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沉静】《汉娜‧阿伦特》:极权下的平庸之恶

沉静

人气: 1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11月30日讯】德国电影节佳作纷呈,但《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是我不能错过的首选。

汉娜‧阿伦特(1906—1975)——黑暗时代的启明星,特立独行的知识份子,20世纪著名的政治理论家。这位大哲学家海德格尔和雅斯贝斯的高徒,亲历魏玛共和国的民主危机以及纳粹种族迫害的犹太女子,流亡美国著书立说,成为极权主义的批判者,平庸之恶的发现者,其思想的原创性、深刻性和争议性,震撼世界,影响深远。

传奇女性波澜壮阔的非凡经历,本身就是很好的电影素材。但编导没有选择一生的跨度,在113分钟内只截取了阿伦特60年代初的三、四年,聚焦在阿伦特报导艾希曼受审及掀起的论战冲突上。

艾希曼大审

开场就是1960年5月以色列特工在阿根廷绑架前纳粹军官艾希曼的情景,镜头一转,从彼端到此端,是吸烟沉思的犹太裔学者阿伦特,报纸上登出将在耶路撒冷公审艾希曼的消息。阿伦特对丈夫说,不去,会遗憾终生。

1940年她曾被囚禁在Gurs集中营,幸亏趁乱逃脱,躲过了被运往奥斯维辛的厄运。她1951年的著作《极权主义的起源》,关于纳粹和斯大林政权的全面研究,被公认为系统研究极权主义的开山之作。

近距离观察纳粹刽子手,见证历史,探究邪恶核心,是她的使命。

1961年4月至12月的这场大审判全球瞩目,阿伦特以《纽约客》特约撰稿人的身份亲临现场,全程参与。

阿道夫‧艾希曼——这个逃过纽伦堡审判的头号通缉犯,二战后16载,终于押上了法庭。阿伦特发现原本想像中的凶神恶煞,其实只是个正常得可怕的普通人,满嘴陈词滥调、刻板乏味的丑角。

站在防弹玻璃罩内的艾希曼,影片用的是真人录像剪辑,50多岁,瘦削,戴眼镜,文质彬彬。与受害证人声泪俱下、崩溃昏倒的控诉形成对照的,是艾希曼的阴冷平静,无动于衷。面对15项控状,他嘴角一歪,眼含不耐烦的傲慢,均以“一切都是奉命行事”作答,反复强调“自己是齿轮系统中的一环,只起转动作用罢了”。

难以想像,就是这个循规蹈矩的技术官僚,竟然将数百万犹太人送上了死亡列车。

战争快结束时,火车车皮不够用,艾希曼就让被捕者徒步前行,保证源源不断地送往毒气室的数量。有人想用钱财贿赂纳粹官员,换取犹太人的性命,但艾克曼从不做这种交易……

数千页的案情记录铁证如山,1962年,艾希曼被处以绞刑。

平庸之恶

在《纽约客》的系列报导和结集成书的《耶路撒冷的艾希曼》中,阿伦特创造了一个至今仍被广泛讨论的术语:“平庸之恶”(the banality of evil)。极权统治下,个体停止思考,惟上是从,接受洗脑灌输,默认配合并成为不道德体制的实践者,充当权力机器的齿轮、螺丝钉。他们恪尽职守,无条件服从,麻木机械地干着。正因为这些助纣为虐的平庸之恶、推波助澜的群体犯罪,希特勒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才得以运作实施。

犯下最令人发指罪行的,并不一定是大奸大恶或变态狂疯子,反而大多数是被异化为杀人机器的普通人,以日常惯例的工作方式完成屠戮,虐杀成为谋生手段、职责规范、晋升渠道,罪恶迅速繁殖蔓延,没有比这更令她毛骨悚然的了。

阿伦特指出,平庸之恶可以毁掉整个世界,根本原因就在于整个社会缺乏批判性思考。

文章一刊出,各大媒体竞相转载,顿时掀起轩然大波。人们不能接受恶贯满盈的艾希曼居然不是“恶魔”,还跟普通人的弱点有什么联系。更被骂翻了的是,阿伦特直言不讳地撕黑幕:“有些犹太领袖与纳粹合作,成为共犯,导致更多的死亡”,一时间她成了众矢之的,“叛徒!替罪人护航!”多年的好友同她绝交,被威胁不能出书,大学也想停她的课。

