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家在台湾-蒋中正总统居所逸事特展(2)

人气: 3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3年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湾台北报导)“家在台湾-蒋中正总统居所逸事”特展,即日起至12月12日止展出,主办单位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表示, 蒋中正总统曾自记“如果革命失败,台湾沦亡时,必以身殉国,则不必再另有遗嘱矣”,这也是展览名称定为“家在台湾”的由来。蒋中正总统居所系全民共同文化资产,非常乐见各县市政府积极保存、推广,吸引国内外观光客、陆客参观。

中华民国前总统蒋中正。(摄影:钟元/大纪元)
中华民国前总统蒋中正。(摄影:钟元/大纪元)

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处长吴祖胜表示,蒋中正总统是近代史上的重要人物,是民国许多重大历史事件的决策者与参与者。近年来透过各种史料史实陆续出现,蒋中正研究成为民国史研究的显学。蒋总统居所平时为起居休憩之用,同时也是政治中枢,用来接见外宾、召开重要会议;战时则转为作战指挥中心,发挥国安功能。此外,居所的产权皆为国家所有,并非个人资产,且多由地方政府或公营事业负责管理;后期许多宾馆,更是主事单位主动建设。

角板山宾馆

角板山宾馆位于桃园县复兴乡,座落角板山台地南端,临大汉溪。早年角板山宾馆为日式木造建筑,外界称“贵宾馆”,包含洋馆与日式屋舍,两栋建筑有廊道相连。洋馆与日式屋舍并陈,反映当时“一和一洋”之混合建筑思考,从旧明信片图像可窥知其建筑风貌。

蒋中正总统于角板山宾馆避寿(国史馆)。(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
蒋中正总统于角板山宾馆避寿(国史馆)。(国立中正纪念堂管理处)

贵宾馆之洋馆于1914年5月完工,并后续兴建日式屋舍,该处四周环境优美幽静,声名远播,常接待日本皇族入住,成为了解民情与旅游休憩的好地方。1923年日本裕仁皇太子来台,基于警备、交通等因素,遍远地区的视察只能派遣侍从或武官替代,行程并未莅临角板山地区。

蒋中正总统到台湾后,角板山贵宾馆为其重要居所之一,曾于洋馆前庭院植榕树两株永志纪念,如今已枝叶茂盛成荫。当时任台湾省主席的吴国桢(1903-1984)夫妇单独受邀庆生。他回忆那时公路只通至山脚,往上需乘滑竿(简易的轿子,一种代步工具),抬行两小时抵达。1951年8月10日蒋总统伉俪及夫人的国画老师黄君璧前往角板山郊游,在山水间浸润创作的灵感。

蒋中正偕夫人于台湾桃园角板山野炊,旁为宋子安的公子(宋伯熊、宋仲虎),其平民化生活可见一般。(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中正偕夫人于台湾桃园角板山野炊,旁为宋子安的公子(宋伯熊、宋仲虎),其平民化生活可见一般。(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1992年4月角板山贵宾馆之洋馆因电线老旧着火焚毁,仅存石造基础、廊柱,原址后重建为救国团复兴青年活动中心,侧边日式屋舍虽有改建,惟主要格局、外貌及建材等均保存良好。

1956年7月29日,蒋中正总统伉俪在角板山,夫人亲自烹调。(翻摄:钟元/大纪元)
1956年7月29日,蒋中正总统伉俪在角板山,夫人亲自烹调。(翻摄:钟元/大纪元)

1960年在介寿国小附近另建白色西式洋房,房屋4栋,正房为总统居所,其余3栋为警卫及随从人员房舍,系目前所称之“角板山宾馆”,其附属战备隧道已开放参观,长约100公尺的战备隧道,内有厚实防弹钢门,拾阶而下35公尺后是指挥所,为蒋总统及高级军事幕僚紧急避难与战备指挥之用。

1956年7月29日,蒋中正总统在角板山自己炒饭。(翻摄:钟元/大纪元)
1956年7月29日,蒋中正总统在角板山自己炒饭。(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总统最常到访的时间为每年10月,在此处度过多次寿诞,与侍从人员共进寿面,在居所前接受民众祝寿敬礼(也有民众举办表演节目),留下许多欢乐回忆,总统对于角板山的草木美景十分喜爱,每徜徉于吊桥、瀑布间,或访民居与民众话家谈,或观赏原住民歌舞,或巡视附近学校垂询儿童功课及生活情形,动静之间有着返回老家的轻松惬意。

角板山思亲亭。 (大纪元资料库)
角板山思亲亭。 (大纪元资料库)

此外,蒋总统对野炊情有独钟,在角板山时常拿起锅铲展现厨艺,烹煮他最拿手的“宁波炒饭”给家人享用。宾馆旁有一亭,蒋总统常在此眺望远景、思虑国事、缅怀先人,时以国家兴亡为己任。蒋总统过世后,其子经国先生居丧期间经常由慈湖至角板山行馆凭吊,于小亭追思亲恩,撰〈梅台思亲〉一文,此亭亦改称为“思亲亭”。

