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教育】

古典.承传 赏乐的反思

文/ 沈亮宽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1月11日讯】在我教学生涯中,教了不少主修音乐及非音乐主修的学生,有秉持对音乐的喜爱而努力钻研、练习自己乐器的人,也有极少部分愿意认真去了解音乐的内涵而涉猎各种相关书籍者;然而也有许多学生没兴趣去看与音乐、艺术相关的书籍,或无心多听自己主修乐器以外的音乐。倘若音乐不是他们的主修,或可不需强求;但对于想要以音乐为专业的人或学乐器的人,我认为除了应该努力不懈勤练乐器,也该充实自己音乐的涵养与见解。

然而,有许多在音乐专业领域学习中的人,对于欣赏及聆听音乐,和到底听些什么,可能还是很懵懂。他们在技巧上琢磨,更在不同老师的带领及真伪夹杂的见解中生存,有时不见得有太多时间踏踏实实的吸取更多相关知识及文化来让自己消化、成长。如此汲汲营营的学习音乐,再加上音乐学习的环境逐渐功利,所想的无非是音乐可以达到一番怎样的作为,而忽略心灵的涵养及音乐真正带给人类的实质价值,我为这样的大环境感到可悲和痛心。

话说回来,既然大环境我们无力去改变,是否我们可以从自己改变起呢?我个人认为,认真的聆听、欣赏音乐,和认真的去享受音乐所带给我们的一切是有必要的。基本上每一首古典作品都有一定的深度及意义,听懂它,那是一种品味的提升,而在听懂前,势必要对当时的时代背景有所了解、作曲家的创作动机、基本的乐曲风格及结构架设、还有当时相关的曲风等,将这些融会贯通后,音乐本身所要表达之意义就能得到清楚的理解并合理的诠释,进而也能懂得二战后英国著名作曲家郭尔(Alexander Goehr)的心情。

当时到巴黎学习时的郭尔,在一堂音乐分析课程报告中,他自信满满的在同学与教授面前讲解时说出:“莫札特的音乐在这小节,乐曲转入下属小调和弦。”当郭尔一讲完,教授马上不客气的指出“错!”然而郭尔再次回头检查,发现并无错误,于是再度重复一次相同的答案,而此举重复了三次,也让教授纠正三次,真是令郭尔颜面尽失。后来,郭尔决定私下请示教授到底答案为何,当时教授只是淡淡的回答他说:“此处,莫札特在音乐中洒下一道阴影。”当然,在理论上郭尔没错,只是他忽略了,音乐要打动人心,不是懂理论就好,那只是让自己练习时能事半功倍的一种手段而已,最重要的是要认识作品背后的文化,这才是听懂音乐的本质与意义。

若以服饰界的品牌来比喻,经典的古典音乐更是一种名牌,它的质感好、够用心,深度较一般通俗乐高,所谓“曲高合寡”乃此意,因此不是人人能懂,但它有其万世流传的意义,经得起误读、偏见与人类的不解,能生存在充满商业气息的时代及优雅古典的古代而亘古流传,难道不该因它的不朽精神而得到适当的对待吗?所以我们还要继续听下去、读下去,认真的反省下去,把古典音乐的精神传承及延续下去,让音乐不再只是放松心情或附庸风雅的玩物,而是一门需要认真以对、努力思考、用心体会及品味的艺术。◇

◆ 沈亮宽来自台湾,Nyack college讲师。专业长笛演奏,并有22年教学经验。2007年取得皇后学院音乐教育文凭,2007取得纽约州教育证照,1998年纽约大学音乐演奏硕士。曾获纽约器乐杰出成就奖、西方凯斯储备大学甘迺迪音乐创意奖、台湾长笛演奏成人组冠军。

