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现代科学的误区,阻挡着超科学的真理(中)

人气 19

【大纪元2013年02月18日讯】题记:昔日的科学让人们理性地探寻真理,当今的科学让人们似懂非懂地迷信权威。本文溯本求源,用浅显通俗的语言打破权威的误区,启发大家回归理性的逻辑思维之后,大家会惊讶地发现:原来自己可以俯视科学,原来科学的最高境界已经否定了当今科学的根基,在自我否定中,一个全新的真理世界展现开来。

(四)识破逻辑陷阱,发现真理之门

对错误的思维逻辑,人们常常是熟视无睹,见怪不怪,结果自己变怪,却浑然不觉。被错误逻辑误导,再去误导别人,人们个体的智慧就这样被埋没着。

这样的逻辑思维陷阱很多,我们再揭开几个,将再次打破科学的局限,使大家能用正确的逻辑思维,迎接新科学的飞跃。

走过天文学之巅,咱们换一个引人入胜的轻松话题。

问题4.海市蜃楼,是大气折射的结果?

古人认为海市蜃楼是仙境偶然显现,今人认为现代科学发达了,自信地把海市蜃楼解释为特殊大气密度差造成的光学折射,把别处的真实景象折射过来所造成得景象。甚至还能做实验,加热沙盘制造一个倒影折射,以完满验证自己的解释。

逻辑错误5:以假乱真,思维搅浑

我们依然用“公平—逻辑—证实”的程序来辨析:假如问题4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现代的海市蜃楼有时会出现古代影像?古代影像不可能穿越时空折射过来,这个逻辑分析足以否定折射说。

问题4错误的原因,就是把沙盘加热折射的现象,硬说成是海市蜃楼,以假混真,以假乱真,通过解释假的,来掩盖真实海市蜃楼的真相。这个“以假乱真,思维搅浑”的逻辑错误时常在科学中隐身作乱,很迷惑人。常用的技法就是:说你不懂、你外行,然后故作高深地给你讲一大堆其实他也不懂的晦涩“理论”,把你绕住,搅浑思维后“驳倒”你——其实真正的高深的理论确是深入浅出的,能让大家都明白的,“大道至简至易”嘛。

问题5.自然界显现古代事件,是异常地磁场的记录与回放?

这样的超自然现象发生过很多:人们亲眼目睹古代事件在自然界重现,科学界这样解释:可能当地磁场较强,像录像机一样,特殊情况下录下古代影像,又在特殊的环境下放映出来。检测发现,这些地方果然磁场较强,好像得到了证实,所以成了科学的标准答案,还用这个学说解释给海市蜃楼显现古代影像打补丁。

我们深入逻辑辨析:录像机,得多精密才能记录下来啊?磁头偏歪一点都录不下来,或放映不出来!设备得多复杂、精密、有序?自然界的地磁散乱无章的磁铁矿,怎么可能变成高级有序的录像机?而且不是普通录放,而是立体电影式的录放,更是无屏幕、无光源、无设备的立体放映,比当今最先进的激光干涉立体放映还要先进,就是磁铁矿再异常,也没法达到如此精密有序的水平啊!

可见,现今通行的地磁说的解释,在逻辑上和科学本身是自相矛盾的。

逻辑错误6:生搬硬套,混乱范围

上述地磁异常说错误的思维根源,就是看到科学解释不了的异常现象,就是生搬硬套旧理论,找到一个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不管它在逻辑上通不通,一叶障目,不见其背后广袤的真理森林。

真理是有范围的。录像放映这个理,在电子、电器这个有高智能参与的领域适用,超出这个领域,强行延伸到地矿领域,本身就是根本性的错误。

但是这种生搬硬套,混乱范围的错误,在科学中甚至屡见不鲜,严重搅浑了人的独立思维。

问题6.某著名科学家说:“进化论从不少实例看能推翻它,但是,也有很多证据能证实它,所以,不能轻易否定它。”

这话混淆了逻辑判断的标准,等于根本上否定了进化论。这个混乱的逻辑迷惑了很多人。

逻辑错误7:珠峰可登?“一例即证”Vs“一例即否”

