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美术 文艺复兴盛期

米开朗基罗(5)《圣家族》

作者:周怡秀
font print 人气: 2073
【字号】    
   标签: tags: , , ,

除了《大卫》和《卡西纳战役》,米开朗基罗同时期承接的工作还包括一座青铜的《大卫像》(今遗失),圣母百花教堂委托的《十二使徒像》(后来仅做了《圣马太》粗雕),一座《布鲁日圣母》(注一),两幅圆形的《圣母子》浮雕(注二),还有一幅较知名的《圣家族》——即《多尼圆幅》(Doni Tondo),或称《多尼圣母》(Doni Madonna)。

《圣家族》与圣母题材

圣母子》或《圣家族》题材在文艺复兴时期极受欢迎,纯真美好的圣母子形像令人愉悦,不仅传达圣经寓意,也符合了世人对家庭温馨谐和的愿望;因此常用代表圆满、完美的圆幅创作。

米开朗基罗的圆幅蛋彩画《圣家族》,是应佛罗伦斯富商安乔罗·多尼(Agnolo Doni)所托而绘制的。这也是米开朗基罗传世的唯一完成的木板蛋彩画(注三),据推测是多尼为纪念与妻子Maddalena Strozzi的婚姻(1503~1504左右)而作(注四)。这幅《圣家族》远超出当时约定俗成的表现法,再度显示了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原创性。

首先,人物的安排十分紧密,这一点倒可能是受达芬奇1501年绘制的《圣母子与圣安娜》草图影响(注五)——将几个人物紧密重叠、压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形成更集中、有力的构图。画中以圣母为中心人物,跪坐在地,正转过头将圣婴从后方圣约瑟的手中小心地接过来(一说是圣母将圣婴递给圣约瑟)。这个不自然的扭转姿势,不完全为了达到造形的目的,也具备了宗教的内涵:圣母仰望圣婴的眼神,有慈爱也有崇敬,她以庄严的姿态承接了神的托付。圣母的造形也前所未见,她身着古代服饰,并没有披戴头巾或面纱,不但身体健壮,还裸露着一只手臂,可说预告了西斯汀礼拜堂天顶《创世纪》中巨大女先知的形象。整体偏冷的色调,锐利的对比,都与当时社会流行的愉悦、谐和气氛大相径庭。画面质感如雕刻般光滑、冰冷,却也明亮细致,散发着光辉。

圣家族三个人物互相凝视的眼神、扭转的肢体都环绕成封闭的动势,正好配合了整个圆形构图。一道水平方向的石墙将画面隔成前后两个区块:后方裸体人群是约旦河边等待受洗的人们,象征了耶稣到来之前的未开化世界,前方的圣家族则代表了基督降临后的新世界;而在两者间的小男孩,正是未来以洗礼带领人们进入基督教化的施洗约翰。在旧世界,他是唯一仰头望见未来救赎的人物。

这幅圆形作品的木框也十分具有特色,除了精美的浮刻雕饰,还有五个栩栩如生的圣人头像突出环绕在框上,正上方是耶稣,下方是圣徒和天使。一般推测米开朗基罗可能参与或制作木框的设计。

米开朗基罗的圣母子作品中,从《梯边圣母》算起,圣母的神情平静肃穆者居多;没有达芬奇式的朦胧笑意,更无拉斐尔的甜美亲切,这或许是艺术家的个性与强烈的宗教情感使然。如《布鲁日圣母》雕像(1501~1503),圣母子二人眉目低垂,庄严静肃,似乎延续了凡蒂冈《圣殇》的悲伤气氛。之后的两块未完成的圆形浮雕《碧堤圆浮雕》(Pitti Tondo)(图)和《塔戴圆浮雕》(Tadai Tondo)(图),则由于其中幼童(耶稣和施洗约翰)的动态而显出较人性的表现:如《碧堤圣母》中的圣婴手托着额头,哭丧的脸孔似乎因疲倦而向母亲寻求慰藉,后方的小约翰则报以同情的目光;《塔戴圣母》中的圣婴则被约翰抓来的小鸟所惊吓而躲避。小鸟可能和拉斐尔所绘的《金翅雀圣母》中的小鸟有同样的寓意,金翅雀喜欢在荆棘中筑巢,暗示耶稣未来的受难。

此后米开朗基罗少有圣母子的主题,直到为美第奇家族设计的陵墓(1521~1534)中才再次出现。(待续)

注释:

注一:由布鲁日(Bruge)的慕斯克隆家族为装饰当地圣母院而收购。

注二:《碧堤圆浮雕》(Pitti Tondo)和《塔戴圆浮雕》(Tadai Tondo),两幅均因委托人而得名。Tondo源自意大利文rotondo,原义为圆形。美术名词意指以圆形为基底的绘画或雕塑创作结构,可能是圆形的木板,也可能是在圆框之内构图。文艺复兴时期圆幅画象征完美、圆满,通常用于祝福家庭或婚姻,题材也较为温馨。

注三:还有两幅木板画被推论是米开朗基罗早年的作品,一是《曼彻斯特圣母》(Manchester Madonna),估计是1495~1497年间在罗马所作;另一件是《安葬耶稣》(Desposition in the Tombe,1500~1501),目前均收藏于伦敦国家画廊。近年越来越多学者认同是米开朗基罗的真迹。

注四:创作时间也可能与拉斐尔绘制Doni夫妻肖像画同时(1505~1506)。

注五:米开朗基罗曾经去临摹达芬奇的《圣安娜》,然而即使临摹他人作品,米开朗基罗也总是加上自己的见解,从新发展,不是完全模仿。@#

——转载自《艺谈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17

(点阅米开朗基罗 Michelangelo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押宝海盗成为教宗,美第奇跻身名门!无冕僭主缔造辉煌,美第奇荣光犹在!
  • 《雅典学院》这幅壁画的出现,可说将文艺复兴盛期的艺术成就再次推向高峰,从构思的完整到壁画技法的成熟度,比起同时期的壁画、同时期的前辈艺术家有过之无不及。年轻的拉斐尔证明了自己完全有能力胜任教廷所需的构思庞大、意涵深刻的巨作,不仅使他在当时竞争激烈、人才云集的罗马艺术圈脱颖而出,奠定了不可动摇的名声与地位,也为西方绘画史留下一幅不朽经典。
  • 朱利亚诺·美第奇少年英俊,他和佛罗伦萨之花之间的一段传奇爱恋,传为一时之佳话!洛伦佐雄才大略,将佛罗伦萨带入了一片繁华似锦!14岁的少年天才米开朗基罗被洛伦佐发现,悉心培养,视如己出!终于成就了一代旷世奇才!野心勃勃的修士萨伏纳罗拉,靠着如簧巧舌宗教狂热篡夺了佛罗伦萨的统治权。
  • 窗边读信的少女, 维梅尔
    一位年轻少女站在敞开的窗户前,全神贯注地读着一封信。在画面前景的桌子上,一只盛着水果的盘子看似倒了,几颗水果掉到一条鲜艳又充满编织图案的“地毯”上。或许,这名女子匆匆地放下水果盘,只为了想赶快读这封信。
  • 秋天了,在生长着不知名小树和已开花的芦苇的荒郊中,一母一子两头牛,也不知是要回家了还是想换个地方吃草,母子俩一前一后,在傍着经受长年风吹雨打,表面坚硬光滑的石块的山路上走着。
  • “翡冷翠名门”美第奇传奇之一:和教宗翻脸遭暗杀,临大军压境退强敌! 他缔造了翡冷翠的黄金时代,把文艺复兴带入全盛,他被尊为“文艺复兴教父”!他是挥金如土的一代雄主,他是高雅睿智的人文教父!
  • 第一次访问马德里给我留下了三个记忆:时尚地区女性的无尽优雅,马德里丽思大酒店(Ritz Madrid)丰盛的西班牙蔬菜冷汤(gazpacho),以及在普拉多博物馆(Prado museum)看到的油画《宫娥》(“Las Meninas”,又名《美尼娜》)
  • 梵蒂冈的壁画《雅典学院》(The school of Athen)无疑是拉斐尔最有名的经典作品之一。1508年,年方二十五岁的拉斐尔初到罗马,在同乡亲友布拉曼特(Donato Bramante)的引荐之下获得教皇儒略二世(Julius II)的重用,委任他装饰梵蒂冈对公众开放的大厅,《雅典学院》就是其中最早完成的《签署大厅》内的主要壁画。
  • 路易十三亲政后,他母亲玛丽却依然恋栈权力!法国宫廷里王党和后党之争成为限制法国前进的巨大阻力! 法兰西历史上最伟大的铁血宰相黎塞留成功调解了这对母子间的矛盾,成功跻身权力中枢。并成为执掌首相大权长达18年的一代名相!
  • 文艺复兴北派画家波许(Hieronymus Bosch,或译波希)以善于表现地狱、妖魔鬼怪为名,作品经常充满了神秘和怪诞想像。在早期,人们认为这些画面只是用来娱乐和哗众取宠,而把波许说成“炼金术士”和善于“创造妖怪”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