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茶乡 吴德亮始得普洱真味

作者:文、摄影╱ 朱孝贞
  人气: 60
【字号】    
   标签: tags:

〈夜饮百年普洱〉这首茶诗道尽与百年普洱茶汤邂逅的心满意足,诗中一段“红浓明亮的茶汤,在舌尖舞动轻转,唤醒油腻满覆的味蕾”正是品茗普洱茶的最佳写照。这首诗出自《德亮诗选》,作者吴德亮。

诗风抒情婉约而不失霸气,花莲好山好水孕育才情早发的吴德亮,高中时期即开始写诗并创立诗社,大学时代与同好创办的“主流诗社”为70年代诗坛注入了新活水;80年代与管管、罗青等发起“诗人画会”,打开诗画交融的艺术新局。

吴德亮手中是一颗团茶叫人头茶。
吴德亮手中是一颗团茶叫人头茶。

不仅爱好文学,写诗、作画、著书,吴德亮也爱茶成痴。他以包普洱茶的茶纸作画,以普洱茶汁染画。从走进吴德亮工作室,看到墙上挂满他创作的茶画与各种普洱茶叶的标本,柜子摆放着刻有他写的茶诗的茶壶、茶盘,还有种岩茶的土、茶叶压成的茶瓮、茶匾额,以及已失传的客家人早期捻茶用的板凳,这儿简直是个小型茶博馆。

诗画才子找“茶”二十年

吴德亮展示于武夷山带回种植岩茶的岩石。
吴德亮展示于武夷山带回种植岩茶的岩石。

吴德亮说,外来的咖啡竟然征服中国人三、四千年的喝茶习惯。他为了一口气,找“茶”20年,无论乌龙茶、东方美人茶或普洱茶无所不探讨。

生活处处与茶相依,但不喜欢被称为茶达人,接受采访当天,吴德亮爽朗的笑称自己只是一个茶艺文学家,不买卖茶,称不上达人。他喜欢品茶、研究茶,但他不做只收藏好茶而舍不得喝茶的“茶奴”。

不当“茶奴”,吴德亮却为了普洱茶跑到大陆遍访云南六大茶山,与当地人一起生活,娶了云南温柔美姑娘为妻;也与3200年普洱古茶树对话深入探讨普洱茶,还曾摔伤了膝盖、摔断了好几万元的镜头,陆续写就《普洱找茶》系列茶书。

明辨真伪茶票。(吴德亮提供)
明辨真伪茶票。(吴德亮提供)

开朗好客的吴德亮,说话爽直,谈起茶来欲罢不能,他指出,人类自有茶历史以来,从来没有一种茶如普洱般,可以紧压成形、或散装冲煮、或研磨成膏,充满丰富多样的型制、品项与典故。

他形容普洱茶的滋味,具有“厚、醇、稠、甜、甘、香”六大特色。然而,普洱茶这般美妙的滋味,绝非来自于吴德亮与普洱的第一次接触。他回忆说,曾被同学请客,到广东茶楼饮茶,第一口喝到普洱茶竟然急喷而出,“怎么这么‘臭曝’(霉味很重)!”从此与普洱茶拒绝往来,再也不喝普洱茶。

直到90年代,朋友泡了一壶收藏的老普洱茶请他喝,告诉他,普洱茶会臭曝是因为受潮。尝到了甘醇茶韵,从此一改他对普洱茶的观点。

吴德亮于云南带回最原始的普洱古茶叶。
吴德亮于云南带回最原始的普洱古茶叶。

他在《普洱藏茶》一书中这般描绘品陈年普洱的感动——冲泡后的茶汤则呈褐黄色,与其他古茶常见的枣红色明显有别,表面且泛起明镜般的浓亮油光。入喉后口舌生津,余韵更可以“荡气回肠”来比拟,且冲至第十泡后仍不减茶性,抒扬的茶气与甘醇依然洋溢,仿佛渗透至灵魂深处的精灵,令人难以忘怀。

普洱优劣之分

在天然环境下,茶是少数民族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抱着感恩的心制茶,老妇人在太阳底下跪着揉捻茶叶。对茶树非常尊敬,每年举行茶祖祭,景脉山的茶农祭巴岩冷,西双版那的茶农祭孔明。敬天爱茶的茶农生产的茶,每个环节都很用心。加上乔木茶树不需农药化肥,与自然共生,品质当然好。

相较于企业化经营、一眼望去看不到地平线的一大片喷洒农药施用化肥的茶园,消费者自然喜欢乔木的茶,但是森林大量砍伐后乔木茶树少了,不法商人开始被利益所趋,而以灌木茶冠上乔木茶鱼目混珠。

吴德亮说,乔木的千年古茶树的茶汤微苦但茶气强,灌木的茶汤较涩。甚至乔木茶打满足嗝透的香气,也不是灌木可比。

探访普洱茶前世今生

吴德亮收藏的藏茶。
吴德亮收藏的藏茶。

“云南的澜沧县景脉山是现今唯一完整的万亩古茶园。”这是吴德亮深入探讨之后的发现。相传一千多年前有位叫张岩冷的布朗族酋长,他告诉后辈,留下金银财宝会花掉,留任何东西都会被用掉,留下腊种(布朗族茶的意思)子孙生生世世享用不尽。

云南哈尼族祖先在一次篝火会狂欢时在茶树下煮水,茶叶飘进煮水的锅里,煮出的水汤既香又甘,从此哈尼族人开始懂得将茶叶用日晒并以温火炒茶煮水喝。到今日云南当地人都喝这种没经过挤压的普洱生茶。

