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余姚大水的天灾和人祸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0月25日讯】横河: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跟大家来谈一谈余姚大水的事情。浙江余姚发生水灾以及其后续的万人抗议政府和后来军警的进入,引起了国内外的高度关注,这次大水究竟有多大的因素是天灾?又有多大的因素是人为造成的?或者是说本来可以避免或者可以减轻的而没有做到。这次特别是常规媒体、社交网路和网路控制等等,对于救灾又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政府和军警又起了什么作用?我们今天就跟大家一起来讨论一下。

首先看一下,这次余姚可以说是在类似的台风以后造成的灾情当中,民愤最大的一次和民愤最大的一个地方,所以造成上万人到政府去抗议。那么民愤为什么这么大?有没有理由呢?我们看一下政府做的怎么样。

第一个我觉得预警的不够,当然官方后来说是天灾不可避免,说的是这么严重没有预料到。我们看看这么严重的灾情有没有预料到?中央气象台在10月5日就发布了一个红色预警,其中讲到浙江东部沿海局地有特大暴雨,其他地方都没讲到特大暴雨,只有大到暴雨,浙江东部正好就是宁波这一片嘛。当时6日报导说可能遭受正面冲击的浙江省在5日晚上19点30分决定启动防台风二级应急响应,而且当时浙江省要求各级官员要停止休假迅速到岗到位,也就是说在5日晚上的时候,应该说已经知道情况非常严重,所以从气象预警来说应该是有所准备的。

当市委书记毛宏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认为天灾是不可避免的,自己尽了力了,给他自己打了60分,所以民众非常不满意。那我们看看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真的这个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尽力了没有?央视财经频道有个《经济半小时》,它在微博预告说是要揭露余姚大水真相,记者调查以后他发现,余姚的四大水库在台风来临之前没有任何预排预泄的措施,所以才导致大水漫堤、全城被淹。另外他也谈到政府的预警短信姗姗来迟,而大水来了以后才发现全程的抽水站都失灵了,也就是说记者调查的情况显然和市委书记接受采访的时候讲的是不一样的。

市委书记怎么说的呢?毛宏芳在10月10日的时候,新华社记者采访他就谈到有传言说上游水库在下雨时开闸放水导致城区被淹严重,问他是这样吗?毛宏芳说这不是事实,他说的是上游的四明山水库总量1.2亿立方米,台风来前蓄水是近1/3,而且他说台风降雨期间他们一直没有放水,只是到了雨停后才略略放了一点。他是10月10日的时候他就说的,说的是台风降雨期间没有放水。

而《浙江在线》在8日报导说,余姚市的梁辉水库昨日19时30分开始泄洪,双溪口水库20时开始泄洪,四明湖水库20时30分开始泄洪;也就是说在短短的3个半小时之内,3个水库都开始泄洪了。这个报导是8日的,也就是说7日晚上就开始泄洪了,那就和毛宏芳说的完全不一样。

因为7日这一天实际是上暴雨最严重的,暴雨就从7日凌晨开始的,最大最大的暴雨是持续至少是24小时,所以7日晚上开始泄洪的时候显然还在下雨。而且当时《浙江在线》的报导还特别提到说,是由于恶劣天气的影响没有能够通知到每个居民。也就是说,民间所说的水库放水或这是泄洪导致了城区的淹水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因为至少水库放了水而且不是一个水库,是3个水库都泄洪了。《浙江在线》的报导和毛宏芳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这两者就对不上号,更不要说对不上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的记者调查的情况。

第二个就是关于放水的问题。一般来说,如果知道有特大暴雨,应该有一个应急方案。我们知道沿海地区都有台风应急方案的,从中央到各省都有根据各省具体情况的应急方案,当你知道有特大暴雨的时候,这个应急方案当中有没有要求水库要提前放水以便能够蓄水,这是防洪的作用,因为你水库满的时候是不能放防洪的,所以如果知道洪水要来之前水库应该把它放空。这里的问题是什么呢?在应急方案当中有没有要求水库在事先放水?如果应急方案没有这一条,制定应急方案的这一方还是政府这一方,因为这个方案是政府制定的,是要负全部责任的。如果说方案有的话,余姚有没有事先在这几个水库放水,有没有把它放空?如果没有的话谁要负责任?也就是说这里每一步都可以追究责任的,而不是说事情过去以后就算了的。

