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奥地利居民饰品中惊现广州槎头劳教所求救信

当媒体和公众高度关注美国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在脸书(facebook)上公布的一封来自中国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时,事实上,这并不是第一封。2002年,一名奥地利居民在其购买的饰品中已经发现了一封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求救信,而进口这种饰品的公司证实,德国等地同期也发现有求救信。图为:一名奥地利居民在自己购买的饰品中发现的来自中国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0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高紫檀报导)当媒体和公众高度关注美国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在脸书(facebook)上公布的一封来自中国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求救信时,欧洲居民辛迪(cindy)觉得有义务将自己知道的另一封来自中国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的求救信事件公布出来,尽管这封信已经在欧洲的奥地利被发现将近十年。

来自马三家劳教所求救信引发媒体关注中国“古拉格

两个月前,美国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在她购买的万圣节装饰物当中发现了一封令人难忘的求救信,这封来自中国辽宁马三家劳教所的求救信被折成八分之一大小,隐密地藏在饰物中的两块墓碑之间。

在凯斯把这封求救信放上她的脸书(facebook)之后,世界主流媒体予以高度关注并详细报导,西方媒体称之为中国古拉格制造的圣诞节礼物流入全世界各国家庭。美国政府随后也启动调查。

(《古拉格群岛》是由前苏联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写的一部最有影响力的反映苏联奴隶劳动和集中营故事的书。古拉格指的是苏联的集中营。俄国良心犯流放地。)

中国劳教所中被奴役的良心犯法轮功学员命运让人揪心

在漫长的调查尚没有结果之前,在中国“古拉格”被奴役的良心犯以及马三家劳教所求救信中提到的法轮功人员命运让人揪心。欧洲居民辛迪感到不安。

辛迪表示,她知道奥地利一位民众大约十年前在购买的环形饰品中发现了一封求救信,这封求救信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法轮功人员,随后这位奥地利民众将此信辗转交给了当地人权组织及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

辛迪没有透露详细住址,但希望国际社会更多关注这些被迫害的人。

十年前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事件被揭开

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协调人王勇证实了此事,他对这件事进行了详细描述:

“2002年12月,一名奥地利人买了奥地利Eduscho公司生产的餐巾环。他/她在餐巾环的包装盒里发现了一封来自在中国劳教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求救信。这封信被辗转交到了奥地利国际大赦(Amnesty International),奥地利国际大赦把信件传真给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

一名曾被关押在广州槎头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辨认出,广州槎头劳教所曾生产过这种环形饰品,并且有人将求救信放入这种饰品的包装盒中。目前,这种老款饰品在Ebay仍有售卖。(图片来自网络)
一名曾被关押在广州槎头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辨认出,广州槎头劳教所曾生产过这种环形饰品,并且有人将求救信放入这种饰品的包装盒中。目前,这种老款饰品在Ebay仍有售卖。(图片来自网络)

“因发现人和转交人不愿公开姓名及联络方式,奥地利国际大赦没能再联系上他们。但据国际大赦调查,Eduscho在德国的母公司Tschibo的产品中也发现了类似信件。”

王勇说,奥地利法轮大法协会马上联系了在奥的Eduscho公司。因事关重大,Eduscho直接联系了在德国的母公司Tchibo。Tchibo派专人到维也纳来和奥地利大法协会会谈。在会谈中Tchibo证实了在德国也在同期发现了类似的来自中国被关押法轮功人员的呼救信。

王勇表示,当时Tchibo也承认了他们的中方合作工厂离信中所写的劳教所不远,并且调查发现工厂不具备完成生产量的能力。Tchibo称,他们终止了和中方厂家的合作。“但Tchibo当时不愿对这一案例公开书面表态。”

王勇还说,他们就这一案例联系了国际人权组织(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奥地利分部,国际人权组织奥地利分部在关于法轮功受迫害的专门调查报告中记录了这一案例。

国际人权组织(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Human Rights)是一家总部在德国的世界人权组织,其总部一名要求匿名的工作人员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一直在跟踪此事,并保留了这封求救信的复印件,她认为这封信描述的与她掌握的中国劳教所的情况以及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情况相符。

求救信:把这些罪恶公布于世!

从欧洲法轮大法协会网站可以看到这份来自中国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复印件,信中称:“警察利用各种残酷手段来强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包括可怕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包括“毒打我们,切断我们和家里亲人的联系。”并且“当我们的关押日期到了,他们仍然不释放我们,他们把我们送到所谓的‘教育中心’里继续折磨我们”。

信的末尾请求看到这封信的人帮助“把这些罪恶公布于世!”,同时“把这封信转交给国际人权组织”和两家法轮功网站――明慧网和圆明网。

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位于广州市白云区槎头的一个位于珠江上的孤立小岛,又被称为“小岛”(劳教所)。中共自1999年7月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槎头女子劳教所就被用做关押和迫害女性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重要场所。明慧网上曝光的该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方式包括:禁睡、吊铐、毒打、捆绑、灌辣椒、注射摧毁中枢神经系统药物等。

