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走一回 新西兰商人揭中国监狱黑幕

人气 1835

【大纪元2013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编译报导)在中共治下的中国监狱中,隐藏了许多不为人知的恶行。一名曾在中国坐牢的新西兰商人坎森(Danny Cancian),最近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在纸片上并拍成视频,曝光中国监狱中的残酷事实,同时敦促世人关注中共恶劣的人权状况。

狱中被迫劳动 4年不见日月星辰

据新西兰stuff.co.nz网站报导,现年46岁的坎森先前在中国经商,于2008年11月在一场打斗中过失杀人,后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他在服刑4年后因表现良好获减刑出狱,于去年11月底返抵新西兰家中。

坎森表示,他服刑的前16个月被关在广东佛山的拘留中心,后来转往东莞监狱,与18名囚犯关在同一间囚房。

这里的囚犯每周必须在监狱旁边的工厂工作6天,早上5点去工厂,晚上7点回监狱,如果不听话、不工作就会被殴打、电击或喷辣椒水。

早上前往工厂前只有10分钟的时间可以喝些粥,午餐是白饭配水煮甘蓝菜,晚餐的样式很少,偶尔有鱼丸。

坎森说:“那些食物都很恶心、恐怖,味道也很臭。监狱都买死猪和死的动物给囚犯吃。”由于经常腹泻,他在4年的服刑时间里,整整瘦了20公斤。

狱方不允许囚犯从事娱乐或运动,因为担心他们有能力越狱。坎森说:“我4年没有看过太阳或星星。”

他说,他们被迫替大型航空公司生产耳机,或替电子公司制造零件。在狱中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完全与囚犯的改过自新沾不上边。他估计,该监狱每年可赚1千万美元。

狱中担心性命不保

坎森提到,他在狱中一直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危,特别是在有结核病和艾滋病传染的情况下。

他说:“他们在狱中所谓的医院中重复使用针头。我避免使用那种针头,我相当谨慎。我打过针,但我都确保我是第一个打针的人。”

对于患有气喘的坎森来说,二手烟是最大的问题,因为狱中大约90%的人都抽烟。走廊里一次就有几十个人在抽烟,他的气喘和过敏症因此而恶化。

此外,制药公司也会在囚犯身上试用感冒疫苗,他自己就差一点成了小白鼠。

狱警以暴力和威胁管理囚犯

坎森表示,东莞监狱的狱警以暴力和威胁等手段管理5,400名囚犯,一个狱警可以管1,000人,可见情况有多糟。

在狱中,囚犯表现良好和努力工作可以赢得可能因此被减刑的分数,但如果表现不好就会被扣分,例如:没有铺好床、制服不干净等,负分达7分就会被单独囚禁。

坎森说,他曾被单独囚禁过一次。有一回一名狱警找他麻烦而且打他的脸,他很自然地回击并与其发生扭打,结果所有狱警都跑过来揍他,同时用电击棒电他,他后来被单独囚禁了两周。

单独囚禁的囚房很小,地上有个洞作为方便之用。从早上7点开始,他必须手脚交叉地坐着,身体不能移动,不能碰触墙壁或任何东西。到了晚上9点,他可以睡觉,但每隔20分钟就会被叫醒一次。

坎森说:“如果你做错事或说错话,他们会进来电击你,我曾被电击棒插入口中电击。”

这些狱中经历到现在还让他恶梦连连。他说:“每个星期都有囚犯上吊自杀。狱卒不得不把囚室中用来吊衣服的绳子拿走。”

从事人权活动 帮助世人了解真相

自从返回新西兰后,坎森开始从事帮助被关押在其他国家的新西兰犯人的活动。他目前正在游说该国政治人物签署囚犯移转的国际协议。他说:“为何不将那些在其他国家遭受酷刑的犯人带回国受刑呢?”

坎森也试图曝光东莞监狱的黑幕,同时揭露购买囚犯制造的产品的公司。他说:“你在飞行途中每用一次耳机,就有囚犯被迫生产这种产品。”

他还在YouTube网站上发布一段视频,陈述自己在中国监狱中的故事。他在画面中没有言语,只是举着一张张白纸,纸片上有他手写的字,简述他所说的“真实的中国”(real China),亦即他为何入狱和在东莞监狱的经历。

他在纸片中提到的文字包括:强迫劳动、长时间劳动、殴打、电击、挨饿、折磨、剥夺睡眠、喷胡椒水、禁止宗教活动、很少能与家人联系、在囚犯身上测试化学药品、卫生条件欠佳、自杀、死亡等。

纸片中还写道,如果囚犯死了,没有人在乎。他们有可能被打到瘫痪或死亡。他们被迫劳动,不听话、不工作就会被殴打、电击或喷辣椒水。囚房中人满为患,有时厕所中的粪便会溢出,囚犯必须自己清理,不然就得和粪便睡在一起,更不用提大只的跳蚤、老鼠或蟑螂会在囚犯睡觉时咬他们。

坎森表示,这只是他的故事的一小部分,他心里还萦绕着许多恐怖的事,今生永远不会忘记,但他庆幸自己已经远离地狱。

他控诉说,中共政府毫无善心,也罔顾人命。他同情那些仍被关押在东莞监狱的外国犯人。

适应新生活 永远不回中国

坎森自从入狱后,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家人,他不想让他的妻子儿女看到他在监狱的样子。如今他的孩子都已经长大,儿子现年24岁,女儿也22岁了。

坎森回国后,第一次看到他去年出生的孙女。他的父亲英年早逝,但母亲去年7月31日因癌症去世,他回到家才知道这一噩耗,无法见上最后一面。

他现在无法再吃下米饭,因为米饭是监狱的主食。他出狱后到机场的第一件事就是吃麦当劳和喝啤酒。

虽然经常有恶梦缠身,但坎森期待能有一个好的开始。不管未来如何,他确定的一件事就是,他再也不会回中国了。

(责任编辑:毕儒宗)

相关新闻
维基解密:劳力剥削 中国囚犯揭监狱黑幕
揭秘:中国政治犯悲惨地狱--秦城监狱
网络疯传国际人体展免责声明“尸体来自中国警方”
李方:一个中国女医生的遭遇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习陷信息孤岛 中美开战只差150码?
【新唐人大视野】习考察必下田?泄露心头患
【新闻看点】央企高管遭街拍 牵手女被起底炫富
【还原真相】张又侠——习近平集权的军中助力
【秦鹏观察】中共对美监听?或酿新古巴危机
【中国禁闻】党媒再提隐蔽战线 新一轮清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