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农药滥用怪病蔓延 转基因可免责否?

人气 20
标签:

【大纪元2013年10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美联社报导,阿根廷农民托马西从未接受过处理农药的训练。他的工作是不间断喷洒这些药粉。47岁的他现在只剩下骨架,虚弱得难以下咽食物或上厕所。

教师朱埃塔居住在圣塔菲省,这里是阿根廷的大豆产地中心,在人口密集地区的500米内禁止喷洒农药,但大豆田离他家仅有30米。她的儿子在后院游泳池游泳时被化学品喷了一脸。

卡提卡的新生儿因肾功能衰竭夭折后,她提出上诉,导致阿根廷首次对非法喷药定罪。但去年的判决已经来得太晚了。一项政府研究发现土壤和饮用水受到令人震惊程度的农药污染,80%的受访儿童的血液里有农药残留。

借助美国的生物技术,阿根廷成为了世界上第三大大豆生产国,但由化学品支撑起的兴旺还不局限于大豆、棉花和玉米田。

阿根廷健康问题严重

美联社收录了在阿根廷全国几十起未受监管及法律禁止的滥用农药案例——喷雾漂移到学校和住家、落到水源上,农业工人没有护具保护就混合农药,村民用农药容器蓄水。

现在,医生们警告说,不受控制的农药施用可能是造成生活在这个南美国家的广阔农场地带的1200万人日益严重健康问题的罪魁祸首。

在圣塔菲省,癌症发病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倍到4倍。在查科,出生缺陷儿在十年间翻了两番。

儿科医生巴斯克斯说,“农业生产方式的变化,显然带来了疾病档案的变化,我们已经从相当健康的人口转变为高癌症率、高出生缺陷、高罕见疾病的人口。”他要求实行农业安全法律。

转基因作物施用农药不减反暴增

自1996年以来,以草饲牛肉知名的阿根廷已经发生了显着的转变,总部位于圣路易斯的孟山都公​​司承诺,采用其获得专利的种子和化学品会增加作物产量,并降低农药使用。今天,阿根廷的全部大豆作物和几乎所有的玉米和棉花都是转基因作物,单单种植大豆的面积就增加了两倍,达到4700万英亩。

农用化学品的使用量在初期确实下降了,然后就发生回弹,且从1990年的900万加仑(3400万升)增加了8倍多,达到超过8400万加仑(3.17亿升),原因是农民希望收获更多,且害虫则产生了抗药性。

根据美联社政府分析和农药行业数据,阿根廷农户每英亩施用4.3磅浓缩农药,是美国农民的两倍以上。
  
孟山都的农药草甘膦(Glyphosate)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除草剂。被许多监管机构包括美国和欧盟认定,如果使用得当是安全的。

5月1日,美国环境保护局甚至提出可允许的食品中草甘膦残留量,根据是孟山都公司的研究,“有一个合理的把握,一般接触不会对人群或婴幼儿和儿童产生危害。”

阿根廷的23个省市的农业规则有所不同。有些省在居住区3公里(1.9英里)范围内禁止喷洒农药,有些省份和地区则只在50米(55码)内禁止。大约有三分之一的省份根本没有任何限制,大多数缺乏详细的执法政策。

阿根廷环境法律规定暂停或取消有毒化学品的喷头,避免威胁公众健康,“即使没有科学证明”和“不管成本或后果”,不过审计长去年发现,农业上没有真正施行。

回应飙升的投诉,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在2009年下令委员会研究喷洒农药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最初的报告称为“阿根廷除草剂浓度和成分系统控制——详尽的实验室和现场研究,草甘膦配方及草甘膦与农用化学品的相互作用”。

但审计长发现2010年以来委员会并没有做到。

政府官员坚持说,问题不在于缺乏研究,而是误传影响了民众的情绪。农业局局长洛伦佐巴索说:“我们作为一个食品出口国家受到质疑,我们需要捍卫我们的形象。”

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孟山都的发言人Thomas Helscher说,该公司“不会容忍滥用农药或违反任何农药法律法规或法院裁决的行为”。

Helscher说,“孟山都重视产品管理,我们与我们的客户定期沟通如何正确使用我们的产品。”
 
基因农作物下害虫产生更强抗药性

阿根廷最早采用孟山都和其他美国农业综合企业推广的新生物技术的养殖模式。

不是传统地翻起表土喷洒农药,然后在播种前等待直到毒药消散,而是农民首先播下种子,然后来喷药,因为转基因农作物能容忍特定的化学物质。

这种“免耕法”需要少得多的时间和资金投入,农民能够获得更多的收获,并扩大了种植面积。但是,害虫产生的抗药性比基因未改造作物时更强。

因为草甘膦是世界上最安全的除草剂之一,现在农民增加使用它的更高浓缩液,并和更有毒的毒物混合,如2,4,D,美军在越南丛林中使用的“橙剂”用来使树木落叶。

2006年,阿根廷农业部的一个部门建议增加警告标签,要求草甘膦和有毒化学品的混合物局限于“远离住家和人口中心的农场地区”。但该建议被忽视。

阿根廷政府依靠由环保局批准的行业研究,5月1日环保局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草甘膦是一种具有神经毒性的化学物质,没有必要进行神经发育毒性研究。”

