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今日】江泽民力主南水北调工程 危害巨大

南水北调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东东平湖,曾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东平湖里,密密麻麻飘满死鱼。东平县银山镇顾庞村105户养殖户几乎都破产。(网络图片)

人气: 1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3年1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明综合报道)2002年12月27日,中共党魁江泽民批准的南水北调工程在北京和江苏、山东省施工现场同时宣布正式开工。这个以给北京奥运供水为名上马的工程,比三峡工程规模大2.5倍,王维洛等著名海内外专家认为其隐患比三峡工程更大、威胁的面积更广,但其祸患却鲜为人知。

江泽民藉奥运力主南水北调上马 危害巨大

中共官方宣称,南水北调工程是迄今为止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调水工程,工程横穿长江、淮河、黄河、海河四大流域,涉及十余个省 (自治区、直辖市),输水线路长,穿越河流多,工程涉及面广,效益巨大,包含水库、湖泊、运河、河道、大坝、泵站、隧洞、渡槽、暗涵、倒虹吸、pccp管道、渠道等水利工程项目,是一个十分复杂的巨型水利工程,其规模及难度国内外均无先例。南水北调东线、中线的造价是5,000亿人民币,是三峡工程的2.5倍。

南水北调的东线、中线和西线分布图。(资料图)
南水北调的东线、中线和西线分布图。(资料图)

上马如此浩大的复杂工程,中共对此并无科学依据和论证。“南水北调”最早出自毛泽东的几句话。毛在1952年考查黄河,决定要建黄河三门峡的时候,说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要往南方借点水。

到江泽民出任中共党魁时期,好大喜功的江泽民为了借举办北京奥运会给中共政权贴金,就以给北京奥运供水为名,硬批准“南水北调工程”正式开工上马。对该河流的中下游环境造成浩劫性的影响。

本来中共计划2008年水要进北京的,但是没有完成,最后的完工日期推后到了2015年。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发表在《百家争鸣》的文章揭开“南水北调”工程的多个鲜为人知的秘密,文章迅速在网络上热传。

王维洛的文章揭示,这个工程劳民伤财,将对该河流的中下游环境造成浩劫性的影响。例如东线工程调水,将导致长江河口地区土壤盐渍化等问题,中线工程则将造成武汉、湖北地区难以估量的损失。南水北调工程对环境造成的伤害,比三峡工程更为严重。

南水北调的渠道对中国生态的影响是什么?王维洛披露,引水渠道破坏700多条自然河流生态。把中原大地所有的水流都给切坏了,就不要说中原大地两边水的成分不一样、病菌如何影响当地的生态都不用说了,本身的水流都已经乱掉了。

如果中国真的要调水,就应该使用地下暗管,就像输油管道一样,埋在地下,又能省地、又没有风险,还能避免人家抢水,能保证进京的水。可是江泽民之流必须让老百姓看得见他的“政绩”,还得让天上的卫星能够拍得到。

美国科学院的院士、1998年普利兹奖得主贾德‧戴蒙(Jaleaed Diamond),在他的著作《大崩坏》中称,南水北调工程将会导致污染扩散、江水资源失衡,造成生态浩劫。
[[9]]
中科院院士:长江生态系统崩溃 无鱼可捕

长江,作为中国和亚洲第一大河,哺育了中华民族。三峡工程、南水北调等大型工程对长江的无序开发也在近年达到高峰。大陆一些水利工程专家同生态专家一再发出“长江生态系统崩溃”的警告。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曹文宣,是目前中国资历最老的长江生态系统专家之一,他认为南水北调、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改变是不可逆的,长江已经几乎无鱼可捕,长江上游水电梯级开发将对长江生态系统产生叠加影响,它未来对长江的生态系统、生物生存的影响,现在还不能预见。 

三峡工程完工后,长江流域最大的水利工程就是南水北调工程,汉江上游地区的跨流域调水要把汉江三分之一的水量调往北方地区。除了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一期,还有“引汉济渭”工程。曹文宣认为,这造成汉江中下游的水量减少很多,枯水季节特别是一二月份,长江水可能就会倒灌进汉江。南水北调工程的“引江济汉”,把长江水从沙市调到兴隆,“引江济汉”实施以后,必定会影响洞庭湖。所以洞庭湖提出来要在岳阳修建水闸,把水拦起来,否则洞庭湖的枯水期会大大提前。