虽然她也遭受过纳粹的迫害,但阿伦特超越了个人和民族仇怨,上升到哲学高度。她在庭上就提出:艾希曼应为了他的反人类罪,而不是反犹太人罪受审。

她的敏锐率真和反思力度,在当时惊世骇俗,反弹激烈,后来慢慢得到不少印证认同并进入主流。在2002年波兰斯基导演的电影《钢琴师》(The Pianist)中,也有犹太人委员会给纳粹提供“遣送名单”的细节。

阿伦特对艾希曼的解读是有偏差的,只注重了他机械化平庸的一面;艾希曼冷血复杂的一面曾叫嚣着:“我将高兴地跳进坟墓,因为我知道德意志帝国的500万个敌人已经像牲口那样被杀死了。”那可不是官僚机器中的普通齿轮所能吹嘘的。他的言行是完全同化纳粹意识形态和邪恶体制的反映,他庭上的辩解是在推卸罪责。

但阿伦特另辟蹊径,确实打开了一扇窗,提供了探索大屠杀、种族灭绝和罪恶之谜的新视角,尤其是普遍存在而易被忽略的“平庸之恶”。

独立思考

思辩、争议、赞誉、诋毁……在那场持续三年之久的舆论风暴中,她所受到的压力冲击和痛苦考验,不啻为第三次流放。(前两次是在纳粹德国和沦陷的法国分别被关押后逃亡。)不攀势,不媚俗,不妥协,卓然傲世的是她的才智胆识和独立精神。

镜头闪回18岁的汉娜与海德格尔的师生恋,海德格尔对她的启蒙:思考是孤独的事业。

遗憾的是,影片略掉了恩师雅斯贝尔斯对她的支持和带头反思:“我们全都有责任,对不义行为,当时我们为什么不到大街上去大声呐喊呢?”不仅德国大多数民众都投了赞成希特勒的票,还包括像海德格尔这样的知识精英也一度为纳粹所御用。

结尾,汉娜‧阿伦特在阶梯教室对大学生的演讲,扣人心弦。她说:“思考能力的缺失为芸芸众生犯下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恶行创造了可能性。思考,就像是在最安静的时候面对自己;思考并不需要更多的知识,而是获得分辨是非美丑的能力。思考赋予人们度过关键时刻的力量,从而防止灾难性的后果。”

极权之恶 + 平庸之恶

平庸恶助长极权恶,极权恶又大量催生平庸恶。中共历次政治运动,都是极权恶与平庸恶的相辅相成。出卖揭发同事朋友的人们,红卫兵的狂热盲从与打砸抢……无官不贪,繁荣“娼”盛,唯利是图,不择手段。

“极权恶”裹挟着“平庸恶”,以普遍的体制性犯罪,最为祸国殃民。官商黑勾结的暴力强拆,把小摊贩撵得鸡飞狗跳的城管,强制堕胎的血腥计生办、殴打冤民截访的警察,滥施酷刑的刑警、狱警……

更惨绝人寰的是,中共与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衍生出盗卖尸体与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行业,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比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有过之而无不及,令凶残的纳粹也相形见绌。

中国的器官移植成为世界上唯一由国家驱动的血腥产业链。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公、检、法、司法系统(包括监狱、劳教所、拘留所),全国各级医院(包括军队、武警、公安等医院)所有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护人员、官员、警戒人员、商人及有关涉案人员,哪一个不是背负血债的大小“艾希曼”?!

丧尽天良的活摘,操刀时可否有过恻隐和迟疑?艾希曼也曾有过“恶心”、靠烈酒麻醉自己的时刻,想辞职,但他得到晋升,越干越习惯,越陷越深,如毒瘾般不可自拔了。

人毕竟不是机器,不同于动物,是有思想的。柏林墙倒后,执行命令杀死越境者的士兵照样判刑。而枪口抬高一寸的,就无罪,因为在那一瞬间,他没有泯灭人性,有自己的独立思考,拒绝将自己沦为邪恶制度的射杀工具。

一个和平年代害死八千万百姓的中共极权,一个大规模盗卖尸体、活摘器官的犯罪集团、非法政府,一个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的共产邪灵,只能愚民欺骗,绑架胁迫更多的人殉葬。

好的制度非常重要。民智渐开,越来越多的人觉醒,反思忏悔,抛弃中共。当没有了它行凶作恶的市场时,神州中华才有希望和美好。

汉娜‧阿伦特(1906—1975)是犹太裔著名政治理论家。主要著作:《极权主义的起源》、《耶路撒冷的艾希曼——平庸之恶的报告》、《人的境况》、《在过去与未来之间》、《黑暗时代的人们》、《精神生活》、《共和危机》、《责任与判断》、《康德哲学讲座》、《论革命》等。

 

评论
2013-11-30 2: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