1945年8月24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蒋中正于《联合国宪章》签署典礼签字。(网路图片)
1945年8月24日中华民国政府主席蒋中正于《联合国宪章》签署典礼签字。(网路图片)

慈湖宾馆(洞口宾馆)

慈湖原名“埤尾”,又叫“洞口”,蒋总统对地形、地理颇有概念,也就是一般讲的风水,有一天他从角板山下山经过这个地方,觉得环境、地形各方面都不错,当地的景色跟溪口老家差不多,于是想在这里盖房子,夏天可以避暑。这块地原本是矿区,地主是板桥林本源家族,初由台湾省政府出面承租,每十年换约一次,后来林家后人林明成将这块地捐出来,省政府特地在慈湖广场立了一块碑,表彰林明成家族慷慨捐地的事迹。

蒋公的母亲王采玉与幼年时的蒋经国合影。(中正纪念堂)。(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公的母亲王采玉与幼年时的蒋经国合影。(中正纪念堂)。(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公事母至孝,其母卒于1921年,此后蒋公只要返乡一定先往母坟致敬。(中正纪念堂)。(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公事母至孝,其母卒于1921年,此后蒋公只要返乡一定先往母坟致敬。(中正纪念堂)。(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总统为纪念慈母王太夫人,改名为“慈湖”。1961年3月1日,蒋总统首次入驻慈湖宾馆,该宾馆由王大闳建筑师设计,他也是国父纪念馆建筑的设计者。蒋认为此处十分隐密,适合休息养生,偶尔也在此接见重要外宾,1963年4月29日在此接见法国驻华代表戴国栋。而后慈湖四面山林环绕,水面倒映山色天光,晨昏及雨后景致特别优美,昔日蒋总统来到慈湖宾馆,最喜欢在傍晚时分乘轻轿翻过后山,到后慈湖水滨散步。

1961年正逢大陆推行大跃进运动失败,加上越战爆发及大陆核弹试爆成功威胁,蒋总统深感反攻时机刻不容缓,是年4月由军方秘密研拟军事反攻大陆计划,并将后慈湖列为高度军事管制区。

蒋中正总统逝世后,侍卫官郭斌伟(左一)与郑敦浦(右一)为总统盖棺,家属左起为:蒋孝武、蒋经国、蒋宋美龄、蒋纬国。(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中正总统逝世后,侍卫官郭斌伟(左一)与郑敦浦(右一)为总统盖棺,家属左起为:蒋孝武、蒋经国、蒋宋美龄、蒋纬国。(翻摄:钟元/大纪元)

后来因局势不稳,蒋总统认为两岸战事若爆发,政府需要战时临时办公场所,以便行政院等政府机关进驻,也便于疏散台北的公务体系,便选定慈湖地区为反攻作战期间的指挥枢纽,并展开一系列战备建设,一旦开战,在厚实的铁门保护下,核心空间的指挥所就是元首运筹帷幄的所在。

桃园大溪慈湖陵寝。(桃园县政府)
桃园大溪慈湖陵寝。(桃园县政府)

慈湖是蒋总统喜爱的居所,1971年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时,他在慈湖写下“能屈能伸”四个字。蒋逝世后,政府高层勘察过几处他生前常去的地方,包括日月潭、角板山、慈湖等,最后选定慈湖为安厝灵柩之处,宾馆会客室即为停放灵柩的地方。

梨山宾馆馆内收藏总统蒋中正夫妇当年游梨山的老照片。(中央社/梨山宾馆提供)
梨山宾馆馆内收藏总统蒋中正夫妇当年游梨山的老照片。(中央社/梨山宾馆提供)


停业达13年之久的梨山宾馆,9日将重新开张。故总统蒋中正的“蒋公行馆”也将正式开放游客参观。(中央社)
停业达13年之久的梨山宾馆,9日将重新开张。故总统蒋中正的“蒋公行馆”也将正式开放游客参观。(中央社)

梨山宾馆

梨山原名“萨拉茂”,旧为泰雅族所住,在满山翠绿的松柏与白色如烟的云雾笼罩下,风景秀丽,如诗如画。梨山宾馆位在台中市和平区梨山里中心,海拔1935公尺,是台湾最高的宫殿旅馆,与台北圆山饭店、高雄圆山饭店并列台湾三大中国宫殿式建筑,兴建过程,蒋总统多次前往巡视。梨山宾馆为当地最早兴建的旅馆,其古色古香的外观成为中横的地标。

梨山农场的小女孩问候蒋中正总统,站在总统后方者为座车侍卫官郑敦浦。(翻摄:钟元/大纪元)
梨山农场的小女孩问候蒋中正总统,站在总统后方者为座车侍卫官郑敦浦。(翻摄:钟元/大纪元)


蒋中正总统在梨山一棵千年松前与侍卫人员合照,左五为侍卫长郝柏村。(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蒋中正总统在梨山一棵千年松前与侍卫人员合照,左五为侍卫长郝柏村。(摄影:钟元翻摄/大纪元)