这不是双重标准,而是判断不同范畴的理论的不同的逻辑标准,虽然都是理性的科学的逻辑,但不能混淆,一旦混淆,就无法明白是非。

“一例即否,万例难证”:是指一个反面例子就能否定它,同时太多的正面例子堆砌也不能证明它。这个适用于“常规领域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理论——同时注意它有一个范围“四海”,超过“四海”的范围,它也不适用了。比如欧几里德几何学中的定理之一:三角形内角和是180度,在平面范围是真理,举出一个反例,就能否定它,可是没有反例。但是,进入“非欧几何”范畴,就不再适用了。再如著名的“哥德巴赫猜想”,上亿个数符合该猜想也不能证实它,只要找出一个反例,就能推翻它——证实就是这样的严格,谁让它号称“放之四海而皆准”呢?!可是至今没找到反例,但是数学不会把它叫成“哥德巴赫理论”,还得叫猜想——数学就是这样的严谨,比进化论学界严谨多了——进化论学界,把所有猜想,都披上“理论”的外衣。

“一例即证,万例难否”:是指一个正面的例子就能证实,同时数量再多的反面例子也不能否定它!例如攀登世界之巅的珠峰,一人登上了珠峰,就证明“峰顶可登”,而上万人没能登顶珠峰,也不能根据太多人的经验否定“峰顶可登”。这个逻辑判断,适合超常的领域,攀登珠峰本来就不是普遍人能亲身实证的。

进化论就是这样以普遍真理面目出现的,得用“一例即否,万例难证”的逻辑标准来判断。所以说那位科学家逻辑混乱,其实他的严谨的逻辑结论应该是:进化论被否定了。

那么有这样的实例么:一例否定进化论?不止一例,太多实例在否定进化论,而证实进化论的“证据”,因为都有逻辑错误而不能成立!甚至在否定自己,甚至是有意、无意的学术骗局,下面让我们揭开那些被掩藏的真相。

(五)充斥逻辑错误的科学领域

生物学并不是一个高深莫测的领域,不像数学界那样唯有极其睿智和极为严谨者才可以登峰造极,所以生物学里逻辑错误很多——特别是作为生物学基石的进化论。大家都被这样的逻辑错误洗脑,熟视无睹。

《审判达尔文》一书的作者是一位法官,法律界人士是非常注重逻辑,严谨因果。他从逻辑上反对进化论,是完全可以的,因为开头我们就讲过:逻辑思维是高于科学的。而一些学者对他的批判,却回避逻辑“死穴”,说他这个外行这个不懂那个不懂,故作高深而已。这也难怪,因为很多生物学家都没有严谨的逻辑。

该书的作者确实是外行,他虽然不知道当今生物学界只是继承了进化论思想和自然选择,但是他击中了逻辑要害——不管是达尔文主义、新达尔文主义,还是现代达尔文主义、分子进化论,还是间断(点断)平衡说……其进化思想的根本逻辑都是错误的。

下面将在“公平—逻辑—证实”的简明逻辑方法下,不局限在一书、一家、一说、一派之中,公平地洞悉各种各家之言,不犯“抓其枝节,不计其余”的逻辑错误,从一个新的高度引领大家俯视进化论。

因为其中的逻辑错误和前面所列举的是贯穿的,所以,我们还是顺次编排。

问题7.子孙诡辩。问:你凭什么认定A是B的子孙?答:如果A是B的子孙,A和B就会长得像;因为A和B像,所以A就是B的子孙。

大家都能看出其中的逻辑错误:A和B像的情况多了,完全没有血缘关系,都有长得像的人,所以上述论证的因果关系不成立。而问题7的论证本身,是典型的逻辑错误,因为逻辑错误,才导致结论错误。

学过初中数学的就会知道:命题和逆命题不能等同,“如果A是B的子孙,A和B就会长得像”这个命题成立,逆命题“如果A和B就会长得像,A就是B的子孙”不一定成立。把命题和逆命题搅在一起,是典型的——

逻辑错误8:循环论证,自说自话

这个循环论证的逻辑错误却贯穿进化论的始终!进化论的根本逻辑是这样的:为什么A是B进化来的?如果A是B进化来的,A和B就会长得像;因为A和B像,所以A是B进化来的。

这个错误和上面的“子孙诡辩”如出一辙:“A是B进化来的”是一种假设,谁也没看到,这种猜想是需要证实的,可是却用“相像”来证明“进化”,二者不是单一的绝对的因果关系。因为披上了科学的外衣,所以进化论的循环论证错误被掩盖了。

也就是说:

(1) 相像不能证明A是B的子孙!如果看不到A繁衍B的过程,只有看到真实的A家的家谱,才能证明A是B的后裔。如果没有家谱,不能靠设想来编造家谱,来证明自己的设想,靠编造家谱来证明A是B的后裔,是典型的造假。

(2) 相像不能证明进化,看不到历史上的进化过程,实验中也没制造出进化过程,也不能靠设想来编造进化谱系,来证明自己的设想中的进化,那样做是典型的循环论证——逻辑错误。

现在大家知道:各种进化谱系、进化树是怎么来的吧?是设想出来的,是循环论证自说自话来的!是不能成立的。后面我们还会以实例揭开进化谱系的出炉过程。

因为进化论思想的根本逻辑是错误的,所以会派生出更多的错误,下面我们抽丝剥茧,揭开谜团。

问题8.达尔文又一个逻辑错误:从家养动物变异悟到生物进化

前面逻辑错误6说过,真理是有范围的,超过了范围,真理就不适用了。动物的种内变异普遍存在,可是变异能否产生新物种?达尔文没看见过,就想当然地假设!

