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江湖风尘归真路(上)

文/王金丁
font print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千古人间一台戏 轮回转生换场地 生生角色不一样 多少荒塚祭风雨
遥望长天天不语 多少恩怨都是迷 人生大戏为谁演 真我是谁来这里
大法洪传耀寰宇 神功唤醒千百亿 魔难陪我驾长车 讲真相我救人急
大道一路通天去  ——恭录李洪志大师著《洪吟.三》“唤醒”

一、从没到过的淳朴世界

小箭子蹲在这沧州山巅的石头上,呼噜呼噜啖了一个大香瓜,吐了口气,抬起衣袖抹着嘴巴时,才发现那驴子正垂着涎子瞪着两只黑眼珠望着自己,就顺手把瓜皮子丢了过去,看着就要落到驴子嘴里,就到驴车里抱了一捆草料放到驴子脚边,手掌往驴腮上轻拍了两下,吃饱了,好好歇息半晌吧,驴子呜喔了两声,回了小箭子。

顷刻工夫,那驴子果真歪着脖子软软的瘫在地上,嘴里还衔着一支草根儿。小箭子才想起今儿个天未亮,匆匆喝了两碗灵儿阿娘炖的小米粥,揣了两块小麦烙饼,映着雪光就赶着驴子上路了。那驴子乖驯的拉着一车子香瓜,踏着细雪花,攀过沧州山头,下到山脚时,太阳才赶上了半山腰。小箭子望着河里荡漾的阳光,让驴子在河边吃了青草,冲了一身凉,拉着驴子过了河,又往通州老镇赶去了。

在镇上寻着了果铺子,把一驴车香瓜卸进铺子里,掌柜的给了银子,又细心好意的把一颗大香瓜放回驴车里,笑着说:“小兄弟,长途远路的,留着路上好解渴。”小箭子谢了掌柜的,又在镇上买办了些白酒、小枣、黄面、织品等,也装了满满一驴车,就又往村里赶回来。

橘黄色的大太阳已坠落前面山头上,小箭子望向山谷里,空中飘着袅袅炊烟,那就是归德村了,瞧着旁边的驴子已吃饱睡足,正弯着小腿往肚腹上搔着痒,小箭子心里就踏实了,只要望这山坡滑下去,一盏茶工夫就到了归德村,准能赶上灵儿阿娘的晚餐。

算算在归德村也待了个把月时光,小箭子一想起来就觉得奇妙。那天夜里,衔了七然爷的命,一路催着驴子从五里坡踉踉跄跄赶到了这归德村,到了村子口,天才濛濛亮,一条结了冰的小河横在驴车前,在晨曦里闪着亮光。小箭子一声吆喝,甩起鞭子就赶着驴子踏上冰河,哪里知道老天爷设了陷阱似的,驴蹄子踩了两脚,就连驴带车栽进了冰窟窿里,只剩两只驴腿子还在冰上有气无力踢踏着。小箭子一手紧握着缰索,一手抓着驴车把杆,正在错乱惊慌时,却听到一串银铃似的声音从耳际传来,“好好笑啊,这人怎么赶着驴子滚进河里去了,可上不来啦。”小箭子听着是小女娃儿的声音,却觉着纯净得像初冬的白雪,一时心里的惊慌化了开来。

“小哥哥不必慌张。”正在算计着如何把驴子从冰雪里拉上来时,又听到了那女娃儿的声音。只见对岸抛过来两根粗大绳索,小箭子跃起身去抓时,却在冰上滑了一跤,可总算把绳索撺住了,那女娃儿还说着:“娘料到会在这跟小哥哥碰面,早备了绳子了。快将驴腿子缚紧了,另一条绳子缚着驴车,咱让驴子先上岸,过几天雪化了,那驴车自然能上得来。”小箭子听了这话觉着贴心,瞧向岸上,那女娃儿头上绑了两条发辫子,碎花布结儿在空中飞上飞下,身旁站了一位大娘。小箭子将驴子与驴车分开来,都缚紧了绳子,一个斤斗翻上了岸边,那大娘接过绳索,将驴车系在了一棵大槐树上。小娃儿也跑过来拉起绳子,帮着小箭子把驴子拉上了岸。小箭子拉着驴子随着灵儿跟阿娘走进村里,这归德村只有几十户人家,一路上村人亲切的招呼着,觉着像回到了自己的家。

