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背包客 东京逍遥游(上)

作者:陈迈克

人气 20
标签:

年轻时的我向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喜欢一个人在国外自助旅行。这种旅行方式必须自己安排吃、住、交通与行程,虽然不像参加旅行团那么舒适,成本也未必比较低,但却是了解各地民情与文化的好方法,而且在与各地民众互动的过程中,往往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値得回忆一生。

有人说:“年轻人生活在希望里,中年人生活在现实里,老年人生活在回忆里。”已届不惑之年的我在现实生活与工作之间挣扎之余,偶尔也会“思想起”,回忆童年到中年的各个人生阶段,当然也包括以前自助旅行时的点点滴滴。或许,这表示我已有老年人的征兆了,呵呵!

既然想起那些陈年往事,我索性将其整理成文,藉大纪元一隅与世界各地的读者分享。我凭借记忆写出的旅游札记肯定没有旅游杂志说得那么详细,我的旅游经验肯定也没有专业玩家那么丰富,但我所经历的故事却是独一无二的,因为这是我自己的故事,正如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旅程的主角,不是吗?

东京之旅

1999年12月,我因为在工作上遭遇一些挫折,所以想让自己放松一下。我避开圣诞节这段旅游旺季,在此节日的前一个星期请了两天假,搭配周休二日,来个东京四天三夜游。

当时身为航空公司员工的我,可以享受机票优待,而且有旅游经验丰富的同事充当军师,再加上我有英语会话能力,所以自认出国自助旅行并非难事。但这趟日本之行却让我感受到语言的隔阂与文化上的差异,当然,也成为我难忘的回忆。

启程

背着背包,我登上自家公司的飞机,心里有一份亲切感。机上的空服员既是服务人员,也是同事,仅管我不认识他们。有一位日籍空姐长的秀丽端庄、仪态高雅,与我印象中长着虎牙、活泼可爱的日本女孩不同。我用英语向她询问如何从东京机场前往我的旅馆所在地新宿,她告诉我机场有巴士可搭乘。

在抵达东京羽田机场后,我注意到东京的时间比台北快一个小时,但我并没有调整手表的时间,心想知道就好。在我出关时,那位日籍空姐与其他机组人员刚好出现,徐徐走向组员专用的通道。她发现正在排队等候的我,望了我一眼,我也看着她,此时两人四目相对,仿佛时间早已凝结。也许再多瞧个零点一秒就会迸出爱的火花,不过等我回神过来时,她已消失在远方。

坐上直达新宿的巴士,我迫不及待地望着窗外,这是我第一次到日本,可得仔细瞧瞧。日本的车辆靠左行驶,与台湾相反,所以感觉不太一样。听说大多数有皇室的国家都靠左行驶,例如:日本、泰国、英国与澳洲等大英国协的成员国等。到车辆行驶方向不同的国家旅行,不论开车或过马路一定要小心,以免因为习惯问题而发生事故。

开口问路

在巴士抵达终点后,我不知道我身在新宿何处,也不知道旅馆在哪里,对我来说这是很有趣的事。在国外自助旅行时,我始终相信“路是用嘴巴问出来的”,而且“天无绝人之路”,所以不会担心迷路或找不到地方。

虽然我大学时学过一个学期的日语,不过那都是很简单的对话,而且忘得差不多了,所以无法用日语和日本人沟通。我试着用英语问了几个路人,无奈日本人大多不谙英语,像是鸭子听雷。如果你会讲英语,你到了日本后会感觉“武功全废”,只能改用“手语”或其他方式与日本人沟通。我曾听一位经常和各国客户往来的马来西亚朋友说,如果日本人的英语好一些,她会更喜欢日本,这句话让我颇有同感。

针对日本人英语不好的问题,我事先想到一招。我先查了旅馆的日文,然后写在纸上,问路时就给路人看,他们说什么不重要,我只要照着他们手指指的方向走就对了。

抵达旅馆

我就这样边走边问,约莫走了20分钟,不觉天色已晚。后来走到一处招牌林立的商业区,我四处张望了一下,只见街道上行人三五成群,而街道两旁都是酒吧、俱乐部、夜总会、按摩院等声色场所,原来这里是日本有名的红灯区歌舞伎町。据说这里到深夜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而且合法与非法活动混杂。

歌舞伎町(摄影:陈逸 / 大纪元)
歌舞伎町(摄影:陈逸 / 大纪元)

我又问了路人,继续往旅馆的方向前进,途中看到一间很迷你的派出所。不久来到宁静的住宅区,终于找到我已事先订房的旅馆。我之所以选择这家,是因为它的价格是我找到的旅馆中最便宜的,而且还有附早餐。

