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生活失去信心到每天忙而有乐

我由一个弱不禁风未老先衰的人变成一个健健康康的人,从争吵不休的矛盾中解脱出来,成为一个一心向善的修炼者。(摄影:王嘉益 / 大纪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0月28日讯】我自幼体弱多病,幼儿时一受惊吓就抽搐的厉害,一次在去扎针的路上家人差点把我扔了,可能觉得我活不成。我从记事起就是怕的很,有时正吃饭叫喊着碗掉地上,大人紧搂着我可我还是怕。夜里经常做噩梦,直到挣扎着喊醒。记得我娘经常拿着我上衣围着磨道转几圈(一边转一边叫我的乳名)回来再给我穿上,说是“叫魂”。娘和姐经常背起我去看神婆,一路上我一边喊着一边用手指着:在这边就用桃条抽这边,在那边再抽那边,身上都抽红了。

到中年时病就更多了,先后得了类风湿、胃下垂、冠心病、附件炎、眩晕症、颈椎变形骨质增生、额窦炎、脑积水等十多种疾病。三十多岁就有更年期症状,白天吃不香夜晚睡不着,整日泡在痛苦中,中、西药、偏方、“信神还愿”不管什么方法,虽然当时多少也起作用可时间不长又是老样子。

然而精神痛苦也随之增多,丈夫虽是老实人,可好喝醉酒、钓鱼、打扑克、有骂人口头语等不良习惯,有时还打骂我。公公说话带刺、指桑骂槐,好像给他多少钱物也不满足。婆婆去世前住院花去数万元,兄妹七人我家拿钱出力最多也不满意,婆婆去世后,公公只和我们要生活费。身体上、精神上的双重痛苦使我承受到了极限,也曾经想过轻生和出家。

就在我苦不堪言对生活失去信心时,一位好心人向我讲述了法轮功的美好与神奇。虽然听她讲的很真实,可我当时还是似信非信,直到我三天读完《转法轮》这本书后我才深信不疑,以前我看书时间稍长就头疼,可看大法书越看越舒服,看完后真是心旷神怡,感觉天蓝了,地宽了,心里亮堂极了,有说不出的喜悦和激动。从心底里发出“法轮大法好”!原来人的一切痛苦都是以前自己做了不好的事促成的,从此消除了病的概念。

我看完书第二天就去炼功点炼功,同修就像亲兄弟姐妹一样热心祥和,真是非亲胜过亲,炼功十天左右一同修约我晚上去她家,饭后我起身走时,丈夫和儿子都惊奇的“唉”了一声,我也没在意就去了。后来想我今天饭后没多坐就起来怎么也没难受呀,因为胃下垂吃饭后我得稳坐或倒控一会才好受些,从那天起我吃多少,走着吃也没事了,丈夫高兴的说:“你真的好了!”其实看完书就已经好了,只是我没用心体会。

便秘也是很痛苦的事,每次大便前肛门像刀割一样滴出一些鲜血后才能排出,炼功后再也没那种痛苦了。

大约炼功半年多的一个早晨,一同事问我:你还穿凉鞋呀?此时我才发现别人都已换上秋季鞋袜,我每天早晚炼功忙而有乐,也没在意,以前我十月穿棉鞋到五月才换单鞋,而且两脚总感觉像踩在水上一样凉,冰的心里难受,可从那年冬天我就是穿单鞋过冬也不觉原来那样冰心的凉了,其它病状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离去。

到现在十四年了,我从未用药身体却越来越好,了解的人都知道我是法轮大法受益者。

不仅身体好了,家庭也和睦了,虽然心里也有不平衡的时候可很快就认识到自己错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斤斤计较没完没了,用我丈夫的话说改了百分之八十了,现在我和丈夫、公公都和睦相处,不再和任何人有心结,尽可能把身心溶入“真、善、忍”中。