待到雪融化了,搁浅河里的驴车被推上岸来,几个村人在村头茄苳树下敲敲打打的修好了,几个小孩儿拉着灵儿在那驴车里窜上窜下,看着孩子们的喜样儿,小箭子一时也不想走了,把七然爷交代的任务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就这样待到了现在。

在归德村里,村人无忧无虑的过着日子,小箭子觉着是从没到过的淳朴世界,却也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来。那年在山崩地裂中,要不是自己在瓦砾堆里哭着呛着,让海二叔听到了给抱了出来,要不是跟着行侠仗义的七然爷在“清风客栈”混事儿,闯江湖,在五里坡那个龙蛇混杂之地,不知能否存活到今天。客栈里大小伙计常问起小箭子打哪来的?海二叔瞧着自己,冷冷的给挡回去的那句话:“小箭子从石头里迸出来的。”永远留在心底。

橘黄色的太阳已染成了紫红色,眼看就要坠入山坳里了,小箭子一时想着这世界甚是奥妙,觉着自己一路走来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小箭子哥快快回家去啊。”不知何时,灵儿的两条小辫子从驴车旁的七里香丛里窜了出来,手里拿着黄色的丝绢儿说:“你看,这东西还在河里荡着不走呢。”小箭子瞧着那丝绢儿,心里一阵惊喜。

二、丝绢儿上织绣的山川河流

灵儿催着小箭子赶着驴车回到家里,月牙儿已剪上了纸窗,月光泻满屋子里。小箭子将河里拾回来的丝绢儿摊在桌几上,灵儿见了欣喜的叫了出来:“哇!阿娘您看,那丝绢儿上飘着一圈圈的亮光,好漂亮啊。”灵儿阿娘正端着一只大陶碗走来,赶忙放在了桌上,见那丝绢儿上织着一个工整的“助”字,看着不解,又翻过背面来,上面却织了错综的山川河流,灵儿阿娘手指细心的点上,顺着那山头移动,心里想着:“这可不是一张丝线织绣的地图?”抬起头来望着小箭子说:“灵儿从小长在这朴实的村庄,未染人间烟火,心思单纯,看到什么自然就说出来了。”

灵儿阿娘指尖在一个山头停住了,瞧着上边织着“沧州”两字,说:“这像极了咱这里的沧州山。”又望了一眼小箭子,小箭子正喝着茶,若有所悟的说:“到了这归德村,从没见过的山水人情,把七然爷嘱咐的事给忘干净了。”

就是那天夜里,七然爷嘴里咬着烟杆,郑重的望着小箭子说:“自清风客栈竖起旗幡营商以来,头一回接了这趟没汤没水的生意,那人还说,量着清风客栈侠风义气,才托了这生命一样重要的事儿,还说对咱们是好事儿。”小箭子在月光下,从七然爷手里接过那条丝绢儿,塞进怀里,就连夜奔归德村来了。

灵儿阿娘指尖滑到丝绢儿左上方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上,思索着说:“祖先就是从这里过来的,小兄弟,咱归德村几十户人家,几代前就在这山谷里等着你了。”

灵儿望向纸窗,不知何时月牙儿已悄悄溜走了,就燃上了蜡烛,悠荡的烛火照得那桌上的丝绢儿发着亮光。

第二天,晨曦里,整装待发的队伍从村前迤逦至小河边,拉车的、徒步的、骑着小驴子的,背着小孩儿的,都带了满满的干粮食水。有个汉子从人群里钻了出来,向灵儿阿娘回报村人都来齐了。此时,有两个孩儿从小箭子驴车里匆匆窜了出来,灵儿跟着探出头来喊着:“到了前边来找我玩啊。”阿娘站在驴车上也嘱咐着:“跟好了阿爹阿娘,咱这趟路远着呢。”回头望了一眼村子,云雾中,归德村还沉睡在山谷里,驴车旁,一排直挺的野姜花沾着露水,在晨风里抖擞着阵阵花香,灵儿阿娘自语着:“再见了,归德村。”

