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索贿 得狗项圈、破围裙

整理:程守信

图片来源:Fotolia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上官索贿 得狗项圈和破围裙

江夏王刘义恭(南朝宋武帝刘裕的儿子,被封为江夏王),生性酷爱古物,经常在满朝文武官员中索贿,求取古物。身为参侍中(参侍中:官职名。秦始置,为丞相属官。两汉沿置。魏、晋后,地位更加重要,往往成为实际上的宰相。隋改侍中为纳言。 唐又称侍中,玄宗时改称左相)的何勗,早已向刘义恭送过古物。但是,刘义恭还是不停地向他索要,这使何勗感到愤恨不平。

有一次,何勗出门,途中看见路旁有个狗项圈和一件破围裙,就命仆人捡起,带回家中,然后用华丽的箱子装好,送给刘义恭,并附上一封信,信上说:“承蒙您还向我索要古物。现在送上李斯用过的狗项圈、司马相如穿过的破围裙。望您笑纳!”
(李昉《太平广记》)

【附言】
不知江夏王刘义恭,收到该侍中送的“狗项圈、破围裙”时,是何感想?这叫利欲熏心,自取其辱。该侍中倒也敢作敢为,令人感到痛快淋漓。

以旧换新

《谑浪》记载,有一姓罗的太守,在江右任职。他拿着旧丝头及废锅铁,按斤数发出,用来交换他人同等数量的丝巾和钢针。
(郎瑛《七修类稿》)

【附言】
罗太守变着法子掠夺百姓的财产,可谓费尽心机。在大陆中共邪党里,也有许多官吏,巧立名目,强取豪夺。这种官吏,终将为人们所唾弃。

四尽

鱼弘,南朝时的梁人。官历南樵、永宁、瓶兴诸郡太守。性极侈靡,侍妾百余人,车马服玩,都为一时之胜。

鱼弘常对别人说:“我作郡太守,有‘四尽’:水中鱼鳖尽,山中麇鹿尽,田里粮食尽,村户财产尽。”
(姚思廉《梁书》)

【附言】
鱼弘自己说出的“四尽”,活灵活现地刻画出他性极度侈靡,搜刮民脂民膏的丑恶嘴脸,凶狠至极!无耻至极!

五大天地

某官好酒贪杯,荒废政务,贪污受贿,虐待民众,老百姓都十分怨恨他。卸任时,民众共同送给他一个“德政碑”,上写“五大天地”。

这官讯问:“此五大天地四字,是什么意思?实在叫人不解。”

士绅和百姓,齐声回答:“原来我们这里,是金天银地;大人上任后,是花天酒地;坐堂审案时,是昏天黑地;百姓们含冤的,是恨天怨地;如今你交权卸职了,我们谢天谢地。”
(清代小石道人《嘻谈录》)

【附言】
“五大天地”四字,十分精深地概括了这个贪官、赃官、恶官的“德政”!

厕吏

有一个官吏贪婪无厌,遇见东西一定要据为己有,没有人没被他害过。

朋友笑话他说:“我看你的行为,只要还在做官,除非是管厕所,这样才没有什么好捞的。”

官吏答道:“我若是管厕所,也照样能捞钱。想上厕所的,偏不让他上,他一定会贿赂我;本来不想上厕所的,逼着他入厕,他没有办法,难道还怕他不贿赂我吗?”

(明代冯梦龙《广笑府》)

【附言】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厕吏真是厚颜无耻之徒,他对钱财的攫取,也可谓有“道”啊!不过这个“道”应换成强盗的“盗”。

可气的是像厕吏这样贪婪的官吏,在中共邪党内,擢发难数!

衣食父母

有一个官员到任,一个老百姓来告状,这个官员与衙吏都十分欢喜,说:“好事来了。”官员连忙放下正在判案的笔,走下厅来,朝告状的人,深深地作了一个揖。

隶人说:“他是相公的子民,因为有冤屈才来告状,指望相公帮他办理,你为什么还这样地敬他?”

官员说:“你不知道,来告状的,都是我的衣食父母,怎么能不敬他呢!”
(明代冯梦龙《广笑府》)

【附言】
好个“衣食父母”!原告是衣食父母,被告也是衣食父母——吃了原告、吃被告,原告、被告均成了他的口中食。

此种邪官,古已有之;而今中共,尤为恶劣!

