “咱们单位有几个炼法轮功的?我都要!”

老处长退休了,新处长是刚刚合并到我处的一位女工程师,对工作不熟,她常常在质量和一些工艺流程等问题上找我交换意见。有些同事对她很妒嫉,说:“不要搭理她,她不懂的不要告诉她。”面对这些,我知道自己是修“真善忍”的,只能用善去溶化一切。

分厂有一些返厂的产品,需要大家轮流去分厂返工。这位新处长上任之后,有些人就叫不动了,常常为此发生矛盾。但只要轮到我的办公室的时候,我们三个都会高高兴兴地去做,我事先告诉小君和小波:“处长让咱们去,咱们就去,干点儿活没什么不好,还能提前下班回家呢。”没想到小君和小波跟处长说:“处长啊,让我们去干返厂的活吧,丽真姐都告诉我们了,去分厂干活还能早回家。”处长特别感动,对我说:“谢谢你!老让你们去我也不忍心。”轮到我们室的时候,处长也跟我们一起干。后来,这位处长找到厂长说:“咱们单位有几个炼法轮功的?我都要!”

有一天,保卫处的负责人到我办公室,说:“有一本法轮功书你肯定没有吧?我从没见你看过。”说着从怀里拿出来一个纸包给我。打开一看,是一本《精进要旨》(注:法轮功著作)。我谢谢他,他呵呵地笑的很开心。他告诉我,刚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上面让交书,保卫处一共有四十多本法轮功的书,职工到保卫处顺手就拿走一本看去了,他也拿回家一本《转法轮》,现在就剩三、四本了。他说:“法轮功好,谁要是来抓你们这样的好人,我们可不让!”我的心中暖暖的。

窗外,梅花正在盛开,我想起北宋著名预言《梅花诗》中的一句:“数点梅花天地春”。

冬天虽然寒冷,但是,当梅花盛开的时候,春天不是已经在向我们走来了吗?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2-09-11 9: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