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时代:从远古走来 向未来奔去8

中国澄江化石群和嘉伯人震撼进化论

文:清华大学部分青年学者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中国澄江化石群”震惊考古界和生物界 动摇传统的进化论

在长达38亿年的化石记录中,最令人费解的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Cambrian Life’s Explosion)或称作“寒武纪生命大爆炸”(Cambrian Life’s Big Bang)(指绝大多数动物门类在寒武纪就像“爆炸”一样突然出现)。1995年5月2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了纽惟恭的报导:《澄江化石生物群研究成果瞩目》,文中指出,“寒武纪生命大爆炸”是全球生命演化史上突发性重大事件,对其进行深入研究,可能动摇传统的进化论。1995年7月19日《人民日报》又发表《向进化论挑战的澄江化石》一文,作者丁邦杰指出,达尔文进化论的中心论点是:生物种是逐渐变异的。但是距今5.3亿年的寒武纪早期,地球的生命存在形式突然出现了从单样性到多样性的飞跃。

“中国澄江化石群”的考古发现引起世界媒体的强烈关注,震惊考古界和生物界。澄江化石群属于早寒武世化石(前5.5亿年),此外在加拿大布尔吉斯发现的寒武世页岩(前5.3亿年),其中也有生命“爆发”的大量地质资料。可见到,在寒武纪(约前5.7亿~前5亿年),几乎所有的已知动物门类都有了各自的代表。而在寒武纪之前,不仅多细胞生物化石非常稀少,而且在以埃迪卡拉动物群为代表的、迄今所发现的新元古代的各种化石中,尚无一种可以确认为已知动物门的祖先。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动物门类是在寒武纪突然出现的,按照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寒武纪出现多细胞动物必然在其前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早期演化过程,然而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中间演变过程的证据。化石记录是否可能不完全呢?但事实上化石记录是随机的,为什么单单就漏掉了中间环节呢?

达尔文进化论的质疑

史前文明的科学证据向达尔文的人类进化学说及生物进化学说发起了有力的挑战。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教授詹腓力(Phillip Johnson),当他读到进化论的文献时,马上发现里面充满了逻辑上有问题的雄辩与遁辞。所以他以法官的身份,多次质问:“我们怎样才能知道‘进化论’是真实的?确凿的证据何在?”他在自己写的一书《审判达尔文》(Darwin on Trial)中做了这样的总结:“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迹象……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环境如何变化。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

达尔文进化论是一套渐进式(Gradualism)的理论。然而,这一渐进的理论却有相当多的“失落的环节”。达尔文理论认为:自然选择必须通过极度微小、并对生物有利的遗传改变长期不断积累才能发挥作用。他给赖尔(Charles Lyell)的信中说:“如果我的自然选择论必须借助……突然进化的过程才能说得通的话,我将弃之如粪土。……如果在任何一个步骤中,需要加上神奇的进步,那自然选择论就不值分文了。”主张进化论的人说,每次遗传改变必须是极其微小甚至是不能觉察的改变,经过漫长的自然选择,动植物才能渐渐进化出新物种来。高等动物由低等动物进化而来,生物界全体的关系好比是一棵大树,同出一源,低等的生物好比树根,高等的种类好比树枝,如此这般,进化是连续不断的,渐渐改进的。这是生物学上有名的“进化树”。

如果真是这样,从一种简单低等生物进化到另一种复杂较高等生物,中间必须经过无数代具有微小差异的不同形态的生物;但是迄今为止,考古学界并没有这样的发现。任何种类的生物都是各从其类,找不到任何中间生物。进化论说动物演化过程是这样的:原始的单细胞微生物、多细胞微生物、海中低等生物、有壳生物、鱼类、两栖类、爬虫类、鸟类、哺乳类、灵长类、猿、人类。但考古学界从来就没有发现介于两类之间的生物,那么从一类进化到高的另一类,是如何慢慢进化的?如何解释这些“失落的环节”?

“嘉伯人”遗骨否定人类由类人猿进化的假设--1892年发现百万年前“嘉伯人”遗骨,分属一百万年前一起生活在嘉伯的一个猿和一个人

例如,如果人类是由类人猿进化而来的,那么从类人猿到今天人类的各个阶段历史时期,都应该有其特征的证据──包括各阶段的化石和相应的文化遗址、工具等。可是类人猿时代的化石找到了,人类的化石找到了,而从类人猿进化到人类中间阶段的化石却没有发现。如果没有这些证据,那么所谓人从类人猿进化来的假说只能成为“空中楼阁”。1892年“嘉伯人”的例子曾经轰动一时。考古学家杜波瓦在嘉伯发现了一块很像猿的头盖骨的骨片,在40英尺以外又发现了一块大腿骨。他说,显然这是属于同一个生物的。这个生物像人一样直立行走,又具有猿一样的头骨,这一定就是那个过渡环节。但后来证实这分别属于是一百万年前一起生活在嘉伯的一个猿和一个人。由唐纳德.乔汉森在东非大裂谷发现的 “露西”,曾被认为是早已消失的人和猿的共同祖先,但现在科学家已经鉴定其为一种绝种的猿,属于“南方古猿阿法种”,跟人没有关系。

