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揭北京女子劳教所“攻坚队”酷刑

法轮功学员讲述受迫害的经历。(宋祥龙/大纪元)

人气: 5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长滩市报导)任国贤,硕士研究生学历,1998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一年后,中共大规模镇压法轮功,任国贤先后多次被非法关押,遭受两次共三年半的非法劳教迫害,并被剥夺授予学位机会。2013年10月20日,在洛杉矶长滩市举行的法轮功集会上,任国贤讲述了自己在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

2003年2月,中共“两会”前夕,任国贤被从公司非法抓捕,送往海淀看守所,之后又被送往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天堂河医院、北京市女子劳教所集训队,共被非法关押2年半。

2003年7月,北京市女子劳教所成立“攻坚队”,加强迫害坚持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并打出“人心通过强制的手段是可以改变的”的口号。任国贤被送进攻坚队,从此开始了恶梦般的生活。

劳教所分配了两个身材健壮的吸毒犯“包夹”看管任国贤,被称为“班长”。她们每天做“监控日记”,记录任国贤的一举一动,只言片语,面色、精神状态、喝了几口水,吃了多少饭、上了几次厕所、大小便、月经、睡眠情况等等,都被细致入微的记录下来。队长每天查看“监控日记”,调整对任国贤的肉体、精神迫害方案、火候,几乎把她逼疯。

据任国贤回忆,她经历的最残忍的酷刑包括:被用电棍从头到脚电击;“抻刑”把身体抻到极限;长期饥饿刑罚,每顿一小块馒头,折磨到她心肺衰竭。再有就是长时间罚坐。

罚坐

任国贤被“班长”胁迫坐在一个高约四十一公分的塑料凳子上。双腿紧紧并拢而且不能有任何缝隙,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上身坐正直,目视前方一动不动,就连不经意抬一下手指都算违规,会遭到拳打脚踢。

这种坐姿只能坚持几分钟,然后就浑身难受、大腿部位被凳子硌的十分疼痛。由于长时间坐在如此高的凳子上,任国贤的两个大腿被硌得肌肉黑紫,深深的陷下两个大坑,皮肤几乎挨着骨头了。由于长期罚坐,致使脚、腿部肿胀,平时穿三十六号鞋的脚只能穿三十八号鞋,小腿与大腿一般粗。

剥夺睡眠、拳打脚踢

任国贤每天被允许睡3-4个小时,其余二十多个小时全部是坐在凳子上忍受肉体折磨。由于严重睡眠不足,很容易犯困。“班长”看她稍有困意,便拳打脚踢,或拿钢笔尖扎她的手、眼皮,或用拳头用力杵她的眼睛,有一次把她眼睛打的肿胀,半天都无法睁开。

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任国贤的“包夹班长”亲自向她讲述,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攻坚队“班长”把满口的牙全部打掉。

不让上厕所

攻坚队强行让大法弟子每天喝下三盆汤,不喝就灌,却一整天也不让上厕所。任国贤被长期憋尿而导致小便困难。后来队长允许她在住的房间里方便,致使房间里臭气熏天,两个包夹将怨气向她身上撒,更狠毒的打她,吃饭时要把屎尿盆端到椅子前吃,晚上睡觉时,要将屎尿盆端到床前,还找来一团手纸沾上屎尿弄到她睡的被子上。还有一次两个“班长”逼迫她喝下自己的尿,否则不让她方便。

饥渴

在攻坚队,大法弟子每天每顿只给小半个馒头,经常只有一盆底菜,甚至只象征性的给一根菜段或一片菜叶。赶上集中攻坚时,三天给半个馒头,持续九天如此。长期严重营养不良使得任国贤的脸色从刚进攻坚队的红润变成惨白,直至发青。月经从每月一次,延长至每俩月一次、半年一次。

长期罚坐导致任国贤被送医院抢救

罚坐、饥饿、禁止上厕所、剥夺睡眠、整日不间断的拳打脚踢……任国贤仍然拒绝“转变”。由于她长期被罚坐,后背肌肉经常抽筋,而且由局部发展到整个后背,直至颈部肌肉痉挛,致使脑袋不由自主的偏向一边,直至达到极限,最后身体失去平衡而栽倒在地。即使这样,也仍然无法使任国贤的脑袋回到正常位置,时间一长,有一次导致呼吸困难,口吐白沫,几乎到了死亡边缘。队长赶快掐人中穴,掐了半天任国贤才缓过来。

肌肉僵化,加上心脏出现衰竭,任国贤动不动就休克,两次被送进劳教所医院。

2005年8月23日,任国贤被到期解教。然而派出所片警仍然不断上门骚扰,如告诉她:“马上要国庆节了,不能去天安门。”派出所管辖的小区内就有一百多法轮功学员被登记在册,都要挨个上门通知“不得在国庆节期间去天安门”。

回家后,任国贤一直卧床不起,严重心力衰竭,吃饭都需要家人喂,举不起筷子。后来一支耳朵失聪。随着加强炼功,听力不断恢复。

任国贤说,如今她有幸来到海外,有责任以自己亲身受迫害经历,揭露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惨绝人寰的迫害。◇

评论
2013-10-23 8: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