假设不能作为依据,可是进化论就是这样堆砌假设建造的理论大厦,前面逻辑错误2中,我们已经指出了,这样的学说不可信。

事实上,狗再变异还是狗,达尔文以后的育种学家们,至今也没培育出超越物种的变异,也就是没有给进化论加上任何事实证据。一些学者把种内变异叫做“微观进化”,把超越物种的进化称为“巨进化”——看过前面逻辑错误5中,我们知道这种技法是“以假乱真,思维搅浑”的逻辑陷阱——这样就含混地用种内变异来证明“微观进化”,来似是而非地证明进化了。

问题9.达尔文的“自杀性”逻辑补丁:逻辑上否定了自己

达尔文很清楚自己的进化论是一种假说,没有证据,进化的中间环节都没有,他竟能造出进化的历程。他说:我现在没有证据,将来一定会为我的假说找到证据——证据一无所有竟能相信,难怪现代有不少学者把进化论称为信仰。

上面我们严格分析过:相像不能证明进化,因为命题和逆命题不等价,这是初中生都会的逻辑定律。也就是说,就算找到了中间环节(相像的过渡环节),也不能证明进化,因为这“相似”和“进化”不是单一的因果关系,进化只是无数种可能中的一种。可是达尔文的数学学的真是不好,想不到这么严谨,又给自己没有证据的进化论解释道:

“化石记录不完全,所以中间环节还都没找到。”这个逻辑补丁,后人坚信不疑,发起了寻找中间过渡类型化石的热潮——主要是寻找古猿和人之间进化的中间环节。但严格地说,这个逻辑补丁是自杀性的,实际上否定了达尔文自己!

本文首次指出这个逻辑错误:进化论者认为,如果在某个古代,发现了猿和人之间的过渡物种——猿人化石,这就能证明进化论——错误!

比如杜布瓦发现了“爪哇猿人”,令进化论者欣喜若狂,终于找到了过渡环节!可是,别忘了达尔文说的:“化石记录不完全”,当然可以假设“爪哇猿人”时代,也生活着人,只是“化石记录不完全”,人骨没有形成化石,所以,“爪哇猿人”不是中间环节,因为当时可能已经有人了。“爪哇猿人”和现代人没关系!这样,任何中间环节都不成立了!用的就是达尔文的逻辑补丁——化石记录不完全!

所以,再也不要用“化石记录不完全”来给没有“中间环节”搪塞了!

达尔文的想法在逻辑上不成立,在事实上也不成立。因为化石是随机形成的,既然进化论以“普适性真理”面目出现的,过渡环节应该随处可见,怎么可能会单单丢掉中间环节?

也许有人会说:你说的爪哇猿人时代生活着人,是一种假设,假设不能作为证据,不能推翻爪哇猿人!

哇,现在他们可是知道“假设不能作为证据”了!那为什么达尔文的补丁逻辑,只能他们用,我们就不能用?逻辑可是人类共有的智慧结晶啊!进化论领域的学说都是假设堆积起来的啊。那以后谁也别拿进化论这个“假设构建的大厦”当理论依据了。

实际上——我们上面的假设有证据支撑,一例即证!确有爪哇猿人时代的人类遗迹发现,而且,还颠覆了爪哇猿人!由此揭开了进化论界的黑幕——

问题10.“鳄鱼逻辑”炮制猿人——进化论的黑幕

皮尔当猿人,也曾被某些某些进化论者作为进化论的铁证而热炒,被揭穿之后,进化论者纷纷痛斥它,划清界线表白自己。当“爪哇猿人”是一个外行的学术错误——无意中的造假被揭开后,进化论界再无勇气证实它了,因为如果正视这一点,进化论就没有证据了。

“爪哇猿人”是只有两块化石的拼凑体:一根头盖骨,一根大腿骨。头盖骨是一种猿的,发现于1891年,地层记录不清晰;大腿骨是第二年在相距头盖骨45英尺处的地层发现的,不但地层记录不严格,而且混有鹿、犀牛、鬣狗、鳄鱼、猪、老虎和一种灭绝的大象的化石;因为发现者杜布瓦是一个医生,热衷于进化论,但在古生物学里领域是外行,所以做不到严谨——如果严谨的话,地层记录不清楚的化石,无法断定年代,混杂在一起的化石,拼凑出来的个体没有意义。

杜布瓦最初只是如实报告发现了一种猿,后来发现了一个人的大腿骨。而狂热的进化论者海克尔,祝贺杜布瓦:“从一个直立猿人的发明者变成了幸运的发现者。”

猿头+人腿=爪哇猿人,进化论的中间环节就这样“找到”了!