她亲眼看到一名法轮功学员冒险将信放入产品包装盒

已经逃离中国并得到联合国庇护的原广州居民汪宇清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她曾于2000年2月份被中共当局送至槎头劳教所迫害。中共强行判处汪宇清劳教二年,但由于她坚决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又被超期关押9个月后直接强行送进广州海珠区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汪宇清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描述了一个场景:尽管每一名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名受警察指使的犯人24小时贴身监视,但在被关押期间汪宇清亲眼看到一位被奴役的法轮功学员非常迅速地从桌底下拿出一封信,并放入她做的有着英文说明的出口产品包装盒中。

“幸亏没被发现!”但汪宇清说她当时感到相当担心,“一旦这种事情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汪宇清说,当时对普通法轮功人员的迫害方式除了每天长时间强制做奴工之外,还要在大太阳下面进行所谓“军训”来体罚,一些人绝食被整日吊拷和灌食等等,她无法猜测如果求救信被发现后当事人面临的后果,她也无法肯定当时放进去的信就是在奥地利发现的那封。

广州槎头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严酷

同样逃离中共迫害后得到联合国庇护,目前被安置到加拿大的原广州法轮功学员沈莉也曾在1999年底被关押在广州槎头劳教所迫害。

沈莉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她有数次晚上尝试炼功,但被抓到楼下并整晚吊铐在铁门上。她曾经和数名法轮功学员一起罢工绝食抵制迫害,此后被整日吊铐,后来警察干脆将她们24小时“大”字形绑在床上,并强行插管灌食折磨,她们的臀部因长时间不能翻身而溃烂。

沈莉1999年12月被中共抓捕并强判两年劳教,她也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被超期关押7个月,后被直接送至广州东山洗脑班(中共称“法制学校”),后又转至黄埔洗脑班进行残酷迫害。

沈莉表示,由于不懂英文,她没有写求救信放到出口产品中,不过,她不排除别的懂英文的法轮功学员会这样做。

“绝对不止这一两封,但能够曝光出来的不多。”

汪宇清认为,从被奴役的监狱或劳教所通过出口产品发送求救信的大部分是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因为在所有被迫害的良心犯中,法轮功修炼者人数最多,并且法轮功修炼者的道德感和信仰使他们无惧迫害勇于这样做。

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中,大学以上教育水平的比例相当高,懂英文的人很多,这使他们有条件这样做。相对而言,普通的犯人普遍文化水平低,并且对中共警察相当恐惧。

联想到美国俄勒冈居民朱丽叶‧凯斯发现的来自马三家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求救信,汪宇清认为:“绝对不止这一两封,但能够曝光出来的不多。”

中国有庞大的“古拉格”网络

汪宇清希望国际社会买到这个产品的人要勇于曝光,也希望这些公司不要再与中共合作:“每一个出口产品,都有可能包括在押人员包括法轮功学员的血泪。”

目前世界上仅有中国有劳教制度。在这种被中国律师广泛认为违宪的制度下,中国警察可以不经判决拘押某人三年。中国的劳教所数目保密,外界估计,中国目前至少有1000个监狱工厂和农场,两者构成一个庞大的“古拉格”网络。

自1999年7月法轮功遭到中共迫害以来,外界估计,至少数百万人曾被中共政府以各种形式关押。2009年,前美国智库研究员伊森•葛特曼估计,法轮功学员大约占全中国“劳改总人数”的15%~20%。

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中文译文:

亲爱的先生/女士:

我们是中国广州市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遵循“真、善、忍”宇宙特性来修炼自己,我们因为修炼“真、善、忍”而被政府关进监狱。在这里,警察利用各种残酷手段来强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包括可怕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当我们的关押日期到了,他们仍然不释放我们,他们把我们送到所谓的“教育中心”里继续折磨我们。他们毒打我们,切断我们和家里亲人的联系。请帮助我们把这些罪恶公布于世!我们非常需要您的帮助,请您把这封信转交给国际人权组织、明慧网和圆明网,我们十分感谢您的帮助。

许多广州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一所名叫:广州槎头劳教(女)所:地址:广州白云区槎头小岛 邮编:510435

9月12日,2002

来自广州槎头劳教所的求救信英文原文:

“Dear Sir/Madam,
We are practitioners of Falun Dafa in Guangzhou in China. We cultivate ourselves as per the law of “Truthfulness, Benevolance, Forbearence”. We were put in jail by the gov’t because of it. Here, the gov’t police use various cruel ways to force us to give up our cultivation, which includes terrible mental and physical torture. Even when the exping date comes, they won’t set us free. They send us to the places so-called “study school” to continue to torture us. They would beat us hardly and cut off all the contacts between us and our families. Please put this terrible evil to the public. We need your help very much. Would you please submit this message to the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 Organization, and send this to: www.minghui.com.net or www.yuanming.com(net). We’ll be very thankful for your help.

Many Practitioners in Guangzhou were put in a jail called: Chatou Women’s Prison, Xiao Dao, Guangzhou, China, Postcode: 510435, Date: Sept. 12, 2002”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aozhitan@gmail.com。

(责任编辑:周雅)

评论
2013-01-04 4: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