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两个国王论珍宝

作者﹕严谨

大纪元图片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齐宣王和魏惠王,两个国王在郊外会合,一起打猎。休息时,魏惠王问齐宣王:“你也有珍宝吗?”齐王说:“没有。”

魏王说:“像我这样一个小小的国家,尚且有直径一寸那么大的宝珠,一个宝珠的光辉,能够前后照亮十二乘车。这样的宝珠,我就有十颗。像你们那样拥有万乘兵车的大国,怎么会没有珍宝呢?”

齐宣王说:“我所看重的珍宝,跟你不同。我有个臣子名叫檀子,派他出守南城,楚国人就不敢来骚扰;泅水一带所分封的十二个诸侯国,都来朝见;我有个臣子名叫盼子,派他出守高唐,赵国人就不敢在河东边捕鱼;我有个臣子名叫黔夫,派他出守徐州,燕国人从北门来归顺、赵国人从西门来归顺的,就有一万多家;我有个臣子名叫种首,派他防备盗贼,就道不拾遗。我因为有他们的光辉,而能照千里之外,又何止十二乘啊!”

魏王听了很是惭愧,怏怏然,很不愉快地走了。

【附言】

这个故事是说,魏惠王把直径一寸那么大的宝珠,视作国宝,而洋洋自得,甚至以此为骄傲的资本。齐宣王则不一样,他所看重并视为珍宝的是人才,如守南城的檀子,守高唐的盼子,守徐州的黔夫等。齐王把这些有学识、有能力,治理国家有方的人,视为国宝;并因有这些奇才而自豪。这说明各人有各人的珍宝观。它告诫人们:要尊重人才,珍惜人才和使用人才。

从古到今,管理国家与各类集团的领导人,有多少人的珍宝观,类同于魏惠王;又有几个人,类同于齐宣王呢?任何一个人,难道就不应该树立正确的珍宝观吗?你最喜爱的是什么?最视如珍宝的是什么?难道不应该端正其认识,以免误导一生吗?有人讲:“无灾一身轻,有官万事足。”有人讲:“无事一身轻,有钱万事足。” 这些人真该端正身心才好。 (出自汉代韩婴《韩诗外传》)

--转载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颜渊问老师孔子:“为什么善于游泳和善於潜水的人,可以很快的学好驾船的技术?”
  • 州太守谢启昆,有一次正在扶乩,乩仙在灰盘上写出几句《正气歌》中的词句。谢太守一见,以为可能是文天祥,急忙整肃衣冠,躬身下拜,叩问乩仙大名。乩仙答道:“我是亡国庸臣(自谦之词)史可法。”
  • 孔子大吃一惊,说:“好啊!这大概就是别人所说的‘保持溢满的状态,不如停止’的道理吧!”
  • 尧认为许由是贤人,由他来管理国家是人民的幸福,于是决定把帝位禅让给许由。
  • 不要追求高官厚禄。而猫头鹰总是会以小人之心,去猜测君子,并对君子痛下杀手,必欲除之而后快。这就是社会动乱不安的一大原因,所以君子应该警惕小人,以防不测之灾。
  • 楚国有个人讨了两个老婆。另一个别有用心的人,去勾引他的大老婆,被大老婆痛骂了一通;当他去勾引其小老婆时,小老婆却高兴的答应了。
  • 划船人名叫古乘,他跪在赵简子的面前,对他说:“那珍珠和美玉没有长脚,离这里有千里之路,它们却能来到富贵人的身边,这是因为人们喜爱珍宝的缘故呀。现在,贤士都长着脚,却不到你身边来,这是君王不喜爱他们的缘故吧?”
  • 过去,周朝有个人想做官,但一直没能遇上机会,眼看年岁已老,白发苍苍,他坐在路上痛哭流涕。
  • 一日,商容先生教授道:“天地之间人为贵,众人之中王为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