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与福报

作者 : 智真

(摄影:王嘉益/大纪元)

  人气: 46
【字号】    
   标签: tags:

清代的包巽权,浙江人,为人很正直。少年时是有名的秀才,后来放弃了科举而从事处理刑部案件的工作十多年,对每年二月会试和八月乡试,早已不放在心上了。

道光辛亥年间,包巽权被任命为江西赣县县令的秘书。他到任后,看到有一例有关几名盗贼的案子,前任县令判犯人成死罪,他在阅读此案卷时,产生了怀疑。于是报告县令复审,经查果然都是良民,是被捕役所诬陷。县令准备开释他们,但审讯官阴谋逃避罪责,想尽办法来阻止县令,县令几乎被他迷惑。包巽权极力据理抗争,最后竟为这些百姓雪洗了冤案,并将诬陷之人全部绳之以法。

第二年戊子年正月初,包巽权忽然梦见天榜上有自己的名字,他认为不过是一个梦就没当回事。事隔两月,他又梦见天榜,旁边有人说:“天榜已定,应该快点回乡去备考!”醒后,仍然没有在意。

又过了一天,突然县令来催促他回去应试,包巽权奇怪的说:“你和我相交有多年了,我放弃功名举业之事,你应该很清楚。今天怎么突然说出这话?”

县令笑着说:“我并不是不知道你早已无志于功名。昨夜,我梦中好像去了一个王宫大殿进香,有一役吏领着我到了走廊,见墙上有一长榜,列有许多名字,都是按省会分列的。那位役吏说:‘这是本科秋榜。’我仔细看过榜上所列人名、地名,看到浙江省有你的名字。我也想你从来不去参加考试,怎么会中榜呢?役吏说:‘是因为上年所办的开释良民被诬为盗的那一冤案,上天特地回报他的功名。’我一下子醒了。所以特来劝说尊驾!”

包巽权听他所说的名次,与自己的梦正相符合,但还是有些犹豫不定。县令平素精于卜卦,就为他打了一卦,得吉兆,就说:“这次去一定中。你此次往返的路费我给你包下了,怎么样?”包巽权不得已,就收拾行李回了老家。

包巽权考试时,因文笔荒疏已久了,写不出八股文,考场中,三门考试,都用散行(非八股定式)写成。阅卷官看了以后,认为不合规制,就放在一边,不予推荐。后来主考官忽然认为所荐考卷中没有散行文字是个缺陷,必须具备这种类型才合规格,阅卷官于是赶紧把包生的试卷翻找出来。主考官一看认为虽为散行,但音节有古风,竟然取中了。其名次正与他所梦相同。

其实没有偶然发生的事情,因果关系的客观存在,是不依人们的主观意志而存在着的。包巽权的福报,是源于他平时做人正直和公正,为百姓平反冤狱,救了数人之命。而陷害他人的那些坏人最终也逃不出法律的制裁。上天主持着公道,奖善罚恶,报应分明。善有善报,是勉励人行善向善;恶有恶报,是让人知道警惕戒备。多行善事,扬正义之举,为自己和他人负责,是人真正明智的选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自古以来,社会道德普遍低下时,往往出现瘟疫流行。而人修养道德,就会避免瘟疫降临在自己身上;一个人重视道德修养,不仅仅对于自己有好处,对于家人也有帮助。以下是2则故事。
  • 苏轼学识渊博,熟谙儒家、佛家经典,其诗、词、散文、书法、绘画等艺术独树一帜,自成流派,皆具有极深的造诣,后人称其“诗、书、画”三绝。他强调为文需“明道”、“致用” 、“有补于世”,并说“吾所为文必与道俱”。苏词风格多样,拓展了词境,创立了豪放恢宏的词风。
  • 陆游是南宋时杰出的诗人、词人,他自幼学习儒、道经书,后来又研习佛典,在他的一生和他九千多首诗词中,始终贯穿着忧国忧民和“气吞残虏”的精神,从而形成了他诗歌创作的显着特色。
  • 汉代的上党人鲍宣,字子都,在年轻时,担任过上计掾的官职。有一次,他在路上,遇见一个书生,独个儿赶路。他见到鲍子都以后,就和鲍子都结伴同行。在路上,书生突然得了心痛病,子都下车为他按摩,但他还是很快就死去了。
  • 人类文明之发展,纵向而成人类历史,横向演出文明众部。盖如上章所述,人类历史始于神迹,发展运化皆由天意。而此一章则是对人类文明做一横向之论述,所谓文明众部者,诸如文学、哲学、科学、艺术、杂技、百工等,虽汗漫无边,看似互不关涉,实则有一主脉可寻,或曰人类文明既为神传文明,则不唯文明纵向之历史出于神传,而文明横向之众部也必然在诸天之下有以神会而彼此相通。
  • 伊尹擅长用草药为人治病,药到病除,人称活神仙。
  • 先圣有云: “巧言令色,鲜矣仁!”《诗.小雅.巧言》:“蛇蛇硕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颜之厚矣。”晋人郭璞说:“佞人似智,巧言如簧。”《颜氏家训.名实》中讲:“诚于此者形于彼,人之虚实真伪,在乎心而不在乎迹,但察之未熟耳。一为察之所见,巧伪不如诚拙,承之以羞,大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