梨山宾馆后方建有生态步道,拾阶而上,可达福寿山农场;沿途林相繁茂,莳花绿荫,为森林浴、赏鸟、远眺群峰的好去处。梨山耶稣堂由孔祥熙夫人捐资兴建,1969年7月29日破土时,蒋中正总统伉俪、孔祥熙夫人皆亲自出席典礼。有一次在梨山,蒋总统从住处走下来,有段很长的楼梯,没注意踩空了,所幸侍从人员赶紧伸手扶着他才没出事。蒋总统对儿子非常关心,知道儿子有糖尿病,晚上常常失眠或睡不好,就要经国先生到梨山去住两个礼拜休养。

1967年7月,刘大中、蒋硕杰、顾应昌、费景汉四院士在梨山行馆向蒋中正总统提出有关台湾财经改革意见。图为刘大中院士向蒋总统解说情形。(经济部)
1967年7月,刘大中、蒋硕杰、顾应昌、费景汉四院士在梨山行馆向蒋中正总统提出有关台湾财经改革意见。图为刘大中院士向蒋总统解说情形。(经济部)

梨山宾馆也是早年蒋总统巡视地方时居住与接待国内外宾客的地点之一。1967年蒋总统在梨山宾馆邀集了几位有财经专长的专家学者,其中一位是从美国回来的刘大中教授,刘教授与其他学者向蒋总统建议赋税改革方案,之后也由他出任“行政院赋税改革委员会”主任委员。

1967年7月,刘大中、蒋硕杰、顾应昌、费景汉四院士在梨山行馆向蒋中正总统提出有关台湾财经改革意见。左起顾应昌院士、刘大中院士、费景汉院士、蒋中正总统、经济部长李国鼎先生、蒋硕杰院士。(经济部)
1967年7月,刘大中、蒋硕杰、顾应昌、费景汉四院士在梨山行馆向蒋中正总统提出有关台湾财经改革意见。左起顾应昌院士、刘大中院士、费景汉院士、蒋中正总统、经济部长李国鼎先生、蒋硕杰院士。(经济部)

1971年10月10日,蒋总统偕夫人于梨山宾馆接见来华祝贺建国60年国庆的美国特使雷根夫妇,当时雷根为美国知名演员和加州州长,后当选两任美国总统。蒋总统有次在梨山遇到大陈岛同胞下跪陈情改善他们的生活,后来即交代国防部想办法安排兴建大陈新村,让居民有所安顿,可见其亲民爱民的一面。

福寿山农场招待所达观亭(高美惠)。(交通部观光局)
福寿山农场招待所达观亭(高美惠)。(交通部观光局)

福寿山农场招待所

1956年7月7日,中部横贯公路正式开工,工程期间因运补途遥与食物保存不易,为了给员工供应新鲜蔬果,特别挑选疗养队大队士官100人,在有水源的广大草生地进行农垦,即为今日福寿山农场。施工期间,蒋总统十分关心工程进度与员工福利,逢年过节常带鸡肉、猪肉上山为大家加菜,每逢巡视,便居住于福寿山农场的福寿山庄。

福寿山庄位于台中山区,海拔2,200公尺,全年平均气温12度,于1967年兴建完成,系蒋总统避暑下榻之处。山庄视野开阔,环境幽雅,有着古朴造型的大木门及门灯,屋后宽大的庭园,则是昔日蒋总统活动之空间。福寿山庄入口左方目前留有一辆福特交通车,为当年总统到梨山地区及农场巡视时所搭乘的座车。

前总统 蒋中正先生与其夫人合照拓于福寿山农场介寿松左前方的石碑上。(大纪元资料库)
前总统 蒋中正先生与其夫人合照拓于福寿山农场介寿松左前方的石碑上。(大纪元资料库)

蒋夫人到福寿山农场不穿旗袍而穿长裤,夫人有时也会戴墨绿眼镜,作风比较洋派。福寿山农场有几株水蜜桃,总统会要求秘书将采下的桃子分一分,众人一起食用。

达观亭清幽雅致,是漫步静听松涛的好地方。(大纪元资料库)
达观亭清幽雅致,是漫步静听松涛的好地方。(大纪元资料库)

山庄旁的“达观亭”系蒋总统办公处,建于更早的1960年,是福寿山庄尚未落成前,巡视中横及农场之居所,1969年由蒋总统题为“达观亭”,他喜欢在这里用早餐读报。达观亭为十字形格局之2层钢筋混凝土楼房,外墙均加用木料装饰,以达木构造之效果,此处主要是接见宾客与商议政事之所。达观亭四面都开了窗户,非常适合赏景。达观亭旁有“天池”,可远眺合欢山西峰,是观赏夕照之最佳地点,景致优美、宛如仙境。

蒋总统对财经专家刘大中非常关照,陪他到福寿山农场散步,担心刘大中觉得冷,就交代退辅会的主任委员赵聚钰,把荣民穿的那种厚棉夹克给刘大中穿上。后来刘大中主导推动台湾赋税改革,台湾经济建设有今天的成就,赋税改革是重要因素。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