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行家】万籁俱寂后的晓月清影

访水彩界出走的巨人 陈东元
毓修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万籁俱寂后的晓月清影
访水彩界出走的巨人 陈东元
当艺术创作已失去初衷,无法满足原我的期待…
没了惊喜、少了感动!
更找不到突围的方法与再出发的原动力。
是否只能自我妥协,亦或全然放下…‥就此出走。

太平山林里的美丽与哀愁
一般而言:环境对个人美学涵养,是具有潜移默化的作用。很多人都曾不辞辛劳,上山亲睹太平山美丽的风采;更别说是从小生长在山上的东元老师。风起云涌下的四时景象、薄纱轻笼时的迷离灵动;美得深刻却又如此不真实。人间胜景的无形熏陶,造就了艺术创作的意境高度;这是多么得天独厚的恩宠。然而体验绝美的同时,往往是绝境试炼的起始…
出生于大元山翠峰湖山区的东元老师,自小体质孱弱,学龄时也因路程遥远而须住校就读。在物资贫乏的年代,那抵得住山区酷寒的袭扰。只身无依、咬牙吞泪,硬是撑起独立反骨的性格。虽无暇领略天地大美,然造化自成于胸;无形中便开启了东元老师“以造化为师”的艺术大门。

初闻泥土香
在和东元老师访谈的过程中,对于大元国小时期的记忆,少有回忆时的光彩;只留有灰色的无奈。因此在初中时期的他,首次到山下就学,开始接触到兰阳平原上朴实真切的农村生态;才真正开启了东元老师的人生视野。
脚踩良田、手捧沃土;这滋养万物的母亲,深深地将他冰封后的幼小心灵,紧紧拥抱、消融并注入活水。大自然不再冷冽无情,有了付出和爱,荒芜也会回应予生机与希望。清溪流水、田埂草坡、牛棚鸡舍,都变成有情众生安身立命之所;活得是如此里所当然!这一把泥土的芬芳,如影片胶卷般刻录着…无声无息却也澎湃汹涌。当你想为自己的生命记刻点什么的时候,怀乡柔情自然流泄开来。所以东元老师无需苦思强求,因为生活已为生命留下无尽多采的创作主题。如作品:“树荫展翅”、“食”、“狗”
1981 树荫展翅 76*56cm

1977 食 61.5*45.5cm

1978 牛车下的小狗 76*56cm
掀起波涛之手
1975年,国立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系展上首奖水彩作品“年货”:主题鲜明的中致构图,直截了当攻占观赏者的视觉神经。看似随意堆放的各式年货,却错落有致地满载于古拙有味的编篮里。那沉得几乎无法负荷的年味,以及浓得无从抽离的乡野情调;在视觉与味蕾间萦绕…‥直冲脑门。让人遥想农业时代,年节时才有的质朴奢华:这是多少穷苦人家一生的想望,在无从满足口腹之欲时的一份寄情。想必这也是东元老师对那个世代与成长过程,提出的最佳关照。这当然有着些许的移情,与无法切割的环境脐带,才能激发出如此动容的深刻影像。
可能包括东元老师在内的许多艺文界人士都没料到:一件学生系展上的水彩作品,竟能掀起艺坛怀乡写实风潮;并将水彩开辟出新的可能视野。一改浓重的感性渲染,引流清新写实的细腻手法。就题材与技法而言:让艺术感官以更贴近人心的方式来加以呈现;从歌咏人文来唤醒回归朴实的纯真世界。不仅开启国内艺文创作的多元面向,更重要的是:此一风潮激发起水彩后进者的全力投入,并开创出台湾水彩画界的‘黄金时期’。

1975 年货 76*56cm
物我两相忘
很多人提到 “陈东元” 三个字,很自然地都会与其创作:“水牛系列”联想在一起。这也是东元老师在师大毕业后,大鸣大放的水彩个展,最为人称道的记忆点。水牛温驯柔和的性情,一生为主人耕作老死;百分百的信任与无怨尤的勤奋。在老师的彩笔下一一化作迷人的诗篇。如作品“牛车”:忠恳的眼神,诉说着人畜间彼此无私的熟识;却又略带轻愁地感叹:无从挣脱缰绳束缚的一生。灰调的身躯与牛车相映拙趣,造成不可分割的宿命连结。整体用色沉稳有力、直驱人心,高雅而耐看。用笔肯定无华,没有过度熟稔后的轻率流气;有的是一气呵成的流畅感动。以无懈可击的精准度,将主题与铺色技法契合得如此完美,风格独具。在现今百家争鸣的水彩艺坛上,仍有其不可撼动的坚强实力在啊!