南水北调西线对长江上游的生态环境影响会更大。相对而言,长江上游的生态系统更为脆弱,调水源区的生产、生活都会受到影响,需要慎重对待。
[[7]]

南水北调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东东平湖,曾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东平湖里,密密麻麻飘满死鱼。东平县银山镇顾庞村105户养殖户几乎都破产。(网络图片)
南水北调工程,大量污水排入山东东平湖,曾是村民们赖以生存的东平湖里,密密麻麻飘满死鱼。东平县银山镇顾庞村105户养殖户几乎都破产。(网络图片)

曹文宣表示,现在长江无鱼可捕,捕捞的都是幼鱼。白鳍豚、白鲟灭绝,江豚种群数量剧减,根本原因就是食物匮乏。例如,武汉东湖的生态系统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过去,有很多野鸭、水鸟在武汉东湖过冬,现在没有了,原因就是没有鱼虾、水草等食物了。 

南水北调造成有些湖泊已成为一潭死水,鄱阳湖早就出现了“汛期一大片、枯水一条线”的局面。东湖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生物多样性下降,水体自净功能也随之丧失。

现在东湖底泥中有很多有机污染物,过去曾是6个自来水厂的水源地的东湖,现在甚至都不能游泳。现在东湖就是一潭死水。长江污染问题集中体现在岸边污染带。沿线城市的饮水安全问题不容小觑,要对有毒污染物严加控制。举个例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湖北沙市农药厂的长江排污口旁边竖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两公里范围内,禁止人畜饮用”,但是路过的鱼类不知道这里的水质,不少经过的鱼类在这里就被毒死了。 

2011年8月14日,河南淅川马蹬镇白渡滩村的村民踏上了迁徙之路,目的地是远近200公里外的社旗县苗店乡曹岗移民安置点。(大纪元资料室)
2011年8月14日,河南淅川马蹬镇白渡滩村的村民踏上了迁徙之路,目的地是远近200公里外的社旗县苗店乡曹岗移民安置点。(大纪元资料室)

几十万移民被迫第三次搬迁

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南水北调工程导致一共要搬迁30~40万人,这其中大部分人已经搬过两次了。

南水北调中线丹江口大坝因加高需搬迁移民34.5万人,移民搬迁安置任务主要集中于2010年、2011年完成,其中2011年要完成19万人的搬迁安置,年度搬迁安置强度即搬迁安置人口在国内和世界上均创历史纪录,在世界水利移民史上前所未有。

头一次搬迁,是在1958年丹江口水库建立时,采取外迁的手段,基本上搬迁在湖北省内,安置条件很差。到了文革时,移民们又偷偷地跑回丹江口库区,在山上刨块地,作为黑户口,孩子也不能上学。移民生活很苦。

相比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的移民安置得最差,给的安置费能到移民手中的不多。

为何大陆专家集体沉默?

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在三峡大坝拟议建设之初,曾经三次上书江泽民,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不可上马之缘由。黄万里直言三峡工程不可以修建,如果一定修建,将贻害无穷,最终将被迫炸掉。毛泽东前秘书李锐也在三峡开工一年后上书朱镕基说,现在三峡停工还来得及。但是好大喜功,执意营造虚假“繁荣”的江泽民一意孤行,强行批准三峡工程。

可是,为什么对南水北调工程,中国学术界集体沉默?媒体上也没有像三峡工程那样引起激烈的争论就很快被中共江泽民当局批准了?

王维洛认为,三峡工程在中国的学术界造成了一个很坏的影响,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虽然知识分子没有像当初黄万里教授那样被打成右派,但可被打成另类,没有一分钱的科研经费,当不上院士等,所以专家都不说话了。

“本来应该遭到很多人反对的工程,可人们却不说了。当知识份子不能自由地发出声音时,不能自由表达他们的意见时,国家的灾难就开始了。”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3-12-27 8: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