小箭子从井里打来了一桶水,那驴子迫不及待的将嘴巴埋进桶里,半晌,小箭子吆喝了几声,驴子才肯伸出头来,小箭子将剩下的半桶水往黄鬃背上冲去,就跃上了驴车。

灵儿阿娘站在车上,向那照管队伍的村汉子挥了挥手,那汉子领了命,一忽儿不见了。灵儿阿娘转过身来,握着车杆子说:“小兄弟,我们出发了。”小箭子拍拍了驴屁股,驴车就慢慢的颠簸着滚动了起来,灵儿阿娘一面看着手上那丝绢儿,望着前方说:“对照着这绢儿上的山川河流瞧,左边连天的是沧州山,右边就是咱村里那条河了,顺着这沧州山麓走,山要离驴车子远了,那小河就该流到了咱脚,再走一段路,等着别了沧州山,穿过河底,就能攀上剑州山腰。”灵儿阿娘瞧着那丝绢儿右方一个山头织着“剑州”两字,说:“咱队伍依着山腰绕过半圈,从归德村一路跟来的那河流也就不见了,过了剑州山,再行个半里路,就能看到还乡庄了,小兄弟,这绢儿上就织到了这儿。”小箭子转过头来望着灵儿阿娘说:“托事的人向七然爷说了,照着丝绢儿上的路儿走,到了尽头,自然会有另一块丝绢儿来拼上的。”灵儿阿娘说了:“可还乡庄那地方不平静,得提着点儿心。”

小箭子赶着驴车踱上了剑州山腰,回头往山下瞧去,村队伍正弯弯扭扭的涉过溪谷。此时,一群鸟儿正啁啾着划过头顶,小箭子抬起头,朝天空呼啸了两声,灵儿从驴车里探出头来,高兴的喊着:“咱村里的雀儿也跟着来了。”

三、还乡庄,可这地方不平静

几番脚程过了剑州山,小箭子的驴车领着队伍走进了一片白桦林,苍茫的枝桠插向无尽的天空,心里跟着升起一阵凄凉。却瞧见那群雀鸟儿仍然追着风,穿梭在枝叶间。出了树林,一时霍然清朗,灵儿攀着阿娘肩膀指着前方,雀跃的说:“阿娘您看!前边热闹着呢。”灵儿阿娘眯着眼睛缓缓的说:“我们到了还乡庄了。”

时候早过了晌午,街市里仍然人声嘈杂,日头高高挂在街旁一家阁楼檐瓦上。驴车带着队伍滚动在街道上,吸引了庄人好奇的眼光,纷纷围拢了过来,阁楼上也有客人倚着栏杆望向车队,灵儿阿娘示意小箭子放慢车行速度,以免搅扰了街市秩序。

小箭子掏出水壶仰头灌了口水,抹着嘴巴时,看见街道上有人掮着糖葫芦叫卖,旁边一妇人斜背着包袱牵着男孩儿,一副赶路样子,那男孩指着红艳艳的糖葫芦,拖着妇人不走了,嘴里叫着:“阿娘买糖。”那妇人正待抱起孩子时,后面传来一阵杂沓的马蹄声,小箭子转身望去,一队马骑正朝这里奔来,那领头的满面胡髯,高声喊着;“让开!让开!”围观的庄人见了这阵仗吃了惊吓,都退到街边去了。妇人抱起抓着糖葫芦杆儿的男孩,正要离开时,马队已奔了过来,马背上的虬髯汉子叫嚣着:“好娘儿爷带你去玩去。”张手将那妇人掳上了马背,男孩儿一时吓着了,看着那串糖葫芦滚落地上,嘴里还嚷着:“我的糖葫芦!”挣扎着从妇人怀里跌了下来,又被后面马骑上的汉子擒了去。

