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丞相“糊涂”

图片来源:Fotolia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同仁暗合,各具心智

东汉时的许昌人陈元方,十一岁时,按时去拜访袁公。袁公问他:“你父亲在太丘做官的时候,远近的人,都称赞他,他都施行了一些什么好政策呢?”

陈元方说:“我父亲在太丘时,对于强者,用说服教育的办法,来安定他们;对于弱者,施行仁爱,来抚恤他们。因此,时间过得越长久,百姓对我父亲,就更加崇敬。”袁公说:“我过去曾经担任过邺县县令,恰恰也是这样做事的。不知道是你父亲学我,还是我学你父亲?”

十一岁的陈元方回答道:“周公和孔子不生活在同一个时代,但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虽然时隔那么远,却完全一样。周公不是向孔子学习的,孔子也不是向周公学习的。同怀仁德者暗合,他们都是按照自己的心灵与智慧去做的。”

山涛任人准而贤

三国时期,山涛担任司徒官职,先先后后,所选拔的人才,差不多遍及所有部门。他所选拔的人,没有不称职的。凡是山涛作出的书面推荐评语,与被推荐者后来所表现出的所作所为,都完全符合。

只是任用陆亮,是皇帝下诏书叫任命的,与山涛的意见不合,经山涛奋力抗争,皇帝也没有依从他。不久,陆亮就因受贿,而身败名裂。皇帝因此也有所悔憾。

小吏盗鱼

王安期:王承,字安期,晋代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市南)人。为人冲淡寡欲,为政清静。历官东海内史、从事中郎等。

王安期在东海郡做官时,有一名小官,偷了养鱼池里的鱼。综理府事的主簿(官职名),要按律追究他。

王安期说:“周文王的园囿,尚且与老百姓共同拥有,我们公府里养的池鱼,又有什么值得怜惜的?”

护送犯夜人回家

王安期任东海郡太守时,有一天,负责治安巡逻的官吏,逮来了一个违犯宵禁命令,而擅自夜间行走的人。

王安期审问他:“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对方回答:“我叫宁越,从老师家听课回来,不知不觉天色太晚了。”

于是,王安期说:“鞭打像宁越那样好学的人,来树立执法人的威名,恐怕不符合治理天下的根本原则。”

于是,他命令负责治安巡逻的官吏,护送宁越安全回家。

丞相“糊涂”

丞相王导(晋代临沂人),晚年不愿再过问政事,但皇帝还是要他继续担任丞相。他就选拔贤才任事。自己只是在各种文书送来后,在上面写上表示同意的字样。

他自己叹息说:“别人说我:有官不当,有权不用,真是糊涂。后人将会思念我这种糊涂人!”

陶侃为官俭朴,爱行细事

陶侃性格方正严肃,办事勤勤恳恳。任荆州刺史时,他命令监造船只的官员,把锯木头的锯屑,全部收集起来,不论多少,一点也不许丢弃。大家都不了解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后来,正月初一集会,碰上久久下雪,天刚放晴,大堂前边的台阶上下,还是湿漉漉的。于是陶侃叫人用锯屑,覆盖在湿地上。人们过往,都很方便,一点儿也不打滑了。

官府使用竹子,陶侃下令收集锯掉的竹节、竹根,堆积得像小山一样。后来,桓温征伐蜀地,打造船只,那些积存的竹根、竹节,全部用来作了船钉。

又有人说:陶侃曾经调集当地竹子做竹篙,有一名官员连根伐竹,用竹根代替竹篙的脚,结果,陶侃就超越两级,提拔任用了那位官员。

(均据刘义庆《世说新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腹黄享说:“杀人者必须抵命,伤人者一定要处罚,这是为了禁止凶杀和伤害。禁止杀人及伤害,是天下的大义。”
  • 刘秀只好下车,亲自来到城门下说道:“我是光武帝呀!快给我开门吧!”郅恽回答说:“夜色苍茫,看不清楚,为谨慎起见,不能开门。”
  • 临行前,诸葛亮谆谆嘱咐马谡道:“街亭虽小,事关重大!丢失街亭,便会影响全军北伐。倘有失误,军法绝不留情!”马谡满口应承。
  • 李离说:“司法者必须守法。施错了什么刑,就应受什么刑;错杀人命,就应抵偿。你认为我能够察微断疑,才让我掌管刑狱。我错杀无辜,便应抵罪。”
  • 西蜀距离南海,不知有几千里远。富僧不能到达,而穷僧却到达了。人们的立志,反而不如四川郊野的穷僧啊!
  • 有—天,他忽然能念“苕帚”两字了。和尚因此豁然大悟。后来,他练成了对答如流的口才,成为一位令人敬重的僧人。
  • 这时,外黄县令的一位门客,家中有个十三岁的孩子,自告奋勇地叫道:“让我去劝说楚王项羽!”
  • 他曾激昂慷慨地表示自己以天下为己任的志向,常常自诵一句话,来勉励自己:“大丈夫应当在天下人忧患之前,而先忧患;应当在天下人享乐之末,而后享乐 。”
  • 孔坦见小孩口齿清爽,谈吐不凡,心中暗暗称奇,就坐了下来。刚坐下不久,九岁的小杨,就端出一盆鲜嫩欲滴的杨梅......
  • 宣德年间,曹鼐,担任泰和典史。他因为捕捉盗贼,当夜,在驿亭与一个美女相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