银枷

某士人喜欢“打抽丰”。

一个与他关系甚好的官吏,到某处巡按,估计他一定会来,私下里嘱托有关部门,用二百两银子作原料,打造杻一副,练子(杻与练子,都是刑具)一条,然后用 药煮黑,就像是铁打的。

士人到来,求见,巡按大怒:“我巡按衙门,是让人打抽丰的地方吗?给我拿镣铐来锁了,押回原籍。”

士人非常愤怒,却没有办法。待到被送到边境,押送的官员解释说:“这镣铐都是银子打造的,我们老爷讲交情,优待你这位好友,这样做,是为了掩人耳目。”

士人说:“他还是冷遇我!如果真的对我好,便打个二百斤的银枷才恰当。”
(明代冯梦龙《广笑府》)

【附言】
十足一副小人的嘴脸,“二百斤重的银枷”就不怕把自己压死?世上要钱不要脸,要钱不要命的人,虽然是少数,但却败坏了社会风气,腐蚀了人们的思想,因而需要正本清源。巡按吏此举,正是助纣为虐。

蝗虫与县官

某地方有蝗蝻为害农作物,农民进县衙禀报。知县到城隍庙去求神,城隍神立即召蝗蝻前来问话,叫知县在一旁坐着观审。

不一会,蝗蝻都到了,跪在阶下,密密麻麻就像恒河流沙一般多,城隍见了也不禁骇然。

问判官:“此等小妖魔,怎么会有这么多?”判官回禀:“此是发洪水时,鱼虾之类将卵留在田里,水退后,就化成了这种东西。”

城隍笑了,说:“原来为害庄稼的是这些杂种东西。”于是逐一审问。蝗蝻辩解,大多说自己只吃树叶,不吃庄稼。

城隍说:“我也无法分辨你们谁是害民的,谁是不害民的。待我行文雷部(给雷神下文授命),凡是害民贼,都与我打死他!”

知县一听,吓得手足无措,慌慌张张,急忙要告辞。城隍问他:“你为什么惊慌失措?”

知县答:“我要回去找一间密室,来躲避雷神。”
(明代冯梦龙《广笑府》)

【附言】
现在的许多官员,只要一听到警笛声由远及近地驶向近前,或听说巡视组要来本地督察,就害怕得打起哆嗦来。这和做贼心虚的知县“找一间密室来躲避雷神”有相同之处。所以奉劝为官者,要清廉为政,这样才可以心安理得,高枕无忧。

乔官在家坐衙

山西有个退下来的官员,名叫乔廷栋。他在家,每天早晨起来,穿戴好衣冠,来到堂轩高坐,命令仆人呵唱着开门,并且搜索内室一遍。

因此每天早上,仆人必须叫喊着从内室跑出来,禀告说:“家里没事,完好无缺。”

接着,家人奴婢,按照次序上堂叩见,或者控告争吵、斗殴之事。乔廷栋审理处分完毕。

最后又按照官府的仪式,关上大门,退回内室。天天如此毫无间断。
(阮葵生《茶余客话》)

【附言】
听说中共邪党有个领导,退休后无公可办,心情抑郁烦躁,经常发无名火。

后来,夫人想了个办法,每天将菜谱,写成公文,呈报给领导批示后,才生火做饭。家里始得安宁。

这与山西的乔廷栋,是一路货色。这大概就是人们所说的“官场综合症”或者“官场后遗症”吧?

宰相宋郊与弟宋祁

宋郊在北宋当宰相时,元宵节的夜晚,还在攻读《周易》。他的弟弟宋祁,却点着华灯,环拥歌妓,通宵达旦地饮酒作乐。

第二天,宋郊派人对他说:“宋郊有话对您说:听说你昨夜举灯夜宴,穷奢极欲,不知你还记得当年元宵节,我们同在州里求学吃粗茶淡饭吗?”

宋祁说:“请转告宋郊相公:不知道我们当年在州里求学吃粗茶淡饭,为的是什么?”

江盈科评:唉,小宋(指宋祁)也是杰出之士,说出来的话,尚且如此;那么,做人坚守高洁与清廉,不因环境的改变而改变,真难啊!

冯梦龙评:原来(宋祈苦读诗书)只为这个(指其环拥歌妓,饮酒作乐)可叹!啊,可叹!
(钱世昭《钱氏私志》)

【附言】
为官者,当忧国忧民忧天下,而非贪图享乐!然而,多少贪官和宋祁都是一样的想法,到最后,却身陷囹圄。

正是:
虽为兄弟, 其志不一;
长者学《易》,次者拥妓;
天壤后别, 殊途异理。
做人一场,多不容易!何去何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