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今日】长江三峡截流背后 江泽民李鹏结盟

人气 158

【大纪元2013年11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1997年11月8日,中共执政者举办“长江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时任中共总理李鹏宣称大江截流成功,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讲话。曾庆红、罗干等出席大江截流仪式。

长江三峡工程号称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超级工程之一。它不仅投资巨大,所引发的声势浩大的百万移民工程,水电过度开发对环境造成的破坏,尤其是地质灾害,在中国引发的争议也前所未有。

与“大江截流成功”庆典截然相反的是,三峡工程在2009年全部完工的庆典上,居然没有一个中共领导人到场祝贺,这在中国是极为罕见的。

毫无疑问,长江三峡工程是政治决策。专家指,“八九六四”后,江泽民急于与李鹏结盟,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江泽民、李鹏等人在执政期间在一片争论声中强行拍板三峡工程上马。1993年1月,中共国务院成立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由李鹏担任主任。

江泽民于1992年3月18日在中共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上作关于三峡工程决策的长达两个小时的讲话。这个讲话曾对1992年4月2日中共人大批准三峡工程的议案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江泽民在当上总书记之后,第一次出访就是湖北省三峡地区,并于三峡工程开工前视察三峡坝址。

近年来,三峡工程暴露出重重危机,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贻祸无穷。正如已故中国水利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所言:三峡工程是永不可建的工程,无论使用什么不民主、不科学的手段,使得决策得以通过,工程建成之后,这些问题也会暴露出来。

而在《江泽民文选》中却没有收入江关于三峡工程决策的几次最重要讲话,李鹏也在回忆录中刻意撇清决策责任,可见他们非常清楚三峡工程是祸国殃民的工程。

三峡工程“是炸还是拆”?这样具有强冲击力的文章一度曾热传。从后续影响来看,三峡工程所需要的资金是一个无底洞。

江泽民亲自上阵 主推三峡工程上马

三峡工程全称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因位于长江干流的三峡(即瞿塘峡、巫峡、西陵峡)河段而得名。三峡河段全长约200公里。三峡工程计划总工期17年。

在三峡大坝拟议修建之初,黄万里教授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的危害,他预警了三峡水库蓄水后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因此,官方不邀请他参加三峡工程论证。

旅德著名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博士撰文披露,1992年2月20日和21日,中共中央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三峡工程,江泽民主持会议。会议只邀请了几名积极支持三峡工程的人到会,而反对三峡工程的人,一个也没有邀请。

这次会议正式决定,中央同意建设三峡工程方案,由国务院提交中共人大会议审议。但是参加会议的政治局常委们表示担心,在人民代表大会对三峡工程进行投票表决时,多数代表会举手反对。江泽民表示,他将亲自到“两会”党员领导干部会议上就三峡工程去作动员。

1992年3月16日,李鹏代表国务院向第七届中共人大第五次会议作“国务院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的议案”的报告。三峡工程决策的任务摆到两千多名人民代表面前。

1992年3月18日上午,中共人大党组和中共政协党组召开“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讨论三峡工程决策。会议由李鹏主持,然后由江泽民主讲,江整整讲了两个小时。

中共的一把手,为一个具体工程的投票决策,亲自到“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去作两个小时的动员报告,这在中共的历史上是首次,在人大历史上也是第一次。

在这两个小时内,江泽民对“两会”党员负责干部的这次讲话,对1992年4月2日人大批准三峡工程的议案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尽管如此,当时投票的结果是:赞成票1767票,反对177票,弃权664票,未按表决器的25票。

投赞成票的共占出席人数2633人的67%,反对、弃权和退出投票的866人,占33%。反对票和弃权票之多,在中共建政后投票史上是破天荒的一次。

2006年8月出版发行的《江泽民文选》,却没有收入江泽民关于三峡工程决策的几次最重要讲话,特别是1992年3月18日在“两会”党员负责干部大会上的关于三峡工程决策的长达两个小时的讲话。该讲话对三峡工程的投票表决,有重要影响。

人民网去年2月刊出一篇根据李鹏回忆录整理,带有替李鹏撇清三峡大坝决策责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鹏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称:三峡大坝工程是由邓小平拍板的。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江泽民任中共总书记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

“八九六四”后江泽民急于与李鹏结盟

江泽民踏着1989年六四事件中被杀害的学生和市民的鲜血坐上总书记的“宝座”。当年其从上海赶到北京。位置还未坐热,便于1989年7月21日去湖北省视察荆江大堤、葛洲坝工程,还专程到长江水利委员会听取关于三峡工程的汇报。