1977 牛车 61.5*45.5cm
之后创作的作品:“憩”、“浇水”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创作巅峰期的到来。在表现技法上更臻成熟稳健,透性水彩在东元老师的巧手经营下,显得层次分明、自然通透。水味在笔韵间奔放流淌,间以干笔、喷洒的意趣,可谓是老师精辟独到之处啊!然而在色彩的铺陈上,也有了更专业的提升:典雅依旧,舒服度直沁入心。好似已经摆脱童年晦涩的阴霾,以明面化的角度对钟爱的乡土情怀,佐上温馨与愉悦;在虚实收放间有了更灵活的诠释。

熟识东元老师的朋友不约而同的都有所感受:老师笔下的牛只似乎有某种自我人格特质的局部投射。老师也曾不讳言的表示:就是喜欢牛的憨与直,所以爱画牛。对于一位创作者来说,本应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一步一脚印,踏踏实实地一笔接着一笔,描绘出心中美好的图样。不受现实俗媚的蛊惑,只愿将生命筑道于艺术的苦行逐梦上。如此物我相映的绝佳描绘对象,所耕稼出来的作品怎不精彩动人。

1984 憩 76.3*57cm

1984 浇水 76.3*57cm
雾锁翠峰湖
造物者总让人捉摸不定、无法适从。就像太平山上美丽的翠峰湖,大老远的来访,却总是云雾缭绕,无缘一窥全貌;不免叹息!当东元老师以水彩名家扬名于世时,母亲却如风中残烛般日渐凋萎,在与病魔奋战到辞世的数年间,巨额医疗与丧葬费用的吃紧压迫下;硬是只身奋力创作以偿负债,不得不在一年内北、中、南各办一场生肖年专题展。如此庞大的业绩压力,虽天分和能力皆俱;然而当创作动机已不再纯粹,感动渐渐流失,创作行为不再是一种自我升华与原始悸动的导引;只剩下重复性的肢体惯性和劳动,形同失了灵魂的躯壳。怎不扼腕!

对于一位灵性、悟性皆高的创作者而言:并非没有拼搏的勇气,也不是少了挣脱的余力。只是造物者的无情捉弄,让人无从拼搏亦无法挣脱。心中的无奈和苦处,一定超乎旁人的想像。而此阶段的创作风格则以:主题明确扼要、背景松放自在为主。我们可以参考作品“花荫”、“羊蹄甲树下”、“款款深情”:色泽鲜活讨喜,水韵大胆奔放;好似将强抑的生命顿时解放开来。虽名利双收,但也悄然酝酿起如雾锁山林般的蜕变前期。

1989 花荫 76*56cm

1990 羊蹄甲树下 76*56cm
1990 款款深情 76*56cm

1995 静谧 116.5*91cm(油画创作)
化于宁静的月影
接下来的几年,东元老师“思静而动、动而后静”。先行抽离原我熟悉的创作框架,拉大可供承载的心灵空间;广纳名山胜景,努力汲取多元丰沛的人文精神。将道家虚空思想,融入中国文人画的意境。创作了“禅境”系列作品。这份来自心灵的呼唤,我们可以从东元老师的自我剖析中来加以领会:‘这是从西方现实走入东方境界的阶段。那是一种自我的解放、淘空;勇敢地探索未知难测的境涯。由繁而简、由写实到空灵,藉由油画的语汇,来叙述着心灵底处的静谧…。’
这是多么冲突的转变!在媒材与心境上调整的速度,让艺术界手足无措,关切声浪四起。水彩画坛更是一片哗然!这当然对东元老师心灵上,多多少少造成了些许阴影。然而孤独无伴的创作之路,在蜕变后无情的批判声中,依然悄悄上路。好似宁静的月夜,在万籁俱寂后映入湖心的月影…心澄自若啊!我们试着从作品“静谧”中:拎着心,看看是否也能划一苇扁舟,同来一读晓月清影的感动吧!
顶礼大地
当东元老师为心中澄澈的美好勾勒蓝图时,同时也以自身行脚方式,踏足于穷山恶水之巅。藉由呼吸着大地的呼吸、感知着大气的脉息;在艰困绝境中,给自己一个重新体会绝美的机会,来寻访平静心灵的最佳归处。这是平凡人生中的不平凡挑战:为探求潜意识中失衡的不公平,企图以对天地的礼敬,来知晓肉身自我的渺小。这是种证明,证明生命无常下的真实感受;这是否也能解读成对无情大地的无声冷战:带着满满收获与感动的一场战役。没有人失败,也无需有人就此倒下;虽满身疲惫,然而走下去的脚步却益发坚毅。这是种完备人生与创作的全新感受和动能。路就此开展了起来…。因此选择以大尺寸油画创作,来圆满心中那点点滴滴的感动与美好。为人生中美丽的邂逅,提供最佳的记录手法;也唯有如此,山才会是心中的山、水才能是梦中的水。我们可以从此系列创作中以水彩表现的作品:“山明水静”、“1993克孜里亚红岩山”,来一阅东元老师心中的大地…