俗话说“一分钱一分货”,这家旅馆因为比较便宜,相对而言,设备也比较阳春一些。像我的房间只有几坪大,床铺还是单人床,无法睡“大”字型。而且浴室很小,只有单人床般大小。不过,出门在外总是不如在家舒适,只求有个容身之地就好。

东京的早晨

隔天早上,我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吃了早午餐(brunch),准备前往景点参观。我向旅馆要了名片和附近街道地图,以备不时之需。

当时已届冬天,但天气不是很冷。走在洒满灿烂阳光的街道,看见几只鸽子悠闲地在地面上觅食,还有人骑着脚踏车缓缓经过,这与我想像中的世界级大都市完全不同。

依据地图指示,我穿过仍在沉睡中的歌舞伎町一番街,来到新宿地铁站。东京地铁可用四通八达来形容,规模不下纽约地铁,而香港地铁和台北捷运都算小一号。

与其他国家一样,东京地铁以不同颜色区分不同的路线,而且,只要看懂几个站名的汉字,就不怕坐错车或下错站。不过买票时可让我琢磨了一下,因为不同车票的使用期限和价格不一样,在购买时要仔细选择。

皇居

皇居位于东京市中心,过去是德川幕府的住所,亦即江户城,现在则是日本天皇的官邸。皇居占地面积很广,大部分地方均不对外开放,只有东面的皇居东御苑开放给游客参观。

这里有江户时期将军们居住的宅邸,也有二重桥此一代表皇居的象征。二重桥是两座相重叠的桥,一为铁桥、一为石桥。这座古城被现代化的都市包围,让人有一种时光交错的感觉。

我看到日本民众在皇居开放区举行接力赛跑,想必这里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不仅仅是天皇的宅院。我漫步在这片广大的区域,欣赏着美丽的草坪与傲然屹立的黑松树,不禁发出思古之幽情。

正当我望着水面下悠游自在的锦鲤时,一对看起来不像日本人的情侣走了过来。男方笑着把照相机递给我,我立即知道他的用意。就在轻风吹拂、枝叶摇曳的松林之间,我用相机为他们的爱情做了见证。

此次参访皇居,在路上遇到一项“特别礼遇”。当我要走斑马线过马路时,前方一辆要转弯的汽车突然停住,要让我先走。我为了不耽误车内乘客的时间,三步并两步快速前进,在经过该辆汽车前方时,向司机点头表示谢意。

那位司机原本可以在3秒内转弯并开走,但却愿意等30秒让行人先过马路后才走,这是在台湾习惯于“人让车先走”的我前所未见的。他那种礼让、尊重生命的态度,真值得人们学习啊!

东京铁塔

东京铁塔是东京昔日的地标,现已被东京晴空塔取代。这是一座以巴黎艾菲尔铁塔为范本而建造的红白色铁塔,高333公尺,比艾菲尔铁塔稍微高一些。

东京铁塔的主要功能是发送电视、广播等各种无线电波。在塔高150公尺处设有大瞭望台,250公尺处设有特别瞭望台,可欣赏东京地区景色。这两个瞭望台的收费不同,较高的较贵。

基于费用考量,我只上到塔中央的大瞭望台参观。走进电梯,咻的一声就到了大瞭望台。这个电梯速度超快的,害我的心脏差点飞出来。

站在瞭望台望着地面,只见四处都有不同颜色的树,黄色、橘色、红色和绿色都有,煞是好看,这是在亚热带国家见不到的景致。

看那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有如火柴盒小汽车般大小,而行色匆匆的路人就像蚂蚁那样小,也那样忙。现代人的生活极其忙碌,恐怕很少有时间能静下来,思考人生为何而忙的问题。

在心灵沉淀了一会儿之后,我到铁塔附设的商店逛逛,这里有出售铁塔模型等各式纪念品。我随意看了几个纪念品的标价,感觉太贵,便信步离开。

我想到要和铁塔拍张照片,就从背包中取出照相机找路人帮忙。刚好有一对年轻的日本夫妇经过,我说了句“sumimasen”(日语:对不起),然后将相机拿给那位太太,我还指着铁塔说“background”(背景),我的意思是要她帮我拍一张以铁塔为背景的照片。

那位太太笑了一下后,对着我按下了快门。不过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她拍的如何,为什么呢?这个谜底在本文最后会揭晓。@*

相关新闻
24年首只猫熊诞生东京
东京迪士尼新游戏  9日公开
七夕祭东京下町 浅草热汨汨深流
东京晴空塔魅力大  百万人进场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关键一天 川普大战两州
【财商天下】脱贫“大跃进” 习皇帝新衣再戳破
【微视频】亚利桑那听证会 宾州选举人动议启动
【直播】亚利桑那听证会场外 制止窃选集会
【横河直播】反窃选民意沸腾 川普两路讨公道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