据王维洛的文章披露,7月22日晚江泽民到了宜昌,便给在北京医院里“养病”的李鹏打了电话。7月25日江泽民视察回来,又马上去医院看望李鹏,并对李鹏说,他认为上三峡工程是必要的,使得李鹏很感动,不久便“病愈”出院,重新主持国务院工作。

江泽民上任后对三峡地区的出访和对三峡工程的表态,是对于三峡工程独有钟情的李鹏的政治支持,作为政治回报,李鹏和江泽民结成了政治上的联盟。

1991年7月6日至14日,国务院召开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报告会,国务院常务会议全体成员出席会议,由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作汇报。

江泽民、李鹏等于7月13日接见了参加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的专家。接见留影后,江泽民宴请参加论证的民主党派人士吃饭。江泽民再次表态支持三峡工程。并亲自批示和组织三峡工程决策前的宣传工作。

三峡工程决策前的宣传铺天盖地,只片面宣传三峡工程效益。北京新闻界组织了阵容庞大的三峡考察团,分两批开赴长江三峡及中游防洪重点地区,进行采访报导。赞成建设三峡工程的张光斗、潘家铮、李伯宁等经常在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文章和接受记者采访。而反对派的声音被全部扼杀,李锐、黄万里、陆钦侃等人的文章不让发表,更没有电视台邀请他们去做采访。

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在开工之前,江泽民于10月14日至19日乘巴山轮由重庆,经涪陵、万县、秭归到宜昌,进行视察、听汇报。

李鹏从1982年到1986年,曾三次去三峡,为工程上马督阵。从1992年到1997年,六年时间,李鹏又亲自到三峡工地七次之多。

事实证明三峡工程带来诸多祸患

2003年6月三峡水库开始蓄水,之后三峡船闸试运行,三峡第一台发电机组投入运行;2006年5月20日三峡大坝全部完工。

在2003年6月三峡大坝合拢时,出身工程专业的中共领导人胡锦涛和温家宝都没有出席仪式,也被外界认为是不想接手这个烂尾工程。

事实证明,中共宣传的三峡工程“具有防洪抗旱、发电、航运、环保等巨大的综合利用效益”并没有在现实中真正实现,相反,由此引发的各种用途之间的矛盾、移民、生态环境遭破坏等诸多问题,却证明三峡工程“弊大于利”。

三峡大坝蓄水之后,清水下泄,造成大坝下游长江干堤发生严重崩岸。2004年冬,荆江长江干堤发生多处崩岸。2006年春传来岳阳长江干堤发生严重崩岸的消息,湖南省水利厅负责人紧急赴京向水利部和国家防总汇报险情。

三峡水库蓄水后,三峡大坝阻碍长江航运的畅通。三峡工程根本不能使万吨轮船直达重庆,最多只能使万吨船队在一年中的五、六个月的时间内直达重庆。万吨船队只不过是将四艘或者六艘驳船捆绑在一起而已。

三峡工程开工以来,三峡库区一直是中国社会最不稳定的地区。三峡工程移民对安置工作不满,每年信访的次数高达八万多件次,连年持续不减。三峡工程的所谓开发性移民措施,不但没有使百万移民致富,而是使绝大多数移民陷入赤贫状态。负责三峡工程移民信访的官员将移民生活用“三低”和“三无”来描述∶ 收入低于搬迁前的水平;低于安置地当地农民的水平;家庭生活水平处于当地贫困线之下以及无田种,无工做,无出路。三峡工程移民问题是中国社会的一颗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三峡工程真正实现的是发电”

三峡成库后,多次出现了逆调节现象。2010年全流域洪水,三峡水库只能顶三天左右,就不得不大开闸门泄漏洪。三峡总公司只会首先考虑自己大坝和电厂安全——旱季缺水它要关拦强蓄不愿加大流量下泄、洪季它要降低水位(预留库容防洪)加大泄流。即旱季蓄水,下游干得见底;雨季泄洪,下面冲得七荤八素。

王维洛的文章也指明,三峡大坝的几个功能矛盾也非常深刻,顾及发电就顾及不了防旱,顾及大坝安全就顾及不了下游防洪,所以长江水利委员会和三峡建设总公司矛盾重重,互相打架,大旱大涝临头,谁也顾不了谁。