不了解真像的读者,就不要较真海克尔的严谨性了,他因学术造假而声名狼藉,他故意画错动物胚胎的结构,造成重演进化历程的假象,制造进化论的证据——重演律,而这个证据依然被写在教科书里。

于是杜布瓦发现了“猿人”!当学者质疑:为什么相距40英尺的两个地点,在雨季前后相隔一年的时间发现的两块化石,地层年代记录不清晰,混杂的其它化石你们不考虑,却单单挑出挑出它们,认定它们属于一个物种,甚至同一个体?杜布瓦解释说:是鳄鱼把这个猿人的头盖骨和大腿骨分开的!

读者仔细分析一下,“鳄鱼逻辑”说的过去么?

假如一个人和一只狒狒死在了一起,并形成了化石,如果只有狒狒头骨和人的腿骨形成化石,进化论者就会认为是猴头人身的猿人,并为此形成一种进化学说;如果人头骨和狒狒腿骨形成了化石,就会说是人头猴身的猿人,形成另外一种进化学说。其实,什么都不是。何况杜布瓦的两块化石有空间间隔,还有时间距离呢。

年轻的杜布瓦,是狂热的达尔文主义者,晚年的杜布瓦,不再狂热。他收回了“爪哇猿人的发现”。但进化论学界却不承认这个错误,反而认为杜布瓦老糊涂了!进化论学界至今依然抱着爪哇猿人不放,当作教科书的经典例证。另一个版本,竟然对“鳄鱼逻辑”文过饰非,说杜布瓦在对方的巨大压力下,不得已……

推理还需要实践证实,才完美。后来德国慕尼黑大学的动物学教授遗孀西兰卡在1907~1908年间,在爪哇“猿人”发掘地发现了爪哇“猿人”同时代的古人类存在的遗迹!这是一例即证的逻辑:证明证明“爪哇猿人时代”已经有人了。

而且,1932年,博森博士和杜布瓦本人还在荷兰雷登博物馆的一个化石箱里,发现了三根大腿骨,据说是杜布瓦的助手在首次挖出“爪哇猿人化石”的遗址坑(75米长,6—14米宽)中找到的。如果是这样,爪哇猿人就被自动颠覆了!足以证明那时已经有人了。但是,严谨地说:因为没有地层记录,不能作为直接的证据,但这三根人类大腿骨的严谨性水平和爪哇猿人是一个水平的,忽略它们却单单拼凑一根人腿骨和猿头骨,什么意思呢?

但是,西兰卡发现的古人类的遗迹,是可以作为直接证据证明当时已经有人类了,这样,那3+1根人类大腿骨化石,都成了当时已经有人类的旁证了,原来它们一起在否定爪哇猿人啊!

如果大家接受这样的严谨,那么孔尼华(Koenigswald)的后续“爪哇猿人”化石碎片就别当真了——那是地表发现,地层记录都没有。而且,对列入人类进化树祖先的“南猿”、“能人”,都别当回事了,它们都是少数化石碎片的人为拼凑体,有巨大学术争议的。只是被进化论学派掩盖着而已。

我们还是回到“爪哇猿人”:种种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个进化的中间环节不存在,可是,进化论学术界却掩藏了那些不利的发现,依然炒作“爪哇猿人”……

可能有人会问:猿人多了,北京猿人、元谋猿人等等,都是证据,为啥你在爪哇猿人上一叶障目呢?

其实,所谓的北京猿人、元谋猿人等等,后续的猿人都是以爪哇猿人为基础的,爪哇猿人一倒台,它们都站不住了。而且,那些猿人的化石很少,学术上也是非常不严谨的“形态学定代”,仅仅在逻辑上说:北京猿人是用头盖骨复原的,元谋猿人只有两颗牙齿化石,这么薄弱的证据,怎能复原出猿人来?