1993 山明水静 76*56cm

1993 克孜里亚红岩山 76*56cm

再闻泥土香
在经历了大地的洗礼后,因此谦卑;所以用更严谨的态度来面对画布。也在被酷暑严寒的无情雕琢后,才察觉生命的无常与可敬;就此虚心以求道。所以试着以对台湾土地的浓情大爱,用更高的视野标准来进行自我艺术的无期试炼:由于谦卑,所以要画出伟大;基于虚心,才能积累出恢宏大器。因为有了期待,创作的原动力自然源源不绝。没有妥协、无需突围,当然惊喜连连。也唯有用无欲求的双手,一笔一砂石的堆砌,才能有千仞万壑的雄伟气势。这已不再是异乡斯土情怀,而是早在东元老师景入眼帘时,就已淬取出同质感动因子:那可以是原住民或游牧民族的原真、也可以是大霸尖山与克孜里亚红岩的崎峋、那更是当雾漫翠峰湖或红云罩顶时的无言悸动、当然这也是人在他乡,扎扎实实地嗅闻到同故乡泥土般的芬芳,而想传递的创作信息。如作品:“云漫大霸”、“2001克孜里亚红岩”中:大地鬼斧神工的奇雕异景,物换星移、斯土斯民、守护依旧…

2008 云漫大霸 193.9*130.3cm(油画创作)

2001克孜里亚红岩115*120cm
重生
03年毫无预警的心脏手术,让东元老师对生命所能散发的美丽更加珍惜。对于所选择的生涯路线,更为笃定而踏实;因此潜心创作。当然画作亦无公开发表的念头,仅于机缘够的朋友分享。彩笔遍染群山十多年,一张张120号的大型钜作,逐一填补了恬淡生活中激情抽离后的空虚寂寞。近几年更在亚太水彩创作协会创会理事长洪东标老师的诚挚邀约下,为振兴台湾水彩而重出江湖,并提供专业研究心得与经验分享。

09年更参与‘彩绘马祖百景之美’的活动,让大家有福亲睹久违多年后的水彩新作。展出作品“观涛”:以独特的构图方式再造新境,将视野拉高以增强险峻的亲临感。用色依然优雅细致,并充份将水彩的独特水感拿捏得恰到好处。没有燥味儿,反倒是多了老朋友般的醇香与贴心感受;虽沉潜多年却宝刀未老啊!

在大半辈子的历练后,东元老师目前只想做自己认为值得做的事。因此将多年来的创作心法,陆陆续续发表于他个人的网站上。并选刊于水彩资讯杂志中,来与大家分享。对于老师来说:当此关头,不管是肉体或是精神层面中,都有种重生后,从心审视自我与大环境的脱尘感受。因此踏出的每一步履,更是益发精准而执著。然而不变的是:一股对艺术无悔的付出及热情。每当与艺术同好或晚辈交流的过程中,老师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毫不藏私地分享着这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与心得理念。他曾潇洒自若的表示:沉潜多年的我连名与利皆可抛置,还有什么不能分享的呢!

2009 观涛(马祖东引一线天) 105.5*37.5cm
心灵乌托邦
生性敏感、心思绵密的东元老师,习惯把接收到的大地微波,转成热能来滋养身心;再以彩笔挥洒就章。他将视觉年货移情为心灵年货的幸福感。更把濒临消失的怀乡纯情提引化用,在冷默现实的都会丛林里,构筑起一方净土供人喘息。作品“百牛戏水”中百余头牛只与孩童和谐忘忧的时刻、游牧民族们乐天知命的有情世界、高原大山的绝美国度、…‥无一不令人神往。这些都是陈东元老师人生中不同阶段的追求,那是心灵中完美的梦土:无私无争,只有真诚与简单。

