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九载 绝食六年反迫害(9)

司法部长对监狱的黑暗心知肚明
山东明慧网通讯员

坚修法轮大法志如金刚的赵建设,照片为遭迫害前(左)、遭迫害九年后(右)的对比,体重约掉了100斤。(图:取自正悟网)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七、野蛮灌自来水达两个月之久
──每月腹泻15次左右,三个多月不给洗澡

二零一一年三月,恶人王辉、刘志远值夜班,王辉用自来水把隔夜的馒头泡好打成流汁强行灌下,几小时后,我就出现腹泻。三、四月期间,隔三差五加入一次自来水,每月腹泻15次左右,灌食时每次加入消炎止泻的药物(弗派酸、黄连素等抗生素)。五月二日凌晨四点,我听到了王辉在放自来水泡馒头的声音,七点钟医犯来灌食,因我掌握了事实证据,跟灌食的医犯提出要看医生。值班医生陈浩(专门负责迫害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法轮功学员的医生)询问情况,我告诉他近期经常腹泻,昨天两次,今天的早饭是用自来水泡的馒头,并提出四点要求:1、停止对我灌食;2、证据保全;3、取样化验;4、回放监控录像取得现场证据。

八点多钟,陈浩来讲:我请示了医院领导,调看了医院监控录像,没有这个事情。犯人又把我捆绑在老虎椅上,把用自来水泡的六个馒头打成的3000多毫升流汁(随意编造的值班记录每次都是1500毫升,二零一二年四月恶警鲍俊斌让马骏宏(组长)值班记录造假,编造了两年多的菜谱,有笔迹可查证,两年前马骏宏还没调来怎么能有他写的值班记录呢)强行灌了下去,既销毁了证据又达到了变相体罚的目的。九点多钟开始腹泻,再去检查,脐周压疼,右小腹上侧压巨疼。院长陈克虎、医生陈浩忙了半天也没诊断出结果,草率决定:停止灌食三天,禁食观察,输液维持。

用自来水泡馒头之事我找了医院教导员朱强,朱当场否认,我要求回放监控录像看,朱讲:你不能看。我又提出见狱政科长、检察院驻监狱检察官。当天,朱决定:不再让恶人王辉给我准备流汁。

第二天,教改科长王持红匆匆赶来,一进门他就说:“你看你穿的衣服,街上的乞丐都比你穿得干净,胡子有一个月没剃了吧(我从来不洗衣服,不洗脸,不刷牙,不叠被褥,一切生活卫生均由夹控犯安排整理。最多一次三个多月不给洗澡,冬天医院统一去大灶澡塘洗澡,九年没让我去过一次。一直过着一种猪圈生活。有时突然给刮胡子换衣服就知道家人来接见了,见面之前不透露任何信息)。”我向教改科王持红讲:“监狱医院给我灌自来水,这件事情发生在狱内任何人身上都是一起严重的食品安全责任事故。我当时(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上午八点)在灌食前向医院陈浩医生郑重提出:食物中有自来水,要求证据保全,取样化验,停止灌食。监狱医院对此事故责任犯人未做任何处理。我现在向你提出:查看保留四个时段(告诉了他四次我掌握的用自来泡馒头的具体日期)的监控录像,严惩恶人,对此事作出答复”。王不否认也不作正面回答,答应了解一下情况再说,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五月五日又开始强行灌食,恶警朱强、鲍俊斌决定换掉王辉操作打食机,让刚从迫害法轮功学员中队十一监区调来的恶人马俊宏负责打食(此犯在狱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中臭名远扬,狠毒程度排名第二,自己声称采用暴力手段转化了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马俊宏讨好我讲:“狱警不会对给你灌自来水的犯人王辉、刘志远作处理,他们二人马上假释回家,这种事情真追究起来就影响他们假释。如果从轻处罚就等于承认有此事,所以不会作处理的,你要向监狱反映。”这个死缓犯人马俊宏在狱中以折磨自己的同胞为职业,竟然说出违反中共邪党要求的话语。原来他是想借此处理组长王辉,他自己干上组长。还有在打食中偷吃食堂为我提供的荤菜,让我视而不见。

八、司法部长对监狱的黑暗心知肚明
──监狱犹如地狱,疯狂如魔窟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一日,司法部部长吴爱英到无锡监狱参观时,早晨鲍俊斌带领四名犯人把我转移到有电视机的房间让我看几年没见过面的电视。监狱在吴爱英部长到来之前一个月做了全新布置,粉刷了所有墙壁,清洗了地面,添置了鲜花,购买了电视机等物品。这可苦了犯人,每天看到大批犯人在院子里忙来忙去,为了司法部长走马观花劳民伤财地到此一游。

我心里打了充分的底稿,准备质问女司法部长:“同是潍坊人,在你的任期内掌管的监狱犹如地狱,疯狂如魔窟,你的老乡在这里成了经受了无锡监狱成立七十多年来狱中遭受痛苦折磨最为严重的一个,创下了无锡监狱史上摧残迫害虐待被监管人员的无数个第一。你想知道监狱基层的真实情况吗?几个月前的无锡监狱把一个90斤的老弱病残郑中逼得从三楼跳下,致使全身多处骨折,现在还卧床不能动。同月,残酷的奴役逼得从事服装加工的十三监区犯人拿剪刀穿到狱警王国平的脖子上欲把他杀掉。该犯已加刑,现在还关在严管队遭受非人折磨。无锡监狱每年都有犯人被逼自杀(已知六名,三名已死,三名未遂),还有打架致死了的李勇,行凶者竟扣上精神病人的帽子,警察、犯人逃脱了罪责。

还有我在精神病院时见到的苏州常熟市陈姓精神病犯人在无锡监狱严管队被活活打死,按正常死亡处理,没有追究行凶者的罪责,等等等等。这些仅仅是一个在封闭状态下我所知道的被监狱掩盖的事实真相中的沧海一粟。这样的犯罪团伙竟然在2011被司法部评为全国司法系统优秀党支部。周永康是无锡人,犯人传这是周永康临终前为家乡的贡献。你应该知道山东流行的地方戏台词: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潍坊是我们的家乡,几百万人口的小城,不完全统计已经被迫害致死了100多名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山东省又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重点省份之一。你身为司法部长,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又做了些什么呢?不知你对你的上司杀人魔王周永康又有何看法?”

