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死一生 法轮功学员不断被“濒死”上“抻刑”

北京法轮功学员张连英(手举话筒者)控诉在中共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宋祥龙/大纪元)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长滩市报导)在2013年10月20日洛杉矶长滩市举行的数千人参加的法轮功集会上,北京大法弟子张连英讲述了自己被酷刑迫害、九死一生的经历。

张连英,52岁,原北京光大集团处级干部,注册会计师。她在纪实文章《回归之路》中写道:“我是北京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八月得法,原是某公司高级会计师,副处长。从得法开始修炼到九九年七二零的两年修炼中,从单位领导到一般同事都说我因炼法轮功像变了一个人,身心变得健康了,工作中也任劳任怨了。有的下属公司领导见我修炼后严格要求自己,多次拒收礼品,就讲:‘我知道你们法轮大法厉害!’有的财务人员感叹地说:‘要是公司领导都学法轮大法就好了。’

而且修炼两年中我一改原来多种疾病缠身的病态,没有再请过一天病假。又有谁能想像得出,我原来被同事戏称‘碱大了’呢?(注:形容脸色黄,取意于中国北方传统的发面方法要添加食用碱起中和作用:如果碱大了蒸熟的面会发黄,碱小了会发酸。)

“可是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一夜之间,就像天塌了一样,周围的一切全反过来了,领导叫我停职检查,逼我交出大法书籍。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还是我,只是修炼后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和价值,正在努力做一个比好人还好的人,可是昨天还是一片称赞,今天就要被打得不得翻身?同样一个人,同样一个道理,却由于独裁者的命令,在同样一些人的眼里正的就变成了邪的,这不就是人们评论恶人时所说的“颠倒黑白”吗?”

张连英多次遭受绑架、拘留、劳教、强制洗脑等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在佳木斯劳教所张连英遭受了一年半的残酷迫害,真是九死一生,后经先后半年多的绝食抗争,才获得自由。

张连英回忆说,在劳教所关押时,她曾九次被勒死过去,死亡本身相对来说并不可怕,而酷刑折磨中长时间处于濒死前的挣扎,那才叫痛苦。几个吸毒卖淫的包夹每天多次把她按在地上,用湿抹布堵住她的口鼻,当她窒息的喘不过气来时再松开,然后再堵住,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折磨,直至她大小便失禁。劳教所里的许多法轮功至今都是这样被反复酷刑折磨着。

她还经历过最邪恶的“抻刑”,三天三夜如“五马分尸”,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张连英的丈夫牛进平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怀抱幼女向来北京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 史考特先生,讲述了自己、妻子及身边好友因坚持真、善、忍而惨遭迫害的实情。正如史考特先生在香港研讨会上所言:“上星期日(五月二十一日),我与两位北京的法轮功学员见面,我想知道第一手消息,关于中共如何对待那些爱好和平、友善、老实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诉求只是希望可以继续修炼法轮功。我聆听了他们的证词一个小时左右。”

和史考特见面后,牛进平也被逮捕,经历酷刑折磨,曾被十多个警察电击,电击肛门等处,“浑身都被电糊了”,两个月被强制吃不明药物,至今还有失忆的后遗症。

2011年,张连英和牛进平夫妇二人终于在国际社会的帮助下逃离中共黑手抵达美国。

2013年3月4日晚,曾经积极营救张连英的欧洲议会副主席史考特在华盛顿DC和张连英一家相聚,双方都非常激动。史考特说当天的会面真有些“超现实感”。张连英说:“如果不是您多年来的帮助,我们全家不可能有今天的团聚。当时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和马三家我都曾被多次强制抽血,尤其是在北京女所,还被扒光衣服按在仪器上做全身检查,挣扎时把屋里的电脑主机都踹到了地上。如果不是您当初的帮助,我也许就被活摘器官了。”◇

评论
2013-10-23 9:0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