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飞虎薪传”特展纪念飞虎队70周年

1951年起,美国派遣军事顾问团来台进行军事援助,此照片为1953年美国空军顾问组搭专机抵达台北情形,由蒋中正总统及宋美龄女士亲自前往迎接,(钟元翻摄/大纪元)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中华民国国军纪念飞虎队70周年,即日起推出“飞虎薪传”特展,国防部严明陈纳德(Claire L. Chennault)外孙女柯罗威(Nell Calloway)等人都出席,严明22日致词表示,盼藉由特展缅怀两国空军健儿共同御敌的历史及中美生死与共的岁月,也见证双方长久的友谊。

1942年2月蒋中正委员长与陈纳德于昆明合影(国防部)。(钟元翻摄/大纪元)
1942年2月蒋中正委员长与陈纳德于昆明合影(国防部)。(钟元翻摄/大纪元)

中美混合团(1943年10月1日- 1945年9月)

中美双方为了更有效发挥在中国战场的战力,逐渐产生一支由中美空军联合编组而成的作战单位构想,到了民国32(1943)年5月,陈纳德在会议中提出具体的中美混合组织构想,代号“莲花”,由戴维森准将(Brig. Howard Davidson)指挥。同年10月1日,“中美混合团”在印度马里尔(Malir)顺利成立,隶属于14航空队指挥体系。

1951年起,美国派遣军事顾问团来台进行军事援助,此照片为1953年美国空军顾问组搭专机抵达台北情形,由蒋中正总统及宋美龄女士亲自前往迎接,(钟元翻摄/大纪元)
1951年起,美国派遣军事顾问团来台进行军事援助,此照片为1953年美国空军顾问组搭专机抵达台北情形,由蒋中正总统及宋美龄女士亲自前往迎接,(钟元翻摄/大纪元)

在下课时间,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们讨论起未来将使用的炸弹,后方黑板还写上“赠汝天皇”的字样,向日军宣示作战的决心(1942年3月13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在下课时间,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们讨论起未来将使用的炸弹,后方黑板还写上“赠汝天皇”的字样,向日军宣示作战的决心(1942年3月13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编制上,团部设有美籍司令1人,中方副司令1人,在团部之下有3个大队,分别为第1、3、5大队,其中第1大队为中型轰炸机大队,使用B-25轰炸机,下辖第1、2、3、4中队; 第3、5大队均为战斗机大队,先后使用P-40及P-51战斗机,第3大队下辖第7、8、28、32中队,第5大队下辖第17、26、27、29中队。

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学习飞机引擎相关构造(1942年7月1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学习飞机引擎相关构造(1942年7月1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于模拟机舱中练习飞行技巧。(1944年1月29日)。(国防部)
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于模拟机舱中练习飞行技巧。(1944年1月29日)。(国防部)

中美混合团成立之初,主要由美籍飞行员担任主官(大队长以上)职务, 每1个战斗机中队则编配中、美各1位中队长。混合团中国军飞行员的来源有两种,一为在抗战初期便投入的资深飞行员,为空军官校11期(含)之前的毕业生,以及早期各省自行建立的空军部队 ; 另一为官校12至16期的毕业生,于国内及印度进行基础训练后,旋赴美接受完整的飞行训练,返国后便成为主力成员。而美籍队员则主要由当时的美国部队中指派而来,其中先后担任第3大队大队长的瑞德(William Reed)及布莱特(J. Gilpin Bright),都是早期美国志愿队的老飞虎成员,战斗经验丰富。

中华民国赴美受训的轰炸组飞行员,正接受美籍教官教导如何规划航图。未戴耳机之军官为中华民国翻译官,负责将美籍教官的教学转述为中文给戴耳机的飞行员。(国防部)
中华民国赴美受训的轰炸组飞行员,正接受美籍教官教导如何规划航图。未戴耳机之军官为中华民国翻译官,负责将美籍教官的教学转述为中文给戴耳机的飞行员。(国防部)

中美混合团第5大队中美军官的合照。(国防部)
中美混合团第5大队中美军官的合照。(国防部)

中美混合团的主要任务在协助地面部队对日作战,打击敌人的交通补给线,并争取空中优势,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包括32(1943)年11月25日空袭日军驻新竹基地、33(1944)年3月4日奇袭海南岛及同年7月三度袭击日军所占领的白螺矶机场等任务,其他先后参加的重要战役有32(1943)年11月的常德会战、33(1944)年1至4月之粤南扫荡战、4至7月的中原会战、6至8月的第4次长沙会战、10至12月的桂柳会战、34(1945)年3至5月的豫西鄂北会战及4至5月的湘西会战,一再给予日军沉重的打击,让中华民国空军重新掌握本土的制空权。

扩建芷江机场时日夜赶工的情形。(国防部)
扩建芷江机场时日夜赶工的情形。(国防部)

除了抗战时期光荣的战绩外,中美混合团的成员更成为日后中华民国空军的骨干,其中不少人晋升到上校以上的领导阶层,更有荣升空军总司令者。他们充分发挥在混合团期间所得到的知识与经验,奠定了中华民国现代空军的基石。

1944年 冬天下雪后的芷江营区,为中美混合团所驻防的基地之一。(国防部)
1944年 冬天下雪后的芷江营区,为中美混合团所驻防的基地之一。(国防部)

八年对日抗战 国军与飞虎队英勇御敌

严明说,回顾对日抗战期间,国军官兵保国卫民,牺牲奋斗,提到飞虎队,就会想起陈纳德将军,虽然战机性能不如日军状态下,仍靠坚强的士气赢得胜利。

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于雷鸟基地受训时合影(1942年3月13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中华民国赴美飞行员于雷鸟基地受训时合影(1942年3月13日)(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中华民国空军飞行员准备进行个人的试飞,地勤人员协助做最后的确认(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中华民国空军飞行员准备进行个人的试飞,地勤人员协助做最后的确认(美国国家档案馆)。(国防部)

柯罗威表示,感谢总统马英九和严明缅怀飞虎队,外祖父若看到今天庆祝飞虎队和中美混合团的纪念活动,应会感到非常荣耀。对陈纳德来说,融合中美军人协同合作击退日军,是他一生的成就。“现在最重要的是将中美在抗战建立的友谊延伸到下一代,她也会在美国持续努力,将双方合作奋战的历史延续下去。”

进驻芷江机场的中美混合团第1大队第4中队B-25轰炸机。。(国防部)
进驻芷江机场的中美混合团第1大队第4中队B-25轰炸机。。(国防部)

空军前副总司令陈鸿铨代表飞虎队员致词说,1943年11月25日空袭日军驻新竹基地告捷,适逢感恩节将至,当时为了庆祝,还从印度运火鸡来庆祝。

在奇袭日军海南岛机场之后,中美混合团(左起)第7中队叶望飞、美籍队长瑞德(Bill Reed)、徐华江、谭鲲在桂林二塘机场合影(1944年3月4日)。(国防部)
在奇袭日军海南岛机场之后,中美混合团(左起)第7中队叶望飞、美籍队长瑞德(Bill Reed)、徐华江、谭鲲在桂林二塘机场合影(1944年3月4日)。(国防部)

此次特展透过丰富的史料、文物及互动科技,完整呈现中美两国于抗战期间的联合作战历史,从抗战初期的各国航空志愿队、美国志愿大队、驻华航空特遣队、14航空队到中美混合团的各单位成立沿革、中美混合团的作战与训练情形及抗战胜利后中美持续的军事合作与飞虎精神的传承。

(责编:林诗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