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代名将孙立人访谈录 幽居生活教导子女点滴

1943年新一军副军长兼新38师师长孙立人将军在印度雷多主持新38师誓师反攻缅北。 (罗广仁提供照片)(国防部脸书)

人气: 292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2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中华民国前陆军总司令兼台湾防卫总司令孙立人,1942年在缅甸仁安羌战役以极少数兵力击溃数倍日军,史称“仁安羌大捷”,为国际推崇的抗日名将。孙立人在国共内战期间,曾经多次击败中共军队。中国大陆河山变色国军撤退来台后,孙立人因案被软禁了33年。

孙立人上将专案追踪访谈录》17日出版,是由台湾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朱浤源教授主持费时26年对近百名人士,做成深度的专案式追踪访问、 研究与记录。

孙立人重视家谱

书中访谈孙立人侄孙孙善治提到,孙将军非常重视家谱,他常对我说:“家里面什么都可以丢掉,就是家谱不能丢。”孙将军四位子女:孙“中”平(女)、孙“安”平(男)、孙“天”平(男)、孙“太”平(女),将军以“中国安定,天下太平”来取名。

第一次反攻缅北,孙立人将军所属新38师解救英军7000人,缔造仁安羌大捷,获英皇颁赠大英帝国司令(C.B.E)勋章。图为孙立人将军于1943年在印度比哈尔省之兰溪受勋。(罗广仁提供)(中央社)
第一次反攻缅北,孙立人将军所属新38师解救英军7000人,缔造仁安羌大捷,获英皇颁赠大英帝国司令(C.B.E)勋章。图为孙立人将军于1943年在印度比哈尔省之兰溪受勋。(罗广仁提供)(中央社)

凤点头与龙吐珠

孙立人次子孙天平受访说,自从我有记忆以来,爸爸每天早晨总是会喝一玻璃杯用脱脂奶粉冲泡的热牛奶,喝完之后,总会往杯里再倒半杯白开水涮涮,把带着牛奶味的开水也喝完。孙立人告诉子女,这是从抗日战争缅甸战场开始养成的习惯。当时作战的粮食、弹药补给,多数仰赖美国空军的空投,其中也有浓缩的罐头牛奶─炼乳,必须先加开水冲淡才能饮用。基于爱惜物资的心理,即便是空的炼乳罐头丢弃之前,也总要在拿开水涮涮。

孙天平说,我们家用餐的规矩很严格。在小的时候筷子没拿好,碗没拿好,就会吃“板栗”(用手指头关节敲头,很痛),基本的要求是筷子要拿好,姿势就像“凤点头”,拿碗姿势也有讲究,大拇指扣住碗边,其他四指并拢扶住碗底那一圈,就像“龙吐珠”。

此外,吃饭一定要以碗就口,夹菜要先放到小碟子或碗里,不能直接入口;把食物放入口中的时候,眼睛要看着碗里,不能往前看,就像担心别人抢走眼前的食物似的,也就是不要吃在碗里,看在盘里的意思。

他表示,父亲从小的教育方式就是非常严格的,并且非常重视均衡的发展,鼓励我们努力成为既能运动又能读书的第一等的学生。我父亲不希望打扰我们念书,所以我们看书的时候,他不会呆在旁边,但是不时会过来看看我们念书的情况。

孙立人将军成立“阿猴寮女青年训练大队”图像展2012年6月9日在屏东将军之屋揭幕,照片提供者罗广仁(左起)、3 名女青年兵及孙立人儿子孙天平合影留念。(中央社)
孙立人将军成立“阿猴寮女青年训练大队”图像展2012年6月9日在屏东将军之屋揭幕,照片提供者罗广仁(左起)、3 名女青年兵及孙立人儿子孙天平合影留念。(中央社)

书房教子

孙天平表示,他们平常多少会犯错,父亲一般是讲讲就算了。但是感觉到事情不对,或者累积了一些问题以后,就会单独把那个人叫进书房,然后把门关上。这应该是给当事人留面子,其他的人连我母亲都只能在书房外面等。而且不管是被打或被骂,父亲都是对事而不对人的。

他说,进入书房以后,他会坐在书桌后面,要我们站好。然后先问我们:“知不知道为何叫你进来?”他从不会直接打人,一定会问清楚事情经过,然后告诉你错在哪边,最后看我们有没有要申诉或说明。确定应该处罚,一开始是用马鞭打(英式短短的)后来马鞭打断了,就改用鸡毛撢子打。我觉得父亲的处罚虽然严厉,但是令人心服口服。