我欲直言质问司法部长,结果当天被秘密转移到一个房间由鲍俊斌与四名犯人围我坐了一圈。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司法部长。

--转自正悟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个警察,二零零四年,在我辖区内发现几起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资料的所谓“案件”,当时由我直接主办,对多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非法拘留和劳教,说是非法,因为所有办理的所谓法轮功案件可以说都不是依法依程序,严格的讲,在法律上都是站不住脚的,更经不起历史的检验,说穿了只是在用法律作幌子行迫害之实而已。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许多的闪光点,他们普遍都非常善良、真诚、谦和忍让、品德高尚…
  • 我天目刚开不久,有一次我单位一个同事入邪党宣誓,我清清楚楚看到就在他举手宣誓的那一瞬间,另外空间一个红色恶龙形像的生命体一下就上到他的手臂上去了(初看是党旗上那个斧头镰刀的标记,后变成红色的恶龙形像),后来我找到这个同事谈心,劝他赶快退党保平安…学炼半年多后,我就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放下生死,加入到讲真相救世人的行列。
  • 所以我觉得法轮功事件只要是炼功的都抓,我觉得处理得太过,不管作为宗教也好,作为一个信仰也好,共产党是,江泽民、罗干是违反了《宪法》,13年以后应该给法轮功平反,应该恢复历史的原貌,包括天安门自焚事件,越来越清楚那就是他们一手导演的。我觉得应该无条件为法轮功平反,恢复法轮功的名位,把牢中判刑的都应该统统释放回家,不应该再搞迫害人的事情,这是我的态度。
  • 我们可以看到中共的体制它要维持它的延续发展的话,它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掩盖真相。因为中共其它的合法性已经不存在,它主要以经济这一块来作为基础,但是中共历年来所犯下的罪行太多,它最恐惧的就是讲真相,就是讲善。所以中共体制对法轮功团体的产生感到恐慌,因为他对中共的本质产生巨大的威胁,所以它对法轮功团体产生残酷的迫害。在这个情况下中共发展十几年以后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中国整个的国民、整个的国情、人民道德的沦丧溃败,现在发展到人人投毒、相互下毒的情况,现在就是我们看到的,因为我们丧失了一个信仰,丧失我们所需要的真善忍。
  • 我们看回共产党对付法轮功学员是用那么残暴的手法,相信在国际社会上面亦都不会容许,我们呼吁全世界所有有正义感的人士都应该在一起来谴责中共是用这么残暴的手法对付异见人士,包括法轮功(学员),并且是要取消国内一些维稳的拨款;而且地方上面任何的单位,或者中央的单位,是采取残暴的措施去对付法轮功的学员,都应该受到审讯和制裁的。我们认为,我们应该要站出来,而迫使中共政府改弦易辙,和建立一个更加有文明的政治文化和政治制度。
  • 关于法轮功这个事情,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面、人类历史长河当中是一大惨案,比希特勒迫害犹太人还要厉害得多,到现在已经13年了,还在拚命的掩盖真相。现在通过动态网,我们大陆的人越来越了解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情,而且通过三退,通过了解真相,通过互联网,这个真相应该是越来越难掩盖,现在包括国际上面有良知的人应该都要站出来。比如说国外的议会,什么政治人物应该就是拿法轮功给大陆施加压力的。法轮功这个事情是整个人类历史上面的一大惨案,假如说为了自己的利益,回避这个问题,自己的良心要受到谴责的。已经过去13年,而且继续在受到迫害,特别是在大陆。
  • 本月二十一日,在美国民主自由的发祥地费城,法轮功学员在自由钟广场前举行了反迫害集会,告诉世人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以及整整十三年来法轮功反迫害的历程。这次集会也引起了当地西方媒体的关注,并报导了此次活动。
  • 谈到自己如何从一个死心塌地的中共党徒走进法轮大法修炼,陈女士感到这真是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从善与恶的对比中,她选择了自己正确的人生道路。她说,中国大陆的迫害还在继续,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就有两个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须到国际舞台发出声音,让全世界知道,共同来阻止迫害,也是让全世界的人,在邪恶横行时,有一个选择良知正义的机会。
  • 回首十余年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用尽人间任何语言都无法表达我对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尽感恩。“真善忍”的法理使我心胸开阔,放下了难解的恩怨情仇,从一个满身业力常年卧病在床的废人成为笑口常开的健康人,使我的家族和众多亲朋好友、有缘人都感受到佛恩浩荡、恩泽四方。
  • 还没等我弄懂大法法理时,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而我竟被抽调到“六一零办公室”,还是主要负责人之一。开始我不知如何是好,但我很快就利用这个职务,及时向大法弟子传送信息……讲真相。然而由于自己(shown)放松了学法,修炼出现了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他们开始跟踪我的行动,窃听我的电话(当时并不知道),并设下陷阱对我进行迫害。……二零零三年一家服务企业请我做公司总经理,我便把我被迫害的经过告诉了老板,我说:“你如果不怕受牵连我就来。”他说:“只要你能把我的企业搞好,我什么都不怕。”就这样我又一次走上了领导岗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