另外一个民众意见特别大的就是救灾迟缓。救灾迟缓也就算了,救灾的时候迟缓而出动特警维稳的时候就飞快。就是当15日民众去抗议的时候,特警已经很快的就赶到了,当天就赶到了,而在这之前救灾这些人都没有出现过。大家就想不通,中国的这些警察、特警们的动作应该是很快的,所以当第一天发生灾情的时候,再困难的话第二天应该有大批的武警或是公安,就是来维稳的这批人有足够的时间和足够的人力能够调动过去,显然没有调动,这一点也是民众非常不满意的。

第三个不满意就是当地余姚的官员是忙于接受采访做秀,把责任全都推到天灾上去了,说又是68个西湖的水降下来,完全把责任推掉了。问题在于,民众是不是认可这个天灾就到了这一步?如果说天灾真的严重到这一步,当然我相信老百姓最讲理的,你没有办法对天灾去责怪,但是救灾的责任没有负到的仍然应该负。民众不满意他是不满意在一些非常明显的这本来可以做到,相信可以做到的。

我们讲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像美国前不久纽约和新泽西受到桑迪飓风的袭击,我们就讲讲桑迪飓风的预警,我们现在讲的是预警。因为我在这里我自己就是当地的居民,我不知道政府是怎么运作的,但是我作为一个居民,我知道我所收到的是什么信息。就说在提前2、3天的时候,有类似居民委员会但它不是一个行政机构,等于是一个公司在管的,它把通知通过E-MAIL发到每一家,在飓风来的前一天还派人专门挨家挨户去贴通知。它的内容非常非常详细,就是飓风可能登陆的时间、登陆的地点,你家里面要准备什么东西,像电池、干粮、水,它都写得非常非常清楚,停电怎么办,具体到你阳台上面要腾空,阳台上如果你原来放了东西的话要把它收到屋子里面去,因为风太大可能吹了以后撞击阳台,阳台可能会不安全。

然后就是当地的交通情况,像在新泽西就有,纽约和新泽西之间交通联系很多,有桥梁、有隧道,它会通过各种方式像电视、广播、网路,通知纽约地铁的情况怎么样,哪些几点钟要开始关闭,桥梁哪些几点钟开始关闭,新泽西的公交系统和新泽西的纽约之间的交通怎么办。登陆的那一天那当然交通全部是停止的。另外纽约曼哈顿,曼哈顿的下城地区,它是根据洪水区,就是说美国每个家庭、每个地方它都画了洪水区,第一区、第二区、第三区,根据洪水的大小来画区,每个家庭你都知道你自己是在洪水的哪一个区。

它有一个叫做“强制疏散”,就是你不能待在家里面,你必须要疏散出去,这个是强制性的,根据什么呢?就根据洪水区,比如说在桑迪飓风来之前,它就规定住在哪一个区里面的,就是洪水区的人必须疏散,这些都通知得非常非常详细。疏散的时候它当然也派人去挨家挨户的希望大家都能够离开。

有的人就说我不离开,我自己的生命我自己负责;不行,美国讲的很清楚,这个不仅仅是为你,也为其他的人,因为当你一旦出现危险的时候救援的人就一定要来救你,他是冒着生命危险的。即使你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的话,你也得为那些可能要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你的人,为他们的生命负责,因为不可能说你自己说的你不需要保护、你不需要救,人家就不来救你了,这是不可能的,人家一定会来救你。