(责任编辑:索妮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教学二十余载,经常遇到学生学乐器却从不听音乐,顶多听听自己正在练习的曲子,或只听流行音乐,但其他相关的曲子或不同的乐器曲目及作曲家一概不碰,学古典乐却几乎不听古典乐曲!
  • 想要在学习乐器时,把音乐的技巧、音乐性及背谱能良好地协调起来,掌握好乐理(即音乐理论)知识是非常重要的。教学过程中常遇到一些从别的老师手上转过来的学生,程度颇高,但弹奏起乐器时,内涵不够而且不太有表情及音乐性,充其量只能说是把音弹对而已。之后再详问曲中的一些记号、术语、和弦及简易的和声进行及曲式等,才发现这些学生几乎是一问三不知,无怪乎弹奏起乐器时,自信度不够、不踏实,且不知所云也。其实乐理是学音乐的基本概念,它不仅能帮助学生了解曲子,还能做曲式分析,如此才能真正了解曲子本身的内容,而更精准地掌握演奏的精髓。
  • 欣逢中华民国建国百年双十国庆大典,中枢于台北总统府前广场举行隆重庆祝仪式,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旗海飘扬下,国人充满欣喜情绪高昂,缅怀先烈感动莫名。尤其是今年扶老携幼返国参加国庆的侨胞人数爆增,他们纷纷表示:在建国百年双十国庆日不能缺席一定要回来。马英九总统在大会上揭橥政府自由、民主、均富的治国理念,正是实践国父孙中山先生当年建国的理想,最后马总统带领全体振臂高呼:中华民国万岁,台湾民主万岁。透过电视卫星画面我们也可看见,全球各地热爱中华民国的侨胞们,亦利用假日在侨居地扩大举行升旗典礼,当大家目送美丽的国旗冉冉升空迎风昂扬之际,人人心中默祷中华民国国祚永固国运昌隆。值此举国欢腾国恩家庆的光辉十月,触景生情追忆感怀两位爱国音乐教育家:李抱忱博士与先父计大伟教授。
  • (大纪元记者袁丽澳洲悉尼报导)出生于1954年的李敬姬教授(Professor Kyunghee Lee),今年已经将近58岁了,看上去却像是40岁的中年知识女性,言谈举止中,李敬姬透露着和蔼、亲切、乐观、积极的态度,同时也散发着艺术家的热情心智。对钢琴的挚爱,让她义无反顾地放弃了成为医生的职业生涯;走进音乐的殿堂,使得她成为一名受人爱戴的音乐教育家。
  • 国家教育研究院在“中华民国教育年报(99年)”将品德与生命教育之落实、霸凌、中辍等问题为国民教育与学生事务辅导亟待解决之重要课题。年报中提出许多具体的解决方法,然而这些问题的产生,与当前社会人文精神的失落有密切关系,要想消弭这些问题,就必须由涵养学生人文精神出发。
  • 与其它学校相比,飞天艺术学校有许多与众不同的亮点。单就音乐课程设置来说,飞天音乐系用来教学和演奏的音乐作品,往往选自传统题材,教学方法和演奏技巧也与现代派方法远远不同。我们选择这样做,是基于很多考量。
  • 8月18日,山东卫视《天籁之声》五进四的比赛中,被淘汰的选手朱帅再度现身为好友帮唱,让一直力挺他的评委萨顶顶老师很是激动。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萨顶顶毫不掩饰地多次表示自己的最爱就是朱帅。在接受采访中,萨顶顶还大胆地批评了当下中国大陆的音乐教育模式。
  • 对于一个热爱音乐﹑从事音乐的人来说﹐飓风的警讯丝毫泯灭不了其对艺术的执著和热情。10月28日下午,具有121年历史的世界首级音乐厅——纽约卡耐基音乐厅迎来了神韵交响乐团世界首演﹐三位指挥家﹐90多名演奏家和音乐家现场联袂献艺为观众呈现了一场中西合璧的演出﹐四层楼音乐厅全部满座﹐观众无不为艺术家们的精彩表演而喝彩。
  • 学习音乐的过程是有苦有乐,但本质应是快乐的,如果硬是“赶鸭子上架”或是被家长逼迫而学习,想必效果及过程应是不甚理想。有道是“行行出状元”,学音乐绝不会是孩子兴趣的唯一选择,多观察孩子,孩子会慢慢展现出自己拿手、擅长及喜欢的一面,到时与孩子好好谈谈,再决定要不要学及要学什么,而不是只凭着家长们自己认为该学什么来做评判,当然家长还需想清楚希望孩子学习这项事物的目的在何处,而不是一味盲从。
  • Jason是一位六年级生,从来没学过任何乐器,甚至对学音乐有偏见,认为音乐是女生才学的,男生不该碰音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