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广州原公安局副局长何靖遭恶报被判无期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1月21日讯】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深圳中院对原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何靖受贿一案进行公开宣判。被告人何靖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扣押在案的款项中赃款人民币六百二十六万元、港币六十七点四万元、美金一万元依法予以没收,其余部分作为何靖的个人财产依法予以没收。

赃款是被告人何靖在先后担任花都市公安局局长、增城市公安局局长、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分局局长和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其本人单独及伙同其妻黄某非法收受的。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五日,何靖因收受巨额贿赂,长期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双规”。据报导,何靖脾气暴躁,以“黑社会老大”自居,谁敢顶嘴谁遭殃。据何靖自己交代,自二零零五年以来,他经常与特种行业的老板或经营者往来密切,保持日常频繁交往的就达十多人,每年中秋、春节都收受他们的“进贡”。

何靖表面看是因受贿等被判无期,但更是因为他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好人而得到的恶报。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邪党官员都是贪赃枉法之徒。

何靖,男,一九五七年生于广东德庆,一九八四年从广州医学院毕业,从一名外科医生被选调到当时花县(现在花都区)公安局刑警队当法医。此后十六年,先后任(原)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原)花县公安局副局长。一九九三年至一九九九年期间,何靖任职花都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二年期间,何靖任职增城市市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零三至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何靖任职白云区区委常委、区公安分局党委书记、局长。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四日任广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随后几年,何靖被任命为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

从一名县级市公安局局长,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短短四年中,一跃升入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局长,仅仅两年又升任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紧紧追随江泽民,主抓迫害法轮功。以下是何靖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初期在增城直接指挥公安人员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几个案例。

1、十九岁的郑华冰被迫害致死

郑华冰,广东省恩平人,曾患先天性黄疸肝等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病全好了,能正常上班工作。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八日买火车票准备进京上访,在广州火车站被邪恶的公安人员绑架(因没带身份证)。他坚持不报姓名、地址,被送往增城康宁医院,医院内一侧名叫收容所或康复中心,实为人间地狱。郑华冰在收容所被搜走身上的五百多元,关押在肺痨病人的病房。期间他受尽折磨,身体遭受百般摧残。后来他报了地址,该所向家人勒索一千四百元钱去赎人回家,回家时,身体已极度虚弱,并出现全身水肿症状。不久,就离开人世,去世时不足二十岁。郑华冰生前说:在医院内设的所谓“收容所”,人被打死后被剖腹取器官出售。

2、劳教孕妇,公安暴力强制汤金爱女士堕胎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广东增城市镇龙镇下围村法轮功学员冯炳坤、汤金爱夫妇到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绑架、遣回,非法关押在增城看守所。冯炳坤被劫持到广州花都赤坭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期间遭受各种迫害。当时汤金爱已怀第一胎,看守所把她拉到增城市康宁医院做B超,医生确认她怀孕两个月后,看守所让她办理出狱手续。

汤金爱刚走出看守所的大门,镇龙镇派出所警察勾结增城市计生办的人员把她强行拉到计生办做B超,接着要把她送上手术台,她拉着门框坚决不进手术室,五、六个男的把她架进去,按在手术台上。在本人不签名,家人不知道、不在场的情况下,汤金爱被强行做了人流手术。负责给她做人流手术的女人是镇龙计生办的钟秀香。一个未出生的生命就这样被夺走了,汤金爱悲痛欲绝。但那帮无法无天的土匪这还不肯罢休,每天派人轮流监视汤金爱。二零零一年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将她送到镇龙镇进行妇检,虽然汤金爱手术后头晕、腰痛,但恶警罗伟军交待医生,必须要写上“一切正常”。妇检后,警察直接把汤金爱劫持到增城戒毒所。

两个月后,汤金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劫持到广州槎头劳教所,派出所为了极力掩盖着强迫人工流产的事件。二零零二年,汤金爱从劳教所出狱,她身体发生很大的变化,产后风、风湿病一直纠缠着她,每到起风的日子,脚趾头会无缘无故地肿起来,腰就开始酸痛,全身浮肿。

3、赖伯锐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劳教

广州增城法轮功学员赖伯锐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去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里,赖伯锐由于坚信法轮大法而遭多次毒打,有一次竟被打晕。

4、英语教师李红伶被非法劳教,被毒打、灌厕所水,受尽酷刑虐待

李红伶,女,法轮功学员,1998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增城新塘镇新塘二中任英语教师,深受学生、同事欢迎。二零零零年她三次进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遣送回广州,被非法劳教一年,后被非法延期五个月。

二零零一年底,李红伶从槎头妇教所被增城610直接转到位于广州市槎头西洲北路五十六号的广州市法制学校(法西斯洗脑班)洗脑。由于李红伶绝食抗议和坚持炼功,洗脑班恶意灌食并拍下录像,企图进一步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下旬,李红伶被增城610和新塘二中领导转到臭名昭著的广州市黄埔区洗脑班。由于李红伶当众揭露邪恶,被暴徒毒打、倒插入冷水、不准睡觉等等法西斯手段折磨。李红伶常被反绑起来灌厕所水,那种被灌水及呕吐的声音痛苦凄惨……

二零零二年七月被释放后,李红伶回到新塘二中,仍被增城区610办和新塘二中的恶人监控和迫害。李红伶被剥夺教书的权利,只能做复印等工作。增城区610办和新塘二中还克扣李红伶一年多的工资。新塘二中的恶徒仗着610办撑腰,时常扬言要送李红伶到洗脑班。

5、张春河被迫害得流离失所

张春河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强制关押洗脑等等迫害,后又被增城“六一零”迫害得流离失所,在二零零二年被迫害的失去工作。

6、七旬老人黎桥森被多次关押、虐待

黎桥森,现年七十四岁,广州市增城永和镇水利会退休职工。二零零零年,永和派出所警察跟踪不到这位老人,怀疑其上了北京,结果再见到老人时竟把他绑架到派出所,几个彪形大汉日夜严管着,到第八天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黎桥森老人被永和派出所、增城公安局610非法关押在增城公安局戒毒所,强行洗脑、长时间奴役,老人吃不饱,睡不好,迫害长达一百二十天,还被敲诈金钱六千元。

老人回家后还经常被永和镇派出所恐吓,三天两天接到骚扰电话。每次610恶徒上门,黎桥森的老伴都被吓得脸色发青,双手发抖,心脏都按不住的狂跳,几天几夜都不能睡眠。两位老人精神上、肉体上被迫害成这样,整个家被搞得七零八落,天天为此担忧。广东省公安厅610还伙同增城610,要停老人家属电话店的牌,同时还恐吓家属要封屋(出租屋)。

黎桥森老人的女儿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到株连,省公安厅610与增城永和派出所610到处拿着照片到处搜查,查遍所有亲戚朋友家,使得亲友惶惶终日。

何靖升入广州市白云区公安分局局长、广州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后对广州市法轮功的迫害因篇幅有限,请在明慧网上搜索。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林淑芬)

评论
2013-11-22 8: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