1987 百牛戏水 210*112.5cm
结语
或许对于水彩界颇具份量的巨擘,不以水彩创作为终身志业而出走别抱;不少人定会抱持非常多的质疑与遗憾。总体来说:东元老师并未放弃水彩独特迷人的风采。只是在当今的艺术思潮、社会变迁,与大环境的变调走向;农村怀乡题材已不易取得;再者亦无需再为农业文化倡导发声。更重要的是:当初提出的照相写实手法,对台湾水彩画坛产生了照片僵化使用的影响。身为领头先驱,自认应有一定的反省作为;所以选择出走。而今仍旧热爱水彩的东元老师,因其生命厚度与表达意涵在转念中不断提升。毕竟为心中理想的图像,寻得最佳的诠释方法,是每一位艺术工作者责无旁贷的基本使命。因此老师现今的创作,仍会在创作手法与心境间—择优而行。且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很高兴能够认识现在的东元老师。以前的他,只能在画中慢慢细读。现在的他,内蕴光华、树立典范。尝想:我们不能一味地对过往的丰功伟业或成就高度不断歌颂,而止住往前迈步的勇气。那都是种历史纪录,一旦存在就值得缅怀。不是吗!
当艺术创作已自原我升华,循善逐真;
无需惊喜、自然感动!
更无藩篱框困自发性的原动力。
从此不用妥协,自在悠游…‥

(图文由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兰花的“浅根性”与“混种”特质,同时也象征了台湾“殖民文化”与“文化混种”之面貌。当代社会中,强势且大量的欧、美、日等外来文明、消费文化与都会图腾的洪流里,我们失去了固有的“文化泥土”与“传统根脉”,我们迷失了自己,麻木不仁却不自知。霎时之间,我们自问何谓台湾文化?我们似乎找不到一个切确的答案。
  • 2006年1月1日“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正式立案成立,4月即在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风生水起2006国际华人水彩经典大展”,4年来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两度参与中国大陆与香港的交流展,并且在台湾定期举办作品观摩研讨会、写生研讨、发行水彩杂志,办理推广教育,不断的寻求与公部门合作举办展览,2008年更促成两场次为纪念台湾水彩100年的大型展览;我们终于发现台湾水彩界开始有明显的进步,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画家们,没有包袱,勇于创新更令人耳目一新。 2009年“印象风城”展、“马祖百景大展”、“水彩的壮阔波涛2010两岸交流展”、“游园寻梦-中正园林之美”、“2011杉林溪之美名家水彩展”、“建国百年-2011中华民国水彩大展”、“建国百年国家植物园之美水彩大展”等多场盛大的展出均获得盛大的好评,本文为“台湾意象水彩名家大展”作品欣赏。
  • 2006年1月1日“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正式立案成立,4月即在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风生水起2006国际华人水彩经典大展”。
  • 2006年1月1日“中华亚太水彩艺术协会”正式立案成立,4月即在国立历史博物馆举办“风生水起2006国际华人水彩画经典大展”。4年来中华亚太水彩画艺术协会两度参与中国大陆、香港的交流展,并在台湾定期举办作品观摩研讨会、写生研讨、发行水彩画杂志,办理推广教育,不断的寻求与公部门合作举办展览。
  • 色彩的全部学问,用四个字就可以概括,即:“对比谐调”。展开一点说,就是“用色彩的冷暖对比求取色彩的谐调”。冷暖,是色彩的生命。通过色彩丰富细致的冷暖对比,色彩可能会歌唱起来而获得生命;舍此,必将成为单色而丧失色彩的职能,失去生命力。就象音乐中只有一种音符,单调乏味,没有生气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 这并不是西方社会第一次遭受瘟疫之苦。早在14和17世纪,欧洲就经历过黑死病,一种由鼠疫引起的大瘟疫。在欧洲爆发(14世纪)的五年之内,估计就有超过2千万人丧命,是当时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黑死病之后便消失了,但300年后又再次卷土重来。
  • 《创世纪》 工程结束后,米开朗基罗立刻着手教宗灵寝工作,想一口气完成陵墓。次年,朱略斯二世逝世,米开朗基罗和教宗的继承人签署新合约 ,将陵墓修改为挨靠着墙的壁墓,大为缩减原来的规模。接下来三年间,米开朗基罗完全投入这件工作 ,首先完成的是摩西和两个奴隶像。
  • 晚祷
    这些人并不是在崇拜艺术本身,而是它代表的东西。举例来说,在俄罗斯东正教中,圣像长期以来被视为神圣的物件,并不是因为它的颜料和笔刷,而是因为这些图画开启了连接天堂的一扇窗。
  • 米开朗基罗采用数字“三”来划分天顶为左中右三行,中央《创世纪》故事部分又分为大小轮替的九个画面,每三个图为一个组,分别描绘《神创世》、《造人与原罪》、《诺亚的故事》。顺序的安排是根据礼拜堂本身的功能有关的,如创世的部分安排在教皇举行仪式的祭坛上方;以其接近神的缘故;而人间的故事则放在群众席的另一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