就在去年这时师父又救了我一命:我被一出租车从电动车上撞下来,一个多时辰才清醒,整个脸面目全非,眼球塌陷,右半边脸有几处骨折,出了不少血,可我也没住院,没用任何药物,十天左右伤疤就退了,神奇的是始终一点不疼。当然我也不会向肇事者索取钱物,因为我清楚这是我自己的灾难与他人无关,知情者再见到我时说我的脸比以前肤色还好,谁也没看出有异常,这是大法的美好与神奇。此事惊醒了许多世人。

“真、善、忍”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感恩师父感恩大法,使我由一个弱不禁风未老先衰的人变成一个健健康康的人,从争吵不休的矛盾中解脱出来成为一个一心向善的修炼者,我要以自己真实的变化告诉还未了解法轮功、甚至还在误解法轮功的那些人,早些了解真相,明辨是非,真心希望更多有缘之士早日踏上这最最幸福的法轮大法修炼路,消减人生灾难和痛苦,给家庭给社会带来更多福音。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林淑芬)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开始学习法轮大法的,学法前性格急、脾气暴躁,特别要强,名利心很重,再加上孩子小,工作紧张,一九八三年开始身体逐渐下降,先得的甲状腺肿瘤,接着化脓性阑尾炎、心脏病,一九九五年又胆摘除手术,最后一九九七年八月份得个要命的病:胰腺占位性病变(医学术语癌症)。
  • 我今年四十七岁,山东平度人,在大连上班。我走进大法修炼将近三年了!这三年当中,我非常有体会:以前我的身体很不好,尤其我的乳腺胀痛的厉害,为了生活,我一直坚持上班。到后来严重了,就连我的胃肠也坏了,饭菜冷热都不敢吃,吃了就想吐,晚上睡觉也不好,再后来连班都不能上了。听人介绍,说铁路医院好,我就去了铁路医院,最后检查结果是:乳腺导管瘤。我听了以后,就好像天塌下来一样:我这么年轻就这样完了吗?我的孩子还没成人,我还没享一点福……眼泪都快流干了。
  • 零一二年五月,我去一家做育婴师。说也奇怪,一到我下班的时候,就下雨。躲都躲不过去。没几天,我的风湿病就犯了。全身酸胀,像披了一件厚重的盔甲,骨节都又痛又痒,好像里面钉着钉子一样难受。尤其左腿膝盖,痛的上不了楼,走路腿总是弯着。
  • 我叫小珍,今年四十二岁。在二十八岁那年,我被检查出了淋巴癌而且已经扩散,州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告知家人我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了。听到这一消息,我和家人如同五雷轰顶,全家人陷入痛苦中。
  • 由于思乡情浓,生活在海外多年的华侨海伦(Helen)经常到澳洲当地的图书馆借中文书籍阅读。一次,书架上出现一本中共“禁书”《法轮功》,海伦决定借回家一探究竟。没想到,这本书从此改变了她的命运。
  • 我是个在金融界工作刚得法几年的新学员。从小身体不好,体质极弱,用父母的话说:能养大已经不错了。虽然刚刚四十几岁,但曾因患腰椎结核、眼失明,面临死亡的威胁,如果没有幸遇大法,根本就没有我的今天。
  •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七日晚五点多钟,我下班回到家,看到丈夫躺在床上没起来,疼痛难忍的样子,用手一摸他身体很烫,在发高烧。于是和家人马上把他送进医院。
  • 十四年前的今天(7月20日)对世人尤其是中国的老百姓是一场灾难性的开始,众老百姓因中共迫害法轮功而失去一个得到身心健康的宝贵机会。
  • 自法轮大法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洪传以来,因为其在身心方面的益处吸引了各民族的人们走入修炼的行列。在佛罗里达的奥兰多就有一个近二十人的越裔法轮功学员小组。下面是一位名叫曹安妮的美籍越裔学员,从严重的忧郁症患者,到今天成为一名神采奕奕的法轮功修炼者的经历。
  • “我感觉好极了!”曾患有“不死的癌症”之称的股骨坏死,修炼法轮功后奇迹般地康复,这是黎扬•雷蒙(Leon Lemmon)没曾想的事。他感慨道:“虽然读过师父讲他将为弟子清理身体,但我仍为这一切感到惊奇。我无法表达自己对师父的感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