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绘生活(8)怀念台北烧麻糬

文、图/邱荣蓉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十七年前,我居住于台北;当时是职业妇女,常利用公司午休时间,到附近市场买菜,好预备下班后直接回家下厨。工作的地点在承德路,距离我家不远,所以安步当车,天天走路上下班。

每回经过民权西路,穿越双连街这条窄小的巷弄,我就会情不自禁,被这一带店家昏黄的灯光,和飘散在空气中传统美食的香味给吸引住……这家好吃的“烧麻糬”,就是一次路过,惊鸿一暼老板娘站在大油锅边,双手熟练的搓揉麻糬球,让颗颗浑圆雪白的球体依序铺排在黄澄澄的大油锅里……我忍不住好奇心,当下便想尝尝看这“烧麻糬”究竟是什么滋味?于是忙里偷闲,我进店找了个位置坐定;顺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拎菜的手终于可以轻松的休息一下啊!

原来老板娘将2颗“烧麻糬”放在美美的瓷盘里,上头淋了很多花生粉、白芝麻、糖粉,再贴心的附上一杯“无糖热红茶”让客人搭配着吃。咬一口甜腻、温软又美味无比的烧麻糬,再喝一口热茶顺喉,对过去从来没有这样吃过麻糬的我来说,是一个很特别的经验。(这才明白“烧麻糬”经热油炸,主要是“温热”麻糬的作用,因麻糬本身不吸油。)从那次后,我果然“一试成主顾”,嘴馋的时候就来祭一下五脏庙。

历经这么多年,想不到我家黄昏市场附近的一家冰店,在中秋过后也会供应这道“烧麻糬”,也跟台北那家“烧麻糬”老店一样附送一杯热红茶。我不禁去吃过几回,怪的是吃起来味道差很多,跟我脑海中记忆的滋味完全不同。好奇问过老板娘,才明白原因所在,过去“烧麻糬”用热油温热〈所以麻糬表皮不回缩也不干硬〉,而她家则是自创的作法;将“烧麻糬”泡在热的黑糖水中加热,糖水因此浓度增加、水分减少,让麻糬的表皮干硬,也就少了麻糬该有的Q弹性。

吃东西就是这样,因为每道美味中都有时光记忆,每个记忆中也都有联结美味;如今年岁越大,我越想在美味中找寻记忆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7月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赵宏进台中县一日电)目前在台中县立文化中心展出,荣获第十九届台中县“薪火相传”美术家接力展的女画家廖素铃,捐出一幅集众人创作之“彩绘生活”作品竞标义卖,今天决标,由中国国民党籍立委杨琼璎妹婿陈诘宇以新台币五万元得标,全数捐赠台中县家扶中心。
  • 随着时代的变迁与都市计划,让青田街保留了下来:朴实无华的日式住宅、与老树成荫的绿意风景,让人漫步其间,仿佛穿越时光隧道,来到都市丛林里的世外桃源,呈现出幽静、舒缓的气息。
  • 发现这个很特别的宵夜餐车,实在太惊艳了,忍不住用随身携带的彩笔赶快捕捉下来啊...
  • 这景象让我产生错觉--令人短暂且全然的忘记,此刻的自己并非身陷在大都市的闹区里,而是来到清新、自然又悠闲无比的乡下啊
  • 看完画展出来,呆坐在门外的小水池边,弯弯的垂柳与大片的蕨草,点缀出深浅不同的大片绿意,傍晚时分独坐在这里,有种宁静悠闲的氛围。
  • 虽无法令时光倒流,再跟当年的父亲来买茶,却常和三五好友在此聚餐,边吃边聊天,细细品尝着光阴滋味和眼前这盘“普洱茶烧牛肉”的美味。
  • 她鼓励我们多看电影、多旅行,藉由不同的视野来拓展人生,不必跟别人一样,做喜欢的事,做独一无二的自己!
  • 当时午后温和的阳光,穿越大片透明的落地窗,从婆婆身后映照在她俏丽的短发上,把发际四周框出一轮淡淡金光,我坐在婆婆面前,忍不住将她的此时此刻捕捉在画纸上。
  • 人生其实就是一连串决定“要”与“不要”的课题,一连串充满叉路与转弯的旅程。要什么、不要什么;往左走,还是往右转?看似简单,却很少人能游刃有余……希望自己不管最终做了什么选择、放弃了什么,还是能在日常的生活里幽默地优雅转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