原来,是按照进化论假说,靠想像复原出来的,是以爪哇猿人为基础(爪哇猿人本身就是错误想像),再次想像出来的,来把牙齿复原成半人半猿的外形,再根据形态来确定年代——不是根据地层来确定年代,因为地层记录不严格——这就是没有科学严谨性的“形态学定代”法。这样按照想像的进化历程来推算时间——假设爪哇猿人排出的进化家谱是对的,根据这个假设的家谱得出的北京猿人、元谋猿人等猿人的结论,再来证明进化。这是典型的循环论证,前面讲过,逻辑不成立。

所以,所谓的“类猿人”这个中间环节,不但在根本逻辑上不能成立,在逻辑补丁上也不成立,在化石事实上也不成立。由它推理出的化石中间环节都不成立!

问题11.掩盖事实,设计“家谱”——华莱士反戈一击

年轻的华莱士和达尔文一起系统地提出了进化论,但他最终否定了进化论,为什么?因为他看到了进化论界在炮制证据,掩盖真相。

很多人天真地认为:化石给进化论提供了充分的证据——前面讲过,用相像来证明进化是循环论证,逻辑错误,所以化石不能证明进化。

化石整体上不能证明生物进化的历史,而在证明地球大灾变的历史!化石不是随便形成的,你埋一个动物,过多少年也不能形成化石,化石必须在风化消失前在高温高压下经漫长岁月才可能形成,只有地层大变动才能满足这个条件,所以化石意味着灾变。

严谨地说:寒武纪大爆发,是大灾变的证明,大量生物同时死亡于大灾变。

再做逆向思维:如果化石能证明进化,那么化石发现的越多,应该进化论的证据越多!实际恰恰相反,化石发现的越多,进化论的困惑越多,否定进化论的证据越多!

寒武纪地层的中,突然发现大量的各门多种生物出现,被称为寒武纪大爆发,有人把寒武纪大爆发称为“进化的奇迹”,这是在混淆概念,搅浑思维。实际上不能证明进化:那么多门生物,在寒武纪以前并没有出现,怎么会在寒武纪突然冒出?没有中间过程过渡环节,时间太短来不及进化!有人甚至将此作为驳斥进化论的例证。

厚重的《考古学禁区》(ForbiddenArcheology)一书,揭开了进化论相关领域大量的惊人黑幕:权威们挑选符合进化论的事例来“证明”,不管该研究有多么不严谨,“鳄鱼逻辑”制造的爪哇猿人只是其中的一例,同时全面系统地掩盖进化论的反面证据——不管该研究有多么严谨,掩盖的手段包括压制言论、拒绝出版、解雇、迫使修改数据甚至诽谤,人身攻击,以达到维护进化论的目的……该书称之为“知识过滤”。

在达尔文进化论提出后,古生物学界把大量否定进化论的证据掩盖了,人为排列出进化的“家谱”(进化序列或进化树),拼凑猿人,并掩盖了同时期的人类遗迹,这样造出的进化家谱,不是自欺欺人么?

这样的选择性地掩盖真相完全违背了科学精神,这是开始就误入歧途的进化论发展的必然结果,要么丢弃,要么在造假中继续。

华莱士对此深表忧虑,他说:“正确的做法应该把它们详细记录下来,承认它。”但他无力改变,他最终走到了进化论的对立面,这是严谨的学者忠于科学忠于事实的必然结果。

前面的分析我们知道,进化论以“常规领域中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适性真理”的面目出现,判定它的逻辑是“万例难证,一例即否”,如哥德巴赫猜想一样,除非永远找不到反例,否则一例即否。

那么《考古学禁区》揭示了那么多进化论的反例,足以推翻进化论了,这也就是这些真像一直被进化论学界封闭的原因。
我们再用简明的“公平—逻辑—证实”的思路来判断,进化论相关领域掩盖事实,压制反对言论,炮制自己的证据这种方法,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所以,不用去看其逻辑和“事实”——因为那些“事实”都是被他们修饰过的,误导解释过的(如爪哇猿人),并不是真实的事实,凭此“不公平”的前提,就能否定进化论的全部——就是这样简单明了!

“大道至简至易”。就像金字塔形的,越上层越简单,思维判断的最顶层只是“公平”这两个字,就能否定进化论领域的研究和结论。向下进入“逻辑”层面,本文用几个逻辑,最多不过是初中数学逻辑就能指出:错误的逻辑错误的推理,导致的进化论研究都是错的,而不在混乱的事实中纠缠。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在有形之上的无形的“道”——理性严谨的逻辑思维,就是比有形的研究、深入事实(器)要简单。有正确的“道”的指导,才能把握方向,否则,只能是进入误区

如果还要深入繁杂的事实,就复杂了。但也有简单的办法:借助判断的逻辑“一例即否”,看看进化论的正面证据的逻辑错误,再看看那些进化论掩盖的事实就可以了——因为被掩盖的才是真相。

问题12.长颈鹿的数学逻辑,给进化论的最后一击

大风吹过,能把一大堆散乱的零件吹成大型客机波音747么?