普洱市有4万5000平方公里,比台湾大的普洱市原本只有两家茶厂。到了2005年激增到5000家茶场。吴德亮笑着自首:“台湾茶人是帮凶,自己是共犯。”不少茶迷往往为抢购陈年普洱而“一掷万金”;甚至还当成理财投资工具,这种奇特的现象,至今没有任何一种茶品能超越。

普洱茶的价格于2007年被炒到每件人民币两万元。当时普洱茶的大叶种的茶青价格一日三市,商人以部分小叶种滥竽充数,加上急赶货省去严谨的制茶工序,导致茶饼无法长久保存,一堆普洱茶卖不出去导致普洱茶市崩盘。到2008年初普洱新茶的价格下跌约七成。

吴德亮乐观看待普洱茶崩盘这件事,普洱茶崩盘后反而打破大茶厂的迷思,让制茶回归到茶品质的基本面。茶厂又再回头做好制茶基本功,注重原料与制作工序。◇

普洱茶的挑选与保存

买普洱茶要如何选茶?吴德亮建议:“买茶还是找认识的茶商买,不追高,不追老,第一泡茶倒掉。”20年的老普洱茶保存得好不会有臭曝味,茶汤泛着一层油光的汤韵,不管多老的普洱茶汤是透亮清澈的,汤色混浊的肯定是山寨版。吴德亮叮咛,闻到臭曝味要丢掉,表示有霉菌,喝了对身体不好。

普洱茶制程中需用“渥堆”方法把普洱生茶堆高,洒上适量水分,盖上布帛,茶叶在湿漉的环境与特定温度下发酵而成普洱熟茶。吴德亮提出忠告,熟茶渥堆数月之久,建议煮开后喝较卫生安全。

普洱茶宜存放于通风无异味的地方,温度约摄氏25度最佳,相对湿度大约80%,湿度太高,茶叶会发霉。普洱能否愈老愈值钱,就看存放是否恰当。

本文转自第302期【新纪元周刊】“人物特写”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88/11065.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白亚士台北报导)台湾茶界近年来兴起了日本铁壶(铁汤瓶沸)的热潮,探究铁壶之所以能打动茶人之心,在于其兼具了实用、提升〔沏茶的穿透力提高〕、美感与收藏保值等特点:铁壶能吸附水中的氯离子,让水变得甘甜顺口,释放有益于人体的二价铁,而经养过的壶造就出来的纹理、锈色相当迷人。“御水行风”老铁壶一期一会展,即日起在台北新生南路紫藤庐展出,展期将至明年的一月十三日止。
  • (大纪元记者陈文敏台湾苗栗报导)苗栗艺文推广协会周岁了,即日起至18日止在竹南美术馆展出学员缤纷多元的成果展,4日上午举行开幕茶会。该协会共展出184件作品,有书法、国画、油画 、陶艺、竹雕、篆刻、纸艺、版画、水彩----等,期勉持续努力发扬文化艺术,提升苗栗县艺文水准,提高民众的鉴赏力。
  • 在我学习日本语的教室里,老师们特意为我们外国人举办了一次茶道的讲座,而且还特意准备了日式的房间为我们展示茶道。日本的茶道起源于13世纪,最初是僧侣用茶来集中自己的思想,后来才成为分享茶食的仪式。现在日本的茶道分为抹茶道和煎茶道,今天学习的是抹茶道。
  • 第一碗茶敬佛,其余施于众人,最后一碗归己。茶之礼先人后己,茶之义清浊自知。茶入肚可以解毒,入心使人清醒。酒像纠纠武夫,茶如谦谦君子。如果女人像茶,男人快活似神仙。夫妻恩爱,爱可一时,恩可一世。相互牵手,彼此交心,情只为你浓。浓极而苦,再美也不能失去理智。幸福必须经历无数诱惑,仿佛茶之清气绝不可污。
  • 与著名茶人谈到,“茶可清心,心清似玉”时,茶会结束,意犹未尽。茶是水写的文化,不仅能洗胃,更能洗心。茶香,水甜,壶古;人灵,景幽,物雅。环环相连,一尘不染,可以洗心。水为茶母,壶为茶父。壶刚水柔,茶性毕露。茶道森严,没有深切的呵护,何来四溢的灵气?茶是水中至善,为什么不去喝,不去品,不去悟呢?
  • (shown)为什么农药的出现,否定了千百年的自然农耕?从科技的迷思中觉醒,魏麒麟用19年的时光,撷取老子的自然哲学,将生态失衡的荒地,还原成动植物的最佳自然栖息地,“它们”在此共生、共存、共容,自然中达到永续,当然这儿生长的茶——别有芬芳……
  • 为感谢台湾在日本三一一大地震时伸出援手,6名日本人来台传授茶道,希望透过绿时代精神表达感恩之情。
  • (shown)仿佛水结晶实验,孩子们的纯净之心预告了一壶好茶, 去年在台北花卉博览会开幕和史博馆法门寺文物展中一群小小茶人优雅又娴熟地注水、奉茶,广袤中华茶道文化,在21世纪是发扬或沉寂?在小小茶人气定神闲中看出一点端倪。
  • 南投县茶叶运销合作社“茶与生活”系列讲座,16日由王宏铭担任压轴,主讲“生活中的茶道”,分享近40年从旅游、四季花开及家庭聚会等方面学习生活茶道的历程,并鼓励民众以茶道创造和谐的气氛,增进人我的关系,提升生活品质。
  • (shown)在台湾现正兴起一股礼仪学习法,以礼示茶,以茶学礼,将茶由物质层次提升至精神层面,藉由茶艺的熏陶变化学生气质。茶艺课程藉由静心、冥想及礼仪态度,能使学生情绪稳定下来,守纪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