当然桑迪飓风来的很大,灾害也是很严重的,大家也都知道曼哈顿下城停电停了很久很久,这个大家知道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大家认可的是什么呢?绝大部分居民认可的是当地的政府在预警、在事后处理方面是能被接受的,就是说这样子做是可以的,也就是说民间和官方能够达到一个共识。这一点在中国大陆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就是民间和官方差距太远了,完全不是生活在一个世界里面。

这里首先讲的是预警方面的。然后再讲一下信息流通方面,这次信息流通上我们可能要讲一下官方的报导、民间的报导、常规媒体的报导、社交媒体的的报导。当然官方基本上还是以歌颂救灾为主,这是官方的一个基调。当时最早的时候,实际上余姚的民众抗议的还不是政府,是宁波电视台的报导,因为宁波电视台的记者报导是水也大部分退了、电力也基本上恢复了,这个说法引起了公愤。因为他们看到的地方、他们所到的地方实际上是情况最好的地方,而他拍摄的角度和方向又是电力恢复最好的地方,一些不好的地方和比较差的地方他根本就不去也根本不拍,就这样引起公愤。

电视台后来说明记者报导的是实际情况,那当然是实际情况,因为他们选的是最好的路线,选的是最好的镜头。什么感激的群众、挥手指航向的领导、红旗招展的救援军队,这是中国媒体报导的常规。也就是说从记者和电视台的角度来看,他们报导的是真相,但实际上真相和谎言之间区别在什么地方?就是你只报导部分哪怕这部分是真的也是谎言,因为你掩盖那些更糟糕的地方。部分信息有的时候比没有信息更糟糕。民众为什么要愤怒?就是因为民间和官方现在没有共同的语言,尤其跟喉舌媒体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他们所讲的话和实际情况相差的实在太远了。

相比较而言,西方媒体为什么在这方面就比较好呢?是因为他没有任何限制,所以西方媒体在重大灾害的时候,他永远冲在第一线的。因为重大灾情那就是新闻,他必须要把重大的灾情反应出去,结果确实是民众基本上在最大的灾害的时候,他都是靠媒体,当然也有政府发布的消息,但是媒体的消息他毕竟铺天盖地,你得到的消息很快、很全面,他比政府定期发布的消息可能还更快。其实在西方发生重大灾害的时候,美国我所知道的,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有三种人:一个是救援人员,就是专门去抢险的、专门去救人或救灾的这些人;再一个是市长,或者是主要民选的行政官员;还有一种人就是媒体,这三种人永远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

我记得瑞塔飓风(Hurricane Rita)袭击休士顿的时候,当时就是预告这个飓风正面袭击的是休士顿东南的一个岛,就是盖维斯顿(Galveston),盖维斯顿这个岛曾经在1900年的时候被飓风彻底摧毁,后来是重建的,当时据说情况就跟1900年时候的那次飓风几乎同样危险,当然后来没有这么危险,转向了。

当时整个岛都基本上撤空了,媒体还在拍摄,在什么地方呢?就在盖维斯顿这个岛靠墨西哥湾的海滩上,他面对墨西哥湾的飓风和大浪采访留守的市长,就是盖维斯顿这个城市的市长,这个市长是一个白发的老太太,后面的建筑物里面就是他们的救援队,也就是说那时候居民都全部撤完了,救援队为什么留在那里呢?就是万一发现有人没辙走的,市长她就不能走,她就必须留守在那里。

像休士顿那一次瑞塔飓风袭击的时候,全城全部腾空了,市政官员,就是民选的市政官员一个都没走,他不能走的。所以这种情况下,有媒体提供准确的消息、及时的消息,有民选的市政官员坚守在最后、最危险的地方,你说老百姓怎么会有怨言?当然不可能完全大家都满意,但就是说这个满意度是相当高的,就是民众和官方能够有共同语言。

这次传统媒体和社交媒体的报导我们也看到,就是刚才我讲的央视财经频道的《经济半小时》原来是想做一个报导,做什么报导呢?就是“余姚大水漫城真相浮出水面”,就是刚才我讲的那个内容,他们在自己的官方微博预告以后,大家都在那里等,结果没有能够播出来,显然就是有人阻止这个播出了。有人说这个是余姚当局公关效率之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把播出给阻止了。