不可能!这概率太低了!

如果这个不可能,生物进化就更不可能。我们以进化论中著名的“长颈鹿的进化”为例,做一个数学逻辑分析就明白了。

拉马克(比达尔文更早提出进化论)、达尔文时代不知道基因,只是在育种上发现变异不能逾越物种的事实。现代发现了基因的复杂和精妙,高度秩序化,基因间的默契配合完成各种生理功能,只有生殖细胞的基因突变才有进化的可能。但是突变是随机发生的,因为没有相关基因的配合,不是畸形就是癌变,现实中发现,都是灾难性的——万一不是灾难性的,那不就可能是进化的潜能么?——可惜,这一直是假设而已。

基因自然突变的概率很小,常规估计为1/1000(10^-3);而且,突变的基因与其它基因在生理上还得能够相容,这个几率宽松估计为1/100(10^-2);而且该个体在严酷的生存竞争中能存活并繁殖(几率估计为1/10);而且突变还得恰好有超越物种的进化意义(这种情况至今还没有在自然界和海量制造基因突变的实验室中被发现),权且也估计为1/1000(10^-3);而且突变基因在种群中不被稀释、丢失——并且稳定、扩大,一旦丢失就又得重来,这个几率宽松的估计为1/10;假如使普通古鹿进化为长颈鹿,不仅仅是脖子的变长,心脏功率要大大增加才能保证更高的血压保证脑部供血,脑血管抗高压能力也要大大加强,眼部抗高压能力也要增强,颈部还要产生动脉窦,防止低头喝水时脑溢血,血压的升高,其它脏器、内分泌器官,都要发生改变以适应,否则这样的个体生存困难必备自然选择淘汰,这不是一个基因变化能实现的,需要许多基因协同突变才行——就算需要5个系统的15个基因,而按照1年繁殖1代,(非洲)古鹿群种群个数假定为100,那么由设想中的普通古鹿进化为长颈鹿的数学几率是:

P=(10^-3×10^-2×10^-1×10^-3×10^-1×100)^15=10^-120

进化出长颈鹿需要:10^120年!按现今估计的宇宙年龄200亿年,进化出长颈鹿需要的时间:是宇宙年龄的50万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亿倍!(5×10^109倍!)

逻辑严谨的数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但是,进化论学界一直在回避计算进化的数学模型。近来流行的网文把平均一个物种进化的几率估算为(10^106)年,令学术界哑然,然而有一篇学者的反驳文章,除了沿用常规的逻辑错误来反驳外,还把概率的计算公式偷梁换柱了:把10个基因同时突变的几率等同于1个基因突变的几率,都计算为1亿~10万年(概率为10^-8~10^-5)!现在初中学概率就知道:“独立事件的概率计算用乘法”,10个基因分别突变显然是独立事件,概率应为[(10^-8~-5)^-10]=(10^-80~10^-50),也就是这个进化论者自己计算进化一个物种的最快时间是(10^50)年!就是宇宙年龄200亿岁的5千万亿亿亿亿倍!(5×10^39倍)——进化论者自己否定了自己!

数学的“小概率事件实际不可能原理”,在理性上彻底否定了进化论。

熟视无睹,自幼反复被进化论洗脑,就是这样的结果,根本不去反思它的对错,这是一个科学领域的悲哀,也是整个人类的悲哀。

六)被误导的一个化学领域

化学进化——用化学实验手段证明生物进化,这是一个被进化论误导的化学领域。在错误的理论指导下,必然陷入困境。

1953年,米勒在玻璃仪器中模拟原始地球的大气环境和闪电,用氢气、甲烷、氨气两周内合成了有机分子,被进化论界称为生物进化的里程碑式的实验——“进化”出有机分子的“化学进化”,被雨水冲入海洋,然后在海洋中“进化”出原始生命,再进入生物进化阶段。由此启发一些学者,用紫外线等等原始条件,用简单气体合成了其它有机小分子。

设想中的化学进化,必须经过这样的历程:

简单气体分子→有机小分子→小型有机大分子(分子量1万以下)→有机大分子(分子量10万)→高级有机大分子(分子量100万)→有生物活性的生物大分子……→……N种有机分子群和生物大分子群→?→能生长能自我繁殖的最原始的生命→进入生物进化阶段

但是后续60多年的实验至今,到第二步就陷入困境,也就是只能产生有机小分子。这种自发的、随机的反应,离生成生物大分子都过于遥远,何况还要逾越无生命到有生命的界限?一些实验室,干脆脱离自发的自然条件,转而人为地、有序地合成原始生命。

那么米勒为代表的化学进化,困在哪里?

