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见:“宪政梦”遭遇“党管媒体”

人气 3

【大纪元2013年01月10日讯】新年伊始,一南一北的一报一刊,不约而同地呼唤宪政,都遇到了麻烦。

《炎黄春秋》认为,“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落实宪法,并“在政治进步的基础上”修订宪法,“将新的宪法修订条款落实到政治制度中”,这“就是渐进式改革”。

《南方周末》则试图将宪政与正在流行的“中国梦”联系起来,声称“中国人本应就是自由人。中国梦本应就是宪政梦。”其原稿引用“庙堂之上发出的宪政强音”,即“宪法的生命在于实施,宪法的权威也在于实施”,断言“惟如此,国家与人民,才能重新站立于坚实的大地之上。”

然而,《南方周末》远不如《炎黄春秋》幸运。它这一颇具新意的“梦的解析”,被人强行卡住,即使总编辑已签版定样,仍须再次删改,并且是广东省委宣传部的人亲自动手修改。最后面世的献词,勉强地保留了那“庙堂之上”的“宪政强音”,但“中国梦”不可以具体阐释为“宪政梦”,只能照本宣科“中国梦”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似乎这样一来我们就“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这个梦想”。

广东宣传部此举,被《南方周末》编辑记者视为“严重违反新闻出版流程,并造成严重事实错误的重大出版事故”。他们强烈抗议中共官僚越俎代庖的行径,得到相当广泛的社会舆论支持。

面对抗议浪潮,据说中宣部的态度是,一,党管媒体是不可动摇的基本原则;二,南方周末此次出版事故与广东省委宣传部部长庹震无关;三,此事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

其中最可笑的,就是所谓“境外敌对势力介入”,中共这一贯的老套说辞,到今天还舍不得丢掉,真是顽固透顶,愚蠢至极。至于庹震,其实他当时人在哪里并不重要,现在互联网已经很普及,手机和平板电脑也很好用,强令《南方周末》删改当属重大的干预动作,他身为部长不可能不知道。退一万步说,即使他完全蒙在鼓里不知情,如此粗暴的越俎代庖,与他的工作作风实乃一脉相承,至少他负有领导之责。

而根本问题,就在“党管媒体”这一所谓“不可动摇的基本原则”。

在合理的意义上,“党管媒体”须依法行事:对社会媒体,须依据国家法律,对中共自己的党媒,也须依据党规党法,不可以任意胡来。中共中央机关报的社论,毛泽东可以亲自动手写,也可以亲自改动,然而,他发动“文革”之际要在北京市委的报纸上发表姚文元的文章,当时并不顺利。那意味着,党报发什么文章,或者那文章怎样写,不是全凭权力而决定,而是有商量讨论的博弈空间,即使党的主席,也不能完全随心所欲。

何况,《南方周末》隶属于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其本身并非省委机关报,且其市场化程度很高,实际已是一份社会化的报纸。“党管媒体”的原则应用于它,须有理、有节,也就是说,要以理服人,干预也须有所节制。

广东省委宣传部删改《南方周末》的新年献词,其所作所为,显示为一种非常之举,即献词原稿中有他们无法容忍之重大原则性“错误”,而决非那些为庹震辩护的人所言,只是这些党官僚们“看到那些不顺眼的文字,禁不住要亲自动手重新将它们排列组合一番”。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原稿的主题,是“中国梦,自由梦,宪政梦”。文中“宪政”出现了十多处,特别点出庙堂之上习近平的那些话语是“宪政强音”,而党官僚修改后见报的献词,公然将“宪政”全部删除,将庙堂话语称之为“时代强音”,然后轻轻一笔,“宪法正是国家对万千生民的梦想所签署的契约”,就带过去了。

中共官僚保留习近平的那些提到宪法的庙堂话语,但小心翼翼地避开宪政,而习近平强调的恰恰是宪法的实施。不论习近平本意如何,《南方周末》称其为“宪政强音”不为过分,但党官僚删除“宪政”,则恰恰意味着,习近平的强调,至少在党官僚们看来,只是说说好听的腔调而已。

严酷的现实是,中国的宪法,其序言中对中共领导地位及中共领导人思想的地位的论述,都意味着实际的权威,其正文对国家权力、公民义务的规定,也有实际意义,对国家义务、公民权利的规定,则往往束之高阁。在这一现实面前,“中国梦”实际为“宪政梦”,中华民族之复兴,以公民社会的成长为其实质内容。中共新领导主张做实事,那就不是空谈宪法,而要认真落实宪法,实实在在地实行宪政。

那么,若以理服人,广东省委宣传部须明明白白讲清楚,究竟为何“中国梦”不是或不可以是“宪政梦”。这些官僚若能说服《南方周末》,则他们动手修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就还算得上有理,而他们若能说服编辑们自己修改,才算得上有节。实际上,庹震之类党官僚,既不会讲道理,也不知有所节制,他们只会以党教条压制自由思想,只会以权压人、仗势欺人。

当然,这些党官僚的背后,是中共庞大的党官僚机器。

《环球时报》的社评断言“中国新闻和中国政治在宏观上必然是协调的,互动的”,但是它显然傲然蔑视《南方周末》的互动权利,否定媒体人“单独突进”的勇气与价值。在官僚机器的视野里,权利只能自觉地与权力协调,因为,在“中国政治的确定性”面前,自由与宪政,自主精神与首创精神,根本算不得什么。

不过,“宪政梦”正在飞扬起来,这是新年之际的大事情。中共官僚机器竭力防范人们的梦想,竭力限制人们对“梦的解析”,恐怕有点儿力不从心吧。

──转自《新世纪》

相关新闻
美媒:南周事件支持者声音如雪飞来
港媒:南周事件引发全民“总动员”
美媒:弥尔顿1644年对南周事件的“预言”和解读
新京报强文声援南方周末:《南方的粥》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成都一男子持刀被警开枪击伤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