大陆水利专家明确表示,祸端出自三峡大坝——为了发电、为了经济利益,逆向调节长江中下游的水流量等。而发电的负效应是藻类大爆发,漂浮垃圾堆积成岛等。

中共水利部某司的一名官员曾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进入三峡总公司的水就是钱,它要用水发电,这是三峡工程的主要功效。

王维洛撰文表示,三峡工程并无中共国务院所称的什么防洪、发电、航运等综合效益,真正实现的只有发电。

大陆著名记者赵世龙认为:“利益集团谋算上这个项目时,就心知肚明三峡工程基本就是为发电而生”。

三峡大坝发电利润并不属于中国老百姓

三峡工程的发电并没有照亮半个中国。去年5月,经济学家马光远在微博质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超期征收。去年10月,一篇名为《三峡工程又一秘密》的文章再次在网上引发关注。

文章说,“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应该在工程全部完工就停止征收,但至今仍在收取。公众所期待的“电费下降”并没有随着三峡工程的完工而实现。

马光远曾在微博表示:三峡工程早于2009年全部完工,为什么今天在电费里,每度电还要收取0.7分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此微博使“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超期征收”炒得沸沸扬扬。

“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超期征收又引起本就对中国电价涨价不满的民众议论。“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征收到期后,中共以“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换个“马甲”继续收费,让老百姓为三峡工程买单。

据王维洛计算,目前三峡总公司每年发电的收入为200多亿元。到2010年仅中国百姓从电费中缴纳的三峡基金(包括其后续基金)已经达到1,100亿元人民币,超过三峡工程总投资的一半以上。但是三峡工程的发电利润并不属于中国老百姓。三峡工程的所有水轮发电机已经被私有化,全部发电利润属于一个股份公司。三峡工程的一些决策者、中央部委和地方的一些官员以及主要工程技术人员则是这个股份公司的原始股持有者。

长江生态大崩溃 专家下“病危”通知

近期,中共农业部长江流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发布了《2013年长江上游联合科考报告》,警示长江上游渔业资源严重衰退,一些珍稀、特有鱼类濒临灭绝,金沙江干流鱼类资源濒临崩溃。

近年来,长江甚至出现罕见枯水,水电工程、围垦污染等人类活动导致水生生物洄游通道、产卵场和鸟迁徙中转地、越冬地等重要自然栖息地被侵占,湿地生态系统退化、物种多样性锐减,自然生态系统抵御外来影响的适应力和回弹降低。

有专家和相关组织称,长江生态系统已经崩溃,这条中华大动脉被发出“病危通知书”,长江就快“无鱼可捞”。

原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长江经济技术学会秘书长翁立达等专家表示,长江生物种群和数量减少,除受水域环境污染、过度捕捞等因素影响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流域无序的水电开发。

专家预言,照此下去,未来的长江上游将成为一个巨大的水库群,不再是一条奔腾、流淌的真正意义上的河流。专家忧虑,长江上游生态将彻底崩溃。

长江上游的最大水利工程首当其冲是三峡大坝。

2007年的一期美国地球物理研究通讯刊登了中国华东师范大学研究人员的一篇研究报告。报告认为,长江三峡大坝2003年以来每年拦截了来自长江上游三分之二的淤泥和营养物质的正常流通,造成大坝下游,特别是长江三角洲流域河床严重侵蚀,并破坏生态环境。美国环境专家也对此提出了警告。

近年来,位于江西省北部、长江南岸的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出现干旱,处于历史同期的最枯水位。两湖洞庭湖和鄱阳湖萎缩成沟。

有学者指,三峡工程导致流域生态破坏,物种消失,产生地质性灾害如引发泥石流、干旱、地震,多数的生态破坏不能逆转。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不但产生新的物质竞争,资源争夺,对地区安全带来新的隐患。经济利益如果建立在环境代价之上,这不代表社会进步,而是无知。

水利专家王维洛认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想拆可能也不行了。他预言道,当三峡工程运行30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会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责任编辑:姜斌)

相关新闻
内部人士泄密中共高铁工程黑幕与安全隐患
中国人被出卖 江泽民与西方国家“关门对话”内幕
长江生态系统大崩溃 专家下“病危通知”
江泽民曾极力讨好的女人的照片让网民惊呼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发布会:刺激案无果 或发行政令
【现场视频】大客车排队拉大连湾居民去隔离
【珍言真语】潘东凯:保护隐私 拒可疑核酸检测
【新闻看点】TikTok命悬一线 微信还远吗?
【西岸观察】邮寄投票不靠谱?川普为何反对
【拍案惊奇】贝鲁特大爆炸如核弹 中共军备黑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