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善人敬天佑 作恶引祸招灾(三)

作者 : 静远

(摄影:Fotolia)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五、贪财引祸

石崇是晋朝南皮人,出任南中郎将、荆州刺史。由于利欲熏心,常藉权力贪墨,在任期间,除加紧搜刮民脂民膏、大量聚敛财富外,还派衙役化装成强盗,劫夺在荆州航行的外国使臣和来往商客之船,掠夺了无数金银财宝,以致豪富。又行贿受贿,结交朝中权贵,欺压百姓。

石崇在洛阳西北买了大片土地,建造了一座规模很大的金谷园,亭台楼阁富丽堂皇,侍女衣着华丽,都穿五彩刺绣绸缎,佩带上等金玉耳环,宴会堂上宾客如云,丝竹之声终日不绝,酒食盛馔,极尽水陆奇珍异味。

他整日过着骄奢的生活,争强赌胜成为他最大的爱好,又故意要和朝中权贵交往,如他常与晋武帝的舅父王恺互以奢侈浮华矜夸,攀比摆阔。王恺饭后用饴糖洗锅,石崇便用蜡烛当柴烧;出行时,王恺做了紫丝步障长四十里,石崇就做了锦步障长五十里;王恺用赤石脂涂墙,石崇便用香料涂墙。论富有当时始终没有人能胜过石崇。

一次,晋武帝赐给王恺一架世所罕见的珊瑚树,有二尺多高,枝条繁茂,树干四处延伸,王恺得意洋洋地将这件稀世珍宝拿到石崇府上炫耀,以为这次肯定可以压倒石崇了。谁知石崇只看了一眼,便随手拿起一根铁如意,将珊瑚树击得粉碎,王恺顿时怒火中烧,声色俱厉,误以为石崇是嫉妒他有宝物。

然而石崇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当即命人取出家中的许多珊瑚树,高三、四尺的就有六、七架,树干枝条举世无双而且光耀夺目,如王恺那架一般大小的更多,他让王恺从中挑选一架,王恺当即语塞。从此,再没有人跟石崇比阔了。

后来,石崇的朝中靠山贾谧因事被赵王伦所杀,石崇因与他来往甚密,有同党之嫌,因此被革去官职。石崇家的侍从妒嫉他的财富,又见他大势已去,就去告发他营私舞弊。

石崇获罪被押赴刑场时,叹气说道:“他们告发我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得到我的家产吗!”押解他的官兵说:“既然知道由于财富受害,何必巧取豪夺?”石崇无言以对,全家老小被杀,终落得家破人亡的结局。

石崇到临死之前才醒悟,如果他能够早些知道的话,必定就不会敛财斗富了。而且富贵才能又有什么足以为恃的呢?若是以此来炫耀,姑且不谈他灾祸是否已至,首先就已经丧失了自己的心而不知羞耻了啊!

物质财富生来不带,死带不走,古人云“取之有道,得之有命”,可是在世间迷中,人们往往容易受名利驱使,认为钻营求取就会得到益处,甚至不择手段,却没人想到人生祸福皆有因缘,一切尽在天理安排中。为私利刻意求索,不仅毫无益处,只会给自己增加苦报和罪业而已。

六、诬陷恶报

唐代武后时,来俊臣官任御史中丞,善于阿谀逢迎,恃势胡为。来俊臣从少年时起就诡谲奸诈、反复无常、凶险邪恶。在朝中他与其党羽一起,常罗织罪名,诬告陷害各亲王大臣。

在审办案子时,凡有不合他心意的,便实行株连,长幼都要坐连其族,据《新唐书》记载,被他定罪冤杀的有一千多家,天下人心惶惶。一时间酷吏恣虐天下,交相诬陷之风盛行,常周密判定罪状,纳人于罪。

来俊臣残忍酷虐,每推审一人,常逼诱引出数十百人,辗转牵连,造成冤狱,以逞其能。又私自养无赖数百人,专令告密,网罗无辜,织成谋反罪状,心想陷害一人,便教他们以相同事状,在数处告密,于是立即拘捕,用严刑拷讯,逼他诬服,以报私怨。

来俊臣另外制造多种刑具,令人目不忍睹。他当时在洛阳丽景门内设置了监狱,丽景门也叫作新开门,只要进入新开门,一百人里也难活下来一个人。

来俊臣与其党羽朱南山等十几个人,编制了一篇 《告密罗织经》,共有几千字,都是预先有系统地按内容分例成细目,还要布置怎样罗织犯罪人的事实和缘由,命其党羽照此去告发,有时也把密告信投于匦院让武后知道,这种案子武后多是委派来俊臣去审理。

来俊臣曾诬告大臣张虔勖、范云仙、虔勖等人,这些人皆陈述自己一生服务于先朝,义正词严,声言司法官捏造罪名迫害,来俊臣竟命令将他们处死。

来俊臣与奸臣周兴、索元礼等,一起诬陷礼部尚书狄仁杰、吏部侍郎任令晖等五人谋反。来俊臣威胁他们让其承认犯了反叛罪,遭到五人拒绝。

判官王德寿诱骗狄杰仁说:“尚书的事就算过去,并且能得到减免死罪的判决。我今天也是受人驱使,只是想求得少爬些台阶,想凭借尚书来牵连杨执柔可以吗?”