小箭子瞧着这景况,已按捺不住,将缰绳交给了灵儿阿娘说:“大娘,烦您驾着驴车。”灵儿阿娘嘱咐着:“小兄弟留心。”小箭子先落至地上捡起那串糖葫芦揣进兜里,瞬时一个翻身飞向天空,瞄准了马队里的一个汉子,一阵风轻身坠下,先踹了那马屁股两家伙,那马儿痛得嘶叫着翘起后腿,马背上的汉子一时还没意识到,抓着缰绳身子跟着前倾,小箭子闷声不响,逮了机会一脚将那汉子踹落地上,自己飘落马背,嘴里一声呼啸,双腿夹着马腹追了上去。

“乡亲们!快快擒住了这群贼匪,光天白日下竟敢在咱还乡庄强掳妇孺。”小箭子估量着单骑难敌贼众,心里生了算计。眼看几位义士挺身奔了过来,就拉高嗓门喊着:“先救了孩子要紧。”霎时从兜里掏出两粒糖葫芦,运了功力,一粒击向那掳着男孩的汉子,一粒击向马腿,只听见那汉子“唉呦!”一声惨叫,马¬儿也抬起前腿嘶鸣着,一时人仰马翻,汉子痛得松了手,男孩弹上天空,被庄人义士接了去了。

这场面激起了庄人义愤填膺,一时都围拢了过来,那虬髯汉子见势头不对,撺紧缰绳,勒住了奔驰的马头。这时,小箭子不敢再接近了,生怕那汉子伤了妇人,就一面远远喊着:“放了人,咱俩不相欠。”一面掏出那串糖葫芦,只留着一粒在兜里,刹那间,将那糖葫芦杆儿射向马屁股,同时,两粒糖葫芦掷向那汉子。瞬间,只见那马儿抬起腿一阵嘶叫乱跳,小箭子料到那马屁股吃了杆儿了,可那糖葫芦却被虬髯汉子挥手扫上天空。此刻,却听见空中传来灵儿天真的声音:“小箭子哥,我要会飞我就来帮您打坏人。”小箭子回头,却瞧见灵儿真向自己飞来了,小箭子倒想起那男孩儿来,就掏出兜里剩着的那粒糖葫芦,掷给灵儿说:“男孩定哭坏了,快快给他。”灵儿接了糖葫芦,自个儿却吓了一跳,自语着:“我真飞起来了。”一忽儿又飞回驴车上了。

只这一瞬间,马队纷纷落荒而逃,那虬髯汉子见了围拢的人群,认了输了,悻悻的说:“小子,我这是倒了霉了,你也不必高兴过早,爷爷此仇必报。”伸手摘了妇人身上的包袱,将妇人推下了马,掉转马头,逃出人群去了,街道上一群村人赶紧将妇人扶了去。

“各位乡亲,谢了。”小箭子抱拳向庄人致谢,跳下马来走回驴车时,远远的看见灵儿抱着那男孩,向自己挥着手,男孩正高兴的吃着糖葫芦。

经过一番折腾,灵儿阿娘领着村人来到庄外旷野埋锅造饭时,已是黄昏时分。此刻,灵儿跟阿娘正在驴车里歇着,小箭子独个儿坐在车上看着那丝绢儿上的山水流行,心里想着另一块丝绢儿何时会出现,一面懊悔着自己把时程耽搁了。阵阵晚风徐徐吹来,那驴子脖颈上的铜铃叮叮当当响着。

忽地急风骤起,一时铜铃声零乱作响,小箭子抓着丝绢儿,屏息静听,暮色中,只见三个人影从槐树上慢慢飘下,其中一人正是那虬髯汉子。小箭子不惊不惧,跃至槐树下,拉开架势,那虬髯汉子却抱拳敬谨的说:“不打不识,兄弟,方才在树上已瞧清楚了您的丝绢儿,想不到咱们是同路的。”小箭子正诧异时,虬髯汉子已摊开掌上的丝绢儿,正色的说:“咱在这还乡庄候您多时了。”小箭子这才领悟过来,这时,灵儿跟阿娘已站在身旁。小箭子忙将自己的丝绢儿跟虬髯汉子的拼合,果然山川河流都对上了,灵儿阿娘细细审视了一番,才将那丝绢儿掀至背面,正绣了个“师”字,点着头说:“这丝绢儿没错。”小箭子只心里想着,怎个如此巧妙的安排。

