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五千万亩耕地受中重度污染 粮食危机迫在眉睫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12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千呼万唤之下,从2007年7月1日国土资源部等部门联合启动的历时三年的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终于公布了部分调查结果,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有五千万亩耕地受到中、重度污染,大多不宜耕种。日前,中共召开了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悉数到场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把粮食安全区列为重要任务之首,显示中国粮食危机迫在眉睫。

王世元:中重度污染耕地五千万亩

王世元在发布会上称,中国有相当数量耕地受到中、重度污染,大多不宜耕种;还有一定数量的耕地因开矿塌陷造成地表土层破坏、因地下水超采,已影响正常耕种。这样算下来,适宜稳定利用的耕地也就是1.2亿多公顷。

二次调查数据显示,全国因草原退化、耕地开垦、建设占用等因素导致草地减少1066.7万公顷;具有生态涵养功能的滩涂、沼泽减少10.7%,冰川与积雪减少7.5%;局部地区盐碱地、沙地增加较多,生态承载问题比较突出。

13年间,城镇用地增加4178万亩,占用大多是优质耕地。仅东南沿海5省就减少了水田1798万亩,相当于减掉了福建省全省的水田面积。从补充耕地的能力和品质看,耕地后备资源严重不足。上海、天津、海南、北京可供开垦的未利用土地接近枯竭,江苏、安徽、浙江、贵州等省也都很有限,建设占用耕地的补充难度很大。

在记者追问下,王世元透露,关于土地污染问题,环境保护部土壤状况调查结果表明,中重度污染耕地大体在五千万亩左右。

他还称,下一步北京当局和地方政府要拿出相当大的资金修复,每年将拿出几百个亿,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地下水严重超采综合治理的试点。

早在2006年中国环保总局资料显示,根据不完全调查,当时中国受污染耕地约一亿五千万亩,超过耕地总面积的十分之一,其中多数集中在经济较发达地区。这些地区由于长期过量使用化学肥料、农药、农膜以及污水灌溉,大量污染物残留土壤,直接影响土壤生态系统的结构和功能。

全国首次土壤污染普查结果迟迟未公布

在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的同时,环保部和国土资源部从2006年开始联合启动了全国首次土壤污染普查,到2010年,耗资已达10亿元。公众急于知道花费巨额公共财政进行调查的结果。但当局以涉密为由拒绝公布数据,引起舆论哗然。

环保部在2011年6月公布的《2010年中国环境状况公报》中曾披露,截至2010年底,全国共采集土壤、农产品等各类样品213754个,获得有效调查数据495万个,点位环境信息数据218万个、照片21万张,制作图件近11000件。

广东省生态环境与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能场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采访时分析,环保部门之所以不愿意公布调查数据,可能之一是因为调查数据太严重,担心社会恐慌;原因之二是牵涉到众多的部门利益和地方利益。

正在舆论不断批评环保部门信息不透明的时候,今年7月份,广东省率先公开了该省土壤污染数据。这些数据显示了珠三角这一中国工业发达地区土壤污染的严重情况。根据公布的数据,珠三角地区28%的土壤重金属超标,汞超标最高,其次就是镉和砷。其中,广州白云区、佛山、南海、新会等地区污染情况比较严重,超标超过50%。三级和劣三级土壤占到珠江三角洲经济区面积的22.8%。

鱼米之乡成排污场

在中国湖南衡东县大浦镇,一名农妇种了水稻,但却不敢吃长出来的稻米。在她稻田的附近,一个中共国有化工厂把废水直接排放到农用灌溉用水中。当地有些农民只是在稻田中赤脚走走,脚上就会莫名其妙长出燎泡。该匿名农妇表示,那些水稻最后什么也结不出。她种水稻不是为了卖钱,而是为了接受那个化工厂的污染补偿款。

现在,中国农村的许多困境都集中的在湖南省体现出来。该省2011年稻米产量为2,600万吨,占中国总产量的13%。400年前的明代末期,民谚云:“湖广熟,天下足。”但是近年来,湖南省已经成为中国前五大铜和铅生产省份。