狄仁杰道:“此话什么意思?”王德寿说:“尚书从前在礼部,而杨执柔在礼部任某司的员外,你来牵连他一下还是完全可以的。”狄仁杰道:“皇天后土啊,我狄仁杰怎能干这种伤天害理事!”王德寿怏怏而去。

狄仁杰把书信藏在绵衣中要家人带回去申诉,他的儿子把信带到朝廷,武后看过信后便把来俊臣叫来问道:“你说狄仁杰等已承认了反判罪,那为什么今天他儿子又来诉冤呢?”

来俊臣抵赖道:“这样的人哪肯服罪呢?”武后命令通事舍人周琳前去视察,来俊臣命判官假冒狄仁杰等写了《谢死表》,让周琳捎走,周琳惧怕来俊臣,于是将文状呈给武后。

武后召狄仁杰等人问:“为什么写谢死表?”狄仁杰等答道:“没有写过。”武后拿出谢死表让他们看,才知道那是别人背着他们代写的,于是释放了这五家。后来人们发现这里无论老少写的《谢死表》格式、内容几乎都是相同的,都是来俊臣命人代写构陷的。

后来来俊臣蓄意谋反,想将满朝官员次第害死。不久罪行揭发,被拘系狱中,罪证确凿,终被处斩于市,全家籍没,周兴、索元礼等人也相继遭受诛杀。当时人们不论是老少都憎恨这些酷吏,他们都在大街上相互庆贺说:“从今以后,可以安眠无忧了。”

来俊臣张其权势,嫉贤妒能,不惜泯灭天良,营私结党,陷害忠良,结果落得悲惨下场。自古以来,小人得到功赏、权势,用尽奸心诡计,以为权位威势可保长久,怎知因果不爽,只有自促其死,结下无穷怨业而已。天理循环报不差,恶贯满盈就要覆灭,满身罪恶,死后的冥报,则是更可畏的了。

历史上善恶之报的事例给人以警醒和惕励,使世人明了因果关系,懂得扬善弃恶,趋吉避凶。传统文化、圣贤之道都是教人遵从天理而向善的。(完)@

(资料来源《历史感应统纪》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德高望重是个很普通的词,品评人物时常用,今天忽然想起,为什么非要是德高望重呢?而不是权高望重?钱多望重?才高望重?当然,这就是中国神传文化最基本的地方,重德!
  • 治乱之道也,在乎拨乱与反正。上章所述乃法轮大法应运御世,破除科学局限,解体共产邪灵,此拨乱之谓也。然“拨乱”之功已着,“反正”是为当务。人类文明乃由神传,反乎其正,要在回归信仰。法轮大法洪传于世,三字真言重振乾纲,威德洪烈又远迈反正之旨矣。尤以神韵之救世,兴礼乐之圣教,领文明之复兴,而其所建树者见于以下四端,尤有洪深远大之义也。
  • 纵观历史,发现一些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大学者、大文豪,往往要著书立说、赋诗填词流传后世。随着斗转星移,他们的作品连同他们的名字,渐渐也成了世世代代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有的内容甚至被搬上戏台表演,近代或被载入银幕展现。
  • 清代著名徽商刘淮,在嘉湖一带囤积粮食。一年,当地大旱,有人为其庆幸,认为大发横财的机会到了,就劝他“乘时获得”,他拒绝了:“如此做法怎比得上让百姓度过灾年,重新复苏?!这才是大利!”于是他将囤积的粮食降价出售,还搭建“分粥棚”救济饥民,此举赢得百姓的赞誉和信任,生意也日渐兴隆。
  • 一天,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做过很大坏事的人问我:你说我邪恶不?梦中的我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第一感觉,如果我说他是邪恶的,他就会自暴自弃,继续行恶。但我并不认为人是不可改变的,在佛法中讲人有佛性和魔性。当魔性起主导作用的时候,人做的事都是坏事,都是邪恶的;当佛性起主导作用的时候,人做的事都是善事,都是好事。
  • 山水画以山川自然景观为主要描写对像,同时又能够集中反映中华民族的审美意趣和传统思想。山水画家的心中讲究的就是要容纳天地万物,才能做到吞吐自如、来去无阻。
  • 大哉乾元,三光所以垂象,至哉坤元,山川凭以载物,此天地之始,而文明之初。然宇宙浩瀚,四大有穷,天地茫茫,一元有终。终而复始,穷而复生,时称劫后,世曰大同。盖此大同之世,不唯上古初民之传说,亦人类共同之理想。
  • 地震是极其复杂的一种自然现象,很难做到准确预测和预报。翻检古代史籍,有很多专门记载地震现象的五行、祥异等门类,保存了古人对地震前兆的认识及对地震预兆认识的若干总结,其中也不乏科学的成分。
  • 玛雅文化是世界重要的古文化之一,更是美洲重大的古典文化。玛雅人在5000年前就出现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危地马拉的太平洋海岸,在美洲远古的石器时代就开始了他们的生产活动,所以和世界上的其他人类一样,他们的古代史正常地经历了采集、渔猎向农耕过渡的发展阶段。
  • 在中国绘画中,花鸟画是一个宽泛的概念,除了本意花卉和禽鸟之外,还包括了畜兽、虫鱼等动物,以及树木、蔬果等植物。唐代花鸟画继山水画之后独立画坛,着录中计有花鸟画家八十多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