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丹青艺超凡 昂领画坛六十载

专访国画大师周士心 追求艺术 耕耘画坛 独创一代画风画派

人气 40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邱晨温哥华报导)著名画家周士心教授,在中国新年来临之际,亲自派送亲笔挥毫的“福”字,还淡定诙谐地告诉媒体:“我今年才90岁,祝大家新年快乐!”惹来晚辈的无比慕羡,更令满堂生辉。
  
周士心教授神清气朗、思维敏捷,又平易亲和,在记者采访他时,亲身体验到周教授对晚辈的呵护照顾,无微不至,而且事必躬亲,谦卑助人,更身居斗室,心怀天下公益。进入他的书房,笔墨书画,诗情画意,令人顿感书卷飘香之浓浓情意。
  
周士心教授一生对艺术追求,孜孜不倦,笔耕八十余载至今不辍,所创1.5万余幅画作,无一重复主题、构思与创意,然而他仍然谦卑地说:“我一生不会什么,只懂绘画。”
  
他一生孜孜不倦追求艺术境界的完美与高尚品德,绘画出书之多实属罕见。周士心学养厚重,博古通今,被誉为是“极受景仰的资深艺术教育家”,其品德学问,堪称一代师表。

一代国画大师的诞生

周士心出身书香门第,八岁起幼承家父赤鹿公放蒙,伯父木天公亲授诗文书法,后又师从苏州吴门画派吴子深、吴似兰、张星阶(辛稼)、柳君然等名家,经过多年的磨砺,他的艺术境界已经炉火纯青的地步,更将独领明、清画坛四百年的吴派山水画引入一崭新境界,成为吴门画派的海外“重镇”。
  
周教授以花鸟山水见长,超凡俊逸、质朴清新、立意高远,儒雅超俗、恬静淡泊,彰显吴门画派之精华,“出新意于法变之中,奇妙理于豪放之外”,独创一代画风画派,昂领世界画坛六十余载。
  
每个名人成就一番事业总有经历一段辛酸的奋斗史,回顾往事,周教授庆幸自己从未改变初衷,在艺术上总是精益求精。
  
1949年,27岁的周士心携妻带子,长途跋涉到香港,举目无亲,度日艰难。周士心形容自己的处境是“心情凄惨”,香港的第一个中秋夜,“一个月饼全家吃”,又被人以合伙开理发店为由,骗走一笔钱。生活可以凑合着过,然而对艺术的追求却从不苟合,周士心说:“无论生活如何艰难,我从未停止过对艺术的追求。”
  
几年后,周士心的画作获得了香港青年国画金奖,与香港工业设计比赛冠军,同时在日本上野展出,被尊为“画伯”。天纵之才加后天努力,让周士心的艺术生涯渐入佳境。他被聘为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的艺术讲师、台湾中华学术院研士与香港中国美术会副会长等。
  
1971年,周士心举家迁移往美国加州,也将吴门画派推向世界画坛。正当周士心事业如日中天,1980年,他再度举家搬迁到温哥华,开始其理想中田园般的创作生活。在温哥华,他继续弘扬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发扬吴门画派。他先后在卑诗大学任教,又兼任中国文化大学华冈(永久)教授、艺术系主任、中国学术院哲士,同时还创办了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等。

艺海追求永无止境

艺术追求乃无止境,八十多载的笔墨耕耘,周教授感叹“人生有涯,艺术无涯”。他的画始于足、抒于情、发于感、寄于思,寓画以诗情画意、清新脱俗。画如其人,周教授为人清越超脱,从不为名利世俗劳心。
  
“读万本书,行万里路,读书行路,心怀山水”是周士心一生对艺术追求的真实写照,他的足迹踏遍世界30多个国家,饱览名山大川,胸中自有丘壑。他说:“我画画时,不打草稿,随想随画,胸中自有真山真水,运笔纯熟,一气呵成,长幅巨画亦如此。”
  

周士心教授亲手展示《丰年瑞雪》画作,在苍茫烟雾的山水屋间,反衬一片迷茫雪景。(摄影:邱晨/大纪元)

保留发扬中国传统国画的技术,周教授更是掌握国画“留白”绝技的屈指可数之人。他亲手展示的《丰年瑞雪》画作,在苍茫烟雾的山水屋间,采用国画之绝技“留白”,反衬一片迷茫雪景。
  
国画大师张大千生前与周士心有难解的翰墨渊缘,曾经与周士心合画或题跋作品多达29幅。他称赞周士心画作“大有六如居士遗意,近百年来画人物者无此笔也。”周士心生在动乱年代,没有机会观摩老前辈的画作,却天赋资质,张大千看其画作后大为欣赏,赞周教授的画风与老前辈作品风格神似,甚是不可思议。
  
周教授至今保存一画作,年轻时深受张大千的指点,心存感激,每每不敢忘怀。当年29岁的周士心,一幅水墨牡丹雍容华贵,四只蜜蜂萦绕其中。张大千建议牡丹上不用“狂蜂浪蝶”,周士心谨记在心。他拿出作品给记者看:“这幅画我一直保留着,怀念张先生对我的教诲,不卖钱。”
  
一幅好画,体现着画家的心境、修养与情操。国学大师钱穆也非常赏识周士心的作品,誉其“具有文人画最重要的道德境界,其画风一如其人品。”
  
周教授一生钟情于山水花鸟,观察体味事物入微。他说:“我喜欢画花,花瓣、花蕊都会仔细观察研究,比如杜鹃花的五个花瓣,中间的花瓣斑点最多,9条花蕊,第10条最长,都要数数。我曾经在《百花图》画上,一气呵成画了上百种花,百花争奇斗艳而不凌乱,后来捐赠给了香港艺术馆。”
  
