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江泽民》(91)

内部人士泄密中共高铁工程黑幕与安全隐患

——中国高铁大跃进 比债务更危险的是安全问题

人气 114

【大纪元2013年10月08日讯】《真实的江泽民》第八章(上)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道德崩溃后的社会乱象

第九节 高铁大跃进

“中国速度”神话的破灭

中共新华网2012年5月28日报导,2011年2月以来,经中央批准,中纪委对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严重违纪问题立案检查。经查,刘志军滥用职权帮助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羽心(又名丁书苗)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和贵重物品;道德败坏;对铁路系统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64】四宗罪中,宗宗都是道德败坏,为什么还专门列出一项名为“道德败坏”的罪名呢?这是指刘志军私生活糜烂。,刘志军的情妇多达两位数,丁羽心是主要介绍人。丁热心投资演艺圈,介绍了多位年轻女子与刘志军发生关系,其中包括由她投资拍摄的电视剧剧组演员。丁出身山西,貌不惊人,神通广大,以在北京路子“深”而著称,但真正“发”起来也就是近几年的事,而且主要是在2006年的高铁投资热之后。作为回报,丁通过帮助安排铁路工程项目,获中介费高达8亿元。

刘志军案发一年多,铁路系统已有9名高官被查,包括原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原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等。张曙光是“裸官”,老婆孩子在上世纪末就移民美国,其在美豪宅遭曝光,传闻中的涉案金额高达20多亿美元。【65】

刘志军落马,把笼罩着中国高铁的光环扯了下来。几个月之后的一起动车事故,更是让整个中国陷入了深思——高铁“大跃进”的发展模式到底要驶向何方?

高铁创造的“中国速度”神话,作为整个中国经济的缩影,一度如此振奋人心。中国高铁从无到有只用了不到10年时间,而且打造出了里程达7531公里的世界最大高铁网络,目标直指四横四纵全世界一流的高铁网络。中国高铁运行时速从250公里到380公里仅用了不到6年时间,而发达国家走完这段过程则用了近30年。原定未来5—10年目标时速超过400公里,20年后目标时速超过500公里。高铁作为中国的一个面子工程,的确让中国百姓兴奋不已。一时之间,中国高铁成为了中国不再是制造低廉简单的商品,而能创造出世界第一流的高科技的名牌,似乎成为了改变“中国制造”的一张广告。中国高铁的大跃进甚至引起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羡慕。奥巴马在2010年国情咨文中急切而焦虑地表示“我们没有理由让欧洲和中国拥有最快的铁路”。

2011年7月23日晚上8时30分,甬温线浙江省温州市瓯江特大桥上,由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D301次列车由后方与杭州站开往福州南站的D3115次列车发生同向动车组列车追尾事故,后车D301次四节车厢从桥上坠下。造成40人死亡、172人受伤,中断行车32小时35分,直接经济损失19,371.65万元。官方统一称作“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

江泽民GDP政策的一个缩影

动车事故让高铁大跃进造成的安全质量问题进入了公众的视线,遍地开花的高铁建设工地,被迫展开各项安全大检查。人们开始反思作为面子工程、“政绩工程”的高铁发展模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2011年12月23日的铁路工作会议上,新任铁道部部长盛光祖首次承认以往铁路建设中存在规模过大、标准过高、盲目压缩工期等问题。2012年,铁道部在高铁建设上急刹车。全路投资规模从7,000亿元压缩到4,000亿元。但即使是4,000亿,也存在能否落实的疑问。【66】

据铁道部的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1年9月末,铁道部负债合计为2.23万亿元,较2010年年底增加18%。资产额达3.74万亿元,增速为14%。资产负债率由去年年底的57%上升至59.60%。根据2010年国家审计署国外贷援款项目审计服务中心出具的关于铁道部2009会计年度的审计报告,2009年底,铁道部负债总额已达到1.3万亿元。在1.3万亿元负债中,长期负债(银行贷款和债券融资)约8,548亿元,流动负债为4,486亿元(短期负债约882亿元,应付款约3,604亿元)。铁路每年仅还本付息就要支出733亿元。