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博士安德烈斯.卡拉斯科说,化学品的混合物令人担忧,就单独草甘膦也可以对人类健康带来麻烦。他发现,向胚胎注入一个非常低的草甘膦剂量就可以改变维甲酸水平,导致脊髓缺陷,医生在农药普及的社区发现越来越多的青蛙和鸡具有相同类型的脊髓缺陷。

维甲酸是一种维生素A,具有抑制癌症功能,是引发基因表达即胚胎细胞发育成器官和四肢的过程的根本。

卡拉斯科说:“如果在实验室中可重现这个问题,现实中一定更糟糕,我们需要对此重视。”

他的研究结果发表在2010《毒理学化学研究》杂志上,孟山都反驳说,“这一研究结果并不奇怪,因为采用的暴露方法不切实际”。

孟山都表示,化学安全性测试应该只对活的动物试验,注射胚胎“对人类风险评估不可靠,不相关”。孟山都表示,“草甘膦比你在孩子的皮肤上喷的驱蚊液体毒性甚至更少,必须负责任的使用这些产品,应该考虑到环保。”   
  
法律和规定被忽视

在田野里,警告被广泛地忽略了。

三年来,农民托马西经常接触到化学品,因为他向农药喷粉器加药。现在,他罹患多发性神经病变濒临死亡。“我没有任何保护,没有手套,口罩或特殊服装,我准备了数百万升的农药,我不知道任何预防。后来我接触科学家后才知道它对我做了什么。”“农药浓缩液容器中有很多说明,施用时需要采取预防措施,但实际上没有人采取预防措施。”

大豆售价为500元左右一吨,大豆种植者可以不进行事先警告,甚至在大风条件下喷洒农药,忽视孟山都的指导和省级法律规定。

在恩特雷里奥斯,有教师报告,在18所学校附近,喷雾器不遵守50米(55码)的限制要求,导致上课时11人昏倒。今年有五位老师投诉。     
 
在圣塔菲省的老师朱埃塔也提起申诉,声明农药漂到他们的教室时,有学生晕倒,他们的自来水被污染。她努力为她的学校争取干净的饮用水,她说,邻居用冰箱保存兔子和鸟的尸体,希望有人检测,喷药后这些动物死亡的原因。

布宜诺斯艾利斯禁止在人口密集的地区装载或冲洗喷涂设备,但在罗森镇,在住家和学校街道对面有人就这么做,废水流入明沟。

居民费利克斯.圣罗曼说,当他抱怨化学物质漂到他的院子里,喷雾人打他,压裂了他的脊椎打掉他的牙齿。他说,他在2011年提出了申诉,但被忽略。他说:“我想让他们遵守法律,不能距离住家1,500米喷药,但没有人遵守,怎么控制它?”

出生缺陷

罗萨里奥国立大学博士Damian Verzenassi对圣塔菲65万人的流行病研究发现,癌症发病率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2倍至4倍,甲状腺疾病、呼吸系统疾病和其他罕见疾病都很高。

Verzenassi说,“这可能与农药有关。他们对第一成分做毒性的各种分析,但他们从来没有研究过各种化学品混合后的相互作用。”

医院记录显示,在转基因作物被批准十年后,出生缺陷在查科翻了两番,从万人中19.1例增加到万人85.3例。医疗团队在6个镇对2051人进行了调查,发现农场地区有更高的疾病率。儿童发生头骨畸形、脊髓暴露、失明、耳聋、神经损伤和奇怪的皮肤问题。

在农耕村Avia Terai, 31%的人表示有家庭成员得了癌症,在牧场村Charadai则有3%。

越来越多的医生要求对农业化学品进行更广泛更长远和更独立的研究。

(责任编辑:毕儒宗)

相关新闻
大陆农业部放行争议转基因玉米受质疑
甜蜜的争执:德蜂蜜可含多少转基因花粉
德国的“地沟油”去了哪儿?
转基因作物问题多 大陆民间各界普反对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香港大抓捕 中共测各国底线
【十字路口】黎智英被抓内幕 美台会建交吗?
【有冇搞错】共机越中线 距战争爆发只差30秒
【重播】川普8·11发布会:新增病例骤降至4万
【纪元播报】中共高调宣传北斗导航 疑窃全球数据
【纪元播报】印度将查孔子学院 涉清华等十所中国高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