--摘转整理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b>史前艺术在艺术方面,秘鲁纳斯卡荒原上雕刻有神秘的巨型图案,最大的一个图案长度达5公里。这些图案栩栩如生,只有在空中俯瞰才能清晰地看出它的全貌。图案沟纹的深度、宽度是根据旭日斜射率精密计算过的,使图案恰好在晨曦中跃然地面。…
  • 史前医学中国的针灸被西方人称为“东方魔针”,被誉为世界医学史上的奇迹。
  • 回顾人类科学发展的历程,我们发现,当我们认识得越多、越深入,我们的知识似乎越贫乏,自然界的难解之迷、未被认识的新生事物也越多。在新世纪即将到来之际,我们或许应该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人类科学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思考一下我们应该把怎样的一个新科学带入人类历史新纪元。
  • b>史前天文学在天文学方面,古代玛雅人不知道望远镜,却知道天体的精确运行周期,并和现代极为相近。在危地马拉Quiriga出土的一块石碑,标明了4亿多年前某一天的日月位置,其计算过程清楚。
  • 言:科学没有终极的真理。不断求索、不断地推翻旧理论、建立新理论是科学发展生生不息的内在动力。作为一个真正的、严肃的科学 家,应该以理性的态度、不抱成见地面对新生事物,以实事求是、求真唯实的科学精神去探索。否则,人类的科学就不会有发展,人类就不会有进步。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李洪志着,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4.12)是一部论述人体修炼的宏伟巨著,但同时也在生命、宇宙、时空等诸多领域给了我们许多珍贵的启示。《转法轮》所阐述的理论是一门超常的科学,可使人类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去审视传统的科学体系,为人类探索 宇宙真理,为科学的发展进步提供了极为有益的启迪。本文将从史前文明、宇宙时空、人体科学、生命现象、科学发展史等方面谈一谈我们对《转法轮》、人体科学及现有科学体系的一些认识和体会。
  • 科学没有终极的真理。不断求索、不断地推翻旧理论、建立新理论是科学发展生生不息的内在动力。作为一个真正的、严肃的科学 家,应该以理性的态度、不抱成见地面对新生事物,以实事求是、求真唯实的科学精神去探索。否则,人类的科学就不会有发展,人类就不会有进步。法轮功的经典著作《转法轮》(李洪志着,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4.12)是一部论述人体修炼的宏伟巨著,但同时也在生 命、宇宙、时空等诸多领域给了我们许多珍贵的启示。《转法轮》所阐述的理论是一门超常的科学,可使人类从一个全新的视角去审视传统的科学体系,为人类探索 宇宙真理,为科学的发展进步提供了极为有益的启迪。本文将从史前文明、宇宙时空、人体科学、生命现象、科学发展史等方面谈一谈我们对《转法轮》、人体科学 及现有科学体系的一些认识和体会。
  • 《转法轮》(李洪志着,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4.12)第一讲“气功是史前文化”一节中有这样一段话:“国外许多大胆的科学家已经公开承认它是一种史前文化,是我们人类本 次文明以前的文明,就是在我们这次文明以前还存在着文明时期,而且还不止一次。从出土文物看,都不是一个文明时期的产物。所以认为人类多次文明遭到毁灭性 的打击之后,只有少数人活下来了,过着原始生活,又逐渐地繁衍出新的人类,进入新的文明。然后又走向毁灭,再繁衍出新的人类,它就是经过不同的这样一个个 周期变化的。” 近一百多年来,大量的考古发现充分证明了这一论断。
  • 墨西哥籍考古学家路利教授在巴伦杰神殿中,发现在巨大石室的墙上刻有一位带头饰的青年浮雕。经过仔细地观察发现,这个浮雕与现在的太空船十分相似!
  • 古发现所引发的疑问正好为我们提供了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也驱使我们再一次检视人类演化历史的正确性。
  • 在自然历史博物馆领队J. Eric Thompson所率领的一个英国考古勘察团的报告中,提到他们在玛雅文化中发现了用天然黄铁矿填补的含环状空洞的二个牙齿。牙齿是在Tzimin Cax(牛山)的玛雅城市废墟中的一个拱形墓室所发现的。证据表明了生活在1000多年前的中美洲的玛雅印地安人已有了牙科,并懂得一些关于牙齿钻洞,以及利用金属将空腔填补起来的技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