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教育】

基本功的重要性

文/沈亮宽

Getty Images

  人气: 57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2月22日讯】教学生涯中,常有学生或家长抱怨某些练太久的曲子可否换成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无味?有时也会遇到学生、甚至家长来请求不要练习基础的东西,如音阶、琶音等等行不行?又或者少练一点可不可以?而我总是反问他们,是不是可以不吃饭或、天天喝几口水来过日子呢?

基础练习打功底

除此以外,学生或家长也会抱怨某些练太久的曲子可否换成一些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无味,而我总是苦口婆心的告诉他们:“我知道你们大多数学音乐的人,将来几乎都不是要以音乐为职业,当然我不会把‘通过’的门槛订太高,只要能将曲子练到八分熟,我几乎都让它过了,但你们练一首曲子需练如此久,有无想过原因出在哪儿呢?不外乎是基本功练的不够所以基底打得不扎实或不努力,因此才会延误曲子通过的时间,不是吗?”

枯燥及反复的基础练习,如音阶、琶音或其他各种不同音程的基本功,是大多数学生趋之若鹜敬而远之的项目,然而这些基础功底的练习是学习音乐一段绕不开的路。当学生不想练习这些基本的东西时,我就会对他们说:“你们现在可以不必练习这些基本的东西,当你们开始弹曲子时,困难也会随之而出,到时你们候还是得慢慢磨及慢慢练这些困难处,而这些困难的地方也不外乎是音阶或琶音等的基础练习,终究还是得回头练这些基本的技术,否则曲子的练习,依然是缓慢或停滞不前。掌握而这些基本功也就是所谓的技巧才能将,如果音乐只有技巧而已,那是不行的,空有音乐性亦是无法让音乐的流畅度给展现出来,。音乐要美且动人,音乐性与技巧是需相辅相成的,当然还要加上对音乐的诠释、理解及其他等,才能打动人心和扣人心弦。”

当然身为教师者,要以带有乐感的方式,尽责的教导及要求学生练习基本功,而不是让学生以机械式的方法练习,方法和书本有许多种,但‘乐感’的表现是不可少的。如果不能以带有乐感的方式教导学生练习基本的东西,到时。练习将流于机械性,久之,也会磨灭学生练习的积极性。

演奏家演出成败的实例

如果学生不想稳扎稳打的练习基本功,或练习时偷工减料,我便会举一些音乐家的例子跟鼓励他们说。如美国著名长笛演奏家朱利亚斯‧贝克(Julius Baker),他生前每天都花至少四十五45分钟的时间练习音阶、琶音及其他的基础项目,他说这是他的‘“暖身运动”’。所以他到去逝前,依然可以不断开演奏会及或做教学示范,这是因为他知道若不持之以恒的练习这些基础的东西,当然他也知晓基本功若不继续,他的演奏生涯必受威胁。

当然有好的也须有我也会援引坏的例子来警惕学生,让他们做以为借镜。我曾聆听过一场失败之的音乐会,当天的长笛家演奏家奥雷勒.尼科莱(Aurele Nicolet)的独奏会让我只能用“惨不忍‘听”’四字来形容,乐评为了不辱他的名声,只以‘“造成大家当天纷纷离席之原因则是出在过艰深的现代音乐选曲”’,但在场观众几乎都是职业长笛手或长笛主修的学生,大家私下的评语全是因他长期酗酒和缺乏练习而造成的手抖及嘴唇周周围肌肉无法控制的抖动现象,进而影响音色及音质,再加上技巧及音乐性亦不清晰流畅,因此才造成许多听众的离席。这也说明了一位演奏家的生涯,是需要不间断的练习、自我充实的。

事实上,而学生们的登台紧张所造成的错误百出甚至是忘谱等,经常是由于基本功不扎实及练习不够,否则即使是紧张,也不至于到不可收拾的田地。而小提琴家海飞兹(Jascha Heifetz )也强调,为保证技术的可靠性,基本练习是?对需要的。

“暖身运动”后的流畅快意

基本功只是训练项目的其中之一,但在许多曲子的练习上或演奏上所出现的问题,都可以从基础练习中获得明确的概念和启发,如藉由训练中来松弛肌肉及韧带和调整对音准及音色的感觉,皆能由基础练习中体现出来,。等‘“暖身运动”’做够了再进入曲子练习时,许多技巧性问题将容易迎刃而解,无形的也会增加进展的速度。

基本功练习的进步,都是前进性与曲折性的统一,当拥有扎实的基础时,流畅的弹、奏着音乐作品时,相信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和心领神会的感觉,将是笔墨难以形容的!◇

◆作者沈亮宽来自台湾,Nyack college讲师。专业长笛演奏,并有22年教学经验。2007年取得皇后学院音乐教育文凭,2007取得纽约州教育证照,1998年纽约大学音乐演奏硕士。曾获纽约器乐杰出成就奖、西方凯斯储备大学甘迺迪音乐创意奖、台湾长笛演奏成人组冠军。