虬髯汉子又抱拳说:“往后这趟路各位放心了,咱兄弟在这破天峰一带闯荡多年,料定没人敢挡咱的路,可咱们大队人马,照着这路¬儿走,准要个十天半月。各位趁着这庄上物资丰饶,正好备足了粮草,往后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了。”这时有人将那妇人的包袱交还了小箭子,虬髯汉子指着丝绢儿边上一座高峭山头,说:“这破天峰山势险峻,没咱兄弟带着大伙儿很难过得去。这些年,咱兄弟早有收山之心,方才见识各位义气,恰促成了咱们心意,跑了这趟,就不做山贼这勾当了,自个儿回乡去耕地营商去了。”灵儿阿娘听了,望了一眼那汉子说:“咱们既在山川里相逢,是有缘了,得要告诉您,这掉头一走,就白跑了这一趟,后面好事儿您就错过了。”虬髯汉子只是笑着不理会。

忽然呼噜一声,那男孩儿不知何时从驴车轮子下钻了出来,嚷着:“是那坏人抢了我的糖。”灵儿忙拉了男孩手儿,说:“可现在坏人变了好人了。”旁边一群汉子都笑了。(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伯抱着书慌慌张张的挤进人群里,一心只想找到那天送书给他的那位小姐,这时舞台上正在进行着歌唱比赛,嚣张的小喇叭把女歌者颤抖的声音带向天空,台下的观众几乎停止了呼吸,几秒钟后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当那个唱歌的女生向观众深深一鞠躬时,月亮已高挂天空。

  • 每年一到中秋节,总像又回到了遥远的故乡,闻到了弥漫在大街小巷的月饼及柚子的香味。
  • 唢呐一声长长的凄号,从远古划过旷野,像位高风亮节的勇士独立山头,顿时云淡风清……
  • 2007年台湾灯会从3月4日开灯的一刻,占地35公顷的会场上千灯齐亮,一片浩瀚灯海,照亮了嘉南平原的天空,灯会将一直延续到11日闭幕。
  • 尖锐的钹声中,金色闪电划过天幕,霎时一个白面书生型的布袋戏偶从天而降,在台前被偶师接住了,头顶黄色纶巾正待飘落,耳边只闻劲风疾至,一团黑影已迎面奔来,白面书生心里暗叫不妙,后台硬鼓声急如大豆落玉盘几古几古敲起时,书生一记“日月腾空”身体倏然跃起,紧接着一个扁鱼翻身,脚下劲道已穿透黑影,“哎呀!”一声,黑衣恶煞已飘落地上,正躬腰叫痛,书生一阵风赶到:“恶贼休逃!看我来收拾你。”
  •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受邀在台湾嘉义市嘉北国小的校庆运动会开幕式上展示功法,涵盖该校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在内的一百多位法轮功学员站满了整个操场,在清晨温煦的阳光里,展示法轮功美妙殊胜的五套功法,吸引了该校老师、学生和社区人士赞赏的眼光。
  • 我跳下骡车后,小三子从车上抛给我一个大香瓜,指着朝南的黄土路说:“青河村从这里走,个把里路就会有个歇脚的地方,这几年不怎么太平,您自己保重吧。”他坐在骡车上,扬起长长的皮鞭朝骡姑娘我下了西凉山
    我一边担着葱一边担着蒜
    我摇晃着两条长辫子
    我摇晃着一身的俏模样

    姑娘我下了西凉山
    我一头担心着爹一头担心着娘
    我心里头摇晃着家乡
    我要去集上找阿兄的俊模样

  • 这一条街道跌跌撞撞的商店招牌,红红绿绿的遮蔽了整片天空,一路迤逦向街尾的北门口,下午软软的阳光不争不闹的铺洒在市街上,菜摊子、行人塞满了街道,一辆机车后座堆了高高的蔬菜,把骑车的人都遮住了,噗噗的弯来转去,闪过一堆人后,带着一股白烟,钻进了路口那家文具行旁边的窄巷里。
  • 砰然一声巨响,大师啊!我终于看见了那一道曙光;亘古繁衍的三千纹路被断然劈开,鸿蒙浑沌中,赫然划破宇宙洪荒的,就是这一道斧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