是不是余姚当局公关使得央视的这个节目没播出来呢?还很难说。是不是宁波当局,或者是浙江当局,或者是中央直接就有人来阻止了,而不是靠余姚的公关呢?一般来说,县级市的公关在这么短时间之内要达到央视一个准备好的节目不播出来的话,是相当困难的,也就是说阻止这个播出是符合当局的宣传口径的。

当局的宣传口径我们现在不知道。但是网上传出来余姚教育局发给教师的一个纸条,这个纸条里面有几点,其中有这么一条,叫“不信谣、不传谣、不转发微博、微信”。也就是说微博、微信不管它说的是真是假,它不容许你转发。另外还有一条和这个财经频道所准备播的节目没有播出有关系的,这条说什么呢?“与政府统一口径:百年一遇的洪灾,主要原因是天灾。”也就是说这本来就是上面定下来的这次关于余姚水灾的定性,又是百年一遇,又是天灾,所以人为的力量不能阻止它。

而《经济半小时》这个节目它显然揭出来的是在这场灾害面前,政府的作为有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或者做得不好的地方,就不是在找天灾的原因,而是在找人的因素了,或者说找人祸的因素了,所以当然就不能播出来。这和中共对于重大灾害的一贯的报导口径是一致的。这是传统媒体和党的喉舌它们的表现。

另外一方面,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继续在发挥作用,而且它和当局的网络封锁所形成的寒蝉效应在进行着对抗。余姚公安9日就对所谓网上散布陆埠水库倒塌,造成四十多人死亡等不实信息的两位女性做出行政拘留处理。

后来北京的一个很有名画漫画的人,他的笔名叫“变态辣椒”,“变态辣椒”转了一个帖子,是跟余姚水灾有关系的,结果据说余姚公安要求北京的公安配合跨省抓补“变态辣椒”,所以“变态辣椒”就被拘留了,是他放出来以后说是余姚方面去要求跨省的。

救灾这么紧的时候,余姚当局居然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监控关于余姚的网络,关于余姚水灾的网络的言论,而且居然还能够要求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去抓人。你说谣言,这种事情究竟是谣言还不是谣言,你像陆埠水库的话,就按官方的说法的话,它也是溢洪了,也就是说溢出了,就是说这个水库确实是有大量的水出来,最多只是消息不准确而已,况且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消息准确不准确。

这种事情,你像那年休士顿瑞塔飓风的时候,全城整个休士顿城市全部逃光掉,全部出城避难去了,那实际上后来瑞塔飓风转了方向,没有在休士顿正面登陆,也就是说事实最后没有造成,那让全城都逃难了,这么重大的不就成为一个……按照中共的标准不就是一个重大事件了吗?那还不得抓个几百个人,什么造谣传谣的,要按照这个标准的话。但是据我知道,也没有听说过有一个人因为这个被抓的,说是传谣言被抓的。

网络的作用就很大,就是水灾的一些具体情况,因为人们不能相信官方所播的东西,尽管它也播水灾,也会播一些情况,但是和真实情况究竟相差多远,没有人会知道。因为没有人能够相信官方的报导,所以水灾的实际情况,和余姚万人抗议,和特警对峙的这些时候,这些大量的照片和录像都是通过网络,尤其社交网络传出来的。

但是同时我们也看到网络,特别是两高的解释和今年开始的打击网络谣言的这个行动,造成的这个寒蝉效应,应该说已经出现了,就是在这次余姚水灾的时候已经出现了。民间有一些救灾活动,你可以看到一些志愿者,但是民间有组织的救援活动,根据观察,比起汶川地震和一直到雅安地震的这一段时间来说的话,民间有组织的救灾活动要少很多。