(责任编辑:索妮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欣逢中华民国建国百年双十国庆大典,中枢于台北总统府前广场举行隆重庆祝仪式,在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旗海飘扬下,国人充满欣喜情绪高昂,缅怀先烈感动莫名。尤其是今年扶老携幼返国参加国庆的侨胞人数爆增,他们纷纷表示:在建国百年双十国庆日不能缺席一定要回来。马英九总统在大会上揭橥政府自由、民主、均富的治国理念,正是实践国父孙中山先生当年建国的理想,最后马总统带领全体振臂高呼:中华民国万岁,台湾民主万岁。透过电视卫星画面我们也可看见,全球各地热爱中华民国的侨胞们,亦利用假日在侨居地扩大举行升旗典礼,当大家目送美丽的国旗冉冉升空迎风昂扬之际,人人心中默祷中华民国国祚永固国运昌隆。值此举国欢腾国恩家庆的光辉十月,触景生情追忆感怀两位爱国音乐教育家:李抱忱博士与先父计大伟教授。
  • (大纪元记者袁丽澳洲悉尼报导)出生于1954年的李敬姬教授(Professor Kyunghee Lee),今年已经将近58岁了,看上去却像是40岁的中年知识女性,言谈举止中,李敬姬透露着和蔼、亲切、乐观、积极的态度,同时也散发着艺术家的热情心智。对钢琴的挚爱,让她义无反顾地放弃了成为医生的职业生涯;走进音乐的殿堂,使得她成为一名受人爱戴的音乐教育家。
  • 国家教育研究院在“中华民国教育年报(99年)”将品德与生命教育之落实、霸凌、中辍等问题为国民教育与学生事务辅导亟待解决之重要课题。年报中提出许多具体的解决方法,然而这些问题的产生,与当前社会人文精神的失落有密切关系,要想消弭这些问题,就必须由涵养学生人文精神出发。
  • 与其它学校相比,飞天艺术学校有许多与众不同的亮点。单就音乐课程设置来说,飞天音乐系用来教学和演奏的音乐作品,往往选自传统题材,教学方法和演奏技巧也与现代派方法远远不同。我们选择这样做,是基于很多考量。
  • 8月18日,山东卫视《天籁之声》五进四的比赛中,被淘汰的选手朱帅再度现身为好友帮唱,让一直力挺他的评委萨顶顶老师很是激动。在当天的记者会上,萨顶顶毫不掩饰地多次表示自己的最爱就是朱帅。在接受采访中,萨顶顶还大胆地批评了当下中国大陆的音乐教育模式。
  • 对于一个热爱音乐﹑从事音乐的人来说﹐飓风的警讯丝毫泯灭不了其对艺术的执著和热情。10月28日下午,具有121年历史的世界首级音乐厅——纽约卡耐基音乐厅迎来了神韵交响乐团世界首演﹐三位指挥家﹐90多名演奏家和音乐家现场联袂献艺为观众呈现了一场中西合璧的演出﹐四层楼音乐厅全部满座﹐观众无不为艺术家们的精彩表演而喝彩。
  • 学习音乐的过程是有苦有乐,但本质应是快乐的,如果硬是“赶鸭子上架”或是被家长逼迫而学习,想必效果及过程应是不甚理想。有道是“行行出状元”,学音乐绝不会是孩子兴趣的唯一选择,多观察孩子,孩子会慢慢展现出自己拿手、擅长及喜欢的一面,到时与孩子好好谈谈,再决定要不要学及要学什么,而不是只凭着家长们自己认为该学什么来做评判,当然家长还需想清楚希望孩子学习这项事物的目的在何处,而不是一味盲从。
  • Jason是一位六年级生,从来没学过任何乐器,甚至对学音乐有偏见,认为音乐是女生才学的,男生不该碰音乐。
  • 在我教学生涯中,教了不少主修音乐及非音乐主修的学生,有秉持对音乐的喜爱而努力钻研、练习自己乐器的人,也有极少部分愿意认真去了解音乐的内涵而涉猎各种相关书籍者;然而也有许多学生没兴趣去看与音乐、艺术相关的书籍,或无心多听自己主修乐器以外的音乐。倘若音乐不是他们的主修,或可不需强求;但对于想要以音乐为专业的人或学乐器的人,我认为除了应该努力不懈勤练乐器,也该充实自己音乐的涵养与见解。
  • 最近帮一位老师代课,发现这位老师上课使用的课本太多了。学生中有一对姊妹,七年级的姊姊上课时间是45分钟,二年级的妹妹上课时间30分钟,在短短的上课时间内,姊姊就使用了六本课本做教材,而妹妹也有五本课本之多。当我看到这些课本,不禁感到惊讶,一般45分钟课程我使用3本课本左右,30分钟则约2本(因人而异)。一开始觉得是否自己用的课本太少了?经过代课过程才发现,原来这位老师从不教导学生乐理或讲述其他与音乐相关的事宜,上课中只要学生有练不好的地方,只是要求回家努力练习,几乎不花时间了解为什么学生练不好或讲解如何佐以理论来达到贯彻音乐的教学及事半功倍的效果,无怪乎需要使用许多课本。然而东方学生的家长普遍认为课本越多,表示老师教学越认真,其实不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