比债务更危险的是安全问题。建设周期太快,尽管铁道部边干边制订一系列高铁施工规范,但质量监控挑战很大,许多从事高铁工程建设的业内人士都公开表示担心。

一家外资高铁物资供应商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称,国外300公里高铁往往要修十年,现在国内两年就要完成,抢工中质量问题非常严重。“紧张的时候能把人逼急。经常是今天给你单子,后天要货。有时候甚至会碰到这样的情况,接到的单子,要求交货的时间已经过了。供货商在质量上会力不从心,连检样的时间都没有。基建也是这样。为了抢工期,没有培训,沿线农民拉过来就干。”【67】

一位铁道部的高级工程师则担心高铁路基是否满足了土地沉降要求,“一般要五年,但铁道部等不及,大量改用高架桥设计。”【67】

《铁道经济研究》发表的一篇论文显示,中国已建成的高铁里程中,超过50%使用高架方式,在京津、京沪等高铁线路中,高架部分更占到总里程的80%左右。【67】

还有一个最典型的质量问题的例子。在2004年,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曾经让媒体记者扮作自己的学生,调查在当时有着“亚洲第一长隧”的乌鞘岭隧道危险施工(原定工期4年半,被刘志军要求28个月内贯通),报导刊登后,“长隧短打”方案被曝光,反响很大。【68】

豆腐渣工程最常见的一个问题就是偷工减料,以次充好。高铁也不例外。沪昆高铁湖南段槽道已出现粉化现象。据人民网报导,有网友举报上海至昆明、合肥至福州高铁施工段安装的德国哈芬“原装槽道”其实是国产货。哈芬产品占中国70%的市场。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报导,在百度搜索哈芬槽道,能得到数万个公司自称代理哈芬槽道的链接。记者随机选择一家电话采访,对方表示:“是哈芬的牌子,但不是德国原产的。”但事实上,德国哈芬并没有授权任何一家公司在中国生产哈芬槽道。铁路基建行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称,现在所谓德国进口的哈芬槽道,几乎全部是在国内生产的,由于价格被压得很低,国内很多厂商都偷工减料,山寨货和原装货有本质区别。国内山寨货又是为何能顶着“进口”的光环为所欲为?北交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认为,体制漏洞造成了这一怪胎现象。【69】

事实证明,高铁大跃进,是江泽民的GDP崇拜、不惜工本的高速增长、追求表面繁荣的面子工程、为中共涂脂抹粉、煽动民族主义的大环境的一个浓缩版,也是中国从上到下制度性集团腐败、官员生活糜烂道德败坏的大环境的一个浓缩版,更是造假和豆腐渣工程、为了金钱利益罔顾百姓生命的大环境的一个浓缩版。

中国需要高铁,中国现在人均铁路长度还不到一支烟的长度,中国不是铁路多了,而是远远不够。但是,在中共为了合法性追求面子和政绩工程的大环境下,在“江泽民的道德败坏模式”把道德推向崩溃危机的大环境下,从高铁大跃进到薄熙来的“重庆模式”,无一不是贪官横行,百姓买单。

(节选自《真实的江泽民》第八章;作者:《真实的江泽民》联合写作组)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新闻
揭秘:伪造的江泽民
江泽民在六四事件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江泽民阳奉阴违激怒邓 乔石“押送”江到党校表态
江泽民“三代表”出笼内幕 杨白冰公开骂其是垃圾
最热视频
车评:完美的油电混合 2020 Lexus RX450h F Sport
【西岸观察】拜登儿子与叶简明的关系匪浅
【时事纵横】美大法官补位战 深远影响未来
【拍案惊奇】许家印逼宫中共 华为免死了?
【十字路口】恒大债务捆绑中共 引爆金融风暴?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