民间救灾究竟有什么困难呢?首先就是情报,就是民间它很难像政府一样的掌握这么全面的情报,他们自己掌握不到灾情,他只能靠民众之间互相传,只能靠自己去调查。结果当地人调查的结果和这些民间救援组织自己去调查的结果,因为民间的力量有限嘛,他受到这么多限制以后,它很可能就不准确的。

不准确的,当局虎视眈眈的就在那个地方准备抓人的,你一说一个消息,如果核实,和真实情况不完全一样,或者和官方想要让大家知道的情况不一样的话,那么就要抓人。所以为什么有组织的救灾活动减少呢?那么可能性最大的就是这个因素,也就是说网络打击谣言、两高解释它们的这个寒蝉效应。

我最后想谈一谈就是天灾面前的武装力量。先谈一下特警。15日民众抗议的时候,看到大批特警,在这个之前救灾的时候,没有看到有特警,官方说有几百个特警,民间说高达数千,取个折衷的数字,上千个特警应该是有的。就在那个时候有大量的救灾工作,有大量的灾民需要安置,上千特警都是年轻力壮的,去用来对付老百姓,为什么在救灾的时候就看不见呢?难道保护一个没有任何危险的市政府、市委就这么重要,就比救这么多人命更重要吗?

还有一个就是军队的问题。任何国家的军队在救灾当中都起重要的作用,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像中共的这个军队一样,需要人们去感激它。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嘛,本来应该就是你做的。这次第1集团军出动了4,800个军人,他们去干什么了?他们不是在灾情最严重的时候去的,而是在10月15日中央政府门户网站转了新华社的报导,这是10月15日晚上报导的。15日是余姚万人抗议政府的时候,它离降雨最大和水位最高的时候已经过去一周了,这时候你去宣布有4,800名官兵进去干什么?那就是去震慑,去镇压的。

这次官方报导的题目说得很清楚,是投入余姚地区灾后恢复秩序。什么叫“灾后恢复秩序”?那就不是救灾,很清楚。

还有一个问题,中国发展了几十年,她的工程,你不管她这个工程是不是山寨的,从建筑数量上和经验应该是称雄世界的,全国都是大工地,全国都是拆迁,但是永远不变的是抢险救灾的军人,他们最好的装备,你看照片拍的也好,录像拍的也好,就是一把铁铲,有的时候是扫帚,有的时候是空手的,从唐山地震,到汶川地震,到这次余姚水灾,没有变过。

官媒这次发了一张照片,一群当兵的排成一条线,在那边干什么呢?铲垃圾。你想想看,有一辆铲车就能完全超过一个排的士兵在那里用铁铲铲,为什么不用呢?你不能说中国没有铲车去清垃圾,因为中国的工程车是世界上最多的,如果中国没有铲车去铲垃圾的话,那全世界就找不到铲车了。

当然如果说没有军人在,只有一辆铲车在铲垃圾的话,恐怕就没有了宣传的价值,也就没有了报导的价值了。其实它在乎的并不是当兵的究竟做了什么,但是要让大家看到他们在那个地方在抢险救灾。至于说它的效率有多高?这个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所以说用军队去救灾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军队的救灾不应该成为当官的政绩,也不能够代替对官方的责任的追究。但是事实上很不幸的,当兵的就成为当官的政绩,也代替那些追究责任。士兵的生命在这里还是炮灰,只是说他们不是死在战场上敌方的枪炮下,而是死在官员的腐败下面。

1998年长江洪水,逼得士兵跳到江里面去用生命来保护大堤,结果九江大堤发现施工的时候用竹子代替了钢筋,整个一个就是“豆腐渣”。报导的时候全都是报导士兵有多么勇敢,也就是说他们用士兵的生命来掩盖政策的错误,来掩盖“豆腐渣工程”,来掩盖官场的腐败,把官员和政府的罪行和责任转变成了可歌可泣的政府行为,进而为中共来涂脂抹粉,这就是中国现在救灾的时候,军队所起的作用。如此来说的话,余姚人完全有理由愤怒,中国所有的人都有理由愤怒。好,谢谢大家。

下载收听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3-10-25 5: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