困在逻辑,根本的逻辑错了!进化论那些错误逻辑笼罩下,化学进化的逻辑错误更厉害。这些错误一经点拨,外行都能想明白。

(1)模拟逻辑的错误:以偏概全,抓其枝节,不计其余——前面讲过的辑错误4。

①模拟错误:密封中的玻璃装置中人为注入的气体浓度较高,持续加热和放电的条件过于理想化,这些本身就有利于化学的合成反应,而原始大气层中相应的气体成分、浓度和气象条件,和它们设想的差距很大,而且,也没有持续长久的闪电环境。

②化学合成□ç分解,是动态平衡的,只看到合成,无视其分解!其实分解作用更显着

举例说:化学合成反应A+B→C,同样条件下也会发生分解反应C→A+B,合成与分解呈现动态平衡,只是平衡点有所不同,这里记做:A+B□çC,只有A、B浓度高的情况下,才更倾向于合成反应生成C,反之,A、B浓度低时,更倾向于分解反应。而“化学进化”是一系列反应:

A+B□çC;C+D□çEE+F□çG……ZX+ZY□çZZ……

理论上讲:每一步都需要左边反应物的高浓度,才能推进反应向右进行;这样,左边得多高浓度,才能把这一些列反应进行到底并积累出高浓度?实际上,就是进行到上述的最后一步,产量也是很低了,实验室的结果就是这样,低含量不足以发生什么质变,也就是无法实现进化。

③自然推动的化学反应(闪电、地热等)是局部的,海洋的稀释是无限的,合成的产物很快被稀释,实际化学进化根本无法进行下去——也就是,米勒烧瓶中的氨基酸产物,仅仅是烧瓶中的而已,根本无法模拟自然。

④形成生物大分子,是要“注入”能量的,而自然界针对“化学进化”的合成反应,没有稳定的能量来源。如果能量部分来源于闪电?米勒用持续的电火花模拟闪电,可是地球局部不会有持久的闪电;如果部分能量来源于加热,米勒实验采用了持续加热沸腾的蒸气,自然界中过热会使生物分子失去生物活性,而且加速大分子的分解反应;如果部分能量来源于紫外线,那么紫外线也会杀死生物活性分子……

既然没有稳定的能量来源,自然生成的有机分子就很少,加上海洋水体的稀释,浓度就更低,就更没法发生“化学分子进化”。

⑤还有人用这样的假说来打补丁:假设有机分子会聚集在粘土上,聚集到浓度较高,才有可能形成有机大分子,这样随机产生了原始生命,再被冲到海洋中,成为海洋生命的起源——这个仅仅是猜想而已,深入逻辑推理就会发现这更难自圆其说:

假设能吸附在粘土上,化学合成反应的能量何来?闪电不可能只打击这个块粘土吧?紫外线也穿不过粘土吧?粘土表面,必须有水啊,合成有机大分子都离不开水啊?有水就不能被太阳加热的温度太高。可能温泉或地热吗?这个条件太理想化了,但是都忽视了一点:生成的有机分子,都是溶于水的,吸附在粘土上的能力是很弱的,原始地球能形成江河湖海的大雨,早把这些分子原料冲没了,不可能在粘土上富集,所以粘土吸聚根本不成立。

⑥实际上,形成生物大分子,不光要注入能量,还要注入秩序(信息或负熵),比如生物体构建蛋白质的氨基酸都是左旋的,DNA分子都是右手双螺旋的,蛋白质大分子要保持特定的空间折叠结构(1~4级折叠)才有活性。那么,自然界的能量是无序的,无法提供这个秩序。

⑦还是把严谨的数学逻辑,作为飞向“化学进化”的“最后一根稻草”吧:

大家只要了解一点高中生物学和数学知识,就能计算出这根“稻草”:

一个细菌基因组调控自身生理进程、对外界反应状态的复杂精密程度,超过了当今最复杂的计算机!这么严密的有序状态,是随机进化产生的?