屏东县政府文化处举办“孙立人将军及幼年兵特展”,将60年前国民政府迁台后,幼年兵的训练照片及史料,首度完整公开呈现。(中央社)
屏东县政府文化处举办“孙立人将军及幼年兵特展”,将60年前国民政府迁台后,幼年兵的训练照片及史料,首度完整公开呈现。(中央社)

孙立人憾恨 东北失守

孙善治表示,孙将军夫人(张晶英女士)有一次对我讲过,当年孙将军晋升二级上将,需配挂三颗星。孙夫人为他在军服配上三颗星,结果孙将军马上要她将多的一颗星拿下,并强调:这颗星要等光复大陆才戴。


抗战胜利后,国防部长白崇禧(左一)、徐永昌(左二)、何应钦(右一)三位上将视察参观新军训练,与孙立人将军(右二)谈笑风生。(网络图片)

孙善治说,记得有一年孙将军来台北检查身体,暂住永和。孙立人谈到1946年在东北作战攻下四平街,再攻打哈尔滨,新一军以五万人部队对抗林彪。林彪二十万人部队,已被新一军打败向北窜逃,已无退路,如果再给他几天时间,就可以活逮林彪。就在这个时候,接到命令“停止进攻”,良机顿失。

1949年抗日名将孙立人(前右)巡视他成立的幼年兵的历史镜头。(中央社)
1949年抗日名将孙立人(前右)巡视他成立的幼年兵的历史镜头。(中央社)

受访者孙宅水电师傅郑锦玉说,东北保安总司令杜聿明忌恨孙立人将军,阻碍孙将军追击林彪,坐失消灭共军之良机。后来又借端将孙立人调离东北。林彪后来利用此一机会喘息,再举兵南下,由于局势已变,就无法抵挡。难怪后来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张玉法所长问及孙将军东北如何丢失?孙将军老泪纵横,以四个字“指挥失当”来回答。孙将军难过的是,他一手建立的新一军,就这样被葬送了。

郑锦玉说,孙将军幽居期间曾抱怨,蒋老总统去世时,想去灵堂行个礼也未准。他们担心孙将军在人太多的地方出现,会引起很多的后遗症,他们担当不起,所以总要使他的行踪低调。

1953年孙立人(左三)率温哈熊(左二)与美军顾问团人员聚会合影。(图: 罗黄遇贞女士提供)(中央社)
1953年孙立人(左三)率温哈熊(左二)与美军顾问团人员聚会合影。(图: 罗黄遇贞女士提供)(中央社)

孙立人临终前 曾道出“我是冤枉的”

孙立人过世前,曾喃喃道出“我是冤枉的”,似乎仍自觉遗憾。孙天平表示,孙立人的理想是军队国家化,以国家、责任、荣誉为一生奉行信条。就连自己30多年来的冤屈,也一再叮嘱子女不要管,留给历史公断。

孙天平表示, 前总统蒋经国过世后,翻案风大起,“爸爸总是担心国家已经处在不是很好的状态,深怕因为他个人的翻案这么一闹,造成社会的不安,如果生出什么事端,他就成了社会国家的罪人”。

朱浤源:郭廷亮并非匪谍

朱浤源根据孙立人旧属郭廷亮访谈纪录、国防部昔年讯问录音及省立桃园医院诊断档案等,认定郭廷亮并非匪谍。 朱浤源表示,郭廷亮之所以自白承认是匪谍,最主要是被国防部保密局长毛人凤“诓说”孙立人有难,处境非常危险,只要他愿意承认自己是匪谍,一肩扛起所有罪名,就可以解救孙立人。

郭廷亮在中缅印战役时受重伤,经孙立人派机抢救幸免于难,为报恩决定牺牲自己、保全孙立人,签下匪谍自白书。书中描述,当时的总统府副秘书长黄伯度,曾数度到孙立人南昌街的官邸,要求签下总统府参军长辞呈,但孙立人自认问心无愧,就把黄伯度赶出去。

黄伯度转而求助孙善治的父亲、孙立人部属孙克刚,希望他能劝孙立人签辞呈,如果不签,上级会将所有被抓的人处死。孙善治回忆,孙克刚见事态严重,连夜赶去拜访孙立人,报告这件事。孙立人当时说,“我带兵打仗,从来没有睡不着觉,这一夜我彻夜难眠。我到底是要坚持下去,还是去签辞呈救他们?今天我一个人死,无所谓,我不能牵累我的部下”。

他说,当时受牵连的不只200、300人,还包括孙立人家人。孙立人考虑一夜,终于签下辞呈,引咎辞职。

孙立人因郭廷亮匪谍案遭软禁33年,直到1988年蒋经国过世后,同年5月时任总统的李登辉才解除孙立人的“监护”。孙立人1990年病逝于台中寓所,享寿89岁,李登辉颁发褒扬令褒扬。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