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负其兄 即遭恶惩

作者:严自律

大纪元图片

  人气: 91
【字号】    
   标签: tags: ,


风水人间不可无,
也须阴骘两相扶。
时人不解苍天意,
枉使身心着意图。

话说,明代浙江衙州府地区,有兄弟二人,哥哥名叫王春,弟弟名叫王奉。弟兄各生一女。哥哥王春的女儿,名唤琼英;弟弟王奉的女儿,叫做琼真。

琼英许配本郡一个富家潘百万之子潘华,琼真许配本郡萧别驾之子萧雅,都是自小聘定的。琼英年方十岁,母亲先丧,父亲继殁。哥哥王春临终之时,将女儿琼英,托与其弟,嘱付道:“我并无子嗣,只有此女,你把她当做嫡女看成。待其长大,好好嫁去潘家。你嫂嫂所遗房奁衣饰之类,尽数绽她。有潘家原聘财礼置下庄田,就把与她做脂粉之费。莫负吾言!”嘱罢气绝。殡葬事毕,弟弟王奉,将侄女琼英接回家中,与女儿琼真作伴。

忽一年元旦,潘华和萧雅不约而同,一起到王奉家来拜年。那潘华,生得粉脸朱唇,如美女一般,人都称玉孩童。萧雅一脸麻子,好似飞天夜叉模样。一美一丑,相形起来,那标致的,越觉美玉增辉;那丑陋的,越觉泥涂无色。况且潘华衣服 炫丽,有心卖富,脱一通,换一通。那萧雅是老实人家,不以穿着为事。常言道:“佛是金装,人是衣装。世人眼孔浅的多,只有皮相,没有骨相。王家若男若女,若大若小,哪一个不欣羡潘小官人美貌,如潘安再出。暗暗地颠唇簸嘴,批点那飞天夜叉之丑。王奉自己也看不过,心中很不快乐。

不一日,萧别驾卒于任所,萧雅奔丧,扶柩而回。他虽是个世家,累代清官,家无余积,自别驾死后,日渐消索。潘百万是个暴富,家事日盛一日。王奉忽起一个不良之心,想道:“萧家甚穷,女婿又丑。潘家又富,女婿又标致。何不把琼英、琼真暗地兑转,谁人知道?这样就能不教我亲生女儿琼真,在穷汉家受苦。”

主意已定,到临嫁之时,将自己的亲生女儿琼真,充做侄女,嫁与潘家,哥哥所遗衣饰庄田之类,都把她去。却将琼英,反为己女,嫁与那飞天夜叉为配,自己薄薄备些妆奁嫁送。

琼英但凭叔叔做主,敢怒而不敢言。谁知嫁后,那潘华自恃家富,不习诗书,不务生理,专以嫖赌为事。父亲累训不从,气愤而亡。潘华更无顾忌,天天与无赖小人酒食游戏。不上十年,把百万家资,败得罄尽,寸土俱无。丈人屡次周给他,如炭中添雪,全然不济。结末迫于冻馁,瞒着丈人,要引浑家去投靠人家为奴。王奉闻知此信,将女儿琼真,接回家中养老,不许女婿上门。潘华流落他乡,不知下落。

那萧雅,长得虽然粗糙,却勤苦攻书,后来一举成名,直做到尚书地位。其妻琼英,被朝廷封为一品夫人。

有诗为证:


目前贫富非为准,
久后穷通未可知。
颠倒任君瞒昧做,
鬼神昭鉴定无私!

看官,你道为何说这王奉嫁女一事?只为世人仅顾眼前,不思日后,只要损人利已。岂知人有百算,天只有一算。你心下想得滑碌碌的一条路,天未必随你走哩!

所以,奉劝诸位:还是平日行善为高!

(以上据明代《两县令竟义婚孤女》一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著名的古文家曾巩(1019--1083),字子固,江西南丰人。在他的从政当官生涯中,有相当的政绩可言。
  • 张文启经他人介绍,做黄姓者的女婿,女家嫁妆非常丰厚。张文启娶妻归家,仔细一看新娘,原来她就是他在山中所遇、所护之女。
  • 这宝物,水不能沾湿淹没它;火不能烧化它;风不能吹走它;太阳不能烤灼它。它的名字,就叫良心!
  • 小雅南有嘉鱼篇书画卷 Gaozong, Emperor 宋高宗
    这篇文章中,说明事情不要做得太过分、太严酷,那样一定会走向反面。同时也警示一切上级官员,都要体察民情,为下属、为百姓着想。
  • 春秋战国时代,晋平公执政的时候,有一天,晋国贮藏珍宝的库房失火了,官员们闻讯,急忙驱车策马,赶去救火,一连抢救了三天三夜,才把大火扑灭。
  • 仲文在少年时代,有一天,村上有任家和杜家,都丢失了一头牛,两家都倾巢出动,分头寻找,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后来别人总算帮助他们找到了一头牛。
  • 翰宋国有个名叫曹商的人,为宋王派遣出使秦国。曹商初去时,秦王只赏给他几辆车;后来,秦王对他有了好感,又加赐了一百辆车。
  • 岑文本说:“我没有什么功勋,也不是皇上的旧臣,不恰当地蒙受这样的恩宠荣耀,责任重大,职位很高,这就是我忧愁、恐惧的原因。”
  • 如果有人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以为它是攻不破的,那么,有智慧的人,代代都会出现,就留待后人,去评说谁是谁非吧。
  • 古的时候,大禹继承了舜的王位,成了天下的君主。但他从不贪求奢华的生活。他用不加雕琢的木头,作房屋的架子;用朴实无华的房屋,作宫殿。他吃的是粗糙的米饭,喝的是野菜清汤。他用粗麻布织成衣服,用鹿皮来抵御寒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