我们用一个蛋白质分子为例:组成蛋白质的单元是20种氨基酸(平均分子量128),算算一个普通的分子量10万的蛋白质分子,约有780个氨基酸,其排列组合方式,有20^780种!具有该种生物活性的氨基酸序列一般只有1种。

生物的蛋白质是来源基因DNA的,基因的排列方式比蛋白质简单的多。

我们用“公平—逻辑—证实”的方法,假设化学分子进化是正确的,按它的逻辑推理:产生能自我复制到DNA分子(可以自我繁殖,是生命最重要的特征)可以作为从化学分子进化到生命进化的一个里程碑!那么,这个DNA分子,就是能编码DNA复制□的基因(DNA复制□是一种特殊的蛋白质,能复制DNA分子,它根源上来源于DNA),我们以现在发现的DNA聚合□I为例,整体上计算其产生的几率。

该约有1000个氨基酸组成,对应着3000个DNA碱基对(碱基是DNA的基本单元,化学进化领域已经效仿米勒实验模拟自然条件,在实验室合成了碱基),DNA的碱基有A、T、C、G四种,3个一体组成遗传密码子,共有64个(有人把这跟64卦联系在一起),64个密码子能分别对应20种氨基酸,1种氨基酸对应着绝对不同的1~6种密码子(密码子的简并性,如ACG、ACC的排列都对应苏氨酸),根据密码子表平均每种氨基酸对应3.05个碱基。

也就是说,概括地说,这段基因的碱基排列组合方式有:3.05^3000种!现在精密的DNA合成仪合成DNA分子,在最佳反应条件下延伸一个碱基约5分钟。而化学进化的自然条件下,是不可能提供这样的条件的,假设自然条件也能提供这样精确的温度、反应原料、溶液、离子浓度,假设自然条件下按DNA方式随机连接一个碱基平均需要1秒钟(过于宽限的估计了),因为该基因产生的概率是(1/3.05^3000),所以进化出该基因需要3.05^3000秒,为2.5×10^1445年!是当今假定宇宙年龄200亿年的——1200亿……亿倍!(中间……代表177个“亿”字)

别忘了,理想的实验室反应条件是不存在的,也不可能持续太久,所以,宽松而严谨的数学逻辑,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压弯了“化学进化”的腰。

(2)我们还能看到,化学进化论领域,还犯了前面逻辑错误6“生搬硬套,混乱范围”的错误:米勒等等实验,只能证明玻璃烧瓶中的化学的合成反应而已,无法推广到原始地球范围(模拟的逻辑不成立),那不是设想中的化学进化,更不能推广到生命进化的前奏。

前面讲过:常规的普适性真理,都是有范围的。这种无限扩大范围的推理,不成立——就像家养动物的变异,不能扩大到超越物种的进化一样。

这是唯一的一种能被进化论的教科书引用来证明进化论的实验,也被我们严整的逻辑否定了,为什么这样说?

很多不深入了解进化论的学者,认为进化论一个没有实验依据的科学,它的所有学说和证据都是猜想的,没法通过实验来证实,因为历史无法模拟。其实,很多学者是做过很多模拟实验的,想通过科学的实验方法来证明进化论,比如辐射制造海量基因突变(因为基因突变是进化论认为的进化的源泉),从中寻找进化的迹象,得到的却是变种,更多的是畸形,没有超越物种的进化意义——实际是进化论的反面例证,这样的实验结果只能掩盖不提。而米勒这种化学实验是成功了,就把它硬解释为“化学进化”,硬拉为进化论的证据,不顾其中的逻辑错误,错误的基点,错误的逻辑指导下,只能是陷入困境。

从中也能看出,进化论学是太缺乏证据了,以至于干脆它把什么都解释为进化,把进化论包装成包罗万象、解释万象的真理,这种打造舆论技巧其实是一种炒作,成功地蒙蔽了全人类。

比如有学者发现绿藻的基因组十分稳定,好像几亿年都没有进化过,马上有教授反驳道:谁说绿藻没进化?所有绿色植物都是绿藻的后裔!——这是典型的被进化论洗脑后的思维。

从头读到这里的读者,现在可以科学的逻辑思维俯视生物学全局了,能看出现代生物学就是这样没有严谨性可言——那位反驳者就是用他的猜想做证据的,而这猜想是建立在进化论基础上的,再用此猜想证明进化,犯了“循环论证、自说自话”的错误,本身就不成立,何况进化论有那么多逻辑错误呢。

可悲么?错误理论指导下,误导了一个化学领域。

相关新闻
东方:现代科学的误区,阻挡着超科学的真理(上)
《原富》(国富论)导读—回到亚当·史密斯的世界
李旭彤:挖掘五千年文明惊世宝藏(16)
李旭彤:挖掘五千年文明惊世宝藏(15)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重播】川普在“向美国致敬”庆典上演讲
【深度报导】隐形之战 中共的战书
【新闻第一现场】52国与中港签引渡条约 入境可送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