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恐惧 新疆女孩在澳洲绝处逢生

人气 24

【大纪元2013年1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茹墨尔本采访报导)每周六和周日,在墨尔本唐人街,总能见到李霞忙碌的身影,发资料,讲真相……她的脸上充满了祥和平静的神情,笑容像阳光般明朗。与一个多月前刚从中国逃离的她判若两人,那时的她惊惶而恐惧。当飞机在墨尔本机场着陆的时候,她依然紧张得发抖。直到双脚终于踩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时,她那颗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下来,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今年38岁的李霞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生完孩子后她的身体落下一身病,2008年经婆婆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她就切身感受到了身心健康的幸福滋味。虽然当时中共政府镇压法轮功已经9年,但在与法轮功学员的接触中,她认为“法轮功就是好,同修们都很善良”,因此坚定不移的修炼。在学法炼功之余,与当地的学员们一起发资料,讲真相。

原本李霞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平静的度过,然而意外突如其来的发生了……

今年6月27日晚上,李霞和几个同修炼完功之后,就沿着乌鲁木齐市的迎宾路发放真相资料和光碟。那时大约是晚上11点左右,她把资料放在车子的雨刮器上。这时,在黑暗中突然有人下车,追问她干什么的,不由分说就把她抓起来,塞进车里,带到派出所的一个小房间里。那一晚上,她经历了从未有过的耻辱遭遇。

“他们一脚踹在我的腰上,把我踹到墙角,当时我的鼻血就流下来了,我被铐在窗户下面的暖气管上。他们逼问我,让我交待同修,我当然不可能说,他们就用电棒击我。电棒打在身上辟哩叭啦的响,我全身都是麻的,瘫在地上失去了知觉。等我醒过来的时候,他们继续逼问我,我不说,他们就踢我,然后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一晚上就这么折磨我。”被电击的痛苦经历刻骨铭心,即使到今天,李霞一看到长度相似的黑颜色的棍子就会条件反射似的产生恐惧心理。

夜已经深了。几个值夜班警察坐在那里打牌,谁输了就让李霞唱歌。她不唱,过来就给她一巴掌,要不就是一脚,对她进行人格的侮辱,试图摧毁她的意志和做人的尊严。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李霞的先生在警校的同学在交接班的时候看到她了,开始没敢吭气,不敢认她,然后悄悄地到外面跟她先生打电话,说她在迎宾路派出所出事了,让他赶快过来处理事情。她先生在妻子彻夜不归、生死未明的情况下,急得都要发疯了。接到电话,赶快赶到派出所,被派出所勒索了一万多元才把妻子接出来。

李霞从派出所出来后,并没有放弃,还是继续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发传单。大约1个半月以后,迎宾路派出所的所长突然到他们家来了,直接就把她带到派出所,让她交待同修,交代聚会的地点。遭到拒绝后,他们说:“来,到门口把我们的车擦了,把办公室的卫生打扫了。”然后他们就把李霞关在地下室的房子里,让她面对着墙,手打平,就这样站着,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

以后每周李霞都会受到警察的骚扰。“每周一都让我到派出所报到,每次都是这样,洗车打扫卫生,然后面对着墙,手打平,让我交代这些问题,我不说,不说就是一站两三个小时,这几个月、每周都是这样折腾我。”

李霞承受的精神上的压力在升级,当警察看到恐吓和侮辱都不能起作用时,他们便酝酿着一个更阴险的计划。

有一天,李霞先生的老同学急匆匆地跑到他们家报信说:“你老婆可能要劳教,很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这回一点忙也帮不上你,你们自己想办法吧。”李霞的先生经营一个小商店,店都来不及处理,一家人紧紧张张的收拾了一下就逃到澳洲来了。一下飞机,脚踩着地上,李霞才松了一口气,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这几个月里,我的精神一直处于高压状态,几乎每个晚上都会被噩梦惊醒。”

李霞认为,迫害中最可怕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当警察觉得无法用棍棒改变修炼者坚定的意志时,就把他们送到精神病院迫害。“我们一起修炼的张阿姨,原本思维很清晰,特别善良的阿姨,去年被抓了,关在精神病院里,现在已经不认识人了。”李霞说,“警察把人逼疯了,还说炼功炼的,他们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外松内紧,很残忍。劳教取消了,就往精神病院关,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是不能想像的。”

逃离中国一个多月后,在澳洲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李霞觉得自己正慢慢从恐惧和高压中恢复过来,因为走得太匆忙,她几乎失去了生意和所有的积蓄,但是“换来无价的自由,这种感觉真好!我现在只想一心把功炼好,尽可能多的讲清真相,帮助国内还在受迫害的同修。”

(责任编辑:陈明)

相关新闻
墨尔本法轮功学员庆“世界法轮大法日”
组图:墨尔本法轮功反迫害游行集会(一)
组图:墨尔本法轮功反迫害游行集会(二)
组图:墨尔本法轮功反迫害游行集会(三)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思想领袖】参议员柯顿:中共对美不宣而战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宾州“让美国再次伟大”集会演讲
【新闻看点】疫情严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万
【拍案惊奇】李克强上头版夹缝 中芯国际被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