大浦镇农民们说,以前那里没有污染,是个富饶之地。大家卖米、大枣、橙子和西瓜,生活的挺惬意。但2008年湖南有色氟化学有限责任公司破土动工之后,一切都变了。该厂24小时运转。暮夏时节南风一吹,就会把该厂的烟雾吹到农田里,污染灌溉系统,最后连昆虫都呆不住了。果树结不出果子来。即使能种出东西来,也没有人买。

村民们抗议后,该厂同意支付赔偿金。匿名农妇说,她以前种稻米一年能挣1万人民币,现在只能获得5,400元赔偿金。

今年,广州当局发表了对当地18种大米样品的检验结果,显示其中有8种镉超标。当局没有透露镉从何来,只是说超标米来自湖南省。

对中国农村造成威胁的远不限于镉。今年1月,中国媒体集中报导了湖北省潜江市泽口镇的“癌症村”。那里有60多名居民死于癌症,大多数人都在50岁以下。

3月,中国媒体报导了浙江省一个电池厂附近168名村民血铅超标的新闻。这只是一连串与电池厂和冶炼厂有关的农村铅中毒的最新案例。

滥用化肥 全世界使用量密度最高

在增加产量的压力下,中国农田滥用化肥的情况十分严重。中共环保部称,中国施用的化肥中只有35%被作物吸收,而剩下的65%则以污染物的形式被排放,正在严重污染中国农田。含有氮肥的废水污染水源,导致土壤酸化,作物产量下降。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对大米需求强劲的情况下,2000年到2011年,中国化肥的使用量猛增38%,达到每年5700万吨。而中国可灌溉农用地在同一时期只增长了15%。

经济学家茅于轼日前表示,中国的化肥使用是全世界密度最高的,把土壤破坏得很厉害。中国拥有地球上7%的耕地,但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却是全球总量的35%。

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张维理说,我国农药使用量达130万吨,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而农药和化肥的实际利用率不到30%,其余70%以上都污染环境了。”云南农业大学测算,每年大量使用的农药仅有0.1%左右可以作用于目标病虫,99.9%的农药则进入生态系统,造成大量土壤重金属、激素的有机污染。全国重大污染事故于此也不无关系。

中共把粮食安全列为首要任务背后

12月23~24日,中共召开了今年内最后一个重要的高层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把粮食安全区列为重要任务之首。中共政治局七常委悉数到场,粮食安全成为此次会议的聚焦点。显示中国粮食危机迫在眉睫。

会议主要任务是部署明年农业、农村工作目标任务,围绕明年中央“一号文件”征求意见稿。而明年“一号文件”很可能聚焦粮食安全,土地流转也有望成为会议重要内容。

大陆《财经》杂志引述研究部门推算,以2010年粮棉油进口量计算,中国进口农产品数量相当于使用了国外大概7亿多亩耕地,等于整个黑龙江省的面积。

11月28日,习近平在济南进行山东巡回考察最后一站,他在山东农科院座谈会上发表讲话。习近平表示,手中有粮,心中不慌。他还表示,一旦发生大饥荒,有钱也没用。外界分析称,习近平一语道破大陆粮食危机。

近日,大陆网络行盛传一则“中国最大劫难已无法避免”的网文,里面罗列了据说是中国“杂交水稻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真言吐露的关于中国粮食危机无法避免、随时爆发的十个理由。

有评论称,当中共高举着“发展重工业,实现现代化”的大旗,在中国大地上大规模建立工厂,开发工业项目的同时,人为的污染就已经悄无声息的开始了。而这种人为的因素不仅仅体现在官方本身对利益的强烈追逐,官员本身对金钱的贪婪与渴求上,更体现在他们对正在发生的、甚至明知会贻害子孙的严重污染置若罔闻、不予理会的态度上。而正是出于这些官员企图中饱私囊的私欲,正是出于他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恶念,这种人为造成的污染便不断的在曾经肥沃的令人钦羡的土地上蔓延开来,直至如今愈演愈烈、一发不可收拾。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3-12-31 3: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