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四十五)

中华民族历来习惯而且很擅长于自己发明创造,但是现在“山寨”成了中国制造产品的典型特征。(LIU JIN/AFP/Getty Images)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在科学实践方面,假“科学”之名,行“反科学”之实,背离“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严重破坏人与自然的和谐,让我们以点带面的看一下那些相关的悲惨案例:

1)狂热唯心,浮夸成风:号称“亩产万斤”,全民不耕作,竞相上山采矿,“大炼钢铁”,“争放卫星”,在大规模的洪水、干旱、飓风、海啸、地震、霜、冻、雹、蝗灾等自然灾害一次也没有发生的风调雨顺的1959至1961年间,人为造成了“三年大饥荒”的人间惨剧,竟使得膨胀正速的中国人口突然停滞,甚至负增长,事后谎称是“自然灾害”。

2)战天斗地,改造自然:叫嚣“我就是玉皇……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不是顺应自然,疏导治水,而是用强力堵截的办法,无视专家的忠告劝阻,草率粗糙拦河建坝,获取廉价电力,但是建坝可引发地震等地质灾害,损失土地良田,令泥沙淤积,抬高河床,阻塞航道引发水灾,又使水质退化,对生态有着极其严重的破坏,对下游堤坝还有威胁,然而建坝的核心要务──抗洪治水的效果到底怎样呢?三峡大坝当年口号 “三峡工程峻工之日,就是长江告别洪患之时”,2003年新华社宣称可抗“万年一遇洪水”,而06年全线建成后,08年就变成了“百年一遇特大洪水”,而2010年则辩解“今年抗洪还不能全都指望三峡大坝”……其实三峡大坝只能直接控制上游来水,保护荆江河段,而如今上游的重庆等地区,被特大旱灾和围城的洪灾交相侵袭,在中下游三峡大坝的泄洪,更被质疑是以下游为壑。而1976年8月8日凌晨,驻马店泌阳县境内,质量粗劣的板桥水库大坝垮坝,洪水倾泻,顷刻间一片汪洋,水面宽10公里,直接致死人口数目据不同资料的记载从2万6千人到24万不等,被美国Discovery节目评定为人类史上最惨绝人寰的人祸,然而更不幸的是,灾后动用一切手段封杀真相,迄今36年,中国大陆鲜有人知悉。

3)歪曲事实,封锁真相:2003年,将本是由冠状病毒导致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萨斯)扭曲成很普通的传染病的名称──“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称致病因子仅是一种衣原体;而又对于疫情强力封锁,错过了早期控制疫情的最好时机;当外界普遍质疑中共隐瞒时还一再否认,并摆出各种为人民健康负责的假象──专家及时会诊从而病人康复出院、反华势力造谣政府隐瞒但各国人民不相信、广州国际交流会将是历史上参展厂家最多的一次、外国游客作证在中国旅游安全,以及(被蒙蔽的)世界卫生组织专家也出面说中共措施得当没有问题……就在这假面具几乎令所有人相信的时候;4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记者招待会,宣布中国萨斯病全面爆发,变相承认了一直隐瞒的疫情。“非典”作为“萨斯”的遮羞布,几乎让全世界与中国一起走向深渊。

而在科学理论的研究方面,尤其是尖端科学领域,因为“唯物”和“实证”的世界观忽视精神和道德的因素,本来就存在巨大缺陷,历来缺乏灵性,况且因政治需要而采用的强制灌输洗脑的教育方式又是直接抑制人灵性的,从而科研领域也万马齐喑,创造力低下,极度缺乏原创性的理论成果,只知道“拿来”别人现成的成果,实际上往往又因为加工制造水平跟不上,即使拿到了别人的产品,也无法完好的重现出来;而“填鸭”式教育出来的学生更是普遍不知道了什么叫“自己”的看法。然而,中国知识分子向来以独立思想着称的,历代的忠臣和死谏之士不可胜数,直到20世纪的文革前仍有许许多多的坚持自己思想的铮铮铁骨的文化人。而中华民族也是历来习惯于而且很擅长自己发明创造的,但是现在却使“山寨”成为中国制造产品的典型特征。(待续)

--摘编自明慧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