周士心致力于继承中国传统绘画艺术,钻研名家画派的画风技巧,又“思古而不泥于古,求新而不陷于新”,独创一代画风画派。◇

========================

画情画趣乐在其中 尽心尽力弘扬国国
  
事业蒸蒸日上时,周士心教授却从不满足,他要求自己:“多观察真山真水,多看古代绘画,多研究不同书画的特点。”
  
谈笑风生中,周教授也释然一笑: “呵呵,一生研究都不研究不尽呀!”话语落地处,顿觉满屋飘香,诗情画意浓厚。感受到周教授的好学,更感受到他的谦卑: “我也曾经失败过,从中汲取教训,学无止境的。画家最重要的是,不能自满以为天下第一,永远是很谦虚的,接受别人对你的意见,才能有进步。”
  
荷花乃君子之花,清脱不俗,出淤泥而不染。要画荷花之妙,周教授采用的是大笔画荷叶,“有深有浅分出层次,荷叶位置调好,有近、有远、也有中间,层次分明,多而不乱,从最深到最浅,一层一层地画进去,否则分不清前后,也失掉荷花的风韵。一幅《湖塘清翠》,笔触流畅,构图有疏有密,保留空间,是有难度的。”他称中国画家中,张大千的荷花画得最妙。

一幅《湖塘清翠》,笔触流畅,构图有疏有密(摄影:邱晨/大纪元)

  
深谙绘画之奥秘情趣,周士心对各家各派具独到之见解。耗费周教授四年心血,成就的《画情画趣》一书,汇集从古代陶器画,一直到当代国画大师,“天纵之才,笑傲千古”的张大千作品,每位画家的特点、风格、传承关系与历史地位等,都一一详实道来,独创第一手资料,堪称绝版。

淡泊名利善待他人

艺术境界的追求是艺术家思想情操的真实写照,正所谓画如其人、文如其人。周教授数十年挥毫不止,摒神静气悬臂运腕中,修身养性,颐养天年,妙在其中。
  
今年迈入九十天寿的周教授,神清气爽,心平气和,淡泊名利,宽厚待人,凡事必亲力亲为,谦卑待人。年届九十的他,依然天性质朴如初。他说自己做人遵循三大原则:第一孝顺父母;第二回报社会;第三热爱国家。
  
他做人不求报答,没有忧心烦扰,也没有冤家,从不讲别人坏话,不与人争,相反以德报怨,化敌为友,许多人因此仰慕其人品,成为朋友。
  
有一个年轻画家,曾经在课堂上骂周先生,挑起一名学生的好奇,特别拜访了周教授,佩服其人品修德。当那名画家要去香港办画展时,周教授不计前嫌,倾囊相助提供对方香港的联络机构,还为他的四幅画题跋,最终两人成为挚友。

尽心弘扬中国国画 热心公益回馈社会

周士心教授不仅没有树敌,更是一生致力于栽培后人晚辈,他的徒弟桃李满天下,遍布世界各地。他曾经在五所大学任教,香港中文大学、加州分校、北岭加州大学、UBC等,名下弟子超过数千,举办过联展与个人画展170多次,得奖100多次,多得自己也不记得。
  
周士心先生不仅画作丰厚多产,他的美术专著也多达17种29册,有画集、画论、画史、画传、画谱等,如:《国画技法概论》、《花鸟画基础》、《八大山人年谱》、《梅谱》、《梅兰竹菊谱》、《四季花卉谱》、《鸟谱》、《蔬果虫鱼谱》、 《两岸》、《周士心画集》(一、二)、《百石图集》、《画情画趣》、《周士心谈艺录》等。
  
他曾经著书《八大山人及其艺术》,为当今研究八大山人之开拓者。他的《四君子画论》更诉尽梅兰竹菊四君子之妙处,结束中国画坛出现之断层,让国画艺术后继有人。
  
周士心教授在事业蒸蒸日上时,更不忘回馈社会,他慷慨捐赠,将画作赠送给公益团体、医院、学校,有的画作价格都在4千元以上。中国四川大地震时,周教授义卖作品捐献灾区,捐出价值达6万元的画作,为此筹得善款12万多元。
  
心系厚爱加国三十年,周士心教授也获得加拿大连续三届总督、三届总理的颁奖,表彰周士心教授推动加拿大多元文化的贡献,在华人艺术界中前所未有。

心系艺术 弘扬吴门画派

周教授是海外吴门画派的重镇,从事艺术教育工作数十年,提倡发扬中国传统国画艺术,数十年如一日,因此撰写的艺术著作及荣获的奖项不胜枚举。
  
他对未来充满憧憬:“未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年龄,我的老师活了82岁,张大千活了84岁,我父亲也有81岁,我比所有亲戚朋友都长寿,已经满意知足了。我愿意一生中做更多的公益事业。”
  
他心中牵挂着的两件大事,一个是成立“吴门画会“,另外一个,就是出版一本书籍,名叫《周氏艺术专辑》,将父亲的人物画、哥哥的篆刻与图章,还有周教授与夫人陆馨如的合画作品等,汇集成册出版。

(责任编辑:李然)◇

相关新闻
《九寨金秋图》预展	百人恭贺
温哥华画家:天幕独特 色彩完美
台加国宝级画家将联展文化节
画家:一幅优美无比的作品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金正恩忧被中共黑吃黑 蓬佩奥揭秘
【全球新闻】腹泻、白肺、脑炎 第二波疫情已上路?
【秦鹏观察】《流浪地球2》被批流浪得太远
【晚间新闻】中共国务院密件泄疫亡数据机密
【财商天下】上海港航运取消率极高 中国经济恢复艰难
【中国禁闻】武汉黄陂月亡五千人 政府不公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